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综武侠+红楼]国师无双 作者:糖醋松花鱼

字体:[ ]

 
 
听说国师是天下第一美人,全武林的采花贼都聚在了京城。
 
听说国师是天下第一高手,全武林的名人都赶往了京城。
 
听说国师和皇帝有一腿,武林人士表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主攻,cp皇帝,本文综武侠加红楼,时代乱入,各种不科学,不喜点X,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红楼梦 武侠 情有独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蔳 ┃ 配角:红楼等,李寻欢等 ┃ 其它:甲乙丙丁戊己
==========
 
 第1章
 
    步轻尘是在一阵清脆悦耳的蝉鸣声中醒过来的,他醒来的时候天还未亮,雕花缕空的拔步床上轻薄的绣有虫鸟花纹的蚊帐被风一吹如蒲柳一般摇摇摆摆。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药香味,步轻尘分辨出这药味里面有麻黄、栀子、大青还有其他四五种药材,他在心里嘀咕着想到:这药方是治伤寒的方子,现如今还有哪个医院给患者开中药治感冒了,且看这房间的布局古色古香,估计住一夜少不得得花上几千元了。
 
    步轻尘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想着等会儿要问一下那护士是谁把自己送进来的。
 
    悦耳的环佩相击声响起,轻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梳着时兴的随云髻,头上斜斜插着几只梅花钗的妇人走了进来,步轻尘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妇人给他的感觉十分古怪,怎么说呢,就好像是电视里的那些古人一样。
 
    “我儿,你可醒了。”妇人的眼中露出欣喜之意,快步走到了步轻尘的身边,保养得极好的手握住步轻尘瘦弱的手。
 
    什么情况?!步轻尘瞪大了眼睛,身子瞬间僵住了,我儿?这该不会是楼意那家伙的恶作剧吧!
 
    “我儿,你是怎么了?大夫不是说你的病已经好了吗?现在还咳不咳了?”甄夫人浅蹙着眉头,两条细细弯弯的柳眉平添了几分忧愁般。
 
    “你、你是谁?”步轻尘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如同风箱的声音一般,不觉抿了抿唇。
 
    甄夫人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脸色白了又白,对着身后的丫鬟说道:“快、快去请老爷、大夫来。”
 
    甄夫人握着步轻尘的手握的很紧,好像生怕她一松手步轻尘就要跑掉似的。
 
    “夫人,蔳儿怎么了?”甄士隐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险些还被床前的凳子绊倒。
 
    “蔳儿他、他认不出我了。”甄夫人的话刚说完,泪水就顺着柔美的脸庞滴落了下来。
 
    甄士隐的脸色一变,上前一步,看着步轻尘,问道:“蔳儿,你还认得出爹吗?”
 
    步轻尘瘫着一张脸,本想说话,但想到自己那破铜烂鼓一般的声音,又摇了摇头,他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着自己那双被甄夫人紧紧握着的手,那双手瘦瘦小小,与自己那双修长的手简直天壤之别。
 
    甄士隐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伸出手摸了摸步轻尘的额头,转身对早已吓得噤若寒蝉的丫鬟们喝道:“大夫呢?”
 
    一个大丫鬟回道:“老爷,已经派人去请大夫来了。”
 
    甄士隐听了脸色稍微好转,但仍是十分急躁,在房间里面来回踱着步,甄夫人坐在床前默默地擦着泪,步轻尘的思绪也是一片混乱,他脑海里面有个十分不靠谱的猜想---自己十有*是穿越了。
 
    想到这里,步轻尘撇了撇嘴,微垂下眼眸,这要是让楼意那家伙知道了,肯定要羡慕嫉妒恨了,那家伙整天就在看一些穿越文,痴迷到连开会的时候都偷偷地在文件里面夹带一本小说,自以为坐在上面没人发现。
 
    穿着一身青色长袍的大夫在家丁的指引下快步走了进来,那大夫伸出二指搭在步轻尘的右手上,边抚摸着长而白的胡须边拧眉思索,良久才道:“甄老爷,令郎的病已经痊愈了,只是身子有些亏空,日后进补一番便再无大碍了。”
 
    甄士隐皱着眉头道:“大夫,可是犬子方才说不认得我和拙荆了,您再看看。”
 
    大夫听了这话很是诧异,伸出二指把着脉搏,又不住地打量着步轻尘的面色,疑惑地啧了一声,“这脉象,面色并无异象,至于甄老爷您所说的认不得二位,这恕老夫无知,老夫行医多年,对此闻所未闻。还请甄老爷另请高明。”
 
    甄士隐的面色沉了沉,这大夫已经是姑苏城最有名的大夫了,要是连他都束手无策,那蔳儿的病怕是很难医得好。
 
    送走了大夫,甄士隐沉着脸走了进来,甄夫人低声地抽泣着,步轻尘自幼无父无母,他的命硬,克死了双亲后,亲戚们也不愿收留他,好在师傅见他颇有天赋,便领养了他,二人亦师亦父,等到步轻尘出师了之后,师傅自此也离开了,步轻尘可以说打小就没享受过母爱,此时见甄夫人哭的可怜,心中不免一软,安慰道:“夫人,您、您别哭了。”
 
    不想步轻尘的话一出,甄夫人哭得愈发可怜了,甄士隐的脸色也越发黑了,步轻尘不解,难道是自己的叫法错了吗?叫太太才对?
 
    “唉,”甄士隐叹了口气,拍了拍甄夫人的背,“您也别哭了,说不定这是好事,蔳儿还小,以前的事忘了也就忘了,日后你们娘两还有大把时间相处呢。”
 
    甄夫人听了这话才慢慢收住了眼泪,拿着帕子轻轻地擦了擦泪水,一双杏眼里面充满柔情地看着步轻尘。
 
    步轻尘的嘴唇动了动,不知说什么好。
 
 第2章
 
    虽然不想接受蔳儿失去记忆的事实,但是眼看着蔳儿陌生的眼神,甄夫人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好在自从那次大病初愈之后,蔳儿的身体就越来越好了,以往每个月都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现在一个月过去了,连个头疼脑热都没有。
 
    “蔳儿,你累了吧,快歇一会儿,等会儿再接着练字。”甄夫人怜惜地帮着甄蔳——步轻尘擦了擦汗水,步轻尘感到有些害羞,毕竟他骨子里可是个二十七岁的男人,被人当作小孩子一样照顾免不了觉得有些别扭。
 
    但甄蔳若是表现出拒绝的意思,甄夫人的脸上就会露出受伤的神情,因此几次三番下来,甄蔳也只能强逼着自己去习惯了。
 
    唉,甄蔳心里叹息了一声,心想做他们这行当的,三弊五缺,甄蔳上辈子就是犯的便是命和孤,二十七岁就因为飞来横祸而死是为命弊,呱呱坠地无父无母是为孤。
 
    甄蔳担心自己会连累到甄士隐夫妇,平日里也不敢和他们二人多加亲近,自己占了他们儿子的身体已是亏欠颇多,再害了他们夫妇的性命的话,那他如何能过意得去?
 
    甄士隐捧着一盏清茗,将此景看在眼里,心里既有欣慰也有无奈,甄士隐浸- yín -在官场中多年能够全身而退,如何看不出甄蔳的那点儿小心意,但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蔳儿会和他们生分了。
 
    “老爷,您看,蔳儿的字写得越发好了。”甄夫人拿起甄蔳描的几个大字递给甄士隐,甄士隐看了又看,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摸了摸甄蔳的头算是褒奖了。
 
    其实那几个字说不上好看,毕竟甄蔳也是刚开始练繁体字,虽说芯是个成年人,但写出来的字也是形似而神不似,甄士隐夫妇觉得好看也是因为这是甄蔳写得字的缘故。
 
    “不错,蔳儿,你这字才练了几天,已经很有进步了。”甄士隐温和地笑看着甄蔳,俯下身子,“蔳儿,等会儿随爹爹上街如何?”
 
    上街?甄蔳不免有些期待,两只黑黑圆圆的眼睛忽然间仿佛放出了光,但又察觉到自己情绪太过于外露,仿佛很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
 
    甄家位于姑苏城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从甄家一路坐马车进城只需几刻钟时间,甄家自己有一辆马车,拉车的马是一匹毛发中白色夹杂着几缕红色的马,被驯养得颇为乖巧,甄蔳摸他的时候,那匹马还体贴的俯下头来。
 
    甄蔳坐上马车,沿途不住地通过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帘子往外看去,这时正是午后时分,下田做活的农人们躲在树荫下乘凉,见着马车经过,就都停下手中的活计,目送着马车离开。
 
    入了城,因着烈日暴晒,那街道两旁的小贩们早已收拾了东西早早离去,只有那有着一瓦蔽日的商人们大开着门,时不时朝外望去,见是否有客人光顾。
 
    马车在一家茶楼前面停下,甄士隐打发了下人们去找个阴凉的地方喝茶,便牵着甄蔳的手走进茶楼。
 
    茶楼的门前有一副对联,“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无须花。”笔迹苍穹有力,入木三分,像是大家手笔,落款处却是一片空白。
 
    “寻欢,许久未见了。”甄士隐看到李寻欢的时候,不觉皱了下眉头,李寻欢此时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年那个让整个京城都轰动不已的探花郎的模样,面目憔悴不堪,十足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的模样。
 
    相别十多年,李寻欢失去了消息,甄士隐本以为他是在某处游山玩水,却不想今日会见到他这副模样。
 
    李寻欢咳了一声,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仿佛下一秒就会倒在地上,他身后跟着的一个大汉却好像见惯了一般,这对奇怪的主仆实在太吸引人的好奇心了,而且李寻欢这名字也格外的熟悉,所以甄蔳看了他们一眼又一眼。
 
    李寻欢早已发现甄蔳的视线,他笑着低下身子,摸了摸甄蔳细碎的头发,道:“倒是没来得及恭喜甄兄喜获麟儿,想不到眨眼间这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甄士隐见他似乎不愿意多提自己的事情,心知他的个性,只好附和着说道:“是啊,这孩子已经5岁了,我给他取名为蔳,希望他日后能如草木一般茂盛成长。”
 
    李寻欢笑了笑,道:“好名字,好意头,我来得匆忙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不如我给你雕个娃娃给你玩好吗?等下次再见时再给你补上见面礼。”
 
    甄蔳看了甄士隐一眼,见他微微点了下头,才道:“谢谢叔叔。”
 
    李寻欢雕刻的时候很专心,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与他手中的木头,甄蔳看着他的脸,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情深不寿,一生孤苦,这面相也算是够倒霉的了。
 
    “好了,你看看喜不喜欢?”李寻欢雕刻的很快,甄蔳接过来一看,雕刻得栩栩如生,刻的是甄士隐牵着自己的模样,虽然没有上色,但是却能够一眼就认得出是二人的模样,可见技巧已经登堂入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