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滑头鬼之樱の约 作者:Creation(下)

字体:[ ]

☆、品子
 
  泉奈手撑着头,面色略为苍白难看,他一直注视着客厅外混乱的景象,能够瞧见鲤伴来回奔走忙碌的身影,他正在清除一些不该留着的人员以及潜入进来的间谍,明明在这种情下他该为此松口气才对,可是不知为何他反而更加不安起来,就好像一切脱离了它该在的轨道一样。
  “小缚灵你没事吧?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滑瓢伸手帮泉奈揉着他的额角,暂时舒缓了泉奈的疼痛。泉奈摆了摆手,道
  “不用了,陆生现在在哪?”脑海闪过的片段让泉奈脸色更加难看,咬牙切齿的问着。
  “恩?是陆生那小子惹火你什么了吗?”滑瓢奇怪的看着泉奈火大的模样,揉额角的动作反变成像顺毛般轻揉着头发。
  “现在已经脱离预言中的片段景象,我担心现在的陆生到最后无法击败敌人。如果最后闪过的画面是真的话,最终的敌人比我所想的更加厉害许多…”泉奈面色沉重说着,他用力紧握着拳似乎在忍耐着即将爆发的怒火。
  “……是谁?”
  “还记得陆生发生变化的那一天吗?我还提过羽衣狐和他的儿子安培晴明以及还魂之术这等事吗?”
  “恩,你当时是说过这些话,你之后不是说可能有人学会还魂之术才招来乙女的姐姐不是吗?”
  “当时我是那么认为,因为我无法相信以死去几百多年的人能够复活!”泉奈情绪有些激动“我是想起来第一次见到羽衣狐的情况。”
  一想起当年的事,到现还是能让滑瓢感到厌恶,他皱起眉问“你是认为当时羽衣狐收集肝脏而提升力量这么做是有另外一种原因的?”
  泉奈点头,他注视着桌上的茶杯,手慢慢磨蹭着茶杯上的纹路。
  “那时候情况危急所以当下我没太注意,现在仔细回想那时候羽衣狐体内还存在另一个生命体…”
  滑瓢听到后来才反应过来,他瞪大眼“等下,你意思是说…当时羽衣狐已经有身孕了?!”
  “恩…我不相信她仅仅是单纯怀孕情况,如果是一般妖怪怀孕也不会做到狂吃那么多肝脏的地步,而且你还记得以前有好几次鲤伴带领组去灭了很多奇怪的组织吗?”
  “记得,虽然那些组织成立原因各式各样,却都沾上了数百人命的程度,甚至还引发一些战争出来。”
  “我想那些组织背后可能就是京都妖怪引发的,为了羽衣狐以及她所怀的孩子……不,与其说为了羽衣狐,可能他们更希望那名孩子出生,原因在于那孩子就是羽衣狐的儿子-安培晴明。”
  “你如何猜测的?说不定是因为羽衣狐产下过安培晴明这个强者关系,所以才认为羽衣狐能在产下强者。”
  “别告诉我你相信那种理由。”泉奈撇了滑瓢一眼“你那理由别说是你自己,就连我都不会相信,我更相信是安培晴明那家伙想到什么办法能够逃脱轮回的命运,让羽衣狐在次将他降临世间。当然,我不知道安培晴明用了什么手段办到,但无可否认,除了安培晴明这个存在,别的人或妖怪可做不到让那些京都们疯狂等待这强者降临于世了。”
  其实泉奈刚开始说的几句话滑瓢就已经猜测出来这些了,只是他喜欢泉奈充满自信分析一切的可爱模样,所以忍不住负责当起装傻的角色,不过事情还是点到为止微妙,如果这些猜测是真的,那时间无法容忍他们继续耗下去。
  “小缚灵与其在这猜测,不如实际打电话给花开院问看看那边结界是否正常好了。”
  “恩,顺便打去给远野那,让他们派人过来接陆生去训练一下,顺便看能不能招一些新血入奴良组。”
  “……小缚灵,是不是那河童惹过你什么了?”不然干嘛故意想挖人墙角?
  “单纯看那家伙不爽而已。”泉奈无辜眨眨眼,他可是说了大实话,真的不知道为何见到对方就狠想揍扁过去。
  “……算了,我去打电话。”
  …………
  ……
  虽然陆生很想跟父亲叙旧,却反而被父亲给毫不留情地拒绝了,陆生看在父亲忙碌到不着地的份上就不去计较太多,反而他才整休和治疗的一两天的情况下,本该到达极限的身体也逐渐恢复过来。
  奴良组目前由父亲暂时管理,无事可做的陆生决定去外头晃晃,他认为说不定能够在找到几个可用的妖怪充当部下使用,在加上之前同学邀约去做除妖这种危险事,他不能放着同学们不管,这更要出去才行了!
  想到就做,他打了声招呼,除了该带的行李外还不忘将冰丽也一块带走,之后展开了约会(划掉)…寻找部下(划掉),保护同学的几天旅行。
  ……除了这些正当理由,也因陆生直觉回来后能够轻松的日子希望渺茫,所以趁这时候溜出去了玩个几日在说,之后会如何也是之后在想了~
  …………
  ……
  隐藏在地底深处下有一间既阴冷又狭窄的牢房,牢房内有一名脸上贴满符咒的妖怪,他高大的身躯正默默缩在角落不动着,符咒下唯一露出的眼眸充满着悲伤的情绪,他除了悲伤外还有一些迷芒的神态。
  他只记得生前有个能够让他愿意去拼命保护和效忠的人,但是那人的模样他始终想不起来,但是对方所传下来的血脉他却能够感知的出来,所以他保护着那人一代又一代的血脉,即便血脉越来越稀薄他还是依旧保护着。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呢?
  他迷芒想着,但是身体却早自主的行动了,他从地牢离开瞬间出现在一个明显就是少女的房间内。
  他注视着少女的睡容试图找出是否有熟悉的感觉,看了一会很遗憾没能找出一点熟悉感,他又看了房间四周隐藏的符咒,手中的刀一挥便将符咒给斩成两半,被斩段的符咒消失之际却发出短暂的不明惨叫声,同时将熟睡的少女给惊醒。
  惊醒的少女见到房间不该存在的陌生身影,被阴沉的眼眸注视下她恐惧的大声尖叫──
  …………
  ……
  陆生好不容易从可奈那拿回了眼镜,虽然他可以在去配给副,只是还是习惯使用旧的。
  不过可能是一段时间没配戴过的关系,即便眼镜没什么度数,戴起来还是让他视野受到镜框的限制变的有些狭小起来。
  视野受限后他一不小心就撞上路人,害得对方正在吃的冰淇淋反喂给自己衣服上,路人朝陆生骂了几句,陆生一脸无辜的替对方检查衣服,由于态度问题导致这几名路人想联合起来想为难陆生。
  “我说你是个生面孔啊,来我们地盘上干什么?”
  “……来退治妖怪。”陆生漫腾腾说着,漫不经心的模样让对方更加生气,只不过又被陆生的答话忍不住大声嘲笑。
  “你是不是热昏头了啊?”
  “说什么妖怪你这家伙,脑袋没问题吧?”
  “怎么可能有什么妖怪呢,在这个现在社会里──!!”
  “……呵。”陆生一记冷笑,冷眼注视着眼前的普通人类,光凭这一眼就令人感到深深的畏惧情绪。
  然而不只这些,在这些普通人眼中,在位于陆生身后突然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阴影,这诡谲的景象让这些人类都吓的屁滚尿流拼命跑走。
  “……你们可以下去了吧?”陆生动了动沉重的肩膀,要求这些小妖怪们从他身上下来。
  虽然小妖怪们不甘愿地从陆生身上下来,不过还是特别感到荣幸,毕竟他们可是帮了奴良组的少主击退那些人类,说出去特别有面子啊!
  “陆生,你在干什么,大家都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哦?”可奈回头对着拖队的陆声喊了声。
  陆生连忙回应下,这才跟上同学们的步伐,他走到冰丽身旁,只听见冰丽对他低语道
  “少主有事情可以请我们这些部下解决,有什么万一,我把他们全部冻起来就行了。”说到这冰丽笑的特别灿烂,雪女嘛,喜欢冻人也是很合理的~
  “……”
  “你们几个快点,目的地就在前方了!”清继大声喊话,顺着他的手势映入他们眼帘的是邻靠着海边的一个小镇,不过他们却一眼就看上了那一望无际的海,至于小镇什么暂时忽略掉了。
  他们几个会来到这个小镇,也是因为有位少女发了件电子信箱给清继,请求他们帮忙除妖的关系,撇开清继伪装除妖高手外,加上隐藏在背后的妖怪一族的三代目首领陆生以及半妖的冰丽,没有阴阳师柚罗帮忙下,这些同学可以说是绝对安全的。
  而让少女害怕只是个正在寻找可效忠对象的妖怪,名为《邪魅》,至于这妖怪真实的故事还是得去当地询问才能知晓了。
  他们走了大概半刻钟头才到达委托人的家中,委托人是个戴着眼镜,模样就像班级的班长一样的少女,第一次见面时还错把陆生当领头人…其实某种意义来说这少女已经得了真相了,只不过陆生是妖怪方面的首领罢了。
  “……”
  少女名为管沼品子,见同学们跟品子处的很好,有些无聊的陆生默默打量四周环境,他感知到不远处有道视线在注视着他们,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妖气从少女居住的大宅内散发出来。
  ‘不要接近那个女孩…’
  一道模糊的声音从陆生身后传来,陆生猛然转头过去,却没见到任何影子,同时他感知到的妖气也随后飘散,陆生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若有若无地笑了起来。
  ‘夜,这种情况你认为怎样?’
  ‘恩?’夜撬着脚漫不经心撇了昼一眼‘还有什么怎样?有趣的妖怪收了不就得。’
  ‘说的也是,如果有趣的话…’昼勾起嘴角,那句话怎么讲…若无趣可弃之。
  被品子带入她居住的大宅内,从大宅的老旧的外观隐约能够瞧出这里以前辉煌的模样,但是却被四周所贴上的符咒给打破那庄严的感受。
  陆生撇了符咒一眼,从未能在符咒上感受到任何灵力的存在,反而有一股淡到可以忽略的妖气依附在上头。
  “…这是原本就有还是沾染到?”陆生喃喃自语的声音被一旁的冰丽给听到,他问
  “少主怎么了?”
  “冰丽你看这些符咒有感到什么吗?”
  “……没觉得怎样,咕计画这些符咒的只是普通想骗人的人类。”
  “是吗?”连冰丽都看不出异常……算了,继续等看看是否又有什么线索好了。
  “打扰了…”
  第一个进入品子房间的清继礼貌喊了声,却瞧见房间贴的各类符咒远比大宅内所看到来得更多,他们几个都被这景象给吓愣住了。
  “又…又带着新的人了啊,品子,住持不是每天都来这里作法的嘛。”
  品子的母亲责怪的看着品子,而在女子旁边则有名戴着眼镜,面色慈祥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对方穿着着类似神社住持的衣服。
  “但是…完全没有效果啊,这里的神社……”品子面色困扰说着,完全不顾当事人在场就把话说绝了。
  “品子!”
  “……”
  品子的母亲面色难看骂了一句,那名住持也被打击到无精打采的模样,陆生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和感,又不知哪里不对劲。
  品子站在她平常睡觉的地方,指着这边说到
  “当时那个东西就站在这,还一直这么看着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