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综英美]大义无霾 作者:罗生龙介

字体:[ ]

 
    文案:
    20岁以前,诺埃尔以为自己是穿到了三流的狗血替身小说里;20岁以后,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其实就是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FBI;最后,他却发现,难有一死的法医、爱好食人的心理医生、如雷贯耳的名侦探……这个世界混乱的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
    在遇上BAU的那一刻起,他就从一条阴冷的斯莱特林毒蛇、黑魔王的情人,变成了一个……打击犯罪的正义小伙伴?
    吾之信仰,大义无霾!
    注:因为这篇文是综英美,融合的作品的时间背景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此文的背景时代时间是完全浮云成迷的,不要纠结年代背景哦内容标签:英美剧 励志人生 悬疑推理搜索关键字:主角:诺埃尔·伊夫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这是一间可算得上华贵的房间,陈件摆设无不精致,虽算不上珍稀,可也不是什么便宜货,色调更多以银色与绿色交织搭配,显出一种冷色的奢华,但从这样的表面来看,更多的则可见主人对这两个颜色的偏爱。
    只是这房间与平常的比起来光线实在是太暗了些。
    地毯平铺柔软,干净无尘,虽然房间看起来阴冷了点,但不穿鞋站在上面也并不会有什么不适。于是上面便真的伫着赤|裸的双足。形状姣好,洁白莹润,这样如玉雕的色泽外形漂亮得不得了,令房内光线昏暗的模样都染上了几分靡色,分外- yín -|颓。
    黑色短发的少年裹紧了身上的毯子,墨绿的眼瞳直直望着透进光亮的窗户,像是要望到外面去,有着精致花纹的栏杆却阻拦了一切的奢望,影子倒在地上,映出复杂的轮廓,而人神色空洞。
    他的手和落在地毯上的脚一样白净好看,光|裸地抓着遮盖身体的布料,身上的**痕迹却还有些泄露了出来,同那起禁锢作用的手链脚铐一起昭示着这个少年目前的处境:囚禁与带有着情|色意味的侵害。
    铐链都是黑色的,在这样昏暗的房间里本是不太显眼的,可映衬着那样白皙的皮肤又对比鲜明,一下子就变成了冲击人眼球的异样美景,甚至无形中又多了几分惑人的气息。
    这样的场景就落在了打开门走进来的黑发男人的眼里。
    同样都是纯黑的发色,但显然这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除了虽都好看然并没有多少相似的面容长相之外,男人熠辉如红玉宝石的赤色双眸与少年那暗沉冷淡的墨绿眼瞳实在不是同一种颜色……大概还要算得上是相对的颜色了。
    这个男人长得俊美,气质高贵又凌厉,一看就知道是久居高位的人,血般猩红的冰冷瞳眸又似乎是在说明他的危险姓,第一眼看见都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门打开的声音与进来的人都影响不到貌似已经陷入自己世界里的少年,他并没有转头去看,也没有任何反应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那扇仿佛光明所在的窗子,魂魄都被摄取了一般,好似被房内的灰暗所渲染的黯淡光亮照在他的脸上,像极了灰败没有人气的人偶。
    然而径自进门的男人却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自顾自地靠近了安静坐在窗边的少年,全身只遮盖了一条毯子的模样显然有大半瓷白的肌肤露了出来,再加上那一身粉红与青紫的痕迹,看着就勾人的很。
    男人理所当然不会拒绝送上门的美味,哪怕那其实本就是他自己的杰作。
    亲吻、爱|抚、索取,一切都好像顺理成章,更何况被这样对待的人还一点反抗都没有,对上一个高高在上算得上可以随心所欲的人,可不顺理成章吗。
    如绿湖有黑墨浸染的双眸逐渐堆积起了水色,白净无暇的脸上也泛起了艳丽的绯红,相比于之前的无神,这个时候的少年被色气覆盖以后倒看起来更多添了几分生气,眼睛竟也倒映出了在自己身上之人的身影。
    他伸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如此顺从的回应显然取悦了黑发的男人,少年莹白的脖颈上被印下粉色的啃咬痕迹,反射姓地收紧了手臂,力的作用使双方之间的距离愈发贴近,靠着对方的肩膀皱着眉泄出了一声不适的轻哼。
    静谧到几乎只能听见双方呼吸与*碰撞声音的房间突然响起了这么一下,连带着锁链的清脆细碎,即便短促,也十分清晰可闻。这个年龄并不成熟的嗓音听起来还有些软嫩,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令氛围变得越加火热起来。
    这里的光线昏暗,但还属于肉眼可见周围的程度,窗户的附近更是相比于其他地方要明亮许多,明明是全无温情的行为,在柔光的挥洒下,两人的发丝竟也镀上了一层仿佛圣洁的光,少年身上的痕迹都因此而减淡了些许。
    交叠的影子融合有如一体,边缘处与其他装饰的倒影相接,连绵在整个地面,就像有着一个潜伏于黑暗的怪物死死抓着少数能接触到那处光亮的事物,要将一切都拖拽入深泥里,然后就成了属于它的世界。
    它不渴望光明,但它想令一切收入掌中。
    “诺埃尔……”属于成年男人的低哑声音在耳边响起,此般时刻叫着的名字听起来恍若叹息,可掺杂了情|欲,连那份柔和都虚假万分。
    被拥着叫了名字的少年因为男人的动作轻而压抑地呜咽了一声,靠着对方肩膀的脑袋有些无力地歪了歪,日光的角度路线不受阻挠,落在了墨绿的瞳眸中,叫人错觉还以为点起了碎星的光亮。
    然而并没有人看到,也并没有人在意。
    他下意识地因着突然的落光眨了眨眼,生理的泪水随着这一举动划过脸庞,莹润好似冰石久受日晒所化,鼻子皱了皱,通红了不少。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判断,一旦男人叫了他的名字,就意味着离这场交|合的结束不远了。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清理一新之后,有着红宝石一般漂亮眼睛的男人重新将那条薄毯,念了个令少年保持温暖的咒语,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便打开门走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灰暗的房间又重归寂静,黑发绿眸的少年披着毯子,仍旧是一副空洞无神的模样,阳光透过那唯一的窗子照在他的脸上,大半的面容都看起来神圣温柔,小半部分还隐在黑暗里,活像天堂与地狱的分割线。
    倏地,他缓慢地勾起了嘴角,被光明所眷顾的那部分弧度看上去是悲悯的,隐于黑暗中的那份弧度又透着些诡异的味道,奇异又美丽。
    少年动了动纤长的指尖,被带了镣铐的手抬起置于眼前,光耀毫无吝啬地拂洒,与那圣洁的大半张脸给人同样的视觉感官,黑色的枷锁生生破坏了这份美好,但又觉得和谐无异,他张了张红润的唇,久违的魔力逐渐流淌于全身,“四分五裂。”
    锁链应声而碎,手腕脚踝还有被磨红的疼痛痕迹,他甩了甩手,并没有在意这些早已习惯的痛觉,重获力量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仿佛重新活了过来,墨绿的眼瞳都多了几分清明。
    囚禁、强迫、黑暗……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第2章
    
    恢复魔力以后衣服也就不是问题,费了一番功夫还算顺利地逃离了那个幽暗的地方,外界突如其来的光线叫人一时之间还有些适应不了,诺埃尔眨了眨又开始流泪的眼睛,伸手抹去了不听话的泪水,眼眶还是泛红的。
    放下了手,诺埃尔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面无表情的脸又有几分怔愣。
    他确实是成功逃出来了,这里的光线也显然要明亮得多,灯光甚至还是熏黄的暖色,可他不仅感觉不到什么温暖,反而眼中的清明又消去了几分。
    他在摄魂取念。
    “唔唔……”手脚被绑缚的女人被扔在面前的地上,身上的痕迹却比少年要凄惨的多,看见他出现似乎非常激动,极力想引起对方的注意,周围的摆设看起来像是狭小的室内,其他的东西好像还有些混乱,造成这一切的大概是一个并不热衷于清理的男人。
    墨黑短发的少年呆呆地注视了一会儿,然后动了动向着那个可怜的女人走过去,将对方嘴上的胶布小心地撕了下来,衣袖因手抬起的动作向下滑落了不少,皓腕上的红痕显露无疑。
    女人见到这一痕迹,也有些呆愣地眨了眨眼,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只是将对方在自己心里的身份从救援者变成了一样被抓来的可怜人,少年一开始有些像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也有了别的解释。
    绳索很快被解开了,而且看样子之前这位女士也有尝试过挣脱掉,不过还没成功就遇到了他,倒是少废了一番力气。
    一开始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女人起身还差点因为身体不协调要摔下去,被一边的诺埃尔扶住了,习惯了这种状态以后走路还稍微有点吃力,但见着少年立在原地好像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样子痴痴呆呆的,还是拉着对方一起跑了。
    女人对这间房子里的路线显然不熟,大概是无意识的时候被弄进来的,但毕竟也就只是一栋普通的房子,要迷路还是不太可能的,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还没有出去,就有一个男人阻拦了他们的去路。
    这个男人跟之前诺埃尔面对的人倒是差远了。长得也算不上丑,不过脸上胡子拉碴的,一见就是不怎么注重自身形象打理的模样,再者气质也实在不是能登得上台面的那种,身体看起来挺壮实,一副聪明相,但现在一副凶恶的表情,手里还拿着一把,硬生生就匪气了许多。
    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原本还拉着诺埃尔的女人见到对方脸色惊惧地向后倒退了几步,这一反应明显就是对方是导致女人现状的罪魁祸首。
    诺埃尔眨了眨眼,盯着男人手里的略微抿了抿唇。
    这里是英国,对方能有就很奇怪了,但不管那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面对这种东西,以他的魔力来说,现在的情况其实是有点危险的。
    如果他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巫师界的巫师,在面对这把的时候或许还会有点不知者无畏的意思,可惜诺埃尔是个穿越者,即便也可以算是在这个世界从小长到大的人,但当见到这么个家伙的时候,他还是能认出来的。
    他原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一个魔法世界,自己或许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可是当他渐渐长大,更加了解了这个世界以后,反倒有些失望。
    这个世界将巫师与普通人分开,而他所出生的巫师界虽然有所谓魔法,可实在与自己想象中的力量差远了,何况好多人还十分固步自封,对于他们对普通人称呼的所谓麻瓜保持着一种弱小需要保护或者微不足道的态度,但是看看他面前这黑洞洞的口,哪里弱小了?
    他原本是打着学完所谓的必修课程从霍格沃茨毕业以后就到麻瓜界生活的打算的。反正他出身的家族虽算是巫师界的贵族,可他也不过是一支无足轻重的旁系,虽然有时候是有点憋屈,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是挺自由的,只要保持低调,不要让人际关系弄的太僵,他的未来还是很明亮的。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的自由度是因为自己隶属于一个不算重要的支系,他后来的经历也是由于自己是属于一个不算重要的支系。
    那位黑暗公爵他是有听说过的,怎么说他也是斯莱特林学院的,而这个学院里多的是学生崇拜那位大人,如果他不是已经打定主意要去到麻瓜界生活,说不定也会成为那位大人的崇拜者了,不管怎说,强者总是叫人尊敬的。
    可惜,即便他原本对对方还算有好感,在被那个家族算计着送到那位大人的上以后,也差不多没了。
    这件事情发生的其实很好理解,像是那位大人的地位,总少不了要讨好的人的,他们家族算是贵族,可也只是小贵族,更别说是他这种小贵族的旁系了,主家想要讨好那位大人,像他这种看起来毫无根基一点威胁力都没有的小人物不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至于姓别,是美人就可以啊,要是不喜欢男的,他们家族也一样没什么损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