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家教]纲,不要背叛 作者:闲云野鹤之

字体:[ ]

 
文案 
 
『指环铭记我们的光阴』:
 
我的名字是泽田纲吉。
死亡之后并不是永恒的消亡。
而是……另一种开始。
 
睁开眼,是一切的起点。
这一次,是否有所不同。
他以王者之名,重掌彭格列,带领其再一次走向辉煌。
 
本文有名:《扭曲化的温柔27》,《鬼畜彭格列》,《天空之下》,《纲吉的反派之路》等等等……
 
内容标签:家教 灵魂转换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沢田纲吉 ┃ 配角:家教众 ┃ 其它:
 
 
  ☆、楔子
 
  泽田纲吉。
  被命运所选中的人,他想守护现在的一切。
  这一点从未改变。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小妖用其他的马甲发过,结果号码被浦江河蟹了,所以小妖换了一个马甲来发。
 
  ☆、回到最初(一)
 
  这天的阳光很温柔,就像那个人的微笑一般,永远都不可能改变,不,或许已经变了,只是他,……他们都没有发现罢了.
  ——————————**—————————————
  纲无聊的想到,或许他的人生真是一个悲剧,虽然小时候的事大多数都记不清了但是他的童年真的很悲惨,或者说完全是一个悲剧。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那还不是最悲惨的,那个穿着西装的小婴儿,也就是还没有解除诅咒的里包恩的到来使他本来悲催的生活完全升级为悲剧.
  他的人生完全是一个悲剧上摆满了餐具吧喂!他在心里无力的吐槽。
  “咳咳”
  再次咳出一口血,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以他现在的状况应该无法逃出去,不对,是一定逃不出去了,或者可以打电话求救,为了以防万一,他的身上藏着三个微型的联络器,可问题是……他完全不想求救啊。  
  嘴角勾起,他温柔的微笑,或许这样死掉也不错,把彭格列交给那群人他很放心,有里包恩在彭格列应该会很顺利的交到那个孩子的手里吧
  “不过……”为什么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影出现在泽田纲吉的视线中。
  纯白的西装被血染红,刺目的血迹显得触目惊心,他棕色的眼眸温和的看着走来的白发青年。
  眼角的倒皇冠显得叛逆张扬,蓝紫色的眸子中阴森诡异,还有着不加掩饰的愤怒。
  看到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棕发男子,来人戏谑的勾起嘴角,恶劣的踩在他受伤的小腹上。
  冷汗不要命的留着,剧烈的痛苦使得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住踩在小腹上的那只脚,不过怕伤到来人,他没有用上死气之炎
  该死的彭格列超质感。泽田纲吉在心里苦笑 。
  虽然知道他被袭击是这个人干的,不过没有证据之前,他还是下不了手,不是什么见鬼的友谊,而是如果惹火了这个男人,以那个孩子的手段肯定玩不过眼前的这个人。。  白兰愉悦的看着棕发男子脸上痛苦的神色:“亲爱的纲君,好久不见呦~~~”
  抽了抽嘴,他看着笑的一脸妖孽的白兰,深深的无力了,谁想要见到你啊,不过说出来的结果肯定会很惨,现在武力基本发挥不出来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惹这家伙比较好
  蹲下身,伸手掐住棕发男子的下额,白兰凑过去,深深的吻了下去,不,或者说是吻有点不恰当,白兰直接是撕咬了
  鲜血从嘴角留下,咳出一口血,纲推开白兰,冷冷的道:“白兰,你又在发什么疯?”
  白兰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脸色冰冷的棕发男子,直接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喜欢纲君哦,一直一直很喜欢很喜欢哦~~,只是纲君为什么无视我的心意,为什么一边对我温柔一边拒绝我
  轻柔的声音像是情人之间的低语,白兰的神色危险阴沉,仿佛只要纲的回答让他不满意就会直接掐断他的脖子一般。。
  这是什么八点党的言情剧本,喂喂,你拿错剧本了吧,习惯姓的在心里吐槽,纲神色复杂的看着白兰“……我、、我们是朋友,白兰。”
  白兰怔住,看着眼神有些复杂的男子,笑眯眯的松开了手。。  
  能呼吸的纲剧烈的咳了起来,泽田纲吉有些不明白白兰这货今天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他抬起头,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陷入黑暗之前,最后他听到的是白兰虽然是笑着,却带着愤怒到极致的冰冷嘲讽语气说出的一句话:  “你只是在逃避呦~~,亲爱的纲君”。  
  最后他的感想就是:果然蛇精病的思想你别猜,猜了也是白猜。。  
  想到这,他温和的笑了笑,眼神逐渐黯淡了下来。。   
  把早已没有气息的棕发男子放到床上,白兰神经质的笑的像一个孩子:“呐,这样的话纲君就不会离开我了吧。”
  抚摸着棕发男子的脸庞,他喃喃道:  “可是,为什么心好痛。”  
  褪去棕发男子的外衣,白兰抚摸着他的身体,虽然没有生机,但是还是很温暖呢,纲君。
  这一夜,他侵犯着梦寐以求之人的身体,虽然他的灵魂早已不在。。 
  ———————————分割线出现了?——————————————————————  在空中囚囚有神的看着自己被……女干尸,沢田纲吉快要疯了,即使是六道骸那个变态也不敢对他做这种事啊,好吧,是他武力值过高,不排除那些人没有机会的可能
  纲吉阴森森的看着床上白哗哗(……)的两个人,深深的怨念自己现在幽灵的状态。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亲们,小妖做了一些改动。
希望大家喜欢
 
  ☆、回到最初(二)
 
  骚年,当你穿越发生在你的身上你的心情怎么样?看着现在镜中神色扭曲的棕发少年,泽田纲吉,或者说,彭格列的第十代最成功的首领现在郁闷的想要自杀,死后被女干尸他能理解,毕竟白兰这货什么都干的出来,但是为毛啊为毛,被迫变成灵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还没完,一睁开眼,就站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看着镜中的那个眼神温和的少年,纲吉森森的忧郁了。
  一定是我死的方式不对!
  定是我死的方式不对!
  是我死的方式不对!
  我死的方式不对
  死的方式不对!
  的方式不对!
  方式不对!
  式不对!
  不对!
  对!
  “白兰,不要让我遇见你,该死的,你怎么连死人也下的了手。”
  想着那个脑子跟他家云守一样奇葩的白毛狐狸,纲君有种想要直接烧了他的冲动。
  但是,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那个家伙一脸满足,安静的缩在他怀里的画面。
  愤怒的心情突然不知怎么就完全平息了下来,他沉默的看着镜中的少年,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很久没有过的一种名为‘迷茫’的情绪,即使在怎么改变,丢失了不知道多少东西,有些却是怎么样也改变不了的,比如习惯姓的温柔,比如面对守护者的感情时的狼狈和无措,即使在怎么改变,他还是那个他啊,一直期望伙伴和平静的他。
  “我真的……只是把你们当作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你们对我的感情都变了。
  心里痛苦的纠结,颓废的从洗手间出来,进房间直接把自己扔到床上,他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平时都是即使在怎么努力也依旧无穷无尽每天都送来的公务,还有被安排的满满的行程,即使偶尔又空闲也是被里包恩拉去训练,即使这是里包恩借口,他还是没有反驳,安静的微笑答应下来。
  突然安静下来,已经习惯的一切的复杂又重要,步步都要谨慎的生活离他远去,他也没有丝毫高兴的心情,反而觉得很不适应,眼神无焦点,他闭上棕色的双眸,想要挥去心中‘就像是一场梦一般’的感觉。
  说起来,他现在几岁来着。
  十多岁的少年,还是一个孩子吧,而且还是小学,话说暑假作业还没做吧,非常清楚自己小时候的废材属姓,泽田纲吉抓狂的把自己的头发弄的更乱,他起身穿上黑色的外衣,走出房间,以超快的速度来到楼下。
  看到厨房里的奈奈妈妈,他不由自主的露出温柔的微笑:
  “妈妈,我出去一趟,晚饭不用等我了。”
  伸出头,奈奈故作严肃的看着小小的棕发少年:“快点回来哦,不然妈妈可要生气了。”
  “对了,顺便帮妈妈买一瓶酱油。”
  无奈的笑了笑,温和的棕色眸子看着奈奈,纲吉烦躁的心情稍稍平复,他笑道:“嗯,知道了,妈妈。”
  看着远去的少年,奈奈捂着脸颊开心道:“阿拉,纲好像变帅了很多,是我的错觉吗?”
  “啊~~~,我的煎饼。”
  “怎么办,好像已经糊掉了。”
  出去的纲吉漫不经心的在街道上晃晃悠悠的走着,一片樱花落到头上,他伸手摘了下来,温柔浅笑,棕色的眼眸看向旁边的商店,却并不急着进去,不知道是不是壳子里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的缘故,他浑身气势变得虽然温柔却隐含凌厉,带着旁人和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压迫感。
  棕色的眸子温和却并不懦弱,浑身的气势温和安静,不像是一个孩子,这是云雀恭弥对少年的第一应该,当然他对弱小的草食动物没兴趣,他只是觉的这个家伙很奇怪而已,更何况他有更重要的事,所以他停了片刻,就转身离开,并没有把这个意外遇到的有些奇怪的草食动物看在眼里。
  似有所觉的回头,看到一个刚转入拐角小巷的带着‘风纪’的黑发少年,泽田纲吉的脸色僵了僵。
  是恭弥!
  对了,他想起来了,好像小时候的恭弥是风纪委员来着,无奈的笑了笑,他温和的眸子里难掩复杂。
  ********
  ********
  “或许,我不用那么纠结,这不是我的过去(超直感),只不过是一个相似的平行时空的过去,一切都没有发生还有无数的可能,我不是彭格列的十代目,也不是人人敬畏的黑手党教父。”
  “还有机会改变。”
  想通了这些的纲吉温和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或许他没有必要在意那些,因为一切都已经从新开始了,伙伴可以从新选择,甚至命运他也可以改变,一切的一切都可以从来。
  曾经的他无数次的在想,如果里包恩没有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他会不会又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不过这种想法每一次总是一闪而过变被他忘却,因为是里包恩出现了,所以他才会结交到他们,即使这改变了他的生活,而且里包恩是不可能不出现的,所以他能做的便是改变之后的事,改变他的同伴,即斩断羁绊,这个世界的你们不是我那个世界的你们啊,所以不会怪我吧,他用无比脆弱的理由安慰着自己。
  低着头向前走着,纲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以至于没有看到一脸惊恐的向自己冲来的少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