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四次死亡 作者:非樊

字体:[ ]

 
文案
富商项北在自己家中遇刺身亡
警察李燃是这起案件主要调查人
到底谁才是凶手?
四个犯人 四次死亡 四段回忆
我说,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我李燃今日与项北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他说,忘记我,不要回忆,也无须回首,只要我记得就够了。
他还说,李燃,我会永远爱你。
富商攻X警察受 推理悬疑有 暴力有(?)回忆杀长长哒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燃,项北 ┃ 配角:白帆,周正阳,项南 ┃ 其它:回忆杀
==================
 
  ☆、【楔子】
 
  “啊——!”女人尖细的惨叫声划过夜空,本就黑暗死寂的夜晚更添诡异和绝望。娇小瘦弱的女人腿一软,瘫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呼哧呼哧大口喘着粗气,愣了好半天才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尝试了好几次才按下那三个数字,一个烂熟的简单号码:“喂!警察吗!我丈夫……他……他死了……被杀了……我?我在……金源路别墅区……”她再也说不下去了,放下手机扯着嗓子嚎啕大哭,哭声撕裂嗓子,身体痉挛,哭得甚至失了声。
  周围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议论声,叫骂声,渐渐响起,愈演愈烈,一片嘈杂。原本淡漠的邻里凑作一团,这大概是这片别墅建好后最热闹的一次。
  不久,闪烁着红蓝色光的车,划过夜空,急速接近这里,尖锐的警铃声让人们安静下来。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
  天空碧清,澄澈如洗。
  我和他躺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小草冒出新芽,透着嫩青色。阳光温暖和煦,照在脸上暖暖的,很舒服。我和他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周围没有任何人,天地间只剩下我俩。虽然是在这样毫无意义的消磨时间,但却是最安心最舒心的。
  他问我:“喜欢这里吗?”
  “嗯。”我懒洋洋的回答。
  “我们好久没有心平气和的在一起了。其实这样聊聊天,不也挺好吗。”
  “是啊。”
  天很蓝。
  日子很长。
  我们仿佛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他长时间静静的注视着我,把我的面容细细印在心里,手一遍一遍的在我脸上摩挲,描绘着我的轮廓:“如果……我就要离开了你呢?”
  “……那么……我会忘了你。”目光朝着他的方向,视线却落在了不知名的远方,淡淡的声音随风而去。
  “那就好……”他安心的笑了,“忘记我,不要回忆,也无须回首,只要我记得就够了。”
  他轻轻搂住我,用身体护住我,就这样陪在我身边……
  半晌,他轻声呢喃:“还有一句话……”
  “什么?”
  “李燃,我会永远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 虐文 喜欢的读者老爷一起来吧!
  保证不会坑
 
  ☆、【1】
 
  我是被自己手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摸索到声音来源,勉强睁开眼睛接起电话:“喂?你好。”一开口就吓了自己一跳,说话声不但含糊不清而且十分嘶哑。
  显然,电话那头也听出来了:“小李,你这是感冒了吗?昨天生日玩疯了吧。”稳重低沉的询问中不乏透出对晚辈的关心。
  因为这话,我倒是瞬间清醒了不少:“科长,我没事,就是刚醒来嗓子有些干。”这倒是没有说谎,说是三十岁生日其实也没放在心上。昨天只是跟一个同事在酒吧里坐了会,十点就回家睡觉了。
  “那好,现在又有案子了,你快打起精神到局里来。”严肃的口吻让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定不是个小案件。
  “收到。”
  我片刻也不敢耽搁,赶紧穿起工作服。起身时却发现枕头湿的厉害,昨夜似乎做了一夜的梦,断断续续,模模糊糊,如今却是记不真切了。
  站在洗脸池前,用手捧住水一遍一遍的打在脸上,冰凉的水稍稍缓解下脑袋的昏热。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人,水滴沿着面部的轮廓一滴滴滑下,剑眉黑目十分硬朗,只是脸色与嘴唇都过分的白,显出疲态和憔悴。
  自嘲的勾起嘴角,没想到我的三十岁刚一开始便是这幅落魄样子。
  我是一名警察,这是我从小的愿望,家里人也都很支持。我天生小脑比较发达,体质也要比一般人要好,在身边人都被流感所祸害时,我依然可以活蹦乱跳。而且照我妈的话说,我浓眉大眼的一看就很正直,会是人民的好公仆。我爸想让我当警察的理由更奇葩,我小时候经常有家长来上门告状,今天打哭了这个,明天揍青的那个,我爸深受迫害干脆让我选个有些暴力的职业。大学我从一所警官学院毕业后,经过一些波折,总算顺利进了警局的刑侦三科,专门负责刑事案件。
  匆匆赶到局里,进了科室就看见科长和周正阳已经在等了。
  我们科长是个年过五十岁的老头,肚子已经不可避免的凸出来了,但他精神很好,刚正的眉目间依稀可以看见年轻时的风采。我刚来警局的时候就是他手下,那时他不是刑侦科科长。给他打下手这么多年下来,他一直很关照我,工作上他是领导,生活上他像父亲。
  周正阳才刚来到我们科室一年多,他跟我同一所大学毕业,是我的后辈。他为人热情,嘴巴也甜,刚见面时就笑眯眯地一口一个“燃哥”叫的亲热。他这讨喜的性格也把周围女同事哄得开心,女性缘很高。这一年多,我们搭档了不少案子,相熟后发现颇为谈得来,昨天生日就是同他在一起喝酒。看他今天神采奕奕的样子,反观自己,不得不感叹六岁半的差距也足够显老了。
  科长将手里的文件分给我一份:“这是昨天在金源路发生的命案,你仔细看看。”
  我接过他手里的档案,因为事发不久,只有简略的资料。
  先是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我扫了眼关键信息。
  项北。
  男。
  汉族。
  三十岁。
  后面是现场简单验尸的报告。
  死因:初步估计是被利刃所伤,失血过多而死,更详细的需要进一步验尸。
  死亡时间大概在七月十四日晚(昨天晚上)八点到九点之间。
  后面还附有案发后拍下的现场照片。案发现场是在被害人家中的客厅里,被害人倒在客厅的地板上,腹部的位置插有一把水果刀之类的匕首,估计这就是凶器。他身着很正式,黑色西装裤,雪白的衬衣上被染上了斑驳的血迹。遗体旁有一大捧红色玫瑰花,空隙间夹杂着一个个圆球状的巧克力,应该是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礼物。
  “没想到项家的二少爷竟会在自己家里被人谋杀,真是不可思议。”周正阳扬扬手中的文件,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项家有钱是从爷爷那辈就开始了,到现在经过了三代人的奋斗,更是风生水起,如火如荼。项家的本业是做建筑材料的,随着家族势力的扩大和金钱的积累,开始炒起最热的房地产。他们的野心当然不仅仅是这样,餐厅,酒吧,KTV,电影院等娱乐会所项家皆有涉猎,他们抓紧机会,见缝插针的搞起投资。
  作为本市首屈一指的富豪,项北这个二世祖当然众所周知。在项老因为身体原因而逐渐隐退后,项家的生意就由项北和他哥哥项南两人合力掌控。现在项北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让人不禁感慨,钱再多,也得有命花,人死了,什么都是空的。
  “是啊。”我没有抬头,只是一边看资料,一边轻声回答。心里却是空落落的,怅然若失,这个呼风唤雨的人竟然就这样死了,手中那几张轻飘飘的纸诉说着残酷的事实。世事无常,人竟是这么脆弱。
  科长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郑重的说:“小李,你也知道被害人身份特殊,上面要我们尽快破案。你的能力我知道,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
  项家的二公子就这样突然死在家里,项家产业必然要掀起轰然大波,然后影响到整个城市。所以此事不宜宣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好能悄无声息的赶快把案子破了。这件事上面肯定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我明白了。”
  似乎受不了一大早气氛就这么压抑,科长对周正阳开玩笑道:“小周,你可得给我认真起来。”说着还鼓励的打了打他稍驼着的背。
  周正阳则是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科长,我工作一直很认真的,燃哥可以给我作证。”
  见他这幅表情,我很负责的为他“澄清”:“是啊,很认真,只比和女同志聊天时差那么一点。”
  听到这话,周正阳很夸张的跳起来:“燃哥,不带这么黑我的!”
  气氛霎时间轻松不少,科长也被感染,很和善的大发慈悲:“行了,这次案子结束,我给你们放假!”
  周正阳立马一脸献媚的凑上去:“科长英明!”分分钟变成了科长的狗腿。
  我抓住他的领子,一把扯回来:“别闹了,赶紧去现场吧。”
  拖着他出门前,科长定下了时间限制,三天。短短三天就要结案,催得可真是够急,这下要没命的加班了。
  我开车载着周正阳来到金源街,这条街偏近郊区,是别墅聚集地。这里的环境十分优雅,街道很安静,周围绿化也做得很好。除了一幢幢华美精致的别墅外,还交错分布着超市,商场,生活物资一应俱全,极其人性化。
  由于这里房子的价格,所以人流量并不大,有目击者的概率很低,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总算到了案发现场,那是一间欧式别墅。浪漫与庄严的气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却又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白木栅栏,尖耸的褐红色屋顶,青绿草坪,充满异国情调,主人的心思与品位可见一斑。
  我对家的装潢一直不是很在意,对我来说,什么样的房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房子里的人。这冷冰冰的建筑若是没有人味那就只是个房子,有人有情的地方才叫做家。无论是小区房还是别墅房,那都是空的,只是一个容器,而里面的人才是意义所在。
  不过显然这种房子对周正阳来说吸引力巨大,他一脸的惊艳羡慕,咬牙切齿道:“这该死的有钱人,好多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们却霸着这么大块地!”
  我安慰道:“你什么时候成一愤青了?年轻人好好奋斗上几年就能买了。”
  周正阳叹了口气,暗自神伤:“买上一个平方米。”
  我真是服了这活宝了:“别不正经了,我们是来查案的。”
  换上一副严肃面孔,我们来到案发客厅。一进门就是客厅,深色的硬木地板,冷色调的墙纸,整个客厅色调很暗。沙发是意大利真皮的,上面散落着几个麻布质感的小方枕,手感很糙。尸体没有倒在沙发旁边,他在靠近厨房的地方,白色的线条勾勒出他当时倒地的样子,那还有一小摊血,已经完全干成了红褐色。
  客厅连着厨房,厨房很大,是红黑色搭配。冰箱旁是黑色大理石料理台,头顶上面有一排磨砂玻璃的柜子,其中一个里面有一排排刀具,整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刀,小的大的,切菜的,切肉的,分得很细,但有一样的商标可以看出是一套的。银白的刀刃十分尖锐锋利,而这些刀里缺了一把,应该就是插在被害人身上的那把。
  旁边还有正在化验的工作人员,于是我问道:“杀死被害人的凶器,是这厨房里的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