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古剑]轮回不负+番外 作者:东晞

字体:[ ]

 
文案
 
欧阳少恭未曾想过能再睁开眼
北疆之上,流月城中,矩木树下
沈夜一袭黑衣,与他并肩而立
那么这一世轮回,是所谓天道的仁慈吗
 
欧阳少恭X沈夜,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儿了_(:з」∠)_
主打狗血谈恋爱,三观不正有,洗白BOSS有,个人观点大量
尽量客观,但黑主角巽芳谢衣不可避免
真·谢衣/偃甲·谢衣党千万勿入,不开玩笑!
 
同身为某树后妈笔下风华绝代的大BOSS,同谈过一场十分蛋疼的恋爱,同不惜一切代价要与天相抗
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苦逼,一个更苦逼。
所以这就是一个更苦逼翻身变苦逼和苦逼一起苦逼的苦逼故事【认真】。
主要涉及古剑二游戏剧情,古剑一剧情基本没有
 
【文案补丁Ver1.1】
1、少恭(183CM)攻阿夜(181.4CM)受,强强,不拆不逆无反攻
2、本文设定是阿夜木杀谢衣,所以也不会有初七
3、无文笔自娱自乐小白文,可能出现任何程度的狗血以及BUG,OOC有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游戏网游 甜文
 
主角:欧阳少恭,沈夜 ┃ 配角:粗线的没粗线的,有的没有的 ┃ 其它:古剑一,古剑二
 
 
 
  第1章 轮回镜
  
  暮色渐深,残阳如血。
  欧阳少恭漠然挑唇,抬眼扫过围在周遭手执兵器刀刃相向、身着陌生部族服饰的众人,他身形颀长、从容而立,一只手不松不紧地扣住怀里挣扎不休的小姑娘,以一人与一军相抗,如此劣势竟不显丝毫颓态。
  余晖被横生的枝桠割作数缕斜斜劈下,照亮他毫无笑意的瞳孔,他眯了眯眼微微启唇淡道:“这是哪,你们是谁?”
  事情是这样的。
  欧阳少恭最后的记忆是与百里屠苏蓬莱殿顶决战之后,焚烧一切的那场烈火滚烫的温度。模糊的意识在失重感与风的呼啸声中重新清醒过来,察觉身体滞留于空中正极速下坠,虽尽力运功抵挡却为时已晚,着陆后仍然撞倒了此刻怀中被挟为人质的小姑娘。
  兔子形状的布偶颓唐地滚到一旁,小姑娘重重摔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欧阳少恭稳住脚步甫刚伸手扶起她,便见卫兵队列从四面八方涌现层层叠叠将他围住。
  兵刃铮铮的交错声中,他眸中尽是冰冷,手上一转卡住了小姑娘的脖子以此相胁,便是眼下此般情境了。
  一阵风携着诡异的刺骨寒意匆匆掠过,凛冽的温度刮得额上陡然一痛。
  欧阳少恭左侧额际有一道半指长的创口,大抵是方才坠落时划伤的,殷红的血液正缓缓向外渗出,自左眼中间滑下的血线宛如刀锋将那张脸从中割开——半边清俊雅致、半边浸在鲜血里,他唇边含笑,温润如玉却又凶煞非常,许是被哭得烦了,蓦地挥袖便让怀中的小姑娘没了声音。
  耳畔终于消停,窸窸窣窣的动静便也听得清了,人群之中裂开两人宽的通道,旁侧的卫兵皆恭敬垂首,戴面具的男子从中缓缓行来,手中法杖一笃在他面前止步,“下界之人,为何在此。”他虽沉声发问,却并无等待回答之意,话音刚落便挥出一道气浪迎面袭向欧阳少恭,竟是全然不顾被挟持的质子!
  小姑娘已然吓得忘记挣扎,少恭沉下眉宇抬手勉力接了一击,带着她往后稍退一步,就听得那人一声令下,“抓起来。”
  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其中尖锐丝毫不掩地刺向男子,少恭再次抬手,掌心蕴集着猩红的气劲,正待出手时却传来一道喝止:“——住手!”
  少年急促地奔跑着拨开人群,越过卫兵与戴面具的男子径直冲到少恭面前堪堪停下,下一刻却转过身整个人不分敌我地挡在他前方,张开双臂竟是一副要护他的样子,粗鲁地对戴面具的男子大喊,“要伤小曦,先杀我!”
  男子几不可见地一顿,旋即似是失望地摇了摇头。
  然而少年并不在乎他的反应,维持着守护的姿势别扭的回过头,缓下声音轻唤,“小曦,小曦你还好吗?”
  小姑娘凄楚地看着他茫然睁着眼,大颗大颗的泪水争先恐后地涌出,哭得一团糟却悄然无声,他立刻凶狠地瞪向欧阳少恭,“你这家伙,对小曦做了什么?!”
  少恭垂眸看他一眼,略一振袖,“呜呜呜,小曦好怕,哥哥救救小曦!”
  希望近在咫尺,她不断挣动着去够眼前的少年,少恭也未出手阻拦,任凭少年将她抱进怀中,而后扬手施术、将两人一同囚禁。
  钟形结界周围浮动着金光闪闪的繁复咒文,少年一边大喊着什么一边不断击打不可见的透明壁障,但所有的动静都被悉数隔绝,欧阳少恭抚平广袖的褶皱,上前一步对男子微微颔首,“在下本无意叨扰,奈何也暂不知晓发生何事,便借二子一用,查清始末定当原样奉还。”
  他言辞之间彬彬有礼,面上神色却毫无谦恭之意,狭长的眸中一片疏离冷漠,甚至未闻首肯便挥袖带着两个孩子消失不见。
  ……
  寒夜已至,失去阳光的城池冷意彻骨,如同凛冬。
  宫阙深处,露台之上,清冷的月光穿过矩木巨大的枝桠安静倾泻,欧阳少恭负手而立,神色空茫。
  上古之时,应龙悭臾大战祝融共工,致使不周山天柱倾塌,天穹皲裂,灾劫席卷大地,神农至北疆天裂之处,以矩木为基兴建流月城,于此指引众神以灵力炼制五色石,交由女娲补天。补天之事耗时弥久,人界黎民死伤惨重。
  有一部族名曰烈山,信奉人皇神农,寿数长久,善驭灵气,烈山部人不忍生灵涂炭,自请入流月城相助,神农感其赤诚,欣然应允,于是将一滴神血封入矩木,使其蕴含的生命之力通过矩木枝叶发散,以供烈山部人不饮不食而活。
  灾劫过后,人界浊气漫溢,生民因之纷纷病亡,所幸流月城高居九天,浊气稀薄,神农便命烈山部暂居城内,待他另寻适宜居所,可神农从此再也不曾回来。天皇伏羲为防止五色石和矩木等机密外泄,在流月城内外布下结界,流月城从此与世隔绝,烈山部人无法踏出城外半步。
  城中终岁严寒,少有草木,冷寂无涯,烈山部人遂建起巍峨宫殿,终日求祈神明归来,结果却不过是与太子长琴同样,是神的弃子罢了——岁月流逝,下界浊气日渐浓郁,纵有伏羲结界,烈山部后裔仍难逃浊气侵体,体质衰退、寿命剧减乃至罹患重病、肢体溃烂、痛苦而死。
  少恭漠然垂眸看着掌心错综复杂的纹路,这并非渡魂也不是转世,而是另一个轮回、新的时空,如此超乎常理之事究竟为何发生,只能以所谓天道来解释,然若是如此、天道既可随意CAO纵生死轮回,他一直追寻的逆天改命又有何意义?
  自以为不择手段的努力可以变更命运,但那些努力也不过是顺应天道、命运中的一环罢了。所谓天道之力所能及之处无人知晓,终其毕生之力改变的只是由自我定下标准的“命运”,追求一个自我满足的结果。
  欧阳少恭挑唇讥诮地笑了。
  但那又如何?即使只是自我满足,他也要去争上一争。
  那些过往如同流水划过眼前,他心中无波无澜,所有的背叛、怨恨、纠葛、不舍都化作云烟,此生于世间浮沉,与之前也并无不同。
  身后的结界里,沈曦正与一只金灿灿的符鸟嬉戏,沈夜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小姑娘笑得甚是开心,烂漫的笑颜令欧阳少恭情不自禁地撤去了术法,明朗的笑声回荡在寂静的长夜,若有所觉的少年回过头伸手向前一探,便拽住了少恭的衣袂。
  “你……你头上的伤——”少年说得结结巴巴,而后干脆闭了嘴,站起身径自捏诀为他治疗。
  欧阳少恭眯着眼不动声色地打量咫尺处踮着脚努力凑向他的少年,听他别扭地说,“谢谢你,变小鸟给小曦玩,她已经很久未曾如此开心了。”
  不对他这个挟持者避之不及,反倒感谢吗,少恭突然低笑一声,少年立刻瞪了过来,“你笑什么!”
  少恭却并未作答,眸光在他眉毛尾端稍作停留,如此仿佛两条眉叠在一起的眉毛唤作交加眉,据说拥有这种眉毛之人,一生孤寂、饱受亲人挚爱生离死别之苦。
  他握住少年的手腕为他把脉,脉来缓慢,止无定数,良久复动,正是气血虚衰、脏器衰微之兆——浊气侵体、痛苦而死吗,那么他便偏不让这一切顺理成章。
  作者有话要说:
  二设有,考据慎,随缘更新
  文中关于流月城介绍部分照搬原著
  推荐两个MAD:
  1、不溯·沈夜传
  2、沉浮·欧阳少恭
  
  第2章 少年事(壹)
  
  后来,欧阳少恭当着流月城大祭司与老城主的面,用区区几根银针辅以术法为一名手脚溃烂、即将夭亡的青年镇了痛吊了命。五色石行将燃尽,流月举城上下亟待寻找新的出路,若他这般杰出的医者倘能钻研出可治疗烈山部人绝症之法,不失为两全其美的上上之策,少恭便在城主与大祭司的应允之下留在城中。
  再次见到沈夜是在当日午后。
  欧阳少恭走上露台时,不远处的少年正拿着一把木法杖不断练习术法,他练得满头大汗却似乎并无太大成效,面上神色都是不甘心的咬牙切齿,他正在修习高阶木系法术,不是咒诀念到一半串到了别的口诀上,就是急于求成乃至运劲不足,在万般辛苦下法杖尖端终于喷出一团小小的火焰,却又因主人手抖方向一改,伴着一声低低的惊呼烧掉他一撮头发。
  欧阳少恭无奈挑唇走到沮丧的少年身边,捏着他的下颔将他的脸抬起来,仔细端详片刻确认未被烧伤,才收了手转而绕到少年身后,尚未动作便听他问,“你怎么在这?”
  被打搅的少年不悦地拧起眉,少恭却答非所问,沉眸看他,“方才的咒诀,重来一次。”
  他神色温润、嗓音清雅,听在耳中宛如被诱哄般,沈夜竟未再多言,顺从地转过身闭目凝神颂诀,灵力于经脉中回转了两个周天,运气进行至关键时刻、一触即发,胸口笃笃地急速脉动、似是有什么呼之欲出,沈夜下意识蹙起眉,下一刻便被拥入温暖的怀抱,欧阳少恭伸手托着他的腕、稳住他不断颤抖的双手,掌心淡凉的温度沿着脉络蔓延至全身,嘴唇也靠在他耳畔从容缓道,“屏息凝神——”
  那些磨人的焦躁如此轻易便被抚平,随着他落下的尾音,磅礴的风圈以二人为眼向周遭荡开,耳畔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沈夜看着欧阳少恭唇畔的微笑,心中却无比宁静。
  术法已歇,少恭放开他赞许地略一颔首,“不错。”
  沈夜此时心下喜出望外,面上却只露出一道浅笑,他双眼亮晶晶地望向少恭,然而先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两名守卫,笑容顿然僵住,欲言又止。
  “无妨,他们二位是来监视我的,”欧阳少恭见状,轻描淡写道,“你且按此法习练,我这便走。”
  他转身方行两步,又听背后的少年愤慨道,“是父亲吗,他为什么这么做?!”
  少恭应声止步,意味深长地眯起眼。
  ……
  欧阳少恭本为仙藉,又于这浮世渡魂千年、博古通今,烈山部人虽蒙神恩传承诸多奇术妙法,一时半会儿却也遍寻不见挟持沈氏兄妹的他。少恭是自投罗网的,自沈夜口中得知无法破除伏羲结界前往下界之后,便自行出现在正殿、老城主与大祭司面前。
  流月城与世隔绝,不知人间现为何世、焚寂是否尚被封印于乌蒙灵谷,如今他被困于此地,既要寻找破界之策,先得设法存活。少恭藉由沈夜脉象获知烈山部人与凡间常人并无不同,浊气侵体看似绝症,于他而言却不是无法可解,虽不保痊愈仍能吊着条命,便心生一计。
  在恰到好处地夸大已有应对绝症之法后,少恭被带到轮回之间,当着二人的面为濒死的青年施诊,饶是心下有所思量,那着实比想象中更为严峻的病症还是让他不能过多留实存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