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涅槃 楼诚初次 作者:二百五十一(下)

字体:[ ]

 
第十六话 局动
 
明楼不舍地松开明诚,唇边仿佛还留有着明诚的气息,他低头笑得开怀。“偷糖吃了吧,这么甜……”
明诚扭过头不理他,然而红透了的耳根出卖了他……
“哇,好香啊!肯定又是阿诚哥大显身手,今天有口服了。”明台还没进门呢就开始大呼小叫,把手上的东西一股脑地扔在沙发上,就往厨房挤。
一看到明楼也杵在厨房,明台非常好奇。“大哥你怎么在这儿?”
明楼板着脸,语气非常严肃。“我在这儿很奇怪吗?”
明诚看明台那副相捋虎须又怕被咬的样子,就笑了。“你们又不帮忙,站这里多占地方,赶紧出去。”
明楼压低了声音,指了指厨房门。“滚!滚出去!”
明台梗着脖子,朝外面喊,“大姐大姐,大哥他又欺负我……你看,还打我……你还来!”明台一边躲着明楼踢过来的连环踢,一边往明镜身后躲。
“明楼!”明镜杏眸一瞪,明长官立即变成了斯文儒雅的乖弟弟。明镜非常高兴地拿出一个盒子……
明楼打了开来,里面是一条宝石蓝领带,星宿般分布的亮点熠熠生辉……
“今天我逛的时候就看中了这条领带,这颜色阿诚戴着肯定好看。你去拿给阿诚看看喜不喜欢?”
明楼盖上盒子,“我等会儿给他。”
看着大姐这么开心,明楼只是跟着她笑了笑……
明诚做了十二道菜,菜色丰富,色香味俱全,完全比得上除夕的那一桌年夜饭。唯一的不同是……
“以后可千万不能让阿诚做菜了,十道菜里面总有六七道是明楼爱吃的,太偏心。”明镜假意抱怨道,倒是把明诚弄了个大红脸。
可不?整整十二道菜,有荤有素有点心,还有一道汤……
点心是明楼爱吃的水晶包,汤是明楼爱喝的清汤鱼丸。还有那几道菜……足足六道都是明楼平日里喜欢吃的。
“也是,做这些菜多累。”明楼点头,眼睛里全是笑意。
明台可不管哪些是明楼爱吃的,一眨眼夹了好几个于曼丽爱吃的虾球。“赶紧吃饭吃饭,饿了都。”
明镜突然正声道,“在吃饭前,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我们明台和曼丽,再过两天就要订婚了。五号,咱们就请上海的一些亲朋好友来家里,给他们办个订婚宴,把这个婚事给订下来。”
五号……
“好事情啊。”明楼笑了笑,“尽快订下来,大姐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就是这个理儿。”明镜笑容更加大了。
 
“等订了亲,大姐也该回趟苏州,告诉一下族人们这个好消息吧。”明楼状似无意地提起这件事情来。
明台反射性地看着对面的两个哥哥,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看了眼于曼丽——大哥是想把大姐支开?
于曼丽看向明台——非常有可能,会不会有任务?
“是该回一趟苏州。”明镜点头。
“大姐,把曼丽也带回去给老家的族人们看看。”明诚笑得灿烂,“曼丽还没去过苏州吧?正好让大姐带着你逛逛,风景可好了。”
“对对,阿诚说得对。”明镜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曼丽啊,大姐跟你说,苏州好玩的地方可多了,小时候明台啊……”
明诚一边听,一边给明楼夹了块葱香排骨。“大哥,你多吃点。”将来想吃,恐怕也不会吃到他做的了……
明楼愣了一下,看向明诚的时候,只看到明诚笑容灿烂的脸……他觉得有那么一瞬间,心脏打了个寒颤,却不知道是何缘故。
 
杜旅宁的动作很快,他的手段向来是雷厉风行,且言出必践。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明诚,就只有用最稳妥的方式,确保明诚没有后顾之忧。
所以,在他的一番言辞之下,得到了“寒刀负责死间”的手令。这份手令,赶在了王天风到达上海之前,下达给了军统驻上海情报站。
明诚看着下线送到自己面前的电文的时候,眼眶就红了……
不为别的,为杜旅宁。
因为他太了解杜旅宁,如果不是为了保全他,杜旅宁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争取了这样一份手令。
万一他有任何不测,杜旅宁不仅会自责,还会受到来自军统上层的批评……
他的这个老师,把感情藏得很深。
既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屡建奇功,又希望他们能全身而退……当危险来临前,他却又会给他们保驾护航。
明诚给明楼冲了一杯咖啡,将这纸电报手令夹在文件里,敲开了明楼办公室的门。“明先生,您的文件。”
明楼接过去,先喝了口咖啡。然后打开文件……
明诚看着明楼的脸色变了又变,他低声说道。“军统上层刚下达的手令,死间计划将由寒刀全面总揽。”
“寒刀!”明楼赶紧扑面而来的冷意,冻得他身体轻颤。他想到的是,万一寒刀认同的是王天风的计划,那么明台和于曼丽……
这上面清楚地写着,由毒蛇负责死间的清扫工作,明显将他排除在计划之外,只负责计划的善后……
事情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阿诚,致电重庆,我要求与寒刀当面会谈。”明楼想要见一见寒刀,那样他才能够争取到死间计划的执行权……
“是,大哥。”明诚沉默地走了出去,留一个安静的空间给明楼自己平复情绪。其实,明楼心里应该也知道,他见不到寒刀的吧……
明诚发电给重庆,得到的答案当然是意料之中的。杜旅宁早就请示过的事情,已经是铁板订钉……
何况,他就是寒刀。
要不要见面,最后的决定权在他的手里。
如果明楼知道他就是寒刀,明诚无法想象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大哥,寒刀回复,不见。”明诚可以清晰地看到明楼眼里最后的一点光破灭了,“大哥,说不定见了王天风之后事情会有转机呢。”
他不能说太多,哪怕是说一个敏感的字,明楼都有可能怀疑。他能做的就是给出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安慰……
“王天风他就是个疯子!”明楼根本不相信王天风的身上会找到转机!
“大哥,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当初制定死间计划的时候,谁会想到突然出现一个寒刀!他想干什么?啊?他想干什么?”
他想救你,想救你们,如此而已……明诚任由明楼在办公室里砸东西发泄,他一动不动,更不敢轻易说一句话。
明楼一直看不上寒刀的作为,这些年明诚都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越来越不敢告诉明楼……
后来,他知道了明楼的心思就更不敢了……
明楼那么在乎他,如果知道他十六岁就进了军统,如果知道他在圣彼得堡过的那两年不是所有人看到的两本优秀毕业的毕业证书,如果知道他当年为了不进军统一次次等着他去接他……
明诚连想都不敢想下去。
“大哥,事情不到最后一步,谁都不知道结局。”明诚等明楼渐渐冷静下来后,才说了这样一句话。
明楼抬眼看他……
一堆狼藉之中,明诚站得笔直,像一棵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白杨。
明楼凌厉的眼神几乎把明诚好不容易积聚的勇气全盘散尽,“你觉得,还能有什么样的结局?”
明楼说得很慢,他不敢想象,此刻的明诚在想些什么……
他一直认为,明诚很聪明。
可是他恨透了明诚的这种聪明,因为明诚是一个太不懂得考虑自己只懂得顾全别人的人……
这种聪明,迟早会让明诚踏上一条不归路,那时他想救都救不回来。
“大哥,在没有确定毒蜂怎样实施计划之前,我们都还有机会。”明诚逼着自己迎视着明楼仿佛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神,“瞬息万变。”
“阿诚,你记住,我不允许你插手死间计划。”明楼的语气极其严厉,“明台已经出不来了,你千万不能卷进去!答应我!”
卷进去?我们其实一直都在局中……
明诚看到了明楼眼底的哀求和殷切期盼,只要一摇头,仿佛这份期盼就会消散殆尽。然而,太晚了……
明诚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地一点头。
“阿诚,我可以失去一切,唯独你……”明楼伸手将他抱住,“你是我唯一失去不起的,懂吗?”
“大哥……”对不起,很多事情需要有人去完成……明诚抬手回抱住了明楼。你才是我唯一不能失去的!
 
王天风一到上海,就接到了来自上峰的指示。寒刀接管死间计划,对于王天风而言也是一个晴天霹雳。
他苦心经营了这么久,培养了明台和于曼丽,就是为了死间计划的实施。
现在半路杀出一个寒刀……
这个寒刀还是杜旅宁的学生,在军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偏偏没有人知道他真实的身份。
王天风带着三分着恼三分好奇和四分紧张,踏进了上海情报站行动二组的联络点。一进门,就看到明台和于曼丽正在拍婚纱照,拍照的是郭骑云。
王天风一看这种情况,原本因为计划变动而生的火就被点燃了,蹭蹭地往上窜着小火苗,瞪着他们三个的眼睛凶狠无比。
像是随时要扑上去蛰他们一口……
“很开心?”王天风帮明台理了理领带,拍拍明台肩上根本不存在的灰。突然吼道,“让你们来上海就是干这个的!玩过家家!啊?!”
“老师……”明台张口就想辩驳。
“老什么师!喊处座!”王天风就不服了,同样是军统情报处处长,凭什么他的死间计划指挥权就归了寒刀!
有个老师了不起啊!谁还没个老师啊!
“处座!”三个人连忙行了个军礼,半点都不含糊。
王天风扯了扯于曼丽的婚纱裙,“真漂亮……我是怎么告诉你们的!穿了军装就是个军人!穿婚纱!亏你们想得出来!给你们一分钟,给我换回来!”
“是,处座。”明台和于曼丽赶紧进换衣室,换衣服。
王天风从兜里拿出一个槟榔,扔进了嘴里。边嚼边对郭骑云道,“下午两点半,跟我一起去和平饭店。”
“……”郭骑云不解,他们这种身份出入那种地方会不会……
“你有意见?”王天风嚼着槟榔,笑容说不出的诡异,看得郭骑云浑身汗毛直立,暗道处座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属下不敢!”郭骑云深知身为副官,就该做好每一项长官布置的任务。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要他越过去,他也绝无二话。
明台和于曼丽在五十九秒的时候,恭恭敬敬地站在了王天风的面前。王天风总算脸上没有了刚开始进门的煞气,他看了看明台又看于曼丽。“我说过,你们来上海是执行一项重要任务的,现在这项计划即将启动。你们随时待命,准备行动。如今是战时状态,你们这种……谈情说爱,最好不要让我看见!”
“属下遵命。”明台和于曼丽异口同声。
王天风指了指郭骑云,“你,跟我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