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HP之海人鲛 作者:邡兮(下)

字体:[ ]

 
☆、第十七章:Animagus
 
  第十七章:Animagus 阿尼玛格斯
  [“小、小天狼星…卢、卢平,我的朋友们—— 我的老朋友们——”
  “你不相信他,是不是?那时他想杀我,卢平…他杀了莉莉和詹姆,现在他又要杀我..你务必要帮我啊,卢平…”
  “把事情弄清楚?我知道他在追我!我知道他回来找我!我等待这件事已经十二年了!”
  “…无辜,但是吓坏了!如果伏地魔的支持者在追我,那是因为我把他们最能干的一个人弄到阿兹卡班去了—— 那个女干细,小天狼星布莱克!”
  “我?女干细?你必定是疯了…不明白你怎么竟会说这样的…”
  “明白了,卢平?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哈利的一根毛发!我为什么要伤害他呢?”
  “你们不会…罗恩…我不一直是你的好朋友,好宠物吗?你不会让他们杀了我…你在我一边…是不是?仁慈的孩子…仁慈的主人…你不会让他们干的…我是你的耗子…我是一个好宠物…”
  “…好姑娘…聪明的姑娘…你不会让他们…帮帮我…”
  “哈利…哈利…你长得真像你爸…詹姆不会让我被杀的…詹姆会理解的…他会对我发慈悲的…”
  “我当时是害怕了,小天狼星,我一直没有你、卢平,还有詹姆那样勇敢。我从来不是故意那样干的…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强迫我!拒绝他,他会杀了我的!”
  “哈利!谢谢你…这是对我开恩了…谢谢你…”]
  小天狼星脚步沉重的走出了充当临时审判厅的病房,门口守卫的傲罗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拦。
  现在,亲眼看到那“曾经的英雄”被抓获,听了那一番深情并茂的“演讲”,只要长眼睛有耳朵的人都知道,当年十三条人命凶案的真凶另有其人,小天狼星·布莱克,已经等于无罪释放。
  因为不想再听那叛徒的女干诈狡辩,黑发男人颓唐的靠着墙根坐下。垂思半晌,他从裤兜里摸出两瓶魔药,这是他的“小主人”,在他准备去抓斑斑的时候偷偷塞给他的吐真剂和阿尼玛格斯强制显形魔药,斯内普出品。
  如果,当初没有在“小主人”家里歇脚,他不会提前见到哈利,也不会知道哈利的真实想法。恐怕他会延着之前的想法,一路跟到霍格沃茨埋伏到小矮星彼得后,他十有八九会选择当场杀了那个混蛋――
  然而哈利需要他,他当年错了一次,这一次再也不能罔顾哈利的意愿,于是在海格的房子里抓到那只耗子斑斑时,他决定将小矮星彼得绳之以法,交给魔法部,还自己一个公道,然后给哈利一个真正的家……哈利和夏尼一定会相处的愉快的!
  小天狼星·布莱克,十数年来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坐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合,他微低着头,数着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巫师袍子下摆,也觉得愉快的不得了。
  他眨了眨有些模糊的双眼,想要在自己的衣服上蹭一蹭,吸掉那些水汽,刚把头低下,就感觉有人坐到了他身边。
  “嗨――”哈利有些踌躇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我们,我是说,还没有正式的见过――虽然,过去这么久的时间,我们已经相处很愉快了。但是……我是哈利,哈利·波特,你好,我的教父。”
  小天狼星连忙用袖子揉了揉脸,受宠若惊的抬起头来,热切的注视着眼前除了碧绿眼眸几乎是詹姆缩小版的孩子,他的教子,“哈、哈利……我是小天狼星·布莱克,你可以叫我小天狼星,我是,是你父亲钦点的教父!”
  “那哈利的妈妈选择的教父人选是谁?”崔顿从哈利身边冒出头来,好奇的看着眼看就要老泪纵横的英俊却沧桑的大叔。
  “你好……崔顿……”小天狼星乍一看到自己的“小主人”心里还有些别扭,但是平时需要仰望的小个子现在只需要低头就能看见,偶尔伤感但是内心永远乐观至上的小天狼星立刻得意了起来,“以前没发现,原来你个子这么高啊~”
  崔顿:“……”
  小海人鲛气鼓鼓的转身背对着变成人了也没有靠谱一点的小天狼星,连带着对狗教父无辜的教子先生他也没有给好脸色,任由他在背后抱着自己哄劝。
  “小家伙,你不是想知道哈利原先的教父备选是谁吗?”小天狼星倒是没有像自家教子那样关心则乱,要知道这“小主人”时常标榜自己是个大人了,虽然有时候的确很小孩子气,但是偶尔生气也一会就会消气了。
  “谁?”崔顿果然忘了刚才小天狼星调侃他的那一茬,双手扒着半抱着他的哈利的手臂转过身来。
  小天狼星正面看清楚两个少年的姿势眉头跳了跳,最终看着哈利脸上清晰可见的情意默默的住了嘴。哈利可是詹姆的儿子,詹姆当年追莉莉追了足足七年,都快毕业了莉莉才答应詹姆去霍格莫德约会――虽然他们一毕业就结婚了。难得哈利的情路没有詹姆的坎坷(大脚板,你误会了),他还是不要再做绊脚石了!
  “是你们很熟的一个人。”小天狼星嘴角勾起一道不羁的笑容,晃了晃手里的两瓶魔药,话里未尽之意不言而喻。
  “噢――”崔顿惊讶极了,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看魔药又看看哈利,幸好……幸好西弗勒斯不是哈利的教父,那他岂不是跟自己的兄弟拉拉扯扯牵连不清了?
  哈利也吓得不轻,但是乍一回过神,感叹了一句:“要是教授能做我的教父也不错。”起码追求崔顿的道路上不会有那么一座大山压在那不动。
  惨遭自家教子抛弃·新鲜出炉不到三分钟的狗教父:“……QAQ!!!”
  刚好出来寻自家蛇蛋蛋的斯内普:“……哼。”
  虽然没听见是说什么事,但是直觉不是好事――还有这家伙,怎么抱着我家蛇蛋蛋不放手?
  哈利讨好的冲着教授笑了两下,揉着怀里的小美人鱼抱了又抱才不舍的松开了手,目送他被斯内普教授牵走。
  一旁不忍直视的小天狼星转头默默垂泪,詹姆,看到哈利这一副眼熟的痴汉样他真真是你的种啊!
  教父子两之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之前崔顿在还好,充当了他们的缓和剂,而现在崔顿一离开,他们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哈利,”半晌,小天狼星按耐不住,声音干涩的打破了沉默,“等我能够洗刷冤屈,证明清白,你愿不愿意,离开你的姨妈家,跟我住在一起?”
  “――你在开玩笑吗?”哈利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的教父的神情,发现他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神色坚定,这才终于相信小天狼星的话语是真的,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太好了!我做梦都想离开德思礼家!”
  小天狼星高兴的咧开嘴,“我们到时候一起住在格里莫广场12号,等到夏尼成年之后,我们可以再找别的房子住下……你可以随时请崔顿来家里玩,我相信夏尼肯定也特别高兴!”
  当然,说是这样说,夏尼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这个族兄会承担起他的监护人这一角色,直到他年满十七岁。
  临时审判厅内。
  “简直,简直不敢置信――获得梅林爵士团一级勋章的‘英雄’,竟然,竟然……”福吉脸色铁青,怒瞪着坐在一张被镣铐铁链缠绕的椅子上面色惨白的小矮星彼得,胸膛快速的起伏着。
  “康奈利,抓获了当年惨案的真凶,让无辜入狱的人获得清白,摄魂怪也可以退守阿兹卡班,这样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你为何看起来如此不高兴呢?”邓不利多神情严厉的盯着抖如筛下的彼得·佩迪鲁,其实他对康奈利·福吉会有此番表现真是再了解不过,哪怕这人已经当了三年魔法部长,但是眼界还是那么小的让人窒息。
  “抓错了凶手,让无辜的人冤坐十二年的狱牢,这是魔法部的重要失职,我怎么能高兴的起来?”福吉烦躁的耙了耙自己的头发。
  “哦,不不不,亲爱的康奈利,你似乎遗漏了一件事实――”邓不利多摇了摇头,无奈的低声说道,“小天狼星·布莱克入狱是十二年前的事情,虽然在您的任职期间逃狱,但是他抓到了真凶归案,这是您的政绩啊……您不是应该,积极帮助小天狼星·布莱克获得清白,借此打击您的政敌,导致冤假错案的上一任魔法部长一派的人选吗?”
  福吉的脸色立刻晴转多云,眉飞色舞起来,如果不是这里条件简陋,他肯定会举起酒杯向邓不利多致敬,“您说的太对了,邓不利多教授!”
  “我只是实话实说,”邓不利多说,“做错事的人必须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摄魂怪撤离霍格沃茨的那一天,春天似乎终于到来,遍地都是星星点点的五颜六色的小小花朵,禁林里的常青树也好像换了一身鲜亮的外衣。
  然而这些跟崔顿并没有什么关系。
  白天早些时候,他听说赫敏在特里劳妮教授的占卜课堂上当众退课,只犹豫了一会功夫,他就决定来北塔楼特里劳妮教授的办公室来看看她。
  “欢迎你,我亲爱的孩子。”西比尔·特里劳妮的办公室寻常人是找不到的,所以依然是那副披挂着无数小珠子项链和披肩打扮的特里劳妮站在教室门口等着他。
  “哦,教授,您是知道我会来吗?”崔顿惊奇的问道。他爬上梯子,跟在特里劳妮背后,一直走到高高的茶杯架背后,有一道被隐藏起来的活梯,再上去,就是占卜学教授的办公室兼宿舍。
  “你能来我很高兴。”特里劳妮避重就轻的说道,她领着崔顿坐在了阳台上的一张精致小巧的藤椅上,同样藤制的小茶几上放了好几碟饼干酥糖,茶壶里装的是奶茶。“尝尝?”
  “是您自己做的吗?我在霍格沃茨没见过这些……”崔顿话没说完,馋虫就勾住了他的肠子让他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了一块手工饼干,唔,混合莓果味的。“好吃极了!”
  特里劳妮嘴角勾着一抹笑,目光悠远温暖的看着生机勃勃的城堡。
  “看起来少了个学生对您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崔顿嘎吱嘎吱的咬着饼干,时不时喝一口香浓的奶茶,完全忘记自己刚吃过午饭不久。
  “格兰杰小姐一直对占卜学抱有偏见。”特里劳妮整理了一下她的披肩,“她似乎认为需要天赋的课程就是侮辱她的智商,这样来看她决定退课也是不错的选择。”
  崔顿闷闷的笑了一下,发现赫敏·格兰杰小姐的确是用她的智商来碾压所有课程。“但是天赋,到底是什么呢?我觉得我并没有天赋,可是您经常给我很高的分数。”
  “你很有天赋,还有布莱克先生,他也很有天赋。”特里劳妮说,“天赋,就是相信命运。”
  “认命?”崔顿问道,“我好像,不习惯对命运低头……?”
  “不是对命运的百依百顺就叫做相信命运。”特里劳妮说,“假使你明知道某件事的发生,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你会不会去阻止它的发生,或者改变它的轨迹?”
  “当然啦!”崔顿不假思索的说道,“既然让我知道了,我怎么能装作不知道呢?”
  “格兰杰小姐的话……”特里劳妮笑了笑,“她从一开始就不会相信有这么一件带来灾难的事情会发生,她认为这些是谣言,是危言耸听。”
  “……”崔顿掸了掸手指上的饼干渣,轻轻的吹了吹,才用手帕擦干净,“她可能一直顺风顺水惯了,而且她从小身处的环境里都充满着科学,认为世界上没有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物。在我看来,其实她已经身处命运之中,在她接到霍格沃茨通知书,并且决定来学习魔法的那一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