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弹丸]绝望洗礼 作者:孤月千灯

字体:[ ]

 
文案:
     狛枝凪斗中心
 
CP:日狛/神狛
 
游戏剧情开始前的故事(≧▽≦)
 
内容标签: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狛枝凪斗,神座出流,日向创,江之岛盾子 ┃ 配角:江之岛盾子,七海千秋,弹丸众 ┃ 其它:弹丸论破,神狛,日狛
 
 
  ☆、chapter 1
 
  鲜红色。
  不。
  是暗红色。
  几乎麻木地大脑,下意识地纠正着蹦入大脑的错误的颜色形容词。
  显示器里的画面十分昏暗,是一种带着些许失真质感的不真实的暗色,就好像那画面被传输的过程又进行过再处理一般。因此,那画面中被彻底穿透的少女及她因此而喷涌而出的液体,都带着绝望的灰暗之色。
  即使这颗大脑里面长了一颗已经威胁到了生命的肿瘤,即使这颗大脑已经被错乱的科技搞得混乱起来,即使让人悲痛到难以思考的残酷现实才刚刚发生,狛枝凪斗,这颗大脑的主人,还并未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
  画面——是真实的。
  但是……颜色不对。
  是色调被处理过么?
  不对,色调完全不对。
  “为什么,身体动不了……”
  狛枝凪斗听见自己身边的毒舌舞者啜泣地哭喊着。
  他转过头看向四周,发现此时,自己的全班同学都站立在原地,直直地盯着显示器中,那将整个班级统和成一个共同体的班长——七海千秋的身影。
  或许说已经不能用如此清晰的名词,来形容此时画面的中的那团红色了。那只是一团绝望,血红色的希望的垫脚石才对。
  不过……狛枝凪斗并没有发觉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但是他也的的确确发觉了自己的同班同学都像是中了什么魔法般地,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只能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
  催眠?视频?
  色调?
  因此脑袋里有一颗脑瘤的原因,狛枝平日里没少阅读与大脑有关的书籍。因此,他突然想到先前看到的一本幻想科学小说。
  利用视频的光影来进行催眠洗脑什么的,理论上不是不可能。
  狛枝凪斗将此异常的状况,与画面色调过于暗沉的显示器联系了起来。
  这里是希之峰学园,天才这种存在,遍地都是。如果有真的掌握了这种技术的超高校级的存在,不,不应该说如果,在希望之峰学员里有这样的天才,是理所应当才对。
  此时,这间房间里充满了绝望。
  画面里是已经被彻底刺穿死亡的前·希望,现·垫脚石七海千秋,而播放了七海千秋死亡过程的视频则极可能有催眠或是洗脑的作用,而那力量让自己的全部同学全部都只能一动不动地看着垫脚石那已经彻底死亡的剪影。
  而此时,自己便是唯一一个不受那视频作用的人。
  狛枝凪斗意识到了这一点。
  或许是因为自己脑袋里的脑瘤,让大脑的某些机能异于了常人,所以反而没有受到视频的影响么?狛枝凪斗这样想着,但这个想法只在他的脑海里过了一个闪念。
  现在为什么只有自己没有受到洗脑视频影响的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如此绝望的状态下,只有自己是可能能做些什么的!
  狛枝凪斗无法抑制地喘息起来。
  此时的状态,实在是糟糕,实在是太糟糕了!不仅代表希望的七海死亡了,全部的同学都陷入了疑似催眠的状态里……
  简直是绝望,不,简直是前无仅有的,巨大无比的绝望!
  这样的绝望,将会带来怎样巨大的希望呢?狛枝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他再同伴们的哭喊中,听到了砰,砰,砰,砰,的声音。
  那是他的心脏,在因为前无仅有的兴奋,在剧烈地跳动着。
  在这最大,最恶劣的绝望之下,只有自己,只有狛枝凪斗未受影响。
  只有狛枝凪斗有可能站出来,打败此时的绝望。
  那么——如果狛枝凪斗成功了呢?
  狛枝感到了让呼吸都为之凝滞的,宛如狂喜一般的兴奋。
  如果成功打败此时的绝望,狛枝凪斗,将会踏着七海千秋这颗希望的垫脚石,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
  这样想着,狛枝凪斗将自己的视线转回了显示器的方向。
  他的动作幅度其实不大,包括先前环视周围的动作,其实都处于一种可控的变化之下。
  对方——在狛枝凪斗看来,应该就是江之岛了,既然能够选择以显示器的方式转播七海班长,啊不,垫脚石的死亡,那么此时,估计七十七届的全班,都在她的监控之下。
  狛枝凪斗如同其他同学一般地盯着显示器。稍微不同的是,他的视线稍微偏下些,双瞳汇聚之处,与其说是七海的尸体,不如说是她的尸体之下,那滩令人作呕的暗红色。
  七海千秋成了希望的垫脚石,并不代表着狛枝凪斗必须要直视她此生最后残留之物。如果可以的话,狛枝并不想过多地看到那幅画面。
  他清了清嗓子,突如其然的大笑起来。狛枝本以为这会很难——或许别人不这么认为吧,但是狛枝凪斗本人虽然有着糟糕的自卑与自负,但在他自己的认知之中,此时的确是没有名为疯狂的这种元素的。但是实施起来,却很轻松,就好像原本就具有的某种能力,某种特质,随着某一个无法看见的抽象的开关啪地一下被打开了一般,倾斜而出。
  他倾吐出自己的垫脚石理论。这理论,是狛枝凪斗发自内心认可的内容,因此他才能如此流畅地大声说出来。狛枝凪斗并不擅长说谎,因此,他也很清楚,愈加真实的自己,才愈能够成为掩饰。
  垫脚石理论,是狛枝真实的倾诉,大笑却不是。
  但这是必须的行为。以周围的同学的行为来看,如果狛枝凪斗与他们一样一同陷入了绝望之中的话,那么这种程度的崩坏是必须的。
  但是狛枝的一切准备,其实都毫无意义。如果此时正通过监控监视着正被洗脑的七十七届学生的人,是拥有着超高校级的分析力的江之岛的话——在洗脑开始的一瞬间,依靠她的超分析力,没有被成功洗脑的对象就会被立刻发现。
  但是,现在监控之后的那人是绝望姐妹中的另一个。此时,她的心神都被离开的妹妹带走了,虽然看着监控显示器,却带着漫不经心的百无聊赖。
  她完全没有发现,这其中有一个人并未被洗脑。
  她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妹妹对神座出流超出规格的好奇心。
  “近距离看的话,我的作品不错吧?神座前辈~”
  少女弯腰,俏皮地望着眼前的长发之人。她的眼睛又大又亮,皮肤白皙柔软,鼓起的腮帮愈发显示出少女的肌肤那吹弹可破的触感。若是正常的同龄男生,此时必然已经满脸绯红,呆呆地俯倒成为裙下之臣了。
  “无聊。”
  可惜,神座出流连一个视线,都没有投放在江之岛盾子的身上。
  他转过头面对着江之岛盾子,而他绯红色的眼睛,也已经一如既往地如同一潭死水般沉寂。
  “我看到神座前辈专门走到这里来,还以为我的演出终于让前辈觉得稍微有一点乐趣了呢。什么嘛,还是无聊么,”
  江之岛直起身,双手叉腰,这让她刚刚那种青春少女的感觉彻底被某种腐烂地多的特质所替代了。
  “啊啊啊啊~对完全完全无法被取悦的神座前辈,绝望了啊~明明做了这么多,设计出了这么漂亮的舞台,神座前辈却完全毫不在意地践踏了我脆弱的少女心,”江之岛盾子流出了痛苦的泪水,但是紧接着,她的过于强烈而虚假的悲伤便在一瞬间被彻底收拾干净,“神座前辈的反应真是无聊。”
  给予江之岛一个“无聊”的回复,已经是格外专门费心思的言语了。面对眼前无聊而腐烂的载以少女人形的存在,神座失去了继续关注的耐心。
  他径直向前走去,擦过江之岛所站之处,本应再向前,离开此处的。
  “本以为神座前辈成为神座前辈之前,唯二熟悉的非预备科学生,能让神座前辈稍微不无聊一点呢。”
  江之岛盾子在神座出流擦过自己所站之处,将要离去的时候说道。
  但是神座出流的步速没有丝毫的改变。
  “那个七海千秋,以及狛枝~前辈~!”
  江之岛的声音,甜蜜至极,然而神座出流已经走到了这黑黝黝的处刑室的边缘。没有受到江之岛的言语的丝毫影响,他推开门,离开了。
  “什么嘛,果然一点用也没有呢。”
  江之岛盾子显得很丧气——她只是沉浸在这种扮演情绪的乐趣里。因此,几乎是扮演完毕的同时,她的心里已经开始构思起了新的,可以来带未知的,无法确定的,宛如多足蠕虫挪动时的颤栗般的绝望的计划。
  拥有超高校级的超分析力的她,没有注意到拥有这项才能的另一人,其实从尸体之上带走了某样东西。
  不过,即使她注意到了,也不会多做任何事情的吧。
  因为,她期待着,恋慕着,渴望着绝望。
  
 
  ☆、chapter 2
 
  江之岛盾子并未期待,也并未需求过神座出流的支持。神座出流只是旁观的选择,如同她事先猜到的那样,又是无聊到绝望的被推测出的立场。
  该来了,江之岛盾子想着。
  紧接着,江之岛的手机响了起来,正如她所想的那样,是来自战刃骸的。
  啊,什么都能预想到,真是糟糕,没意思,最无趣,最差劲了!
  她带着一点连自己都未必意识到的,内心早已否决的期冀接通了电话。
  “一切都很顺利呢,小盾子,他们很快,啊,几乎是立刻就被洗脑了呢,计划很成功哦……”
  成功地如此无趣。
  果然嘛,狛枝凪斗。只是能预见到的,完全能被看穿的幸运。
  “小盾子,计划顺利……你,你……不开心么?”战刃骸没有听到盾子的回答,她因此有些在意。
  在给江之岛盾子打电话的同时,战刃骸同时监控着试验品们。此时的显示器中,七十七届众已经全部摊倒在地。
  接着,如同早已安排好的那般,在七海千秋的处刑完成后,雪染千纱推开了原本就没有彻底锁住的门——因为洗脑视频的存在,绝望姐妹们开始就没有想过要以物理的方式锁住这群超高校级的前辈们,那扇们只要轻轻向内拉动便可以打开,但是只要开始进行绝望的直播,便不会有人再去进行任何脱出的尝试。
  “同学们~你们还好吧?”
  “老师…”/“雪染老师…”
  狛枝凪斗的同学们一个个跑向了突然出现的温柔的雪染老师,像是溺水之鱼一般迫切。
  狛枝凪斗跟上了他们的步伐。
  雪染老师的笑容,如同狛枝记忆中的那样温暖——在依旧展示着七海千秋死亡的画面的显示器之下。
  这让狛枝凪斗感到了一种荒诞至极的异常。
  这种异常与亲眼看见自己的同学们被视频洗脑不同,而是原本在记忆里美好而纯粹的东西,再出现时已经千疮百孔。
  纵使有所准备,却依旧冲击太过。
  “同学们,老师来晚了,你们还好么?”雪染老师的眼睛湿润了,“没想到,七海同学…”
  她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嘴角却高高地弯着,以一种让人作呕的弧度。
  狛枝凪斗对这种恶心的笑容记忆深刻,在他晕倒之前,那个女人,名叫江之岛盾子的绝望的载体,她的脸上便是如此的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