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综恐之告死鸟 作者:喏言

字体:[ ]

 
 
文案:
 
一个出生在1957年的小男孩,经历了美国现代几乎所有的历史变迁。
从荆棘崖精神病院到罗比乔克斯巫师学校,伊万觉得他所经历的事件真的是在人间吗?
巫师是什么鬼?那个羊头怪是什么鬼?堕落天使是什么鬼?!
我其实只想活的孤单一点。。
 
内容标签:英美剧 奇幻魔幻 灵异神怪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万,路西法 ┃ 配角:巴佛灭,加百列 ┃ 其它:恐怖
=================
 
 第1章 荆棘崖(一)
 
    基德,一个帅气的金发少年,往日里碧色灵动的双瞳,此刻却暗淡无声,四肢被绑在精神病院的病床上,四周弥漫的消毒水味道令人窒息。
 
    这里是美国新西兰州最有名的精神病院荆棘崖,囚禁着上百痛苦的精神病患者的地狱。
 
    美国时间,1964年。基德因为被指控女干杀数名妇女,被外界称为血脸杀手,而被逮捕送入这间精神病院,只等正式被精神科医生诊断是否患有精神疾病。如果没有,就是蓄意虐杀,处以枪决;如果有,则下半辈子要在此度过余生。
 
    没有人帮助他,他最爱的妻子刚刚惨遭不幸,死于真正的血脸杀手之手,而他被诬陷,面临着人生最大的困境。
 
    上帝,谁能来救救他。
 
    无论是枪决,或者是在精神病院度过余生,都不是他所应该承受的。可是。。。。。
 
    “doyoubelievegod?(你相信上帝吗)”
 
    就在这时一个儿童稚嫩的声响突然在基德耳边传出。阴暗的病房里,只有一丝阳光从床头的天窗里射入,基德寻着声音望去,只见得角落的阴影下有个小小的身影。
 
    “上帝?”
 
    基德沙哑的回了一句。
 
    “恩,上帝。”
 
    幼童的声响再次回荡在空荡的病房,不,或者说是囚房之中。
 
    “gods(世上没有上帝)。”
 
    基德用力的太起手,想试着挣扎,可是无论他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这一层又一层的禁锢。
 
    “perhaps(也许)。我听得出来,你是无辜的。”
 
    “你怎么知道?”
 
    童声说的很笃定,似是知道了一切。
 
    这还是自从基德被冤入狱之后第一个如此相信他的人。
 
    “你是谁?”
 
    基德忍不住再次问道。
 
    伴随着基德的一声疑问,一个男童从阴影之下漫步走到了病床边,窗外泄入的阳光照射在他零碎的金发之上,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冷漠的与基德的双眼对视。
 
    “教童?”
 
    基德见得这孩子身着一身幼小版的黑色神父装,手里抱着一本圣经,可爱的面庞却一脸严肃,就像是多年苦修的修道士,完全没有幼童的顽皮和童真。
 
    孩童病并没有回答基德的话,只是伸出另外一只缠绕着十字架手链的手,搭上了基德额头,就像给病人看病的医生一样,轻轻闭上了眼睛。
 
    “嘶!”
 
    在男童手碰到基德额头的瞬间,男童全身一个颤抖,仿佛被电流激过一样,面露一种诡异的表情,像是微笑又像是哭泣。
 
    “你怎么了?”
 
    基德看到男童的异样,连忙问道,却被男童迅速而冷漠的打断:“安静!”
 
    男童虽闭着双眼,但是却好像能看见什么,整个人面部一直在变化着表情,一直在低语着什么:
 
    “有趣,你一定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东西。”
 
    过了半晌,男童才慢慢的抽回手。白净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反而显得有了点正常孩童的生气。
 
    “你能看见?你能看见什么?神奇?你能看见,对不对?!”
 
    基德听见孩童的话,立刻激动的大叫起来,他笃定男孩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说不定男孩有着神奇的特异功能,能透过它,看见许多未知的事情。
 
    便在这时,修女裘德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你在哪里呢?伊万?你在这里吗?”
 
    修女裘德是荆棘崖精神病院的主要负责人和管理者之一,以严厉而粗暴的管理手段,驾驭着这座声名狼藉的教会精神病院。
 
    “上帝,原来你在这,伊万。”
 
    不过,很显然,此刻的裘德声音听上去并没有往日里对待精神病病人那般粗暴,反而难得的听上去很是慈祥。
 
    “是的,修女,我听说了血脸杀手,所以过来看看他。”
 
    男童的脸上露出一抹孩童般天真的微笑,远不同于刚才的冷漠,好像是一个真正的孩子。
 
    裘德看见基德也正看着他们,狠狠的瞪了一眼基德,牵起伊万的手,不知道是在警告基德还是在对伊万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乖孩子应该远离每一个恶魔。”
 
    伊万听得出裘德话语中对于基德的厌恶,顺从的低下了头,似是在道歉般的说道:“可是主不是说过他会宽恕每一个迷路的羔羊吗?我或许可以给他读读圣经,毕竟主无所不能。”
 
    “圣经?”裘德被伊万天真的话语所取悦,摸了摸伊万金灿灿的碎发:“上帝确实宽宏,但是有些天生属于撒旦,走吧。”
 
    裘德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拉起伊万的手就走出了病房。伊万亦是顺从的跟着裘德步伐走了出去,只是在趁着裘德没有发现的时候,突然回头对基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似是在告诉基德,他还会来找他。
 
    1964年的精神病院是怎么样的呢?
 
    美国这个自诩人权至上的国家,在这个年代里是最为荒唐的存在。标榜着人人平等,但是黑人白人之间的种族歧视依旧根深蒂固,更不必说是异性恋对于同性恋的欺压和排挤,各种社会矛盾充斥着这个号称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国。
 
    而这种问题在荆棘崖精神病院得到了最大的释放。
 
    基德第一次获得在休息室休息的机会,差点被逼疯。几个粗暴的护工把只穿着单衣的他狠狠推进了休息室,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休息室的大门。
 
    下午两点是整个荆棘崖精神病病院病患休息的时候,几十个病人在这不过两百多平的休息室里面各自疯癫着。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女在休息室里旁若无人的翩翩起舞,有个老者被强迫穿着束缚衣,用头对着铁窗有规律的砸着,无神的双眼正对着窗外的阳光,还有一个长发的年轻男子,坐在摇椅上,脸对着天花板,嘴里不知道在呢喃些什么。。。。
 
    更为讽刺的是,在这无比压抑的环境里,休息室唯一的留声机正放着发过30年代轻松欢快的教会圣歌,有种莫名的讽刺。
 
    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基德几乎崩溃,尤其是就在刚才,还有一个叫做谢丽的浪□□患,居然用手伸进了他的裤裆里,想要帮他在大庭广众之下****。
 
    荆棘崖,是个正常人来了也会发疯的地方!
 
    四周精神病人们的低语和嘶吼,配上那欢快的圣歌让基德的大脑在一瞬间血气上涌。
 
    “我一定会被逼疯的!”基德这般想着,走到留声机前,就想把机器关掉!这该死的圣歌!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双眼皮的大眼睛女孩突然出现,挡在了留声机前:“我建议你不要这样,只要休息室开着,留声机就不能停下来。这里一切都有规定,我也是吃够了苦头才明白了这个道理。相信我。”
 
    基德看着这个虽然也身着病服,但是谈吐清晰,似乎很是正常的女生,皱了皱眉:“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是谁?”
 
    “格瑞斯,因为我是这里唯一没有疯的人。这里每一个人都在时刻关注着别人,只要有人犯错,告诉了修女裘德,他就会得到一枚糖,而犯错的就会得到五鞭子。”
 
    格瑞斯的话很显然取信了基德,他不得不离开留声机前。便在这时,一个护工似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物,猛的上前挑衅的对着基德说道:“你就是血脸杀手对吗?你一定是这里最危险的人了。我听说你活剥了每一个女人。最后一个,好像是一个黑人,我想你一定不喜欢她的肤色!”
 
    最后一个黑人妇女!其实就是基德的遇害的未婚妻!
 
    很显然,挚爱的惨死,自己的冤狱是基德此刻最不能忍受的事情,护工的话,瞬间就点燃了基德挤压许久的怒火!基德狠狠的推开了这个越走越近的护工。
 
    护工看上去有意要激怒基德,马上就用力一拳打到了基德脸上,两个人一会就扭打到了一快。
 
    所有的精神病患者都被这场角斗给吸引,疯狂的大叫起来。像是在欣赏一场难得一见的精彩节目,欢快的拍手鼓掌!
 
    当然,休息室里疯狂吵闹的声响很快就惊动了修女裘德。裘德不过几分钟就带着一大帮五大三护工杀了过来,只见得护工一个按脚一个按手,上去就是两棍子,对着基德的头就是一棍子,把基德打晕了过去。
 
    (怎么感觉写的像是写qj。。。一个按手一个按脚。。。)
 
 第2章 荆棘崖(二)
 
    基德被一棒打的头晕目眩,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
 
    很显然,这次裘德对他的待遇又下降了不少,不仅连病床都没有了,直接穿上了束缚衣,往黑囚房一丢,囚房里连个最基本的白炽灯都没有,看上去和最差的监狱差不多。
 
    “你醒了,小伙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