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一顾倾霆念+番外 作者:云舞寒江

字体:[ ]

 
 
文案
 
在遇见顾念风之前,他以为这个世界都抛弃了他。 可与顾念风相逢,他才觉得所有的侮辱和伤害,都有了这个世界最好的温柔补偿。
对他来说是一顾倾心,对顾念风来说,不过是有目的的接近,可是到最后究竟是谁谋划了谁的心?
顾念风:郑东霆,我给你真心,也予你假意,冷暖你自知,痛苦或者甜蜜,你已经来不及后悔。
 
1.本文第三人称,主攻,坚持1v1路线不动摇。
2.本文古风向同人《大唐乘风录》同人,走剧情,没看过原著完全无阅读障碍,可以放心当原创看。
3.作者依旧新人加文笔渣
4.cp顾念风╳郑东霆
5.……不要问我攻受属性。
设定是攻优雅狡诈冷漠自私(略装逼)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武侠
 
主角:顾念风,郑东霆 ┃ 配角:祖悲秋,连青颜 ┃ 其它:第三人称,主攻,洛河
 
 
 
 
    第一卷 天山浮云璧玉人
 
  第1章 云海之巅我常住
  
  天山派的门户——解剑池,位于天山雪峰南坡中腰,瑶池东北。天山祖师王琼初创天山派时,曾率领弟子开渠挖沟,从雪峰之顶引来融泉之水,独汇成一池。
  池北立有望楼,常年有入门弟子驻扎,瞭望天山北麓,以防外敌。
  在此春暖花开之际,天山冰川融水汇成洪流奔腾涌入瑶池诸潭,解剑池浮冰尽消,池畔一排排云杉塔松的俊逸影像映入水中,随着水波轻轻摇摆,天光云影,池色如碧,令人观之忘俗。
  瑶池破冰,小天池飞瀑经过一冬的无声无息,此刻亦欢快奔腾,打破经冬的沉寂。
  此时天色刚亮,玉女潭畔凭崖而建,东望瑶池,西观飞瀑的望云轩中已经有人影闪动。
  “我看你骨骼清奇,很是适合练武,加上之前我看你不过一眼便记住了棋局,绝对是个过目不忘的奇才,更是适合我所创造的武功!”
  顾念风看着面前这位试图劝服自己拜他为师的俊朗男子,脸上的微笑一直不变,连唇角的弧度都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这人的啰嗦都是耳边闲风,听完就忘,未曾入耳。
  面对这样油盐不进的架势,男子抓抓脑袋,有些犯难的样子。
  “唉,一个小孩子,怎么这么难糊弄呢?”男子小声嘀咕道。
  顾念风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开口道:“牧先生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是做您的弟子太麻烦了。”
  “习武之人,不拘小节。”
  “小节?”顾念风笑着的时候,带着仿佛沉淀千百年的从容优雅。
  这是一个看上去好像生来优雅的少年,无论举手投足都有说不出的高华之气。他只是随意束了长发,额前鬓边零碎散了几缕,这才看上去有了些许少年人的活力潇洒。
  “我若是想好好习武,还是不要选择成为先生的弟子为好,那将会有一大堆麻烦事缠身,岂不是耽误了我习武的时间?”
  他说话的语气并不强势,很是斯文有礼。可在文雅中却又带着种令人觉得高不可攀的清华之气。
  “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我还看不上吗?”男子颇有些不解,“我教你上乘武功,你还不乐意?”
  “以先生看来,天山的武功不算上乘?若是先生看不上眼,又何必偷学天山的夜落星河剑?”顾念风淡然一笑。
  “招式不错,可惜使剑的人……哼……用错了……现在的天山上学这套剑法的还没有我之前那个徒弟用的好……”
  “我却不一定会成为那个用错的人!”顾念风说话的时候,充满了自信从容,却不给人自大之感,“既然如此,先生这个师父我也用不着拜了。”
  “你……”男子思量半天,终于无奈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各门各派,只要你想,我都能教!”
  “我想要的,我自己去拿到。不需要你。”顾念风的态度很完美,没有不耐烦,也看不出兴致。“‘圣手’之名,不是虚名,我自然相信。只可惜,我没有兴趣。或者说,我不想拜你为师!”
  “你只是不想拜我为师,而不是不想学我的武功,对不对?”男子忽然意识到什么,“哼,你是觉得我的武功会给你带来麻烦?不……你是觉得我徒弟这个名号会让我牵连到你?”
  顾念风并不回答。
  “你倒是个小狐狸,又想拿好处,又不想惹事上身。”男子挑眉,思索片刻,点了一下头,从身上拿出一本书册丢到顾念风的脚边,“嗯,你从地上捡到一本武功秘籍,不是有人教过你。这一下总可以了吧?反正我也经常从地上捡到武功秘籍。”
  顾念风看了地上的册子一眼,慢条斯理道:“牧先生,你给的武功都是别人门派的武功。不用就罢了,若是用了,一看就知道和你有关系了……”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男子打断了顾念风的话,“我看你是练武的奇才,不忍心埋没人才,这才希望你发扬我的武功理论。大不了,我教你我自创的武功!”
  “您是完美派武学宗师,不需要我,这一派也会发扬光大的。”顾念风的话是拒绝,但他不紧不慢地俯身捡起了地上的册子,随手翻阅起来。这种动作由他做来,都有种说不出的从容淡定。翻阅的姿势,虽然只是随意之至,可偏偏让人觉得可以进入教科书当做礼仪的教材。
  “你又认为哪派是正确的?”这个问题似乎男子很关心,问起话来,露出几分在乎。
  顾念风抬眸一笑,不置可否道:“自由派和完美派,都和我没关系。”
  男子似乎有些失望:“真正无敌的武功只有一种,就是唯一的那一种。什么‘一套少林拳法,一万人可以有一万种使法’的说法,都是一个笑话!”
  顾念风把册子重新合上,看一眼远方:“不过,我有位结拜义兄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武功到了最后,就是大巧若工。任何招式和技巧,都是为了提升速度和精准度。若是你够快够准,那么技巧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的话到有几分道理。”男子双眼一亮,像是听到什么很感兴趣的事情,激动地文,“他是谁?在什么地方?”
  顾念风唇角的弧度稍稍加大:“他?他在三千年后。”
  “你……你就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和他切磋切磋!”
  “他不在这个世界。”顾念风微微叹了口气,“您找不到他的。”
  “……他已经……”男子颓废地说道,“好吧,那你到底学不学?”
  “多谢牧先生的好意。”顾念风的神色有些狡黠,“我已经看完了。”
  “看完了就能学会?”男子不相信。
  顾念风把册子还给了男子,漫不经心道:“但是我记下了。点穴定身术,您这套武功有些意思。”
  “不可能!你能记下?”男子惊讶道,“要知道,人体血脉无时不在变化,一天中有十二个时辰,每个时辰的血脉都有自己的特定行进路线。在人们行走、搏击、跳跃、奔跑、躲闪的时候,血脉的动向又各自不同。那么想要点穴,就需要精确寻找出人体穴位在这些特殊时刻的移动轨迹,将其击中,以瘫痪人身血脉的运行,实现定身的效果。”
  “对,加上行走、搏击、跳跃、奔跑、躲闪的各自不同,其中的变化足有……一万五千一百二十种。”顾念风淡定地说道,“至于其他的,明白了原理我自己可以自学了,不需要您的指导了。”
  “……好吧,我得承认,我教不了你。我那徒弟虽然也适合习武,可这记忆力远远没有你好,我教了他十年,这才算领进门。”男子啧啧道。
  顾念风若有所思道:“您的徒弟?他学的也是这定身术?”
  “不,他不适合这个。我可把好东西都交给他了!”男子似乎有点得意。
  “……好吧,我想我明白了。”顾念风悠然道,“天山恐怕不太欢迎您。先生还是不要久留为好。”
  “你这过河拆桥的速度真是快。罢了,天山连家那个也是个老狐狸,你这个弟子和他一般狡猾。”
  送走男子后,顾念风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懒洋洋地微眯起眼:“我还是觉得,做这位的徒弟,真是倒霉。也不知道谁这么傻得被他骗得拜师。牧天候的好东西,那可是各家的武功秘籍。不过,谁说非要拜他为师才能弄到手呢?”
  
  第2章 前尘一梦天山客
  
  就像顾念风所说的那样,成为那位先生弟子,实在是一件非常倒霉的事情。
  顾念风来这个世界也有四五年了,凭他的天赋和前世的经验,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还算适应良好。虽然不是什么老江湖,也不知道多少江湖隐秘。但是牧天候的大名他还是听说过的。当然,这也和这位先生偷学了天山剑法,被天山的长老们不时咒骂有关。
  牧天候绰号“圣手”,精通百家武功的精髓。是提倡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完美派武学宗师。他重视招式的起承转合,强调精确到毫厘的出招部位。十几年前江湖上两种流派分庭抗礼的时代。那时除了完美派,还有甚嚣尘上的自由武学流派。自由派主张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的无穷变化,他们强调招式必须活学活用,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人们必须脱出一招一式的死变化,而追求克敌制胜的新法门。
  在顾念风看来,这两边都不算完全正确。他也不在乎到底谁正确。他比较感兴趣的是牧天候的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
  要知道,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有武功秘籍流落在外,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而江湖人最看重的东西之一就是面子。牧天候因为偷学了这些门派的各种不传之秘,所以在江湖上的名声很不好。顾念风虽然对掌握这些秘籍有些兴趣,但是如果代价是成为牧天候的弟子,他还是宁愿放弃通过这些秘籍能从各门各派那里得到的力量。毕竟成为江湖上所有人觊觎的对象实在太危险了。而顾念风并不喜欢冒险。
  不过~除了牧天候,不是还有牧天候的徒弟吗?
  顾念风走入望云轩,一路上对着向他打招呼的人一一微笑点头示意,一举一动,优雅得体,既不过分亲近谁,也不过分冷淡谁。
  他并没有询问牧天候他的徒弟的信息,让别人察觉到了会有些麻烦。
  顾念风唇角微扬,眼神深邃,即使是漫不经心的一瞥,也给人温柔的感觉。
  周围稍年幼的弟子看见顾念风的眼神,都不由面红耳赤。
  他可以给所有人一种错觉,仿佛他与任何一人皆是知己,触手可及。但一伸出手试图去触摸,才知道看见的不过是水中月,真正的月亮遥不可及。
  偏生他的举手投足,都优雅贵气,毫不做作。亲近又陌生,又丝毫不违和。
  顾念风没有在意那些人的样子,他思考着要不要放弃这个想法。掂量着其中的好处和要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
  他习惯谋划好一切,为所有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退路的准备。他并不爱冒险,而是谋定而后动的风格。许多事没有十足的好处,他也不会出手。
  这是他前世留下的习惯。
  对牧天候说出的话,并不算是糊弄他。顾念风确实没有拜师的打算。也确实有位如同兄长的好友说过那样一句话。
  那位好友,也确实在三千年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