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伍谷情话 作者:用红色偏爱葱

字体:[ ]

 
文案:
伍嘉成哭得很动容,很安静,很放肆,也很美。
谷嘉诚这就么一直一直看着他,看着他无声又尽情地流泪。
谷嘉诚也才忽然明白,在这段感情里,伍嘉成的心里其实积攒了太多的不安和压抑。只是他从来没有说,甚至没让他感觉到。
可这时流露出真性情的伍嘉成是多么可爱啊,谷嘉诚想这就是命定的那个人吧,所以才会让自己一次次情不自禁,陷入对他接二连三地一见钟情。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甜文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伍嘉成,谷嘉诚 ┃ 配角:谷依曼,郭子凡、赵磊等 ┃ 其它:X玖同人
 
 
 
  ☆、第一章  狭路相逢
 
  
  飞机遇到了气流,突然剧烈地颠簸起来,安静的机舱里顿时变得吵杂混乱,虽然刚才空乘人员已经提醒了遭遇气流的事,但这种程度的颠簸难免让人心生害怕,毕竟在几千米的高空上,什么事都说不准。
  好在头等舱的几位客人还算有风度,至少没人说话。谷嘉诚睁开眼,揉了揉眉心,这时机身似乎平稳了一些,广播里传来温和的男声:“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伍嘉成,刚才飞机遭遇到强烈气流,很抱歉给各位带来不便,目前机身已经安全穿过气流,请大家放心。我们将为您提供餐食,茶水,咖啡和饮料,欢迎您选用。需要用餐的旅客,请您将小桌板放下,谢谢。Ladies and Gentlemen:……”
  机长的声音很好听,并且能让人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一定是带着笑的,很快将机舱里的那股躁动安抚下来。谷嘉诚却又闭眼揉了揉眉心,银河航空近来的发展确实太快了点,机长竟然这么年轻化了,听声音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公司的人事方面看来还需要更多关注。
  航程即将结束,广播里又传来年轻机长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本架飞机预定在15分钟后到达美诺机场,现在地面温度是12摄氏度,欢迎您乘坐银河航空公司航班,期待与您再次相聚,祝您旅途愉快!Ladies and Gentlemen:……”
  谷嘉诚关上电脑收起了桌板,正无所事事,很不幸的,敏锐的听力让他捕捉到了前面三个聚在走道口空乘人员的闲聊。
  A:“伍机长太帅了!今天要不是他,乘客肯定要闹上一阵的。”
  B:“代理机长啦,离机长还远呢!”
  A:“其实也一样啊,代理机长也已经很厉害了,我听刘姐说他是银河最年轻最帅的机长啦!”
  C:“最帅也不至于吧!不过他人很nice倒是真的,跟他搭班的没有不喜欢他的。”
  A:“哦伍机长还没有女朋友对不对?你们说我今晚就约他怎么样?哎呀好紧张。”
  C:“哈!我就知道你肖想他很久了!”
  A:“嘿嘿,我也知道,你上次约他被拒绝啦!”
  C:“哎你!切~~你怎么知道他会答应你?”
  B:“好了你们两个都省省吧,Anne也别去约人家了,自讨没趣。”
  A C:“为什么?”“Why?”
  B:“你们不知道吧,董事长的千金也喜欢伍机长,正追着呢!不许出去乱说啊!”
  后面的交谈声压得很低,谷嘉诚又揉了揉眉心,飞机终于徐徐降落了。
  悬梯下面除了摆渡车,还停了一辆劳斯莱斯,豪车倒没什么稀罕,但能把豪车开到机场里面就挺稀罕了。乘客们都很好奇,不知道同机的竟然有位大人物。
  管家站在车身边,看到他笑着说了声:“少爷好。”谷嘉诚点点头上了车,听到那几个空乘人员在后面尖叫“太子爷”。没错,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大人物,只不过他是银河的少东家,接他的车不过是开进了自家投资的机场。
  谷嘉诚没有想到,自己回国要处理的第一件事竟是妹妹的感情纠葛。吃完饭父亲将他叫进书房,张嘴就指派了这个任务。
  谷嘉诚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们还要干涉小曼的恋爱?”
  谷厉扬摇头说:“小曼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谱过?这次她竟然去追银河的员工!”
  谷嘉诚说:“银河的员工不是挺好的嘛,有正经的职业,比她以前交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好多了。”
  谷厉扬说:“我就是怕她当真,你知道,小曼的婚事我们已经有了安排,她交朋友不要紧,别回头当了真再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
  谷嘉诚问:“他们到什么程度了?” 谷厉扬觉得儿子这话说得有点过于直接,假意咳了咳,说:“据我所知,男方还没有同意吧。”
  “哦?”谷嘉诚听到这里才有了点兴趣,“他不知道小曼的身份?”也不对,那几个空乘都知道了……
  “知道,可能想拿拿架子吧,现在这些年轻人啊,越来越有心计了。”
  “也许他真的对小曼不感兴趣。”
  “不可能,我找人查过他了。”谷厉扬将一叠资料扔到儿子面前,“这小伙子自身条件是还不错的,可是家境不行,小地方出身,父母常年在外面打工,为了供他念航空学校借了一大笔钱,也就这几年靠他的薪水才把家里欠下的债还清。他现在还供着弟弟读大学,似乎还张罗着想给父母在G城买套房,这种人我见的多了,他们有闯劲也有野心,不可能不想抓住这么个能一步登天的机会。”
  “那你要我怎么做呢?”
  “找他把话谈开了,让他明白想成为我谷家的女婿是不可能的。”
  谷嘉诚挑起眉,说:“为什么让我去?”
  谷厉扬笑着说:“银河航空不是转到你名下了吗?你是他老板嘛!”
  谷嘉诚翻着手里的资料却不说话,首页有张证件照,说什么“最帅的机长”那真是太抬举他了,也就长得还可以吧。
  谷厉扬却让儿子的沉默弄得有点不自在,他劝着说:“你知道的,小曼从小就只肯听你的话,回头要是让她知道了这事,她也不至于冲你发脾气。我跟你妈妈呀,最近身体也不是太好……”
  谷嘉诚点点头,说知道了,又说没什么事我走了。
  谷厉扬说:“今晚就在家住吧?”
  谷嘉诚说:“不了,行李都送到公寓了。”他出门的时候谷厉扬又想起什么,说:“对了,那小子是银河的飞行员,名字跟你很像,叫伍嘉成。”
  谷嘉诚头也没回,只举起手比了个“OK”。
  既然答应了家里,谷嘉诚也没想拖,于是他见到伍嘉成就在第二天下午,在他公寓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伍嘉成是先到的。因为是工作日,咖啡馆客人不是很多,谷嘉诚一眼就认出了他。
  伍嘉成今天休班,他穿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外头是件短款的白色夹克,低着头正在看手机。谷嘉诚走到他面前,叫了声:“伍先生。”
  伍嘉成立即抬起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连忙站起来说:“是谷先生吧?您好,我是伍嘉成。”谷嘉诚不知道助理是怎么跟他联系的,他竟然叫自己谷先生,不过无所谓。
  谷嘉诚叫来服务生,先看了眼伍嘉成,伍嘉成说摩卡,谷嘉诚自己要了美式。服务生热情推荐店里的新品点心,谷嘉诚没有兴趣,看对面伍嘉成认真在听,他挥手说:“每样来一份。”服务生高高兴兴下单去了。
  谷嘉诚又看了一眼伍嘉成,决定收回昨晚对他的评价,伍嘉成原来挺不上相的,真人确实长得不错,难得的是身上有满满的少年气,而不是他以为的市侩,难怪一向眼高于顶的依曼肯放下身段去追。
  就是……有点黑。
  很快咖啡就端上来了,谷嘉诚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的任务,“伍先生,想必你也猜到了今天我的来意。”
  伍嘉成喝了口咖啡,点点头,说:“知道,您是来替谷小姐作说客的吧?”
  谷嘉诚浓黑挺拔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勾唇笑着说:“那么伍先生恐怕要失望了,恰恰相反,我是希望你能保证,永远不与依曼来往。”
  伍嘉成似乎有点诧异,他看了看谷嘉诚,却突然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露出了四颗小虎牙,显得特别动人特别甜,他说:“这么巧,谷先生的想法跟我的一样。”
  “哦?”谷嘉诚再次挑眉,觉得这个伍嘉成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没有城府。
  “是啊,其实我一直都有跟谷小姐说,我跟她不合适,但是,她,”伍嘉成歪了下脑袋,似乎在斟酌措辞,“她挺固执的,既然你们家里人也不同意,就帮忙好好劝劝她,我跟她真的不合适。”
  “哦?哪里不合适呢?”
  伍嘉成听出了对方语气里的讽意,他低头笑了一下,说:“您可能觉得我虚伪或是不识抬举,但我对谷小姐确实没有想法,您今天来找我想必也知道我的情况,我现在没有多余的钱去交一位富贵的女朋友。”
  “依曼的钱足够她挥霍了。”
  “可能是我这人比较传统吧,我觉得男人还是要有男人的担当,门当户对真的很重要,而且……谷小姐确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说到最后声音有点小,大概觉得这么说人家妹妹不合适。
  谷嘉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你喜欢什么类型?”
  伍嘉成抿了下唇角,说:“呃,起码,温柔点吧。”
  谷嘉诚点点头,不管对方表现出了几分诚意,有这个意思也就够了,他拿出一张支票推到他面前,淡淡说:“合作愉快。”
  伍嘉成看了一眼支票,抬起头,脸色有点冷,“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你表现出了诚意,我当然也要有所表示。”
  伍嘉成冷着脸把支票推回去,“谷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想您没必要这样侮辱我。”
  谷嘉诚最讨厌这种女人式的推嚷,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伍先生是聪明人,那我们就坦白说吧,口头上的承诺是最没意义的,你今天可以说对依曼不感兴趣,明天可能就会反悔,所以,实际点的利益交换才能让大家都安心。”
  伍嘉成简直黑线,他说:“你这个逻辑真是……”本想说狗屁不通,话到嘴边又改成了“毫无逻辑。”
  谷嘉诚说:“我的逻辑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不吃亏,不是很好吗?”
  伍嘉成说:“我收了你的钱是不是还得签个保证书?”
  谷嘉诚说:“不需要。”
  伍嘉成说:“那我今天收了钱,明天也照样可以反悔。”
  谷嘉诚笑了笑,他笑的时候总是轻轻勾一下唇角,让人看起来特别不真诚,他悠悠说:“这么说吧伍先生,我们谷家做事一向讲究先礼后兵,如果你不识好歹,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明天就在这个城市消失。”他的手指一下下点着桌面,挑衅的意味是极重的,伍嘉成却突然也笑了一下,说:“谷先生既然想要安心,那我不妨告诉你,其实我……喜欢男人。”
  谷嘉诚嘴里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抬眼去看伍嘉成,看见了对方眼底的狡黠笑意,那笑意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更加灵动起来,谷嘉诚突然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
  伍嘉成站起来说:“我可以走了吗?谷先生。”
  谷嘉诚点了点头,却见伍嘉成掏出钱包抽出张五十的钞票放在桌上,说:“点心我没吃,这是咖啡钱不用找了再见。”然后不等谷嘉诚发作就跑了。
  谷嘉诚看着桌上的支票、花花绿绿的点心还有张五十块钱,不禁狠狠皱起了眉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