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读心狂魔 作者:柒殇祭

字体:[ ]

 
文案
 
兰伯特
一个自带奇迹暖暖系统却误入了Hp世界的……男人。
而就在他靠着这份能力踏入人生巅峰的过程中,他遇见了——
德拉科·读心狂魔·马尔福。
 
预言家日报:“请问您是根据什么标准挑选新一季模特的呢?”
坐在兰伯特对面的某人抬头看着他的双眼:【没标准,就是我自己。】
斯莱特林王子嗤笑一声以示嘲讽。
兰伯特秘密暴露:“不许看我!”
预言家日报记者:……???一言不合秀恩爱?
 
阅读指南:主受,自带暖暖系统反差萌_(:з」∠)_
 
主角:兰伯特·佩弗利尔;德拉科·马尔福; ┃ 配角:斯内普;马尔福家族;莱茵 ┃ 其它:暖暖;斯拉特林学院;
 
 
 
 
第1章 来到英国的第一天
  英国,威尔特郡。
  糟糕的天气丝毫不给圣诞节面子,乌云一大早就聚集在人们头顶,本来就被茂密森林包围的马尔福庄园,尖顶的城堡式设计更在黑压压的背景布下显得阴森许多。
  只从窗户中亮起的一盏盏灯光显示出今天的特别。
  雪花就在刚入夜的夹杂在细雨中纷纷扬扬落下,收到邀请函赴宴的人们行色匆匆从各地赶来,庄园边缘阻拦麻瓜进入的咒语仍然有效,只是平时防御入侵类别的暂时失去了作用。
  迫不及待走进马尔福庄园范围内的几个身影看着早已灯火通明的尖顶房子,抽出魔杖给自己连续补了好几个温暖咒,才感觉被风雪冻僵的手脚重新恢复了知觉。
  从四面八方不断加入新的伙伴。
  其中一人伸手拍开衣袍上沾着的冰晶水花,低声咒骂道:“这鬼天气!魔法界改革这么久了,贵族没落,只有该死的马尔福家坚持不用飞路网!”
  虽然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旁边那人手中黑色雨伞一抖,变为魔杖,低声笑道:“醒醒,兄弟!那可是‘高贵’的马尔福!只要马尔福家主活着一天,飞路网就休想连到这里。”
  精心打扮的贵妇走进主卧室,却发现穿着一身闪亮礼服的男人懒洋洋地靠在床头,微阖着双眼,即使察觉到有人进来,也仍是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来人的脚步声在床前停了许久,又渐渐远去,门再次打开合上。
  室内那人睁开眼睛,床柜边一个纯黑色的骷髅眼睛处的两个黑洞亮起白光,骷髅牙齿处发出声音,如实重复着庄园门口发生的交谈内容。
  他额前的浅金色头发几乎要落到双眼处,睁开的灰色眼眸满是不屑,然而眼底却又浮出深深的怒气,以至于苍白的脸上出现淡淡的红晕。
  记忆深处尊贵的纯血高贵好像只能从巫师界的历史书里去找了,马尔福曾经的辉煌和荣耀就在这样一年年的时间变化中褪色。
  不甘、愤怒、对那群混血和泥巴种的不屑、对现状的无力……种种复杂的情绪一并涌上来,让他在本该喜悦和欢庆的日子里却完全感受不到该有的氛围。
  浅金色头发的男人自嘲地弯出一个笑容,打算用一些收拾好这糟糕的心情,再出去面对那群更加糟糕的客人。
  也许他是真的太累了,就在这样短暂的休息时间里他快速地进入了睡眠。
  梦里他回到了十岁那年的圣诞节,马尔福庄园内的宴会大厅被布置得富丽堂皇,魔法变出的浅金色雪花从半空中悠悠扬扬落下,宴会桌上永远摆满了家养小精灵们时刻不停制作出的美食。
  一切都那样美妙。
  ——
  遥远的时空外,另一个国度。
  桌前的男人翘着二郎腿,愉快地点开平板上的网页准备欣赏影院刚下架的电影,片头的熟悉音乐刚刚响起,耳朵里忽然跳进一段不合时宜的钢琴伴奏导致气氛全死——
  “嘿,带着你的弱智换装游戏离我远点。”扯下耳机,男人对旁边玩着手游的妹妹做了个驱赶的手势。
  女生瞄了他的屏幕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表情,深呼吸一口气:“这个电影讲的是20世纪一个霍格沃兹学生去到美国带着他的神奇动物打败当时的黑暗大魔王……”
  “停停停!爸爸,我错了。”直到男生举着双手投降,旁边的女生才冷哼一声,十分高贵冷艳地把手机往他那里一扔,起身往外走的同时丢下命令——
  “帮我过几关,我去洗手间。”
  并不想帮她过关,甚至非常想帮她卸载游戏的哥哥此刻心情很复杂。
  然而早已屈服于剧透恶势力下,嫌弃地拿起手机打算摸索这个游戏的过关模式,顺便将已经开始播放的电影屏幕点下暂停。
  ……滋……滋……
  平板屏幕上响起遇水短路的可怕声音,更可怕的是在平板黑下来的同时,他的世界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
  当世界重新充满神创造的光亮时,眼前的场景不论是哪一幕都让人难以置信——
  像是灰姑娘第一次走进王子的宴会中,他把眼睛瞪得如死金鱼的鱼泡眼一样大,在他的正前方,有两个外国小朋友在为一块蛋糕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将英语说出了炮弹出膛般的炸裂效果。
  周围无数穿着黑色袍子的人穿梭而过,与宴会上盛装打扮的女人们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又似乎无比和谐……
  等等,和谐个ball!
  他抬头看了眼脑门顶上的风景,视线随着纷纷扬扬的絮状物体落在肩头却又看着它们穿过,落在地面消失不见。
  男生不禁陷入沉思,他可能是不小心被平板电死了然后又不小心变成了西方的幽灵,至于为什么幽灵要举办这样的宴会,可能是地狱的入门特殊仪式什么的……
  “砰!”小腿骨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的痛觉将他的注意力迅速拉回。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那个装着森林蛋糕的巨大白盘子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同的是,盘子落地发出的声音贼响。
  ‘为什么我要被一块会飞的黑森林蛋糕搞恐袭啊?’他懵逼到想要摆出一张黑人问号脸。
  直到看到那盘子下面一条绿色的牙签张牙舞爪地爬出来,甚至手脚并用地将那生命无法承受之重从身上挪开的场景时,他觉得自己的脸皮开始抽搐。
  ……牙签精?长脚的那种?
  被这巨大的西方玄幻场景震到忘记言语功能的他,本能地脱口而出一句:“卧槽!到底什么鬼!”
  之所以有难兄难弟这个成语是因为,很多时候倒霉的人总是会凑巧碰到一起的。
  同样状况外的,还有站在克拉布和高尔旁边的,正被这个梦逼真的效果震惊到的德拉科。
  无论是之前盘子落地的声音还是那人那句完全不符合伦敦口音的‘What’s up?’都足够引起他的注意。
  为、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在看我?Σ( ° △°|||)︴
  看我干嘛,我也很怂啊!
  穿着一身旧西装的小男孩此刻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惶恐,连带着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都睁的大大的,视线不安地与周围的人对视着,直到——
  与一双带着审视意味的银灰色眼眸对上。
  对视的那一刻,纷杂的画面像气势汹汹拍上悬崖的海浪一样涌入脑海。仿佛上帝刚才打了个盹,此刻终于想起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似的,给那小脑袋瓜子里一股脑地塞着海量讯息,也不管他那核桃仁一样小的脑容量是不是能消化掉。
  必须不能啊!
  于是大脑宣布罢工,他的眼前又是一黑!
  脑子短路的那一刻,他的心底隐约松了一口气,希望自己再次睁眼的时候能看到正常的世界……如果不能,那还是不睁眼了吧。
  然而他这次晕倒的代价同样不小,因为他的晕倒已经带上了传染属性,让与他对视的德拉科也一并晕了过去。
  这直接导致争抢到最后一块草莓蛋糕的克拉布在看到这个画面时,震惊到大喊出声:“……天哪!噢德拉科!快来人!”
 
 
第2章 来到英国的第二天
  坩埚里的液体噗嗤噗嗤地冒着泡儿,在淡绿色的液体颜色逐渐褪去,变成透明的那一刻,一簇切碎的粉末被准确洒进里头,争先恐后冒出头的气泡瞬间消失不见,薄荷叶子的味道开始在空气中散播开来。
  “没有魔咒攻击的痕迹。”走进来的男人身上宴会时的盛装还未来得及换下,浅金色中长发被打理地整齐而富有光泽,微微抬起的下颌是他一贯高傲的姿态。灰蓝色眼眸中的冷意和唇角紧抿的线条充分展示了这位马尔福的家主此时的心情有多不愉快。
  黑发的男人将坩埚里的魔药倒进透明的长试管中,鼻间溢出一声冷哼:“意料之中。”即便是在好友心情如此糟糕的时候,他那又冷又硬的语气也不会因此加点温度。
  拿着手中的药剂,他率先迈步走出去,显然已经预料到就算再给对方开口的时间,他也说不出什么更有用的信息来。
  常年看不出换没换的黑色袍子随着他大步迈出的步伐,在空气中翻滚出道道黑色的浪花。
  卧室里。
  德拉科看着眼前正为自己担心的纳西莎,精致而略显苍白的脸上出现的微笑竟然和卢修斯有几分相似,靠坐在床头那优雅又克制的姿态让纳西莎总觉得自己的儿子可能真的摔坏了脑子。
  “我没事,妈妈,你应该相信教授和家庭医生的判断。”表面上安抚着因为这突发事件而担忧不已的母亲,实际上他的思路已经完全偏到另一个空间里了。
  目前看来他算是回到了自己十岁的这年,但不确定的是他在这里能待的时间究竟有多长,还有他这次晕倒之前看到的那个男孩儿——
  那碧绿色的眼睛让他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差点以为是波特。
  他讨厌一切绿眼睛的家伙。
  但是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家十岁的圣诞宴会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个韦斯莱式的人物。
  一身洗的发旧的西装,用了不知道多少遍焕然一新咒但颜色还是旧的像块破抹布的棕色皮鞋,还有那双令他厌恶的绿色眼睛。
  如果不是晕过去之后脑海里那段突兀的画面,他决计不会在脑子里一遍遍播放关于这个男孩的记忆,这会让他想给自己的大脑来一个清洁咒。
  “妈妈,你记不记得那个同样晕过去的男孩?我的意思是,我们家的圣诞宴会为什么会邀请这样一个……”德拉科试图在脑海里找出一个不那么恶劣的形容词,但很显然,他失败了,于是只能扬着下巴真诚地看着纳西莎,试图从她那里补充到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提起那个疑似跟自己儿子晕倒有关系的罪魁祸首,纳西莎当然记忆犹新。
  “我很抱歉,小龙,如果我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初说什么我都会阻止你的父亲给他寄邀请函。”虽然德拉科什么事情都没有,今晚的事件算是虚惊一场。可是纳西莎的直觉总认为,那个已经被带离马尔福庄园的男孩儿与这件事有关系,尽管根据唯一一个目击者克拉布对当时情景的描述,能拼凑出的信息近乎于零。
  眼看着好不容易开启的话题又要被掐灭,德拉科有些急切地微微前倾上身,唇角的微笑扩大了些,银灰色的眼睛诚恳地与纳西莎对视,安抚意味更浓:“别担心,妈妈,我很好——我只是有点好奇,父亲怎么会容许这样的小鬼踩在马尔福宴会的地毯上。”
  一口一个‘男孩’和‘小鬼’的称呼,本该显得有些突兀,但他语气中的不屑和高傲又让一切显得理所当然起来。
  “半个莱斯特兰奇——曾经的。”纳西莎简明扼要地提出了他的身份,微微皱着的眉头和说完之后的短暂停顿,看上去她似乎有些犹豫接下来要说的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