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斗破之相伴+番外 作者:浅亦火

字体:[ ]

 
 
文案
本文是斗破苍穹的的同人耽美文。
斗气大陆,危机重重,绚丽多彩,一个从异世而来的灵魂有会在这片大陆上引起怎样的波澜呢?
简单的来说,就是斗破苍穹的一枚真爱粉莫一白,他,穿了。
莫一白,性别男,yy爽文流小说的忠实读者,也是《斗破苍穹》的真爱粉。自从看到了斗破苍穹,便对其“一见钟情”,然后“再见倾心”,最后“三定终身”,每天眼巴巴地等更新,最终“唯君不娶”,然后他,穿了。并且他立志要亲眼目睹萧炎走上巅峰,顺便想要从萧炎手下讨一个妹子来。
只是,不幸地是,萧炎,他……弯了……
萧一白:你妹的TaT
 
1,本文主受,原谅作者一生放荡不羁爱主受,cp,萧炎x萧(莫)一白。
2,主角金手指粗大,可能略苏,且可能慢热。
 
主角:萧(莫)一白 ┃ 配角:萧炎,斗破苍穹众人 ┃ 其它:同人,主受
 
 
 
 
    
    ☆、第一章
 
  乌坦城,萧家
  天空之上飘飘洒洒着细微的雪花,随风落下,为着大地披上一层层的衣服,洁白,凌乱。
  这些雪花有些大,有些小,与有些枯黄的树枝一并,倒显得有些斑驳起来,无声地为这片大地带来了一些萧瑟与冰凉之意,让得周围路过的人都不禁暗暗咂舌,感叹着今年这雪下的真大。
  一座房屋之内,一名中年男子有些坐立不安地四处张望着,在注意到天空之上的雪花后微微一怔,无意识地敲打着一旁的桌子,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这样的天气,得知了这样的事,当真是极为地应景啊。
  萧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地踱步到窗户前,呼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因为热气而出现的白雾,心里涌现出了一些愁思来。
  今天对于萧家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传来了一个噩耗,家族外出办事的一名长老前不久遇到了危险,然后去世了。
  萧家之内每一位长老都属于萧家的中坚力量,一位长老的离世,能够带来颇为不小的影响,若是这个消息传了出去,毫无疑问地会给萧家带来极大的震动。
  萧战眯着眼,待看到隐隐约约往过走来的身影后,身体一颤,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正迈向远方的脚又收了回来,在窗户静静地望着,遥望那道人影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循着萧战的视野望去,便是能看到一道矫健的身影,细细看去,可以发现那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而在他的怀中则抱着一个想较之下显得小巧了很多的孩子。
  男子胸口配有一道徽章,徽章上,绘着六颗金星,显然,他是一名六星斗者。
  佩恩感受着双臂之上柔软的触感,不由地将力道放地更加轻柔起来,他想到在不久前看到的场景,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悲痛之色来,等到他极力赶到事发现场后,在视线之中的,仅仅是几个冰冷,毫无生机的尸体,当时的场景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着,仿佛是在质问着他,他为什么那么晚才到,这种想法让得他心里难受的很。
  这样想着,佩恩大步流星的步伐一顿,在停滞了片刻后,又向前迈去,只是,那步伐明显凌乱了许多,再不复刚才平稳有力的样子了。
  “族长,这位便是泽长老的孩子。”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佩恩慢慢地将怀里的孩子放在地下,向着萧战行了一礼,然后低着头,开始汇报着工作。
  “等到我和护卫们赶到的时候,发现……泽长老一些兄弟们已经暴尸荒野,只是,惭愧的是,属下并没有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
  能够做到这样悄无声息,无影无踪的,想必他的实力也是极为的不弱,只是不知,我萧家究竟是如何得罪了这样的人物……萧战脸上惊疑不定,有些莫名地想着。
  身为一家之主,萧战对于这个潜在的敌人自然是十分在意,这是他的责任,他有义务掌握家族之中的情况。所以,他现在显然是在沉思。
  那个人强横是毋庸置疑的,按理来说有着这样强大的实力是不应该这样做事这样束手束脚的,大可以直接找上萧家来,除非,这人是故意不想让他们知道他的身份,那又究竟是为何呢,难道是……
  似是想到了什么,萧战的脸色蓦地一变,喃喃了几声,难道是因为那个东西,那个……家族之中一直传承的那个东西,在佩恩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不动声色地摸了摸手上的纳戒,然后沉默了片刻,凝重地开口道,“佩恩,关于泽长老遇险的事千万不要传了出去,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说完这些话,萧战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勉强扯出一副慈祥的笑容来,他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那个小小的人影。
  在看到小孩的一刹那,萧战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之意来,小孩看起来不过三四岁的样子,乌溜溜的眼睛正注视着他,是一个长相颇为可爱的小男孩,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看起来极为的可爱,如果有一个女子站在这里,说不定早就妇女心泛滥了,笼罩在母爱的光环之中了。
  只是,在现场的两个人,一个在族长的命令下恭敬地汇报着自己的所见所闻,而另一个则沉溺于刚才所思考的事情里,所以男孩被忽略了很久,所幸的是,男孩并没有因此就大哭大叫。扫视了一眼男孩身上那件显得有些俭朴的衣服,萧战有些自责地暗骂了一声自己的不细心,看着眼前这个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的男孩,萧战难得地用温柔的语气说道,“孩子,你叫一白是吧?”不过只是个孩子罢了,突然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好没有认识的人,他的心里应该很慌吧。
  ……
  “父亲,你找我?”
  正当这时,一个明显是有着孩童特有的声音想起,从这淡然的腔调之中,也是听够听得出,这个孩童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似乎有着一般小孩所没有的沉稳。
  “炎儿,你来了。”萧战闻言,便将头扭了过去,在他的脸上,明显流露出一丝笑意之来,就连刚才的忧虑也消散了些许,他的这个小儿子所展现出来的修炼天赋相当地不低,他是真的因此而感到骄傲,现在不过五岁,便已经达到了二段斗之气。
  在周围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那个一边默默地待着的小孩在听到萧战说的话的时候,向着另一个名为炎儿的孩子投去了好奇的目光,那双乌溜溜的眼睛中也闪过了一丝不一样的光芒,在片刻之后,又露出了一个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古怪之意来。
  萧一白有着一个秘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这个本该陌生的世界他又异常的熟悉,因为……这是他之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里,那本他异常熟悉的小说里。
  莫一白,性别男,yy爽文流小说的忠实读者,也是《斗破苍穹》的真爱粉。自从看到了斗破苍穹,便对其“一见钟情”,然后“再见倾心”,最后“三定终身”,每天眼巴巴地等更新,最终“唯君不娶”。
  于是上天因为他浓浓的爱意便让他穿越了。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身为一个21世纪的在校生,他异常怀念着那个大多数人安居乐业的世界,不过,可惜的是,他已经再也无法回到那里了。
  如果你要说,不怕,剧情在手,天下我有。那么萧一白说不定会没好气地瞪你一眼,因为,在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剧情他明明似乎是记得很清楚的,但是在他细细回想起的时候,仿佛在他的脑海了蒙上了一层纱,隐隐约约,但他又什么都回想不起来,就仿佛是……有着什么东西不想让他记得。
  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萧一白的大脑开始放空了起来,在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遇到过……一个人。
  ……
  “打个赌如何?”那是一个笑的有些疯狂的男子,身穿一身深色的长袍,显得他有些阴翳。
  “赌什么?”
  “就赌啊,你会不会因为一些原因而改变你的初心,如果你赢了,那么那个人还是会达到这个世界的顶端,这样的话,我就输了……”
  “我将它封印在你的体内,你要知道,这个东西你不一定要给那个人,而且,你需要因此而付出一个代价,所以……”
  ……
  “你好,我是萧炎。”脸上有些傲然之色的男孩看着眼前这个长相颇为可爱的孩子,心里一软,或许可爱的小孩子总会让的人不自觉地就放宽心吧,萧炎有些好笑地在心里想着,尤其还是这么一个看起来特别乖的。
  小孩有些婴儿肥,不过却意外地顺眼,而且小孩应该比自己小,身高比自己低,萧炎在心里默默地评价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了几分,露出了一个有些真情实意的笑容来。
  在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是有着隔离的,但是最近,由于他现在的这位父亲以及几位兄长的照料,所以这份隔膜开始默默地消散,所以,现在的他对于别人总是会柔和一些。
  “你好,我叫萧一白,叫我一白就好了。”萧一白眨了眨眼,看着眼前这个朝着他伸出手的男孩,眼神一闪,就如同斗破苍穹是他最爱的小说一般,萧炎,也是他,最爱的主角。
  虽然他已经忘了剧情,但是他仍旧能够清楚地回忆到自己当初看小说时,因为萧炎而时刻变化着的心,他因他笑过,哭过,愤愤不平过,难受过,也……心疼过……
    
    ☆、第二章
 
  木屋之内,有着一个盘坐在木床之上的小孩,如果有人在这里,便是也能发现,这个小孩应该是在修炼,因为,在小孩的身旁有着斗气的流动。
  只是让人惊讶的是,小孩本就白嫩的脸上此时却是一片惨白,脸上的黄豆粒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着,我们不难猜出,小孩现在应该是在忍受的极为大的痛苦。
  但小孩显然并没有为着这些所谓的痛苦而停止修炼,只是那双粉粉嫩嫩的手此时正因为主人而死死地攥着。
  时不时地从窗外穿来一些鸟啼声,以及落叶落下的沙沙声,这些声音并没有带来丝毫的波澜,似乎只是在印证着时间的流逝,为这片寂静的大地平添一些悉悉索索的声响。
  小孩依旧在床上煎熬地修炼着,似是不满前者宛如雕塑一般的亘古不变,一丝小小的火焰调皮地从小孩的身体里跑了出来,在前者的掌心处转了一圈后,随着一股能量波动,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女孩蓦地出现在这片空间内。
  女孩身穿一袭碧绿色的精致华袍,碧绿色的长发被扎成了个马尾辫,看起来煞是可爱,五官虽然不能称得上是精致,但也称得上是秀美,组合在一起,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之感来。
  只是那同样是碧绿色的瞳孔中却是一片漠然,看着她的眼睛一久,便是能够从中感受到一股炙热的气息。
  女孩默默地瞟了眼床上的小孩,然后蹦蹦哒哒地走向了一个木质的椅子,坐在上面随意地扫视着周围,从她不在意的态度中可以看出,她似乎已经对小孩现在的处境见怪不怪了。
  “阿焱,你可千万得悠着点儿,上回你就把一个凳子给坐烂了。”萧一白从修炼中回过神来,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捏了捏有些发麻的双腿,感受到某个熟悉的气息后,头也不抬的说道。
  距离萧一白来萧家已经一年了,本来萧战是希望萧一白住在他旁边的那间房间里,方便他好照顾的,出于某种原因,萧战也希望他和萧炎能够做好朋友。
  可惜的是,这个提议被萧一白拒绝了,萧一白因为一些原因提出了要搬到一个较偏僻的地方里住,萧战自然是不许的,不过似是想到了此时的萧一白应该不想跟陌生人接触,再加上萧一白的态度坚决,于是,在另外派人注意观察这边的安全问题后,便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你这话有歧义。”阿焱白了萧一白一眼,右腿一抬,翘起来二郎腿,然后有些没好气地说道,“那只是不知道姐不过是放出了一丢丢的波动,它就被烧成粉末啦,还有,在后山上有着一股波动,咱们去看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