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醉系列3《醉酩》作者:夏安兰

字体:[ ]

 
架空都市 瓶邪 欢脱向 甜 HE
  
 
 
 
  第1章
  
  甜腻的桂花香伴随着早点摊位上传来的香气像是一只勾人的小手,幽幽地伸长了手臂一路拐着弯儿的从马路上探进了小区里。早上七点多,正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只不过,这进进出出的人一多,就免不了磕磕碰碰发生些摩擦。
  于是当吴邪正被那小手勾引得准备出门去觅食的时候,窗口就传来了6栋402李大爷的喊声,“小吴啊,你快来看看,老王和小廖在小区门口吵起来啦!”
  “来了来了!”挠了挠脑袋,吴邪抻了抻衣角推开警务室的门,跟等在窗边的李大爷快步往小区门口走去。
  只见原本就不算敞亮的门口此时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赶着上班的小年轻急着出去,晨练回来的老人家急着进来,而要被送去上学的孩子则坐在自行车后座一脸好奇地往人群中间看着,倒是家长担心着孩子迟到,不断地说着让让。
  “你们来评评理,哪有让我这个老头子给这小年轻让路的道理?本来就是他刮到了我的自行车,怎么倒变成我撞了他了?!”
  “你也知道你是个老头子啊?老头子就别一天到晚出门来惹人烦好不好?骑个自行车歪歪倒倒的,我没让你赔我钱就不错了!”
  吴邪刚走近人群,就从邻居们的七嘴八舌里听见了从中心传来的争吵声。拍着围观人群的肩膀劝他们快散了,吴邪挤到中间看着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又看了看针尖对麦芒的老王和小廖,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几声,提醒那俩人别吵吵了。
  “哎哟,小吴啊,你可算来了,快给我这个老头子评评理!”王老头一看见吴邪便伸手要去拽他。
  小廖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赶紧上前一步把吴邪拉到自己这边,“吴同志,你可别听老王的话,明明就是他撞了我的车还不让路!”
  “诶,你这个小年轻怎么回事,要不是你急急忙忙往外冲,我怎么会撞到你?!”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吴邪赶紧站在两人中间笑着把他们隔开,“好了好了,先别吵。吵架事小,耽误其他人上班上学就不好了。”说到这,吴邪又面向周围围观的邻居扬声说道,“大家都别看热闹了,赶紧各忙各的去啊,别迟到了!”
  被吴邪这么三两声疏导着,聚在门口的人总算是渐渐散了开去。眼看着大家都离开了,吴邪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老王和小廖又要开始吵起来了。
  “停停停,都别吵,听我说——”
  这,基本就是吴邪每天的日常之一。
  吴邪,二十六岁,男,华美小区的常住警员。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片儿警。这是吴邪调到这个小区的第二个年头,虽然吴邪的志向是像以前在警校的同学潘子那样加入特警的队伍,只不过,理想虽然丰满,但现实却瘦成了白骨精。
  俗话说,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别拿片儿警不当警察。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吴邪自己都觉得他哪里像是警察,眼看就快沦落成居委会的大妈了。
  自从在这个小区里设立了警务室之后,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基本上就没有一件不是吴邪处理的,谁家的小两口吵架了居委会劝架无果,吴邪得去;谁家的宠物走丢了居委会找寻无果,吴邪也得登记在案;谁家的车被谁家蹭了,谁家晾在外面的腊肉被谁偷了;谁家的那谁和谁家的这谁吵架了;反正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全都被小区的居民自觉划分到了吴邪的工作范畴中的“维护社会治安秩序”这条里去了。
  华美小区,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上了年纪的小区。建成时间起码在三十年之前,有几面墙已经被爬山虎安营扎寨了。在派出所在这里设立警务室之前治安确实有些混乱,小偷小摸不断。但自从吴邪和他的同事王盟过来了之后,小偷小摸是基本上杜绝了,但家长里短却从来没消停过。
  从最初的一头雾水手忙脚乱,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经验丰富,吴邪即便并不算这个小区的住户,却也已经成为这个小区不可分割的一份子了。
  “秋天到了难免气躁,以后有话好好说,别这么吹胡子瞪眼的,都是多少年的老邻居了,伤了和气多不好。”吴邪笑得一脸和善,连带着那原本气鼓鼓的两人也都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是是是,小吴说的是,我也是老糊涂了。”
  “不不不,是我太没礼貌了,不该那样对王老说话的。”
  终于是把这两人给调停好了,吴邪目送着两人一进一出的离开,后背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九月中旬的天气还是带着夏季没有褪去的暑热,确实是有些躁得很。
  平白无故又饿了半个小时的肚子不满地跟吴邪抗议着,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出来吃早点的,吴邪赶紧快步往街对面走去。要是去的迟了,城管就得过来催他们收摊了。
  “吴警官早啊!”
  “警察叔叔早~”
  “吴Sir!”
  一路上遇到的左邻右舍热情地跟吴邪打着招呼,吴邪听着这千奇百怪的称呼,苦笑着一一回应。你说我一个片儿警,你叫警官我多不好意思。叫我警察叔叔的那个同学,你今年好像已经大三了吧,我就比你大三四岁啊。还有最后那位,我是不是该回你一句做人开心最重要啊?
  在心里叹口气,吴邪加快脚步走向街口,只见还有些零星的小摊尚在营业。赶紧三两步走到最近的小摊前,要了份油条和豆腐脑,坐在那低矮的小桌子前等着。
  最初的时候不管是吴邪还是小区的居民,对于这突然闯进日常生活里的片儿警还不是很适应,平日里对吴邪说话也都是客客气气的不敢逾越,不过两年过来了,大家已经熟悉了吴邪的脾气和性格,早都不会像以前那么紧张。警察也是普通人嘛。
  “您的油条和豆腐脑。”摊主端着餐盘放在吴邪桌上,转身接着忙自己去了的。
  昨晚上值夜班的吴邪闻着香气扑鼻的豆腐脑,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会儿吃完了还得赶紧回去跟王盟交班,今天可算是能休息休息了。原本吴邪在正式上岗前就已经听说过关于基层警察工作的辛苦,但等到他真的工作了,才知道何止是辛苦,简直就是辛苦的N次方。
  因为华美小区不大,所以派出所就派了他和王盟两个人常驻。按理说两人轮班也没什么,但小区里的事情哪里是你能说下班就不管了的。有时候小两口大半夜吵架,吴邪就算是刚睡着都得赶紧起来去劝架。就这,还没有加班费。双休更是从来没有过。
  吴邪不止一次想过要提出调离,可是日子呆的久了,渐渐也对这个小区有了感情。于是调离的念头,也就只是个念头而已了。
  神游天外的吴邪吃着油条,忽然眼前一晃,盘子里的两根油条就剩下了一根。眼疾手快地拽住那抢了油条就想跑的人,吴邪抬头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这家伙。
  被拽住的人嘴里叼着吴邪的油条,面无表情地看着吴邪,大大咧咧地直接坐了下来,端起吴邪的豆腐脑又喝了一口。
  无可奈何地看着那人,吴邪很头疼,非常头疼,相当头疼。
  对面坐着的人名叫张起灵,小区里的人都管他叫闷油瓶。因为他不爱说话,也鲜有表情。不管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难以靠近的样子,不过,一般也不会有人想要靠近他。
  因为这个叫张起灵的家伙,算是华美小区唯一的小混混。
  当然,坑蒙拐骗这种事张起灵是不会做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大摇大摆地在吴邪面前出现了。但至于他为什么被小区里的其他人称为混混,则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
  当时的张起灵还是个学生,原本品学兼优的他在家里发生了意外之后,渐渐不再按时上学放学,班级里的朋友也慢慢和他疏远。成绩虽不至于一落千丈,可老师们也不会像从前那样重视他。
  久而久之,原本是这个小区里最受瞩目的状元苗子,最终只是读完了初中,混完了技校。变成了现在每天无所事事的混混样子。
  而至于张起灵家里以前究竟出了什么事,吴邪知道一些。只不过他也只是听邻居说过几句,没有细想过什么。而至于为什么张起灵到现在好像都没工作,却还是每天吃穿不愁,吴邪也只能用他是混混,每天就是混日子,这样的想法来解释了。
  默默地吃着吴邪的油条,张起灵端着吴邪的豆腐脑又喝了一口。没有表情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又在网吧混了一夜?”抢在张起灵之前拿走了盘子里最后的那根油条,吴邪试图跟张起灵搭话。
  视线在油条上停留了片刻,张起灵擦了擦满是油渍的手,没有说话。
  这不是吴邪第一次试图跟他搭话未果了,从两年前自己刚来这个小区的那天起,吴邪就在不断地失败。虽然当时张起灵是回应过吴邪,不过却也是警告意味十足。
  吴邪也想少管啊,但是华美小区里的其他住户不让啊。三天两头就让吴邪找张起灵谈话做思想工作,只不过这两年过去了,每次吴邪找张起灵谈话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不过,虽然看起来好像张起灵一直无动于衷,但至少成效还是有的。好歹他不会跟小区里的人打架了。
  擦过手的张起灵把废纸团好攥在手里,一言不发地站起身径自离开。路过垃圾桶的时候,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带着那纸团落了进去。
  放下手里的豆腐脑,吴邪看着张起灵逆光的背影,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明明是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却连背影里都是满满的老气横秋。回想着两年前和张起灵的初次见面,吴邪到现在都觉得有些后背还在隐隐作痛。
  两年前,刚刚上任不久的吴邪还对他未来的片儿警生活充满了期待。可没想到他刚进小区,就被狠狠来了个下马威。
  那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吴邪拎着买好的早点心情不错地往新建成的警务室走。路过小区里的某个绿化带时,却听见传来了吵杂的对话和叫喊声。
  往那边跑了两步,吴邪便看见居民围了一个不小的圈子,圈里几个年轻人正在打群架。看了两眼,吴邪发现自己最初的判断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几个年轻人在试图围殴他们中那个穿着蓝色连帽衫的人。
  拎着早饭的吴邪当时心里还是挺激动的,万万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能遇到这种斗殴事件,正准备上前大展拳脚呢,却见那穿着连帽衫的人一个发力就把抱着他后腰的年轻人摔了出去。
  沉闷的落地声让围观的居民都发出了惊呼,而其他几个小年轻则更是气红了眼睛。弓着身子想往上扑,却又忌惮他的下一步动作。
  这个时候就该我上场了!
  吴邪想着就冲了上去,他的本意是控制住那个连帽衫,然后把这个几个家伙全带去所里,可没想到他还没靠近那人呢,就被他上前一步一个擒拿手反手摔在了地上。袋子里的煎饼和豆浆稀里哗啦地摔了一地,像此刻吴邪那快要被摔成碎渣渣的心。
  靠,一个小混混竟然比我还能打?这让我人民警察的面子往哪里搁?!
  顾不上后背还在疼,翻身站起来吴邪还想再往上扑。那穿连帽衫的人面无表情地狠狠瞪了吴邪一眼,根本就没把他的一身警服放在眼里。随后就又把面向转向了那些跃跃欲试想往上扑的年轻人们身上。
  “到底怎么回事!”
  上班第一天就被在大庭广众下来了个背摔,早饭也泡了汤,紧接着还被无视。就算吴邪向来脾气好,这时候面子上也已经彻底挂不住了。他站在几人身后怒吼着,总算是得到了回应。
  “警察同志,你可得帮我们啊!”似乎才注意到吴邪身上的警服和警徽,其中一个年轻人赶紧过来说道,“那个人,他想强/女干我妹妹!”
  手指直指的方向,赫然是人群中心的那个连帽衫。
  “你妹妹呢?”吴邪拍着身上的灰扫了眼周围,没看见什么年轻的小姑娘啊。
  “上学呢。”年轻人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啊?那你凭什么说人家要强/女干你妹妹?”吴邪还以为一来就遇到了刑事案件,看着那笑得一脸讪讪的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另一个小年轻也凑了过来,小声对吴邪说道,“我看见他昨晚上跟霍玲说话来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