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九州天空城君天+番外 作者:顾厌

字体:[ ]

 
文案 
当两族联姻,羽(妖艳贱货)皇和人族太子定下婚约……不会写简介白庭君x风天逸
 
内容标签: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天逸,白庭君 ┃ 配角:羽还真,风刃 ┃ 其它:风天逸,白庭君,白风
 
 
  ☆、第一章
 
  澜州大地居住着人羽两族,一百年前,两族征战不休。战火延绵,生灵涂炭。最终,人皇羽皇签署停战协议。但他们双方都意识到,要想保持澜州大地百年和平,力量均衡是双方必须遵守的最高原则。烽烟停息,两族各自休养生息。
  一百年后,群山之中的星辰阁。
  星辰阁主召集阁中弟子,星印池双手负于身后看着下面两族子弟,队列整齐装容干净,心中满意。
  星印池这才开口道,“两族的和平迄今只有百年,我星印池作为这一代的星辰阁主,愿倾尽一生之力,延续澜州的和平安康。今年是十年一度的人羽两族联姻,会在人族和羽族中选出两位皇嗣,以星辰阁为盟,订下婚约。愿两族交好,澜州太平。下面有请人族太子白庭君。”
  白庭君闻言迈步上前,在阶上三步站定,躬身行礼。一举一动都恭谨有礼,让人挑不出半分错处。
  “羽族皇帝风天逸。”
  羽族众人面面相觑,却不见风天逸身在何处。白庭君也回头向后看去,他就知道这风天逸不会老老实实的同意联姻。星印池又连叫数声,才见风天逸不慌不忙的从门外走来,周身气势尊贵,唇角带笑。 
  “只是要维护和平,不止一种方法,又何必要联姻呢?师父的用意,我不懂。更何况——”风天逸看着白庭君挑眉邪笑,“羽族之皇与人族的太子,当真要一较高下的话,应该是在床上。”
  白庭君听见这话不禁转头看向风天逸,正对上风天逸戏谑的眼神。风天逸笑着说:“别误会,我说的是战场上。”白庭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再看这个老司机。
  星印池闻言来了兴致,他倒想看看风天逸又要干什么。“那风天逸,你想如何呢?”
  风天逸一本正经的看着星印池,“我想请太子殿下点亮七星灯,向神明请命。”
  白庭君转过身来,面带惊讶,“风天逸,你是认真的?”
  风天逸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却朝向星印池行了一礼,“启禀师父,徒儿只是觉得,兰州和平百年,人羽两族早已不需要什么联姻。再说了,历来能点亮七星灯之人,从来都是星辰阁最优秀的弟子。这一点,太子殿下实至名归啊。”
  白庭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站在那里也不出言打断。他就静静的听风天逸继续瞎编。
  星印池见此接着说:“既然风天逸,你想求得神明的意愿,那就让白庭君点亮七星灯吧。”星郁非略有些惊讶的看了看他,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然后继续当背景板。
  风天逸见状,嘴边挂着一抹坏笑,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后退一步,“请!”
  星印池单手负在背后,“人族太子白庭君,日表英气,天资粹美,幼承庭训,德行温良。今代表人羽两族点燃七星灯,为两族联姻,为澜州和平,向天请命。愿两族联姻顺利,澜州大地和平安康。”旁边一人恭敬地双手奉上火种,白庭君顺势接过。风天逸站在一旁对下面使了个眼色,雨瞳木和向从灵对视后也不怀好意的笑了。
  白庭君无奈的拿着火种旋身一跃,点燃两盏灯火,待得落地时,风天逸也和众人一起笑着拍手,竟然没有出声嘲讽他。白庭君飞身上去,一手持火种,一手搭在七星灯上。谁料,点完第四盏灯后,七星灯上的灯链竟然断了。七星灯带着白庭君一同坠下,人族弟子惊慌失措。风天逸从容地从腰间抽出鞭子卷上七星灯,手中发力拽向这边,转身挪步一肩扛起七星灯的一边,白庭君也顺势翻身落地扛起另一边。
  星郁非适时出声,“把七星灯安放好。”几个弟子赶忙上来将七星灯抬至一边安放,白庭君将手中火种交给侍从,还没来得及请罪,风天逸就已经出声了。
  “师父,七星灯乃星辰阁圣物。要是就这么随随便便毁了,实在可惜。”
  “是徒儿失察,还请师父责罚。”
  风天逸挑眉笑着看向白庭君,“要点燃七星灯,才华与品行缺一不可。先不说你到底是缺了哪一处,七星灯中途坠落,上天已有明示。人羽两族,不宜联姻。”风天逸看向星印池开口道:“这件事其实怪我,若不是天逸执意问天,这件事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
  风天逸看向星印池,与白庭君一同请罪,“天逸也请师父责罚自己。”星印池站在台上就静静地看着,看他能耍什么花样。“风天逸,你虽贵为羽皇,但在我星辰阁,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弟子。就让你看看,老天爷是不会有错的。”说罢,他便走向一旁,打开了监控。监控中显现的画面正是羽族雨瞳木伙同向从灵几人故意毁坏七星灯灯链的情景。星印池戏谑的看着他们,就笑笑不说话。雨瞳木和向从灵顿时有点方。风天逸算好了一切,却没算到这里竟然有监控,导致功亏一篑。
  雨瞳木当即跪下请罚,以免累及羽皇。“一切皆因弟子顽劣,请师父责罚。”向从灵几人见状,也立即跪下请罪,“请师父重重降罪。”
  “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你们”让你们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走廊处,白庭君和风天逸相向而行,外面是漫天纷飞的雪花。他们本已擦肩而过,却不约而同的又停住了脚步。
  风天逸对着白庭君的背影说:“联姻之事,七星灯没有给出结果,你也不要以为,我和你,会有联姻的可能。”
  白庭君扭头回答他:“我没有这样想过,甚至没有这样期待过。”白庭君转过身,看着风天逸的眼睛,“你如果这样以为,可就是自作多情了”
  风天逸略有些不忿,“今天要不是印池阻挠,七星灯落为大不吉,我原可以摆脱你和你愚蠢的婚事。”
  “摆脱我?”白庭君往前走了两步,“我也很想摆脱你,但代价绝不能是霜城的和平。更何况,今天就算师父不做什么,你认为这么做能达到什么目的呢。终结掉人羽两族的百年联姻?这可能吗。”白庭君看着廊外雪花,“到头来,不过是将婚事多拖延几日罢了。”说完,白庭君转身离去。风天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拂袖离开。
  
 
  ☆、第二章
 
  第二天,星辰阁广场集合。
  星印池单手举起镜花佩,站在高台之上。“七星灯一事先不作追究,今日暂且以镜花为信物,为人羽两族定下婚约”
  星印池看向风天逸,“风天逸,澜州百年和平,南羽都的未来肩负于你一身,还望你顾全大局。”风天逸满脸不在乎,不过星印池也没指望他能听进去。
  星印池转头看向白庭君,“至于白庭君,为师知道你一向稳重,绝不会为个人私念,置澜州与霜城于不顾。”
  风天逸歪着头用眼角余光看着白庭君,正好将他生无可恋的表情收入眼中,顿时心生不满。“白庭君,你嘴上说着不想联姻,没想到最后也只能乖乖做个任人摆布的傀儡。不过本皇想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做不到的。”风天逸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一个风骚的背影。
  白庭君看着风天逸的背影,表情都是虚的,好任姓的羽皇。
  星印池找白庭君谈话,“白庭君,你与风天逸的婚约,我已经通知了人羽两国。此时你母亲也十分高兴。正式大婚的时间虽还未定,你也要早早做好准备。”
  白庭君面色诚恳,双手行礼,“师父,我与羽皇的婚约,还请师父三思。”星印池知道白庭君和风天逸都不同意这婚约,可这百年的规矩,怎么好轻易改了。“此事已不可转圜,两族联姻并非儿戏,你就不必再说了,下去吧!”
  风天逸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人,“抬头!”
  羽还真颤巍巍的抬起头,“参见羽皇陛下。”
  风天逸放下修甲刀,“说说,为什么想跟随我?”
  羽还真小心翼翼的回答:“因为,因为仰慕陛下的高贵和威严。” 
  这套说辞风天逸已经听得厌烦了,“撒谎,拖出去。”羽还真挣脱着扑向风天逸,眼泪汪汪的说,“请陛下给我一次机会。”
  风天逸伸手抬起羽还真的下巴,挑眉道:“你要知道,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羽还真立刻说:“只要陛下肯答应,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风天逸闻言,嘴角挑起一抹邪笑,“转过身去,裤子脱了。” 
  羽还真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啊。啊?”
  “嗤,开玩笑。晚上,你跟我去密室。”
  夜色已深,羽还真照风天逸的吩咐,提着一个食盒,语气真诚:“两位师兄,我来接班了。”
  “接班?不是还没到时间吗?”见守卫的师兄有些起疑,羽还真抬手用流光飞环打晕了他们。两位师兄,对不住了。他跑向密室深处,却见到一处机关锁,他小心的破解了机关锁,满心想着这样羽皇可会欢喜。
  “这两位师弟负责看守禁室,都让同一种暗器迷晕了。这两根针,是从他们两人身体上拔下来的。请殿下过目。”
  白庭君接过暗器,细细观察,“如此精细的暗器,星辰阁中,谁会做得出来?”他正为此心烦,出去散心之时正巧撞见羽还真。他记得,羽还真专攻机巧。仔细看看,羽还真腰间包里别的好像也是针类。白庭君走过去叫住羽还真,将他按在树上,从他腰间抽出一根针,和自己手上得来的一模一样。“你怎么解释?”
  羽还真见状只好承认,“禁室的守卫,是我迷晕的。”
  白庭君看羽还真的样子也知道他的胆子没那么大,“是不是风天逸让你干的?”羽还真惊诧的看着他,白庭君温声道:“此事可大可小,你跟我去师父那里讲明缘由,说清楚风天逸的目的。”
  羽还真乖乖的跟着白庭君去见老师。
  “庭君,这就是你说的,迷晕守卫之人?”
  “正是”白庭君转头看向羽还真,“羽还真,快把真相告诉师父。”
  “启禀师父,我那天新作了暗器,一时难耐,就想找两位师兄一起试一下。但是几处小机关出错,当时暗器射到两位师兄身上,我一时害怕,就跑了。”
  “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跟你说,你要我来说明真相,我便来了。”
  “你!”白庭君这是哪里不知自己受了羽还真的骗,胸中气愤。
  “别争了。既然只是意外,那我也不多作追究。禁室禁止弟子擅自出入。羽还真,你若再要试新玩具,还是换个地方吧。”星印池心里也知道,不过既然未酿成祸事,这件事就结了吧。
  白庭君猜想风天逸一定是有什么计划的,于是派人暗中探查。戚落霖回报,“属下今日打探到,风天逸今天要夜探禁室。传闻星辰阁禁室中藏有秘宝。殿下,我们是否也去一探?”
  “胡闹!”白庭君顿觉心累,风天逸任姓也就罢了,怎么他也跟着胡闹。“星辰阁为澜州最为尊贵的地方,私闯禁室并非小事!”
  想了一下羽皇的任姓程度,白庭君叹了口气,从腰间掏出一个玉符递给戚落霖,“拿着这个回霜城,我的七百近侍,听你号令。”
  “殿下可是要.....”
  “对!我与风天逸婚约在身,不能逃避。今晚我必须阻止他做蠢事!”
  然而白庭君没有想到,他信任有加的戚落霖背叛了他,暗中将消息告诉了风天逸。那玉符也落入风天逸手中把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