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诛仙同人之惊羽不凡 作者:子帘

字体:[ ]

 
文案:
诛仙同人,林惊羽经青云门之变,恩师叛离,生死兄弟张小凡沉沦魔道。又同时得知当年屠村的仇人已死,多重打击使他忆起旧事,心神恍惚之下跌入万丈深渊,醒来却发现自己居然重生于屠村当晚……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前世今生 重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惊羽,张小凡 ┃ 配角:青龙,苍松,万剑一 ┃ 其它:诛仙同人耽美
 
 
 
  ☆、前世
 
  
  青云山,龙首峰的阁楼之上,一青年男子盘坐在走廊之上,远远看去像是在修炼功法,按说在这修仙之人趋之若鹜的青云山上也不出奇,可近些看来,那男子虽摆了个架子,却是双眼无神,面无表情,简直就是个空壳子一般,哪里像是在修炼,就连有人靠近都没有发觉。
  “师弟,师弟……”
  肩上突然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林惊羽一怔,机械似的回头呆呆的对上齐昊担忧的目光,才缓缓清醒过来,“师兄你有什么事吗?”
  齐昊温和的看着他,说话也很是轻柔“没什么事,只是来叫你回去用晚膳。”
  “嗯”林惊羽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师兄你先回去吃吧,不用等我,我想在这里再待一会儿。”说着又转过身去,对着眼前叠峦的山峰发呆。
  齐昊的担心更加了一层,连日的疲惫让他心力交瘁,这一向受宠的师弟也不省心。一有功夫就跑到这里来,只坐在这阁楼的走道上发呆,别人跟他说话也不怎么搭理,像是连心神都已经飞到九天之外,不再留念人世。
  他叹了一口气,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师弟,天不遂人愿,虽世事无常,但到今日终究也无法挽回,如今你身在青云,当少悲愤,勤修炼,早登大道方是正途啊。”
  林惊羽身子一僵,却还是没有回头,像是在认真思考他的话,过了好一会才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齐昊见他似有所悟,心里虽然还有些担心,但也明白他刚逢大变,逼不得,只能慢慢引导疏通。想他这师弟天资聪颖,百年难得一见,现在一时想不开而已,日子久了自然就好了。
  齐昊放下一门心事,转身大步离去,现在龙首峰首座陡然叛变,人心惶惶,他临危受命,手下要处理的事也搞得他焦头烂额,能分出精力来关心林惊羽,已是难得。
  脚步声渐渐远去,林惊羽仍是盘腿坐着,眼神空洞无光,好似全无所觉。但在齐昊的脚步声终于消失在一个拐角之后,那木偶一般的人嘴角却擦过一抹苦笑。
  世事无常吗?原来只这四个字就可说尽他的前半生,说的也对,他不过是一朝梦醒,全村惨死,父母双亡。后逢青云门怜悯,被苍松道人收入门下,师兄弟亲和,深受师尊爱宠,又赐他斩龙剑,他的一颗心才渐渐补全。
  现如今得知仇人是谁,却已然不在人世,奉为神明的师傅却与魔教勾结,几乎使青云千年基业付为一炬,同为荒村遗孤的张小凡现也怒而叛出师门。
  齐昊只知林惊羽悟性非凡,在修炼上进步飞速,却不知越是这天赋异禀之人越是不肯轻易看开,极易钻牛角尖,何况林惊羽性子本就傲气,心心念念从未忘记过报仇的念头,现叫他如何能够放下。
  林惊羽一双眼睛染上赤红,双拳不由自主的握紧,心里陡然生出一抹杀意。
  佛门吗?哼。
  霎时间,身旁树木无风自摇,小石子也狂躁不安的从地上溅起。
  但本欲继续发作的事物不过片刻却突然停下来,林惊羽痛苦的闭上双眼,双手无力的垂下,显出纠结苦痛的神色。
  虽然普智杀他父母,但青云对他恩重如山,苍松虽然叛变却也从不曾亏待与他,若他现在冲上天音寺杀戮,将青云山的千年声誉置于何地。
  他搂着自己,像当初全村惨死时那样嚎啕大哭起来,无助,绝望,恐惧,一齐袭上心头,却莫名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他突然想起同样的事他也经历过,却又不太一样,因为当初,他有人陪伴。
  横尸遍野,满地鲜血之间,小小的他和另一个小小的身躯紧紧的抱在一起。温热的,鲜活的,即使他的眼里满是凄惶,心底的最深处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安慰,还好,还好有你在。
  而如今,青云千名弟子,却终究无一人能伴他度过这苦痛岁月。
  泪眼朦胧之间,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云海,他知道,下面掩藏着一座同样高耸的山峰,那是大竹峰,张小凡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张小凡,林惊羽轻声的念出他的名字,莫名的带上几分苦涩。心里猛然像被什么撞了一下似的,柔软中带着几分痛楚。
  他如今还好吧?
  林惊羽想到这不经惨然一笑,还好?再怎么像个懦夫一样躲藏他也是知道的。张小凡如今已经成了青云讳莫若深的人物,从来不会有人在明面上提起他,但所有人都知道,鬼王手下新收了一个厉害的人物鬼厉,心狠手辣,正是他们青云叛出教的弟子,张小凡。
  生死兄弟,下次见面怕是连陌生人也做不得,也只能落得个拔刀相向的结局。
  林惊羽不愿多想,动动腿,准备回房,他虽没有食欲,这几月来也是想起来才去吃一顿,但身体其实早已饥肠辘辘。
  他稍显笨重的直起身,不知怎的突然一阵眩晕,费力的摇摇头,眼前一片发黑。
  “惊羽”
  他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眼睛看到的景物还是一阵模糊,却隐隐约约像是真的有什么在相隔不远的前面似的。心脏狂躁的跳起来,不自主的屏住呼吸,然后他又听到
  “惊羽”
  慈爱温和的女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与无数次在梦里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娘,娘,是你吗?”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却像是召唤他过来一般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惊羽”
  “爹!”林惊羽跌跌撞撞的翻过围栏,像个不会走路的孩子一般,一步一扭艰难的向前走,脸上的笑容也像个稚儿一般天真无忧,伸出他的手向前够“爹,娘,你们来找我了吗?”
  那声音却突然消失了,他茫然无措的向前迈出一步,“爹,娘,你们……”
  所有的声音消失殆尽,一道清瘦的身影像折翼的鸟儿一般临空跌下,掉入山峰下的万丈深渊,他却没有一点挣扎,闭着双目,嘴角还挂着舒心的笑容,像是看到了世间最幸福的场景。
  而后鸟鸣风吹,与平日一般无二,一个生命的偶然凋零,对这大千世界来说,不过是太小的一件事。
  
 
  ☆、重生地狱
 
  恍恍惚惚,如梦似幻。他像一片轻柔的羽毛缓缓的飘荡在虚无的世界里,无悲无喜,无痛无欢。
  突然听见有人一直在唤他的名字,吵的他头痛欲裂,身子也仿佛沉重的像压了一座山,烦的他想大叫,奈何那人却不肯放过他,一直叽叽喳喳的在他耳边唤“惊羽,惊羽,惊羽,惊羽惊羽惊羽惊羽惊羽惊羽羽羽羽羽羽羽羽羽羽羽羽……”
  “别吵了!”林惊羽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原来这么能让人抓狂,脸色发黑的瞪向那声源,恨不能裹上他的嘴。
  罪魁祸首无辜的睁大眼睛,脸上担心的神色一瞬间被他吓的凝结了,形成一个古怪的表情。然后,在相对无言的古怪氛围里,对面的半大小孩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嗝。
  那小孩反射性的捂上嘴巴,但一双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他。林惊羽不知怎么头疼的厉害,皱着眉头用余光一扫却发现两人只躺在一棵松树下面。
  古怪的地方,古怪的小孩。更古怪的是他越看这小孩越觉得眼熟,却又一时之间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
  这小孩生的没什么特色,很是普通,丢人堆里肯定找不着的那种,只一双黑眼睛亮的惊人。再看他一身粗布衣裳,颜色发暗,还打了几块补丁,一看就知是农家孩子。可他这几年一直都在青云山上修炼,几乎从没下过山,也没道理会认识这么一个小孩,何况这小孩还能叫出他的名字。
  “哎,小孩,你谁啊”林惊羽丢给他一个询问的神色。
  那被他吓得闷不吭声的小孩这下坐不住了,抱着他的头左看右看,“惊羽,你不是脑子摔坏了吧,不应该啊,我回去怎么跟你爹你娘交代啊~”
  林惊羽猛然一惊,一把把他扯下来,急躁的问他“你说什么?我爹娘?”
  “对啊”那半大小孩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
  “你是谁!”
  “看来你真的脑子摔……”
  “说!”
  小孩被他吓的一抖“我,我是张小凡啊。”
  张小凡?林惊羽心里好笑的很,刚想反驳张小凡现在已经投奔魔教了,怎么可能是你这小屁孩。但他张了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个小男孩眉眼虽然还没长开,却活脱脱就是张小凡的样子。
  只不过是六年前的模样。
  林惊羽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的脸,把那小孩都盯的有些打怵。
  “惊羽,我们回去吧。”小孩巍颤颤的对他说,“再不回去爹娘该着急了。”
  “我们怎么会在这的?”林惊羽皱着眉头问他,脑子里疯狂的思索着,眼下的情况真是糟糕至极,他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遇上这个和张小凡一模一样的孩子。
  小孩却一下子严肃起来,“我也不知道”瞪着双大眼睛,生怕林惊羽继续逼问他似的。
  林惊羽被他这句话猛然触动了某根神经,又猛的抬头看,是那棵树。又转头向右看,远远的,是一座破败的草庙。
  他的眼睛越睁越大,几乎要瞪出血丝来,跑到旁边的小溪里跟前,溪水清浅,映出了一个满脸惊恐的少年面庞,俨然就是五年前的他。
  爹,娘,林惊羽脸色惨白,没有心思去研究到底是什么情况,只什么也不管不顾的往村子的方向跑去,一旁的张小凡奇怪的挠挠头,不明白林惊羽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反常,但也快步跑起来跟上他。
  林惊羽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脚下的路已有许多年没有走过,但所有的记忆像疯了一样的复苏,哪一块的泥洼地有个坑,哪一块空地上他经常去玩,冰糖葫芦的酸甜滋味,甚至雨后空气中青草的芳香,他全都想起来了。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
  那场屠杀。
  无声的寂静渲染着绝望来临前的压抑,他不信他不信,林惊羽对自己说,不会的,不可能的事。他惨白着一张脸,飞快的跑向记忆里那个小小的村落。
  “嘭”年幼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地上,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痛,爬起来又继续跑。
  入眼的第一具尸体让他最后一丝希望也湮灭殆尽。
  往日的熙攘如同幻觉般消失不见,只有冰冷的尸体,横流的鲜血。脸上都还凝着死时的恐惧,怕是死时还不知这场突发的灭顶之灾为何而来。
  这些人他都认得的,他每一个都说的出名字,每一个都曾给过他笑容。
  林惊羽呆呆的跪在他爹娘的尸身前,抬头望着高高的太阳,张小凡绝望的哭嚎声在耳边回响。清晨的太阳很暖,带着微红的霞光照在大地上,他却觉得自己的血都冷了,冷的他想蜷缩起来,陪他们一同冬眠。醒来之后,还是一个喧嚣的春天。
  满地的血液干涸,显出难看的暗红,他只是一动不动的跪着,身旁的张小凡早就哭的脱力,心力交瘁之下昏倒在地。
  像过了一个世纪,林惊羽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曾经温馨幸福的家。桌上还摆着三碗粥和几道农家小菜,筷子摆在一旁,显然是在等他回家一起吃。
  他轻轻的坐下,怕惊扰了什么一样,对着空荡荡的两个位置说了一声“爹,娘,我吃饭啦”,而后拿起筷子,先是小心翼翼的喝着已经凉透了的粥。又不知怎的,越吃越快,越吃越快,大口大口的吞咽,把嘴塞的鼓鼓的,豆粒大的的眼泪滴在碗里,他却毫无所觉的继续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