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红楼]弹幕教你好好做人+番外 作者:白孤生

字体:[ ]

 
 
文案
 
贾政:自从点亮了【被吐槽】技能,前途一片光明,在人生赢家的道路上越奔越远!
 
系统:......还是让我教你好好做人吧。
 
贾政:等下!
 
论一个原本的酸儒人物是怎么一步步蜕变成天天向上的好青,不,好中年!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系统 红楼梦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政 ┃ 配角:红楼梦一干人等 ┃ 其它:系统,宝黛,红楼
 
 
    
    第1章
 
  贾政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大亮,他揉着额头从床上坐起身来,深感最近的确太过疲劳。
  他做的那个官儿本来无甚大事,可偏偏这段时间全国多地发大水,把工部尚书急得团团转,工部的人都忙活了好几天了,贾政这个从五品的员外郎也落到今天才能回家歇一趟,明日再去。
  听着动静,门外守着的小丫鬟也赶紧进来为贾政端盆净脸,可还没等贾政的手伸进去水里头,便清楚地听见自己脑袋里“滴”地一声,他瞬间僵住了身子。
  怎么回事?他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是他的幻觉吗?还是……即使贾政向来以标榜自己是儒士清流为荣,但是此时也不禁大不敬地想到了……鬼。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贾政在心里默默地念了好几遍这句话,才有些镇下心来,然而两只脚还在不住发抖。
  他咳嗽了几下,抖着手捋了捋胡子,勉强让自己站起来,双手背在后边,力求平稳地走出书房。然而站在身后的丫鬟疑惑地摸摸自己的手心,这屋里摆着的冰盆有好几个,二老爷还太热了?后背都完全湿透了。
  站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贾政的心才稳了一点,就算真的是有…鬼,在阳光之下应该也不敢作怪的。
  晒了整整小半个时辰的贾政这才回去洗漱换衣,虽然完全没有胃口,但也就着小菜喝了小半碗粥,这才起身往荣禧堂走去。
  一路上自不必提,只是当贾政刚看到荣禧堂的匾额的时候,眼前突地闪出一堆鬼画符,其密集程度让贾政完全看不见眼前的路,好悬才把一声尖叫压抑下来。
  他自诩正人君子,哪能做出如此不雅之事!
  只是腿却不住发颤,身后的小厮见了大惊连忙上前搀扶。贾政几乎是靠着这股力量才强撑着进了荣禧堂。
  而眼前的鬼画符在贾政进入荣禧堂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平均一秒闪过去几百条,黑乎乎跟蝌蚪似的,让贾政头昏脑涨,耳边几乎听不见丫鬟小厮的呼喊。
  他倒是想看清楚,这是这些东西又快,偶尔勉强能够瞄到几个的却完全看不懂啊!
  然而,仿佛听到了贾政的心里话,这些东西的速度开始放慢,然后在字符扭动之后,居然完全变成了贾政看得懂的文字!
  贾政内心是震惊的,可是再震惊也不若他看清楚那些文字是什么意思之后来得心塞!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贾政不是二儿子吗?怎么居然住的是正房还是正屋?”
  “贾赦不才是正经八路的当家人嫡长子吗?老子被教授硬逼着啃了半年的古代知识不是闹着玩的!”
  “我就想知道贾赦是贾母亲生的吗╮(╯_╰)╭”
  “啊啊啊啊啊跪舔这些建筑的美感!!!”
  “荣禧堂这应该是嫡长子,承袭爵位的那一位才能住的吧~~”
  “古代很重视这个吧,贾政不是自认为是正人君子,崇尚儒家吗……”
  “活生生找死看不出来呗……”
  ……
  这些文字按着慢速度在贾政眼前滚动,但是那其中却不乏让贾政目眦尽裂的内容,这些,这些不敬的内容是怎么出现的!
  等丫鬟急忙地把王夫人找来的时候,贾政早已经气昏过去了。顿时整个荣禧堂鸡飞狗跳起来,好不热闹。
  贾政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半夜,他一睁开眼睛,眼前的黑字还是不断地在重复滚动!还看得一清二楚!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贾政几乎在心里咆哮了,他平时除宝玉之外的事情都保持的温和做派都几乎打破,捏着被子的手青筋暴起。
  【滴,宿主,这是吐槽吐到死系统,我是您的系统A,您眼前的文字正是系统收集了无数资料的总结,并对宿主当前的举动及做法所进行的吐槽。】
  土槽?这是什么东西?贾政深深地皱着眉头,原本他还以为是鬼神作怪,难不成不是?
  【吐槽即使对人某种做法跟行为进行善意的嘲讽,我并不是鬼怪,只是一种工具。】系统仿佛知道贾政内心所想,及时的解答了贾政的问题,并在他眼前幻化出这两个字。
  “那我能,能关掉这个,吐槽的东西吗?”贾政带着希冀地问,毕竟就算他不承认,有些话是真的直接戳中了他不愿深想的事情。
  【抱歉宿主,您现在的吐槽值高达一百,无权利关掉文字显现。】
  这句回答无异是给予贾政一大重创!
  虽然不是鬼怪这个事实让他松了一口气,但是任谁也不想戳心窝子的话天天挂在眼前,甚至已经多到让他看不清楚路的情况。
  明日本该去工部,现在看起床走路就是个问题!
  “我怎样才能够关掉它?”
  【减少能被吐槽的行为跟思想,吐槽数量会随之减少。若宿主改正行为,将会降低吐槽值。】
  贾政的内心那是血淋淋,尤其是之后的吐槽那更是热火朝天,每一个字都反复地割着贾政的心,这装不知道的日子过久了,一旦被人掀开,然后还淋上盐水,那滋味~~贾政已经享受得很彻底了。
  他深呼一口气,原本想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却在将要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看到了一句话,让他瞬间从床上坐起身来!
  “我就想知道他们的皇帝不会认为这不合礼法吗?不想干他一顿吗?” 
  我就想知道皇上不会认为这不合礼法吗?
  皇上不会认为他贾政是个不知廉耻不合礼法不懂尊上人吗?
  皇上会不知道?
  贾政脑子里不断演绎着看到的那句话,但是不论是哪一种都让他不寒而栗。他突然想起了他自己。
  他从十几年前就已经是六品的工部主事,但是现在呢?却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工部员外郎。贾家荣宁两府从以前就是备受恩宠,父亲贾代善更是皇上的宠臣,何以十年他才晋升了这么小小的一级?
  莫不是……从很久之前,皇上便已经对此十分不满了?!
  此等猜想让贾政大吃一惊,但是越想,却越发想不出自己除此之外有何错处能导致自己被冷待了十年不止!想他夫人的兄长王子腾那可已经是经营节度使了!
  要知道金陵四大家“贾史王薛”里头,原本可是贾家排在前头,可现在呢?
  贾政越想越心惊,恨不得现在就穿上鞋子奔出去贾母那边,只是刚欲下床,就想起了贾母对于贾赦兄长的态度,虽然贾政也看不起兄长的行径,甚至这些年占据荣禧堂也有很多是因为不满兄长那副德行居然能承袭爵位,但,母亲对兄长的压制不喜他很清楚。
  母亲那边是不可为的,可,难不成,就这么不了了之?贾政只要一想到这么些年自己在皇帝心目中所造就的印象就心痛得几乎要去死,那可全部都是前途!虽然如果让出荣禧堂会很心痛,可是这么多年的前途更心痛啊!
  【宿主,照现在的情况发展,根据系统的数据显示,贾家最后的结果是抄家。】系统毫不留情地补刀。
  这让贾政的内心又中了一大箭!
  不行!不行!母亲在贾府说一不二,但目光不得不说却还欠缺了点,他身边的清客虽多,却也没一个顶用的,还不如他妹夫……
  林如海!
  贾政像是抓到了主心骨那般兴奋起来,对对对,妹夫林如海现在正在江南那边,他简在帝心,对于此事一定比他看得清楚明白。
  贾政连夜赶出了书信,难耐得熬到了清晨,急找了心腹快马加鞭送去江南。
  然后看着初生的微光舒了口气,好歹是,有了别的希望。
  等等?那一群鬼画符不见了!
  还未等他高兴起来,贾政就想起了系统的话,心一下子就沉下去。
  看来真的是他若是真心想改掉这个行为,这些吐槽就会减少很多,至少现在已经不影响他的视线了。
  可,这种内心隐私被扒拉出来然后死命戳刀子的感觉可实在不好受。
  然而此时他也没有那个闲心去想那么多了。他今日还要去工部,先去贾母那边请安,然后便泡着浓茶强撑精神去了。
  然后晚上是阴沉着脸回来的。
  原本今日是已经告知了王夫人晚饭摆在正房,但是原本就头痛的贾政一想到只要看到荣禧堂就无数字幕吐槽弹出来的恐怖样子,挥袖不吃去了外书房。
  荣禧堂内,一位风韵犹存的女子半靠在炕上,身上罩着大红色的褂子,身后垫着大红金钱蟒靠背,正被一位三十多岁的穿石青色窄袄的女子逗得开心得不得了。这便是王夫人跟她的陪房周瑞家的。
  王夫人原本笑意满满,但是听到丫鬟的回话,原本的善人模样顿时阴沉了一些,道:“老爷去了哪里?”
  “回夫人,老爷径直往外书房去了,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回话的小丫鬟有些唯唯诺诺,在王夫人院子里伺候的都知道夫人的厉害。
  “没去那贱人处便好,想来是外头的事。”王夫人恨恨地说,倒是不在意了,“周瑞家的,你就留下来陪我吃几口吧。”
  “真是大恩大德啊夫人,老奴可嘴馋着呢。”周瑞家的生怕王夫人不高兴,使出浑身力气来逗她。
  此时王夫人在荣禧堂笑得合不拢嘴,那边贾政气得把书房砸了一半!
  他今天去工部的时候,一切跟往常都没什么变化。他在去拜见了尚书之后才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收拾起了卷轴,但是还没等他开始工作,眼前又开始了新一波的攻势!
  他已经有些麻木了居然还在暗自思索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
  弹幕告诉你。
  “我只想知道贾政是多大脸在这个时候打扰一个尚书?亲你只是个员外郎好吗手动再见!”
  “论一个不知进退的人该如何生活——”
  “生活条件造就的眼高手低……”
  “尚书大人的涵养挺好的(斜眼笑)”
  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还是同僚伸了把手才堪堪站稳。
  单单是这几句话就让贾政气得几乎原地爆炸。然而人来人往忙得要死的时候他也只好死压着自己的脾气咬牙坚持着。
  然后回来摔书房。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新文求支持哟~~
其实写这篇文的初衷是作者很想吐槽一下红楼中看似无辜的贾政~~
其实也是坏人~( TロT)σ
    
    第2章
 
  “哎,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贾家那位,性子有点不一样了?”
  “是有点,终于不再是那种我看你是看得起你的那种感觉了,最近贾府难道出问题了?”最后几个字说得小小声,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贾府再怎么衰落都比他们强。
  “对对对,就是这般,不过最近没听到什么风声啊,这贾存周也不知道咋了,反正性子是温和了许多。”
  正在屋内忙活的贾政自然是不知道门外的小吏正在讨论他的事情。
  他在前段时间带了重礼去工部尚书府上拜访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尚书大人,但没想到这次之后尚书大人偶尔在路上遇见他还会主动停下来跟他聊几句,指点指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