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综]阴阳师茨木童子+番外 作者:陆陆子

字体:[ ]

 
    文案
    今日的阴阳师也是一挑五!
    式神们纷纷跪求茨木爸爸让自己出个手〒▽〒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看文指南:第九十章全文完结,番外待定
    
    内容标签: 综漫 灵异神怪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茨木童子 ┃ 配角:酒吞童子 ┃ 其它:大天狗、妖狐
 
【金牌编辑评价】身为最强式神之一的茨木童子阴错阳差成了平安世界的阴阳师,并且拥有了阴阳师系统。由于脸黑抽不出酒吞童子,真正的酒吞童子要在集齐五十个碎片后才能被召唤,于是茨木童子便带着自己召唤出的式神,穿梭于各个世界中。然而被找回的酒吞童子只想将挚友身份转换成爱人……作者选取收集碎片为切入点进行综合,细细描述茨木童子如何在不同的场景中率领式神打Boss,而酒吞童子又是怎样想方设法让茨木童子明白他的心意,从攻受双方视角对各人物进行合理的挖掘与发挥,文章情节走向经常出人意料,令人叫绝。
    ==================
    
    第1章 新来的阴阳师
    
    茨木童子对异世界开始的印象,便是一道蓝光闪过,和撕心裂肺又麻木的哀求声,忽然转成惊喜万分的尖叫,他睁开眼睛时已身处某个狭小空间内,无法动弹。那空间乃长长方方一个格子般,只余他站立,茨木童子怎能忍受此般囹圄,但任凭他如何挣扎,只能勉强将左手抬起,连招式也施展不出来。
    他如此折腾了许久,除了制造出满耳朵的噪音,连一个小洞眼也没有出现,这时他左边的墙壁忽然传来了咚咚两声,紧跟着又是两声,然后是有人在隔壁说话,带着强力掩饰也这挡不住的阴柔之气:“大兄弟,小生快要聋了,行个方便。”
    茨木童子心想妈的谁是你大兄弟,老子是要君临鬼族的王者,天底下就酒吞配叫自己大兄弟,但他不屑与隔壁娘炮争论这个问题,只冷冷哼了一声,不再殴打墙壁。而等他安静了约莫五六分钟,隔壁那娘炮又说话了:“大兄弟,你是什么级别的式神?小生是sr级别的,分分钟秒天秒地不是问题。”
    茨木童子并不理解他口中sr与式神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未来鬼族之王怎能有不清楚之事,全天下只有酒吞的心他捉摸不了,便强装作自己如同懂了秒天秒地这个词意思般,冷冷地哼了声:“秒天秒地?谁敢在我——”
    他才说了一半,那格子上方忽然被打开了,亮光瞬间透了进来,茨木童子抬起左手遮了眼,还未有什么行动,只见一个个巨大的红色白色黑色,还长了浓眉大眼的蛋从他头上掉落了下来,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金币洒落声音,砸的他头晕眼花,躲闪不得,那稀奇古怪的蛋和金币却在砸到他的瞬间消失了。很快格子又重新合了回去,茨木童子勉强清了清神智,却感受到体内妖力满溢,空荡荡的右臂袖子内地狱之手蠢蠢欲动,仿佛要在这狭小空间内炸裂开来,浑身斗志高扬,口中不由默念着酒吞的名字:我的挚友酒吞童子!你如今是在何处!是在征服鬼族的路上,亦或是威风凛凛受他人膜拜!真想与你现在便打一架——
    隔壁的娘炮又开口了,打断了他满怀战意的思念,带着些酸溜溜的味道:“主人给你砸达摩了呀,小生只能坐在观众席吸点微末经验,想必你一定是跟小生一样厉害的式神吧。”
    听不懂的词又多了一个,可惜茨木童子全然不在意,只是盘算着寄存多少妖力,才能召唤地狱之手一口气打破这屏障,难熬之时便在心中想着酒吞,瞬间又精神百倍,他的挚友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他要与酒吞一起站在妖族巅峰!连这小小格子也熬不过去,怎还配与酒吞并肩!
    那名唤达摩的蛋每日竟是有规律地掉落,之后又多了些更为古怪的东西,先是纯金鲤鱼与锣鼓,之后落下人形碎片,或是蓝发蓝眼通体黑色,或是红黑恶鬼,落在他身上,与盔甲融合为一体。茨木童子只觉体内妖力日益增长,那原本的人类皮肤也随之变成了鬼之深紫,心中疑惑万分,隔壁那娘炮小生却是天天被放出去,回来还要骚扰他一番,口中所说越发让他难以理解了,什么蛇本越来越难打了,什么隔壁莹草真是可恶的很,瞧不起他,说他只会突突,连突突突都做不到,一日回来如同吃错了鬼界的情人草,口吻恶心的可怕,说什么自己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感觉她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爱人,真想要与她住在一个格子里,带她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
    娘炮小生语气微妙上扬,茨木童子发誓自己是真心想要一爪捅破墙壁,最好压死那个死娘炮,让他安静闭嘴,不要妨碍自己缅怀与酒吞在鬼界时候打遍天下的日子。他隐约听到隔壁的隔壁抱怨了几句,大意为好好的式神你不做,为何要做个死变态,那娘炮小生顿了顿,忽然委委屈屈地说道:“可是小生的愿望就是想要做一个变态啊,超级·变态·强~”
    茨木童子终于领会到什么叫做妈了隔壁,强者如他只能心疼自己,安慰自己并不是所有鬼都如同酒吞一般,也并不是所有变态都如他这样英俊帅气,身手强悍——曾经有个鬼形容他为变态,多年在山林里修炼的茨木童子如何理解这词,便大发慈悲允许那鬼解释,鬼战战兢兢说道:这是说您对酒吞童子大人的执念火热,追求激烈,常鬼难以企及,只有这词方可形容。茨木童子思忖一番,觉得他说的颇有道理,而后一团黑烟送他上了天。次日,他去寻酒吞,便是用上了这词,酒吞先是愕然了一瞬,随后哈哈大笑。这是酒吞对他为数不多的放肆大笑,茨木童子虽是后来理解了这词意,但也因为这笑容勉勉强强原谅了这个词语。
    他在这小格子里着实太无聊了,无聊到顺着一件事的脉络,开始细细回想之后与酒吞间又发生了什么,找他喝酒,被拒,再找他喝酒,酒吞说喝酒不如打架,他觉得颇有道理,大喊着酒吞吾友来干一架,酒吞掉头就走,那只酒葫芦还在地上,砸吧着一口白牙,安慰他变态不是你的错,酒吞回头一把拎起葫芦甩到了背上,走的头也不回——多么潇洒的背影!多么帅气的吾友!
    等到他在这破格子里足足关了七天,隔壁的娘炮小生已经自称为狗粮大队长,又名勤奋干活的小生,每天的话题不过三种:小生只不过看对方那位姑娘漂亮,少突突了几下,就被大人嫌弃了;那只莹草着实太可恶,抢了小生的御魂,抢了小生的鬼火,还要问小生听说你很厉害,要不要跟我比摔跤啊;以及队里姑娘真好看啊,仿佛今日多看了一眼小生,小生回头看,才发现是她哥哥……娘炮小生还未说完,又听到隔壁撕心裂肺的撞击声,正要说什么,那声音忽然消失了。
    他试着喊了几声大兄弟,却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式神不耐烦地回答他老子才不是你的大兄弟,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便是茨木童子在这个破格子里居住的所有记忆了,他听得那娘炮小生唠唠叨叨,忽然声音越来越轻,逐渐离他远去,他身周的橙色墙壁也是消失了,一团白光笼罩了他,茨木童子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紫色皮肤在白光中剥离,他使出了全身的气力,朝着前方不知何处施展出了地狱之手,那紫黑色的鬼手凭空炸裂,将他眼前卷袭成一团更为糟糕与混乱的颜色,忽然一切颜色都消失了。
    他站在了某道门外,双手依旧是完美的鬼族紫色,白发垂在了他肩上,门外透出亮光,他伸手推开了门——
    “让我们欢迎春之樱区第2308位阴阳师同学!同学请进——”
    茨木童子发现他站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四周明亮,里面坐满了人,或是带着奇怪的高帽子,或是头发上别了个奇怪的金鱼,他们带着差不多的笑容,并且齐齐僵硬住了,数百只眼睛一起望着他。
    “卧槽槽槽!新来的阴阳师是茨木童子?!!”
    “——茨木爸爸!!是我是我召唤的!”
    “你他妈给我滚蛋!灰符召唤个屁!”
    现在眼前的人打成了一团。
    
    第2章 来自非洲的SSR
    
    茨木童子站在了前排中央的台子上,底下一片目光炯炯,茨木只觉得有些奇异,他倒是许久未有见到人类用着如此渴望与憧憬的神情看着他,心想莫非是他力量大增,连平日里与他刀剑相向仇恨万分的人类都因此膜拜在他脚底下,而台旁那个头上也戴了金鱼的女人紧张万分地对他说道:“茨木爸——同学,您介不介意我们为您举行个欢迎仪式?”
    他理所当然地应允下来,这三千世界,弱小者数不胜数,为保全姓命,匍匐在强者的脚下祈求护佑,再寻常不过,那个女人惊喜不已,手中掏出了一张蓝色纸片,口中高喊:“茨木爸爸!”而底下一片人类也齐齐掏出了一张蓝纸,面朝着他,神情庄重,齐声高呼,回音阵阵:“茨木爸爸!”
    茨木童子还正疑惑他究竟与人间隔绝了多久,怎么所有事情都看起来如此陌生,为何他们不喊他茨木大人,爸爸又是什么意思,忽见那些蓝纸皆是化作一团蓝色鬼火,火焰直蹿屋顶,随后从那火焰里不断跳出了东西来,他辨认出了几个,却都是那些妖族底层的鬼怪,什么鸦天狗、管狐之类,皆是他平时连正眼也不愿看的弱小鬼怪,而那些人类也沮丧的很,几个还相互抱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连……连sr都没有……”
    “果然这里是非洲人大草原……”
    “我上辈子一定是鲤鱼王qaq!又是鲤鱼精(╯‵□′)╯︵┻━┻!第三个满技能了!”
    这哭声凄惨得很,茨木不由想起了他到这个世界时,便是一般的撕心裂肺又麻木的声音,而他身旁那个女人面前掉落了一只狸猫,她满脸麻木僵硬,右手在空气中一抓,一个上面格子层层堆起的方架子出现,格子上连续三排满满都是狸猫,这只新的扛着酒壶的狸猫也被扔进了格子中,随着架子一同消失。茨木看着这格子甚是眼熟,又与那只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狸猫对视了几秒,勉强回想起妖怪中确实有个狸猫在,心中有些茫然,似乎又抓住了什么线索,却被那个女人满含泪水的话语打断了。
    “茨木同学……我们这个班又名非洲酋长班,至今未见到一只ssr,您是我们的欧洲之神!请保佑我们这个非洲班!散非气,早日入欧!”
    那群人类齐齐站起,又齐齐冲他跪了下去。
    “本班第一只活的ssr……茨木爸爸我一定会将您当亲爹供起来的!”
    “肯定是我们身上非气太重,连茨木也拯救不了我们——拜ssr洗非洗非洗非洗非!”
    茨木不知为何觉得那些人类头上都飘着一股浓郁的黑色,笼罩着他们久散不去,但看他们方才的举止,与他昔日混入人间时,所见那被称为阴阳师的特殊人类一般,可召唤出妖族为他们所驱使,开口问道:“你们可是阴阳师?”
    底下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旁边女人小心翼翼回答道:“可是……可是茨木同学,您也是阴阳师啊……”
    茨木童子表示我他妈怎么了,莫非是聋了,那个女人又重复了一遍,见他脸色糟糕的很,也呐呐不敢开口,茨木看着一屋子人类,只觉得荒唐可笑得很,他转身走向了房门,空荡荡的右手袖子内释放出了地狱之手,将那道门捏了个粉身碎骨,等到碎片炸裂,他却看到了眼前那个熟悉的妖怪。
    和那只熟悉的,砸吧着一口白牙的葫芦。
    他的好友站在了一个人类的身后,望向他的眼神冷淡,如视无物,那人类带着可笑的高帽,口中正说着:“非洲人交易不出sr就炸门了?”忽然戛然而止,看着他,目瞪口呆:“s……sr?!茨木童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