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综]一刀浮梦 作者:如梦言语

字体:[ ]

 
    文案
    曾用名:目标,主神!
    文案:
    浮梦千般,一刀而已。
    这世上总要有一种人,万死不悔,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只为心中目标。
    
    PS:正剧,永不长眠第二部,没看过第一部不影响阅读
    
    主武侠,玄幻,非NP,主角,影帝,万人迷。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周 ┃ 配角: ┃ 其它:影帝,万人迷。综穿金风细雨
    
    第1章 一
    
    春夏秋冬轮流变换,眨眼间,又入了夏日。
    一股股的暖风吹得京都的人换了薄薄的衫子,市井街巷间,行人如织,窝在纸伞下的摊贩懒懒的招呼着吃食茶水,倒是叫这盛京城多了点子江南烟雨朦胧柔软缠绵的意境来。
    如果不抬头的话。
    抬头必见山,见楼,见塔。
    天泉山,金风细雨楼,象鼻塔。
    天泉山上那一角黛青色的高楼,那一座迎着苍穹,俯瞰碧波的白塔,即使只是遥遥看去,也是带着逼人的锋利凌锐,刀光剑影一样生生的撕碎了一片缠绵悱恻大好光景,甚是一副苍茫大地我主沉浮的威严气度!
    所以很少有人去看,市井平民不必去看,江湖宵小不敢去看,朝堂败类不愿去看!
    需看的,敢看的,愿看的,非是那江湖豪侠,为象鼻塔里的那人遥遥的敬上一杯水酒,便是那恨意深切的敌手,时刻盼着那塔倒楼倾,水干山塌。
    无论敬它恨它,却又都钦佩它。
    钦佩的是金风细雨楼,更是那个金风细雨楼里的人。
    昔日迷天七圣独步京师,势力之大,威势之重,何人敢不惧,何人能不畏!便是后来六分半堂的雷损用计让七圣之首关七与前任六分半堂的堂主雷阵雨相拼,雷阵雨废,关七成了白痴,风头也是仅仅落到与六分半堂相当的境地而已。
    却终究还是被金风细雨楼吞噬了个干净!
    再说六分半堂,雷损是何等的人物?
    谋权篡位,杀主纳其女,阴险毒辣老谋深算世间少有人物能与其比肩,可谓是不世出的枭雄,可惜自从苏梦枕执掌金风细雨楼,处处稍逊一筹,被一个新生势力给生生比了下去!
    最后更是雷损身死,六分半堂不得不四分五裂仰人鼻息,金风细雨楼瞬间成了京都江湖中实力最盛的势力!
    还有初春的那一场金兵压境,金马玉堂之上主和之声甚嚣尘上,诸葛正我诸葛神侯前往金风细雨楼后,苏梦枕托着断腿的身子同白愁飞带援兵亲往边陲之地,杀金兵主帅,灭兵将,赢得一大捷,生生瓦解了金兵妄图分兵两路图谋中原的意图,解了燃眉之急。
    这一桩桩一件件让人不得不钦佩。
    如此让人钦佩的苏梦枕却不仅断腿,他还病,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病,他至少有三四种病,到目前为止,可以算绝症,还有五六种病,目前连名称也未曾有。
    有病,就得治。
    到现在为止,只有皇宫里的御医树大夫才能医他的病。
    自从苏梦枕立了大功,当今官家特许苏梦枕无论何时都可以请树大夫入金风细雨楼医病。
    今日,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时候。
    从皇宫入金风细雨楼的路上必过小戒亭,桥上绿荫绵绵,桥下流水潺潺,倒是实在的好风光。
    金风细雨楼的车马就在这样一个天淡云清的午后,准备过小戒亭,自皇宫赶回金风细雨楼。
    四匹开道骏马毛色油亮,役车者,随车者皆是身穿短打衫子,身形健壮眸光湛湛的青年 ,任谁看了,都得赞一声好汉子。
    可惜,这只车队无论是健马还是好汉子都透着一股子急切。
    他们没有办法不急切。
    自从奔袭边陲以来,苏梦枕的病越发的重。
    苏梦枕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昏迷的时候越来越多,金风细雨楼里除了管事杨无邪与苏梦枕的结义兄弟白愁飞,王小石,很少有人再能够见到他。
    他们只能偶尔听到他的咳嗽声。
    撕心裂肺,戳人筋骨的咳嗽声、
    金风细雨楼没有一个人不怕苏梦枕出事,没有一个人不怕苏梦枕的生命走到尽头。
    所以他们怎么能不急?
    怎么敢不急!
    驷驾马车将行至桥边。
    赶车的汉子小心翼翼的巡视了一圈。
    风轻水静,除了一老翁正怡然垂钓,再无他人。
    车马这才放心上桥。
    桥是木桥。
    车马行至桥中。
    变故忽生。
    清清荡荡的河竟冒起一个人来,手上一把丈八长矛,自桥下刺穿桥板,刺入车底,又自车顶穿了出来!
    驾车的汉子失声惊呼:“树大夫……”
    马车里坐的不是别人,是树大夫。
    这一刺,可能丢的就是苏公子的命,是金风细雨楼的未来!
    惊呼却并不愤怒。
    因为愤怒也需要时间。
    他们根本还来不及愤怒!
    河那头竟然出现了一人,铁塔身子凶横面容,手提一把龙行大刀,踏水杀来。
    但这并不算完!
    这怎么能算完呢?
    同一时间河岸那边又出现一人,凌波过水宛如平地,一把细长银鞭挥舞的恍若银蛇出洞,雷破九霄,飞速向他们杀来。
    随车的汉子们立刻左右分立两人,齐刷刷的拔出雪亮长刀,立马迎战!
    但,敌人的攻势竟然还没有尽!
    一人从桥畔的土地祠中忽起!
    手执两把巨斧,咔嚓咔嚓一阵暴雷般的骨节鬮合声响,这人迎风而长,长至一个巨人!
    一个铜浇铁铸般的巨汉!
    巨汗个子大,步子却快,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他已经接近了马车。
    杀人就要杀到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当他离马车只有五步之遥的时候,那河边垂钓的老翁已经扔了钓鱼竿跃上岸,稳稳当当的站在了桥首。
    河里面的刺客也立在了桥墩上。
    以河里埋伏的刺客为中心,前有老翁后有巨汉,左为持刀者,右是银鞭人,竟是地地道道的一个梅花阵!
    梅花冷,梅花傲。
    世人爱梅花的冷傲。
    雷损也爱梅花。
    他爱梅花杀人。
    为了杀掉他的头号大敌苏梦枕,他生前曾制定了一个计划。
    计划叫‘梅毒。’
    梅毒不是病,而是梅花的毒。
    只要有一日苏梦枕求医。
    只要有一日苏梦枕经过这小戒亭。
    雷公、雷劈、雷重、雷鸣、雷山,这五位雷损的得力干将就会发动,置他于死地!
    这本是为苏梦枕精心准备的一个杀阵,为什么他的五位手下却提前用来对付树大夫呢?
    是因为雷损一死,他们就不忠心了吗?
    还是因为他们怕了?怕苏梦枕,怕死?
    都不是。
    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女人。
    美丽的女人。
    世界上很多事情只要有了美丽的女人就有了最正当的缘由。
    况且这个女人不仅美丽,而且神秘。
    不仅神秘,而且聪明。
    一个又美丽又神秘又聪明的女人足以让这五个男人将她当做神明来膜拜。
    女神的话,男人总是爱听的,就像是她说杀了树大夫比杀苏梦枕简单,更是等于间接杀了苏梦枕的时候,五个人都选择了听话。
    于是,就有了这一场提前的杀招。
    如果人间都是这样的男人,估计连帝王都没有男人什么事情了。
    可惜世界上并不只是这样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也往往没有什么出息。
    所以这个计划必定失败。
    不等那铜铸铁浇一般的巨汉奔到马车后,桥首的老者已经箭矢一样飞掠至车前,左手掀开车帘,右手成刀,劈向车内!
    人老却心不老。
    这功却还是要抢的。
    马车后的巨汉怒吼了半声。
    为什么是半声呢?
    自然是因为他喊不出来了。
    后面的半声刚刚从喉咙口冒了个头,就被惊了回去!
    那桥首的老者正慢慢的往下倒。
    额上一小片红印。
    鲜艳欲滴的就像是一小片红樱的花瓣。
    在他倒下去的时候,这片花瓣瞬间爆裂开来,血光泼墨一样骤起!
    当他完全的倒下以后,场中人才看见了一根手指。
    洁白如玉,该是放在琴上,搁在书上的一根手指。
    很少有人能够相信这样一根手指能够杀人。
    但就是这样一根手指刚刚从车帘中伸了出来,现在又缓缓地收了回去。
    也是这样一根手指一指点爆了那老者的大好头颅!
    哄闹的场子间静了下来。
    剩下的四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开始拼命。
    拼命的逃。
    再不拼命,就再也无命可拼。
    他们的膜拜的女神说过,如果车子里出现一根手指,一个人,就赶紧逃,拼命的逃。
    他们相信。
    但是,已经晚了。
    本以为空无一人的河上岸边,竟然又凭空一样出现了四个人。
    “吉祥如意”。
    “一幽梦”利小吉。
    “小蚊子”祥哥儿。
    “诡丽八尺门”里的高手朱如是。
    “无尾飞□□”欧阳意意。
    这四人正是金风细雨楼鼎鼎有名的新进的高手。
    “小蚊子”祥哥儿最是活泼,露出一口小牙,笑道:“招子果然不亮。”
    这四人甫一出现,雷门四人立刻就明白了这必定是一个圈套,再听祥哥的一句话,更是恨不得吐出一口血来!
    逃不了,也得逃!
    那巨人汉子雷重怒吼一声挥舞着巨斧砍向四人,执龙行大刀的雷劈、挥银鞭的雷鸣,持矛的雷山紧随其后攻向四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