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FSN弓士]骸骨与辰星+番外 作者:浅蓝岚

字体:[ ]

 
 
 
文案
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的言峰士郎遇上了讨厌的家伙。
 
那个踏着血与火焰走来的,强大又冷酷的男人,令他厌恨到咬牙切齿。
 
然而一年后,圣杯战争启动之时——
 
那个身披红袍的家伙,成了他的从者。
 
#言峰士郎设定# #剧情扯淡,基本走HF线# #甜文# #HE#
 
与天草四郎时贞无关
 
CP:Archer×士郎
不拆不逆!不逆!!!
 
内容标签:强强 奇幻魔幻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Archer,士郎 ┃ 配角: ┃ 其它:
==================
 
☆、序章(一)
 
  静默中,世界沉入黑暗。
  死徒在瘴气蔓延的野外墓地现出黑色的身影,将迷途的少女团团包围。
  在意识到自己遭遇了怎样可怕的非人生物之前,少女遭受了令她放声尖叫的痛楚。
  在厚重的外套与长裤裤脚被撕成碎片后,细嫩脆弱的皮肤终于遭受折磨。黑色的利爪自脚踝的皮肉穿过,扯开已被撕裂的肌肤死死捉住踝骨,坚硬的爪子与骨骼摩擦发出刺耳的尖锐声响。
  少女状若疯癫地叫喊挣扎,却无法摆脱争前恐后撕扯她的黑暗生物。
  一切挣扎化为徒劳,死徒宛如尖利凶器的黑爪向她脆弱的喉咙逼近,在她因恐惧而大睁的双眼中缓缓放大——
  刺穿皮肉的声音意料般地降临。
  少女浸|- yín -于恐惧和疼痛的心脏疯狂跳动。
  ……等等。
  以为自己将被撕裂喉咙的少女意识到自己仍旧存活的事实,一时之间却不敢相信自己已然摆脱困境。此刻,被金属嗡鸣的声音所吸引,她维持着瘫坐在地的姿势,怔怔地抬起头。
  不知从何时起,面前多了一个为保护自己而战斗的身影。
  被黑衣包裹的身躯坚定地立在自己身前,指间利刃闪耀着幽蓝色的寒芒。对方面前,是四散落下的,死徒残破的肢体。
  仿佛只是骨架纤细的少年,却出乎意料地,瞬息间将黑暗危险的生物一一歼灭,毫不留情。
  “天上!”注意到空中的乌黑之物,少女忍不住叫出声,“它们要逃——”
  在少女讲完之前,那个宛若少年的黑色身影便猛然扬起了手臂。
  破空之声伴随蓝色的火焰在空气中炸开,白亮纤长的利刃化为箭矢射向高空,在夜色中划过凌厉的轨迹。
  对方似乎并没有瞄准的余裕,利刃却准确地贯穿了死徒的胸口。而他也似乎完全不怀疑自己可能失手,掷出利器后甚至没有望向夜空,直接转向了少女。
  “你……不必害怕了。”对方这样说,将宽大的制服兜帽掀去。
  看清对方的真实样貌,少女不禁愣住。
  这个战斗时宛若尖刀般寒冷锐利的少年,其实有着异常无害的长相。对方肤色白皙,五官轮廓分明又毫无锐气,赤红的发丝洋溢温暖的色调,淡褐的眼似琥珀般闪着柔和的光芒。
  他如果笑起来,该是很好看的吧。
  少女不由得冒出这样的想法。
  只是,在那张尚存些许稚气的白皙脸庞上,并没有丝毫称得上“情绪”的东西。面对千恩万谢的少女他表情亦无波动,只是盯着少女受伤的脚踝缓步走来。
  “你的伤口被瘴气侵入了,放着不管会很危险,”少年声音清亮,语气却很沉闷,“请允许我为你疗伤。”
  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对方的话,但少女也注意到了自己伤口周围泛起的黑青。想起关于吸血鬼的传闻,她打了个寒颤:“那么,有劳了。”她顿了顿,再度强调,“总之,非常感谢!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现在已经死掉了。”
  少年沉默不语,埋头向下。
  在前额发丝形成的阴影之下,他面无表情地咬紧了唇。
  ——如果自己早点赶到,对方根本不必受这样的苦楚。
  ——分明已经实现了自身的蜕变,却还是难以避免无能为力的困境。
  ——这样的自己,与九年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
  ——弱小无用的自己,如果不能变得更强的话——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少年被对方扯住了袖子。他平静地抬起头:“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少女摇摇头。
  脚踝被穿刺的尖锐疼痛在少年将手覆上的一刻便迅速消退,巨大的伤口迅速缩小,也早已不再流血。虽然从未见过这种疗伤方式,但她知道对方是可以相信的。眼下,有另一件事让她在意。
  “你右手受伤了。”忆起利爪朝向自己咽喉袭来的瞬间,她迅速明白过来,“难道,你是帮我抵挡了那一下……”
  “嗯。”少年简单地应了一下,将视线投向手腕外侧。
  在那种情况下,为了保证少女不受伤害,由自己亲自接下死徒的攻击——这是最为妥帖的方案。
  只要是为了清除异端、解救无辜之人,即便以自己的性命作为完成任务的跳板也无所谓——这便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在方才攻击死徒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到了疼痛。但因为并非难以忍受,便为了任务而将其彻底忽略。在对方的提醒下,少年终于想起查看伤势。
  被包裹在黑衣内的臂部在高强度纤维与防护咒符的双重作用下得到了有效保护,□□的手腕却在死徒的利爪下皮开肉绽,血流不止。少年将视线掠过自外翻皮肉中暴露的森然白骨,最终定格于被鲜血染透的衬衫袖口。
  真是糟糕啊,竟然弄脏到这个地步。等下还要回教会,大概要在几个小时后才有机会换上干净的衣服吧。
  心底生出些微懊恼,脸上却仍旧毫无起伏。少年将染血的手背于身后,继续为少女疗伤。
  “不必在意,”少年轻轻地说,暖色的眼瞳中如有一丝关怀在缓缓流动,“只要您没事就好了。”
  少女正处于脑海被类似英雄救美之类旖旎念头充斥的年纪,而她面前的少年亦有着稚气与死板皆无法掩盖的漂亮线条。她微微脸红着扭开头,最终又按捺不住地偷眼瞧向对方。
  目光在年轻俊秀的面庞上逡巡片刻,少女却出了神,忧虑的神色在呆怔中浮现于脸上。
  自己身上的伤口一一愈合,对方遭受重创的手却在干爽的土地上聚起了小小的血色水洼。
  分明是以极其悉心温柔的姿态救治自己,对方双眼却情感寥寥,萧索之色宛如无人荒野。
  就好像……救治自己,仅仅是单纯的任务;然而,也是对方不惜性命也要完成的任务。
  “好了。需要的话,我可以送您回家。”
  怔忡之间,少女被对方唤回现实。
  “那么,请把我送到进入村庄的岔路口吧!回到村里,我就安全了。”
  少年依言护送少女上路,却不知是否因为对方已无需他关怀的缘故,整个过程中不发一言。
  被少年身上违和感激起浅浅的畏惧,少女也不敢作声。
  只是,在分别之际,她还是按捺不住,旧事重提:“你的伤口,没问题了吗?”
  “不必担心我……”少年将话说了一半,便猛地停滞。他微微咬住了唇,眼眸也因升起的挣扎而色彩生动起来。
  终于,他再度以琥珀般的双眼直视少女,嘴角向上翘起微小的柔软弧度:“谢谢您的关心。也请您保重。”
  受惊过度的心在少年流水般温润清澈的视线中归于安定,脸颊却在那个笑容的影响下烧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捧住滚烫的脸颊,少女飞也似地踏上进入村庄的道路,跑向家的所在。
  少女决计想象不到,向自己道谢的少年,内心充斥着怎样难以言喻的痛切。
  低头照料自己的伤口,少年扬起的嘴角垂了下来,眉头紧紧蹙起。
  虽然神色自如地接受了对方的道谢并给予了还算友好的回应,但究其根本,这种关切,自己根本没资格得到。
  年轻的代行者踏上折返教会之途,低低的自语从他微微开合的唇间溢出。
  “不必担心我。毕竟,我只是……”
  ——无用之人。
  ***
  九年前,在远东某个国度。
  乌黑的天幕化作源源不断的黑泥与烈焰,席卷了整座城市。
  漆黑的泥土如有生命,狂欢般地无尽扩散,将整齐的街道建筑冲撞坍塌,将无数生命化为冰冷的无机之物。
  在黑色的洪流之中,又生出了红色的灼热光亮。
  自黑泥中燃起的火焰将夜空映照为血红,不怀好意地逼近苟延残喘的幸存者,将鲜活的筋骨肌肉彻底熔炼。
  这一晚,挣扎惨叫的人们化为血肉模糊的残破尸体,又在席卷而来的火焰中化为污黑的焦炭。名为“冬木”的城市在灼热的诅咒中化为炼狱,生机伴随降低下去的惨叫消失殆尽。
  在熊熊燃烧的红莲业火中央,一个身影自纯黑的地狱中挣扎着站起。
  瘦小的身影摇摇晃晃地立在那里,仿佛下一刻便会再度栽入黑色的泥土。
  但他仍旧站在那里,并且,艰涩至极又坚定无比地,向前踏了一小步。
  少年稚幼的身躯早已因塌落的碎石与蔓延的烈焰而遍体鳞伤,仅仅是这一步,已令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疼痛。
  然而,眼下的他,被某种强烈的意志所攫住了。
  想要……活下去。
  在仅有一人存活的无边地狱中,身为唯一幸存者的少年跌跌撞撞向前走去。
  真的……很痛。
  不知已经残破到何种地步的身体,在这样的挣扎中,多半会遭受更严重的新一轮摧残吧。
  眼中所能看见的一切都是凄惨无比的景象。或许,直到活活累死的那一刻,自己也无法走出这里。
  如果就这样大脑放空地躺倒在地、接受与其他人一样的命运,或许比眼下要轻松许多也说不定。
  尽管脑内生出了诸多消极的念头,少年前行的步伐却始终不曾停歇。
  皮肤丧失血色,衣服破损不堪。
  模样惨淡的少年业已濒死,眼中却不愿屈服般地放射出强烈的光芒。
  即便大脑无法继续思考,身体却还在践行着求生的意志。
  那是,就算皮肤鲜血淋漓,肌肉内脏崩毁融化,骨骼粉碎扭曲……重重惨像之下,依旧无法磨灭的意志。
  然而,宛如风中残烛的少年,也终于迎来了属于他的尽头。
  在脚尖触及尖锐石块的一刻,浑身骨骼仿佛都随之碎裂崩毁,连站直身体都成了奢望。他拼命地想要站稳脚跟,属于他的一切却仿佛已被熔炼殆尽,身体乃至意识都已终止运转。
  ——想要活下去。
  ——所以,请拉住我,无论是谁——
  前倾之时不顾一切向前伸出手去,少年在彻底力竭前握住了一样东西。
  并非冰冷的碎石残垣,而是,带有生命温度的,柔软的布料。
  这是……!
  以仅存的意志与气力,他将手中的事物死死攥住。
  像是为了响应他的心情,有谁在模糊不清的黑暗地狱中发出声音。
  “哼……蝼蚁的挣扎,还真是精彩。”
  说出这句话的人,究竟是心怀怎样的愉快与恶意呢?对漫步于地狱并说出这种话来的那个家伙而言,就仿佛看着渺小又罪恶的生命在地上匍匐挣扎,是极快意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