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涅槃 楼诚初次+番外 作者:二百五十一(上)

字体:[ ]

 
    十里洋场家国天下,在那个时代,他们都选择燃烧自己,用莹莹之火去点亮通往光明的黑暗旅途……
    ——阿诚,上峰已决定派你执行潜伏任务,代号寒刀。
    他是寒刀,十二年的烈火铸就了刀的寒冽与锋芒……
    ——阿诚,组织上派你前往巴黎组织我党的地下活动,代号青瓷。
    他是青瓷,一千三百一十摄氏度的高温下绽放出千峰翠色……
    ——阿诚,在如今的上海滩,你不杀别人,死的就是你自己。
    他是五爷,风云上海滩十里洋场中仗义千秋……
    ——阿诚,有干娘在,谁敢动你一下我就要他命!
    他是梓稷,梓里不复,吾辈当以扶危于社稷为己任……
    ——阿诚,好好活下去。不管将来如何,一定要活着。
    他是明诚,只想做明楼一个人的阿诚……
    他企盼着“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
    却奈何,生在国家多难之秋……
    在那个时代,他选择燃烧自己,用莹莹之火去点亮通往光明的黑暗旅途。
 
内容标签:原著向 民国旧影 爱情战争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诚,明楼,荣初,杨慕次 ┃ 配角:明镜,二杜,明台,梁仲春 ┃ 其它:
==========
 
第一话 回沪
 
自上海沦陷以来,已经两年了……
一封来自重庆的电报,仅仅十六个字,召回了离沪已久的军统潜伏人员。
四名。
毒蛇獠牙,寒刀出鞘,玫瑰怒放,银湖潋光。
截获这纸电文的上海中共地下党一组组长夏跃春,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时隔两年,离人终将归来。
“组长,是好消息?”雪狼这两年被逼静默,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来自组织的好消息了。从夏跃春脸上,他读出了希望……
夏跃春高兴地点头,“上级派来了新三组的组长。”
“我们可以动了?”雪狼的眼睛很亮,透着信念的光彩。
夏跃春没有说话,烧了电文后,随手拿起了搁置在自己手边的帽子。“医院还有些事,我得先回去了。记住,没有上级的命令,不能轻举妄动。”
雪狼应道,“知道了,组长。”
夏跃春认真而郑重地道别,“保重。”
雪狼如往常一样,一直把他送到门口,“你也是。”
 
上海的深秋很冷,肃杀且萧瑟,天也灰蒙蒙的。大街上的人行色匆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进了76号的魔窟。
以前,只觉得沪中警备司令部是个可怕的地方。没想到上海沦陷后,76号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明诚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在略有陌生的街道上,将车开得极为稳当。
纵然再繁荣,上海的街道仿佛一直被蒙上了一层灰暗。像一层层乌云压在明诚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回到上海以后,和以前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从今天起,遇事不得私自做决定,除非遭遇生死选择。”车后座,是明楼沉重地叮咛与嘱咐。他点漆的眸子深如古井,谁也无法轻易读出他的情绪。
明楼无法保证,他们两人此行回沪能够全身而退。回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随之准备告别世界的舞台……
可是,牺牲也是要有价值的。
他和阿诚都是学的经济,价值最大化,是他们学习的最终目的。
阿诚还很年轻,这些年跟在他身边风里来雨里去,吃的苦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天,他希望阿诚能够完好无伤地活着。阿诚一直很听话,所以有些话他必须说在前面。
他不希望他的阿诚,为了任何人冒险。包括他自己……
“是。”明诚应了一句。他的笑容璀璨绚烂,瞬间驱逐了周遭笼罩的阴云。明楼抬眼的时候愣了三秒钟,他似乎迎上的永远是阿诚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
 
有些怔愣地收回视线,明楼低头看了看腕上的表,颇为关心地询问另一个弟弟的情况。“明台是今天的飞机赴港吧?”
“是。”阿诚事无巨细地打理着他们两兄弟的事情,对这些问题对答如流。“他的航班是上午十一点起飞的,我们的航班是中午十二点飞往上海的。”
“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到了。”明楼又低头看表……
明诚从后视镜里看到神色担忧的明楼,心里闪过一丝丝异样。随即,他笑着安慰,“大哥,明台聪明又懂事,您就放心好了。”
明楼还是心事重重,可眼睛里的宠溺明诚还是看得出来的。“他是聪明懂事,可就是太不安分。希望他到了港大,能收收性子好好读书吧。”
明诚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街道上,两车交汇而过,一南一北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去。
 
另一辆车上,坐着三个人……
开车的司机还是刘阿四,身上仍保留着点黑道的痞子气息。
“大少爷,您亲自去接阿初,真是让阿初受宠若惊。”荣初赤忱的笑容一如往昔,全然没了在外的叱咤风云。
“你呀。”荣升好笑着摇头,这个弟弟也就在家里人面前这般模样了。“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说要让阿初住在家里,我能不来么。”
“原来是大太太呀。大少爷,您这么不情愿呐。”荣初在荣升面前惯会打趣,这个陪他从小长到大的大少爷,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其他的都不会在意。
果然,荣升只是笑着点点荣初的脑袋,“得了便宜还卖乖,记得回去帮我打理生意。忙了好几个月,终于有人接班喽。茶楼的评弹,我可是想了很久啊。”
荣初做了个鬼脸,“就知道剥削我!回头我向大太太告状,说您……”
荣升脸一板,“我什么?让你读的书我要收点回报,也有错?”
荣初咋舌,“阿初就是荣家的廉价成本,说了您还不承认……”
“嘿……两年不见你皮痒痒了是不?”荣升抬手就要打……
阿初笑闹着挡了几下,兄弟俩之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疏离,反而因为许久不见多了很多亲昵。
刘阿四看着不再皱着眉伏案工作的老板,嘴角也上翘了起来……
 
1939年冬季,正是汪伪政府筹建时期,明楼到任后,便把办公地点安在了这个当时世人称之为“新政府”的上海市政府办公厅的楼上。
宽大的办公桌上,摆放着明家三姐弟的全家福。
明楼望着这张照片,一双眼睛都柔和了下来。无论在外漂泊多久,回到这片土地终究是不一样的……
明诚端着煮好的咖啡进了办公室,示意其他秘书处的离开。他亲手端上了一杯咖啡,眼光从那张全家福上划过,目光停留只在刹那间……
但凡有可能被外人见到的地方,明家的全家福里,都不会出现他明诚的身影。很长一段时间,他失落过、沮丧过……
后来,慢慢地,他想通了……
在明家,他就是个高等仆人。
仆人就是仆人。
而非家人。
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才能更好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明楼喝着咖啡,就听到明诚问他,“大哥,先处理文件吗?”
明诚的声音很好听,总能让明楼在最疲惫的时候放松……明楼放下杯子,“不,备车吧,我要出去一趟。”
上海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虽是敌后,但是比前线更加惊心动魄。稍有差池,就是粉身碎骨。
明楼觉得,他牺牲殉国没有什么,可是他不能让大姐、让明台、让阿诚受到半点伤害。
这是他作为明家的一家之主,该承担的责任——保护家人。
“去哪儿?”明诚有些诧异。
“76号。”
明楼已经从明诚的身边走过,衣角带动着一丝丝风……
明诚感受到一丝凉意,想着今年的深秋还真是冷。这么冷的天,就迫不及待地去会旧情人……
这种事情,也就明楼做得出……
 
明诚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明楼最喜欢这双眼睛里看到的满满的都是他。他只要看一眼,就能看到明诚内心……
明楼却不知道,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其实也会传递着“谎言”……
明诚开着车,跟着走在小道上挽臂散步着的明楼和汪曼春,车速像是在和乌龟比谁更慢些。忍耐着按喇叭提醒他们的冲动,明诚握着方向盘开始想,这一次的他,该何去何从。
他的身份,是明楼的秘书长,还是海关总署的顶头上司。暗地里,他还是军统的少校副官……
怎么把握这些身份成了他目前最头疼的事情……
明楼和汪曼春好像谈完了话,明诚赶紧下车,迎上汪曼春。
明诚的笑容总是灿烂的,不管对着谁……“汪小姐好。”
“阿诚,好久不见。”汪曼春的印象里,明楼身边总会有阿诚的影子。她对阿诚也是很客气的,甚至还开起了玩笑。“回头我要是问起了师哥在国外的事情,你可不许保密啊。”
明诚从善如流,“汪小姐开口问的,在下当然是知无不言。”
汪曼春被这句话哄得眉开眼笑,得意地转身看向表情略有严肃的明楼……
明楼伸手点了点阿诚,假意恼怒地给出了四个字。“吃里扒外。”
明诚心头一揪,像是被人冷不丁地抓了一把。他硬是将嘴角的弧度扬得更加大,笑容愈发灿烂。略躬身给汪曼春打开车门,“汪小姐请。”
吃里扒外……若是有一天,大哥知道他……
这句话,就不会是句玩笑话了吧。
但愿那一天,能够晚一点到来,否则……
 
荣升和荣初,一起去了趟荣家墓。
献上了荣四太太最爱的香水百合……
荣初深深地鞠了三个躬,望着墓碑上女子端庄温婉的照片,眼前略有模糊。“姐姐,阿初回来看您了。”
荣升笑笑,“四姨娘知道你平安,肯定会很高兴的。”
荣初点头,迈步走到了另一座小一些的墓前……
“荣华啊……”荣升对于这个突然离世的妹妹,总是多了很多的心疼和不舍。每次来拜祭,总要落泪。
可是,当荣华身边有了人陪后,他就再也没有以前那么不舍了……
荣初脚步僵硬了下,几步走上前,抱着墓碑蹲了下来……
这里面,不仅仅有和他一起长大的大小姐,还有他的亲弟弟杨慕次……那个代替他赴死、总也不听他话的弟弟。
荣升不忍地扭过头,眼眶里的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杨慕次的死,是阿初心头永远的的痛,这份痛堪比被人硬生生抽离了半个灵魂。骨肉分离,人间大恸。
“阿次,两年了……”荣初哽咽着,几乎说不清楚话。他多少次梦见,他的弟弟拉开手榴弹爆炸的一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