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恶作剧之吻同人之树有南枝+番外 作者:望江生

字体:[ ]

 
文案:
     正经版文案: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着潜意识的渴望。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寻寻觅觅
 
找的也许就是那个可以治愈内心
 
灵魂相碰,携手走向所渴望前方的那个人
 
当软萌自强治愈系的袁湘楠遇上高冷别扭腹黑系的江直树又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两人又渴望着什么?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又能治愈什么?
 
逗比版文案:
 
袁湘琴:江直树,我喜欢你!
 
江直树冷眼一瞥,长手一挥,拉住想要偷偷逃跑的人,抱在怀里:对不起,我有人了。
 
被抱在怀里的袁湘楠尴尬一笑:非礼勿动,非礼勿动。
 
正常:每天下午三点准时更新!(对不起大家……我要把更新时间往后延了……)
 
          全文无VIP章节,请放心享用。
 
作者微博:望江生的秘密基地。欢迎前来唠嗑,提供瓜子茶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湘楠,江直树 ┃ 配角:袁湘琴,阿金,江裕树,袁爸爸 ┃ 其它:治愈,树有南枝
 
 
  ☆、第一章
 
  袁湘楠手撑着头,看向窗外那一片碧绿的田野,夏天的乡下总是比城市要凉快许多,伴随着田野里的蛙声、树上的知了声传来的是爷爷扛着锄头气急败坏地喊声。
  “楠楠!不要坐在窗口,要下雨了!风大起来你不要感冒了!”
  袁湘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吹在自己脸上带着湿意而舒爽的风是夏日暴雨前的征兆,目光往远处望去,云朵开始压低,乌云遮住了太阳,远方的田野也仿佛从翠绿色变成了墨绿色,山雨欲来的气息让乡间的叫声变得更加响亮。
  嘎吱———
  伴随着木门开启的声音,一阵雷声隆隆响起。
  还想看完一整个下雨过程的袁湘楠被一个苍老而有力的手拉到一旁,眼前的窗户关上,遮住了外面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啪啪响声。
  “楠楠,”老人仔仔细细地看了下袁湘楠,确定他没有被外面的雨淋湿,这才放下心来,“跟你说了好几遍了,下雨天不要坐在窗户边上,被雨淋湿,生病的是你,你马上就要去台北了,不要因为生病又去医院而耽误了,湘琴那丫头也不知道在台北跟着你爸爸咋样。你们都要上高三了,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身体,知道了吗?!”
  听着爷爷的絮絮叨叨,袁湘楠无奈又暖心地笑了:“爷爷,我不想离开你。”
  袁爷爷一愣,原本在嘴边絮絮叨叨的话变成了孩子背上温柔的安抚,年迈苍老的手带着岁月的痕迹,用与庄稼人完全不同的温柔安抚着这个陪伴自己十年的孩子。
  “傻孩子,去台北是好事呀。虽然你在这边乡下养身子,可是总归是需要去台北的,那便是大城市,有你爸爸和姐姐,你只要好好学习,考出好大学,爷爷就开心、就满足了。什么时候大概还可以蹭你的光去台北玩呢,哈哈哈。”
  “爷爷你放心,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来接你去台北!”
  “好,我知道了,你还不快去整理行李,后天的车,可别错过咯。”
  “嗯,爷爷你休息一下,我先去做饭,等我们吃完饭就去整理!”
  看着孩子跑去厨房做饭的背影,袁爷爷的眼里忍不住泛起水光,这孩子十年前才五岁,小小的一个,脸色还带着大病初愈后的苍白,浑身上下也只有脸上肉嘟嘟的婴儿肥看着是有肉的,看到刚从田里回来的他脆生生地喊了声爷爷,喊到了他长久孤独一人的心里。如今这孩子也长大了,长高了,也该离开他去大城市感受生活了。
  即便爷俩再不舍,也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老人原本想送袁湘楠到车站去等车的,却被袁湘楠坚持留在了家里,嘴上说着天气太热不想让爷爷出去中暑,实际上剥开这层原因,更是因为他的不舍。
  爷爷只好在家门口,看着孩子自己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夏天的烈日下走去,直到看不见孩子的身影,也依旧站在门口。一声公交车的鸣笛声突然间惊醒了愣在门口的袁爷爷,看来孩子应该是上车了。
  “楠楠,注意身体,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仿佛喃喃自语般说完,老人便转过头,回到身后那寂静冷清了许多的房子,摇着蒲扇坐到面对田野的窗子边上,看着外面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的田野。
  台北火车站。
  袁湘楠自己一个人拖着一个大箱子走出火车站,在乘客出口区看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爸爸和姐姐。他叹了口气,这是要继续等,还是自己找回去,反正………他把双肩包拿到身前,拿出一张夹在书上,保存良好的纸条,纸条上写着爸爸小餐馆的具体地址。只是,他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在乡下长久不见这么多人群的他还是不由自主感到一阵畏缩。
  没有手机的他只好走到车站的保安厅,去向保安问路。当得知要先地铁转公交再转公交,他就觉得自己坐了一天车的身子要更不行了。想着接下来还有预计两个半小时的路程,他只好打起精神,拖起箱子向地铁站走去,希望能够在天黑前到爸爸那里,不然,就真的要饿一整天了。
  只是当袁湘楠下地铁打算出去的时候他才发现,地铁这么多个出口,他该从哪个出口出去……坐公交啊。因为现在已经是下班高峰期了,地铁站的保安和工作人员都在紧张忙碌地工作着,这种情况下,袁湘楠觉得他真的不好去打扰别人。看来只能找个路人问路了。
  远远看到一个低头看书走来的一个男生,他走向前,不好意思地笑着问道:“你好同学,请问你知道去哪里坐这辆公交车吗?”说着他将手里写着路线的纸条递出去,希望能问道正确的路线。只是……他想抬头看着这个男生的时候,他愣愣地看着男生被人打扰看书后依旧面无表情的脸,菱角分明,五官张开,隐隐透露出其主人冷淡的气质,却又帅气到极致。只是,这男生真的好高啊!目测有一米八以上了!感觉堪堪看到他肩膀的自己真的矮了……不过他才十五岁,会长高的!
  看着挡住自己目光的纸条,他将注意力从纸条上转移,顺着纸条看去是一双修长细嫩的手,白皙的手指依稀能够在指腹上看到曾经是只肉肉手的痕迹,有一种,有一种想要去咬一口试试口感的冲动。突然间他猛然发现,自己居然对着一个陌生人的手萌发了这样的想法,面无表情的脸上散发的冷气变得更重了。顺着手指看上去是一张五官精致的脸,神色间透露些疲惫,脸色有些白得过分,虽然身子看着有些瘦弱,可脸上却依稀有着肉肉的婴儿肥,这个孩子看着只有13、4岁半。发现这孩子看着自己愣住了,他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3号口出去,过马路左转后走390米就可以到公交车站了。”
  回过神来,袁湘楠发现自己盯着人家看,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好的!谢谢,打扰了!”
  说着便拖着在脚边的箱子快速往三号口走去,虽然看着非常吃力。
  放弃想要上前去帮助的想法,他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今天有些晚了。只是,回想到刚刚的纸条,他依旧忍不住想到,这么晚了那孩子还要赶路,不知道晚饭吃过没有。
  等到袁湘楠兜兜转转下了公交看到幸福小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看着店里依旧忙碌的身影,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估计爸爸是真的忘记了吧。
  打开幸福小馆的门,就听到热情的“欢迎光临”,再下一秒就被亲自刚端菜出来袁爸爸热情地拥抱了!
  “楠楠啊!你是今天来的吗!今天几号啊!哎呀哎呀,我怎么就忘记了,对不起儿子啊,累了吧。来来来,快把行李给爸。”说着便拖着箱子往里走去。
  这下,袁湘楠是真的确定,他忘记了。
  “爸爸,你先放着,我来。你先去忙吧。”
  袁湘楠上前拿过箱子,自己边往里拖边问。
  袁爸爸看着跟自己尊敬有加而亲切不足的孩子,不由地愧疚起来,刚想说点什么却被转过头来的孩子的笑容打算。这孩子,七分像了妻子,这身体更是十成地像了。
  “爸爸,有人叫你了。”袁湘楠看到爸爸愣在那里,笑着出声提醒。
  “唉,好!来了来了,”袁爸爸与那头客人应和了几声,再问道,“楠楠,饭应该还没吃吧?有什么想吃的吗?爸爸做给你吃!”
  被袁爸爸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自己只有早上在家时吃了早餐,后面因为太累了,再加上各种转车导致不舒服都没有吃饭,袁爸爸一提醒这才感觉到肚子空空的,虽然还有些反胃,但他知道自己该吃东西了。
  “没呢,爸爸,给我随便来碗面就好了。行李就先这边可以吗?”
  “行行行,当然可以。晚点爸爸带你回家休息!”架不住那边客人在催,袁爸爸赶紧跑进厨房,先给儿子煮了一份清淡的面条,让人拿给他以后便马上跑回厨房给客人做饭了。
  另一边,店里的两个服务员看着袁湘楠慢条斯理吃面条的样子,偷偷地讨论了起来。
  “你说,咱们老板看着这么不靠谱的跳脱的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乖巧的孩子!”
  “你别光注意他的乖巧呀!你看他!长得真好看!弄个长发估计就可以当女生了!”
  “你这么一说,真的诶,希望他以后———”一直来幸福小馆,这样他们就有眼福了!
  “你们俩聊什么呢!赶紧去给客人送菜!”
  两个员工的小嘀咕并没有打扰到安安静静吃面的袁湘楠,他想着,来到新的环境,真的要开启新的生活了。希望自己可以尽快地适应这样的环境!
  只是袁湘楠发现,他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由于过度劳累加上饿得太久了,又不适应台北的空气与环境,他不可避免地生病了。反复姓的发烧让他暑假养起来的肉一点点掉下去,直到插班考的前一天,他还发着低烧。
  他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和明显变瘦的小身板,皱了下眉头,看这手,再瘦下去是不是要变成排骨精啊。
  “楠楠啊,”门口探出一个中长发的头,清秀的女孩担忧地走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你这都病了快半个月了,你插班考可以吗?你不要紧张,考差了也没关系,F班也很有趣的!”毕竟,她一直在F班也过得好好得呀!
  袁湘楠安慰地笑了下:“姐姐别担心,我不紧张。考差了也没关系。”
  袁湘琴看着弟弟乖巧的笑容,心底有一点心酸,弟弟从小身体不好,没什么娱乐活动也只能学习。他肯定不希望自己考得很差,毕竟之前都跳了一级,而自己,唉,反正都这样啦,也没什么差啦!
  “嗯!那你明天插班考加油!我明天带你一起去学校吧!”
  “好的,谢谢姐姐。”
  插班考考试那天,袁湘楠跟袁湘琴来到斗南高中的门口,看着大门上气势恢宏的校名,他没由来地一阵紧张。随即立马自我安慰调节情绪,由于家属不能跟着进考场,所以袁湘琴只能自己待在大门边上,目送弟弟进去,突然间大喊到:“楠楠你加油!”
  旁边其他陪考的家长目光瞬间聚集到他们俩身上,袁湘楠强装淡定却两耳通红地挥挥手进去了,而袁湘琴理直气壮地回瞪一眼,找了一个路边长椅坐下,决定等弟弟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最喜欢各位小宝们可以给我评论啦!开新文争取每日一更!大家有什么想要提的意见或者是看法都可以通过评论给我!如果你们想要表达对文章的感兴趣以及想要在评论里夸夸我,我也是倒履相迎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