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七人环(出书版)+番外 作者:青丘(下)

字体:[ ]

 
 
 
    陈昊拿出自己的证件说:“我是一名民俗老师,这是我的学生。我带着他们来南京实地考察六朝古都在建安时期的民俗,所以昨天特地来和我的恩师打声招呼,顺便请教了一些民俗和历史上的问题。”
    警察看着证件,又看了看陈昊二人,点点头说:“马筹建死了,我们希望你们跟我回警察局接受调查。”
    陈昊猛然瞪着警察,警察依然面无表情地说:“他在死之前留下了一封遗书,上面有你和一个叫陈茹兰的人的名字。”
    陈昊抿嘴看着警察,开口道:“老师……怎么死的?”
    警察说:“据初步推测是自杀。他在自己家的门栏上吊死了,而据小区监控的回放来看,你们是最后一批见过马筹建的人。”
    陈昊握着拳头,强忍着翻江倒海的情绪,继续问:“那封遗书呢?”
    警察面露难色地说:“目前这份遗书被我们警方妥善保存着,但是我们不明白那些文字的含义,这封遗书写得非常奇怪。”
    周玦看了陈昊一眼,陈昊依然铁青着脸,说:“那么,我能看一下吗?”
    两个警察对看一眼,老警察思考片刻说:“可以,请和我们回警局吧。我们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出来之后,周玦才发现原来胖三和瘦猴他们也都被盘问过,估计大家很有默契地一口咬定是陈昊带队来学习的,所以并没有穿帮。而且据年轻的警察说,验尸报告表明死亡时间是在他们回到宾馆之后的一小时内,所以他们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虽然他们够可疑,但是一帮子人风尘仆仆地从上海到南京,就为了谋杀一个老头儿,这也太有创意了。
    陈昊突然想到什么,便回头问那位老警察:“那么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去过吗?”
    警察顿了顿,他说:“没有,根据小区摄像头拍摄的情况,你们是昨晚唯一去过马筹建家中并走出来的人,除了你们没有人进出过。”
    周玦心中咯噔一下,像有一块冰块砸在心头。如果按照警察所给的消息,那么昨晚在马教授身边的郭梅又怎么解释?但是出于谨慎,周玦只是看了陈昊一眼,不过这个细微的举动被老警察给抓住了。他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陈昊说:“当时在场的还有老师的另一个学生,叫郭梅。”
    年轻的警察打开笔记本,把这个线索记了下来,随后说:“好的,如果你还有什么线索回想起来,请马上告诉我,也许这对查清马教授的死有帮助。”
    六人被带进警局,陈昊要求看看马教授的遗体,警察允许了。不过因为人数太多,所以最后大家商量了一下,就让陈昊和周玦两人跟警察去看遗体,其他的在警局接待室等着。
    周玦的心态有些微妙,毕竟去看一个不算太熟的人的尸体总会让人觉得有些寒意,而且这个人还死得不明不白。
    周玦反复调整着心态,此时那位年轻的警察已经带着他们进了电梯,来到了地下一层。超乎周玦的想像的是,这里的照明非常充足,过道非常整洁,惨白的墙壁和乳白色的大理石地板被同样的白色灯光照得发亮,就像整个人通道都在发光似的。
    小警察带着两人径直走入太平间的登记处。那里有一个小窗口,里面坐着一个神情有些阴郁的老头儿,他看着小警察点了点头,随后小警察让周玦和陈昊分别签字。老头儿这才缓慢地站起身,带着二人来到一扇铁门前。这扇铁皮门比起前面的过道显得有些老旧,上面还有黄色的锈斑。老头儿拉开铁门后,带着三个人进入。一进去,周玦就感觉一股刺骨的寒气从前方向他袭来,仿佛这里拒绝生人的进入。
    老头儿拿着登记簿看着靠墙壁的一排柜子,上面卡槽内写着死者的名字。他嗯哼一声,打开其中一个抽屉,顿时马教授的遗体就呈现在周玦和陈昊的眼前。尸体经过冷冻已经苍白得像白纸一般,白色的冷气隐约围绕在尸体的四周。在马教授的脖子处有一道很深的勒痕,尸体上盖着一块白布,把马教授的整个身体都遮盖起来。此时的教授就像一个假人模型,一点儿真实感都没有。
    陈昊一直看着马教授的遗体,没有移开目光,只是对警察说:“可以让我看看身体的部分吗?”
    “可以。”老头儿说完便掀开塑料袋,遗体的肚子上有一条非常骇人的刀痕。老头儿解释道:“因为死者死因蹊跷,所以我给做了解剖,看看有没有用药的迹象。”
    陈昊点点头,随后说:“可以了,我们能再看看遗书吗?”
    小警察说:“可以,也希望你们能提供线索。”
    老头儿突然开口道:“死者长期服用镇定类药物,应该是患有某些致幻的精神疾病。”
    陈昊停下脚步,问道:“幻觉?”
    老头儿说:“没错,他在死之前服用了大量镇定药物,剂量之大实在有些夸张。”
    周玦看着陈昊,陈昊动了动嘴唇,但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老头儿有些不耐烦地催促着两人可以走了。小警察说:“我先带你们去看那封遗书,也许你们可以看明白。”
    就在他们走出大门之后,老头儿突然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奇怪了,尸体脚上的便笺跑到哪里去了?哪个兔崽子那么不小心,万一把尸体搞错了,怎么向上头交代?”
    小警察讨好地说:“哟,您老这里可没人敢乱来,可能推进去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吧。”
    老头儿瞥了他一眼说:“牌子是我挂的,尸体是我推进去的。你说呢?”
    小警察尴尬地闭上嘴,转过头对周玦二人说:“先走吧,去老陈那里拿遗书。”
    三人离开太平间往电梯的方向走,周玦隐约听到那老头儿一个人在太平间里自言自语:“牌子怎么会掉呢?那绳子可是有辟邪的作用呀……怎么会掉呢?”
    周玦猛然回头,老头儿已经跟着他们一起出来了。
    回到接待室,老警察已经从证物处取来了遗书,其他人都在等陈昊他们回来。小警察凑近老警察低语了几句,老警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略带疑惑地看着他们说:“这就是遗书,你看看。”
    陈昊拿起装在塑封袋里的遗书,发现字很少,居然还是用篆体写的。在这些字中,陈昊发现了好几个怪异的蛰字。此外,在这份遗书中还有非常古怪的一张手绘图,上面线条非常繁复,由许多线勾勒出一个类似牡丹花的形状,仔细看却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花朵。
    胖三啧啧地说:“有点儿像地形图啊。”
    周玦撞了一下胖三,意思不要声张,身后都是警察。陈昊没有理睬他们,拿起遗书默默地念叨着什么,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小警察开口道:“这封遗书在法律上没有意义,可马教授死的时候,眼睛还死死地盯着遗书,所以我们想这封遗书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完全无法明白它的含义。”
    冯老九说:“这封遗书我们可以拿走吗?”
    老警察摇头:“不行,因为马教授是非自然死亡,而且其中还存在很多疑点,那个叫郭梅的女人,我们还没有查过。”            陈昊把遗书还给警察:“无妨,我们会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
    六人走出警局,已经是晌午了。阳光打在众人的脸上,让他们觉得异常刺眼,而心里冷似冰窖。大家都知道,马教授的死一定与七人环有关,不准确地说,他的死因是因为牵涉到郭璞墓,但是为什么他会在这节骨眼儿上突然挂了呢?
    周玦见陈昊又习惯性地摸着口袋找烟,就递给他一根,问道:“陈哥,你记住了吗?”
    陈昊接过香烟:“嗯,老师的遗书其实是一个地图谜语,上面的篆字其实是对那个谜面的注释,但是我们现在没有条件破解,我只能说,也许这就是郭璞墓的正确位置。”
    胖三纠结地说:“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昨天晚上还喝了五瓶黄酒,怎么可能说自杀就自杀,又不是神经病。”
    瘦猴按捺不住地说:“郭梅去哪儿了?她到底是什么人?”
    陈昊回道:“她是马教授的学生,算是茹兰的师妹吧,和我没有什么深交。其实这一次我一直以为会是李放来接我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是郭梅出面。”
    周玦摸着鼻子说:“现在马教授死了,郭梅失踪,只有一个人可以问出个名堂了。得,去找李放吧。”
    胖三不以为然地说:“找得到吗?我说这一男一女都不正常,连那个马教授都怪得很。你们忘记我们来南京本来的目的了吗?现在搞得像无头苍蝇似的在南京乱飞。”
    冯老九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移开了目光。胖三倒是不在乎,估计是大白天他胆子大了起来,他说:“一开始这本书就他妈的够怪了,好死不死找到老二,老二好死不死又给咱们看……”
    周玦一听马上纠正道:“错了,是你们硬要看的,什么叫我给你们看的?我一开始就说这书来路奇怪。”
    瘦猴转移了两人的争执:“其实这件事的确一直都不是按照我们的计划来的,本来我们以为这书就是一本鬼书,却没想到扯出什么蛰族,居然还和郭璞有关。但是话说回来,这到底和这本书有什么关系?真他妈的折腾人。”
    周玦被问得直挑眉毛,这问题就算给他十张嘴也没办法回答。他只能泄气地叹了口气说:“不知道!”
    瘦猴倒是还算镇定,说:“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好像我们只能接受那些给我们的线索。”
    周玦和胖三听着听着也沉下心来,冷静之后,周玦低头自语道:“我们每一次都是按照准备好的路线走,这个路线……不是陈茹兰给我们指出的吗?”
    瘦猴说:“但是她失败了。我奇怪的是,以这个女人的能力为什么会失败。”
    周玦看着瘦猴,瘦猴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随后看了一眼在场的人说:“我觉得好像陈茹兰给我们的线索不纯,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感觉,就觉得好像……”
    周玦接着他的话说:“好像这些线索中掺杂着其他的东西。”
    瘦猴重重地点头,周玦不再说话,还没等他回过神,胖三就激动地指着马路对面。周玦一睛一看,发现那位四眼金刚兄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胖三捂着拳头:“说曹操曹操就到,很好,省得我再费工夫,瘦猴上。”
    周玦连忙拉住胖三说:“上个屁,你以为是瘦猴对金刚的世纪对决吗?好好问,总能问出点儿东西的。”
 
    第二十章  蛰族
 
    李放一路小跑地朝他们跑来,看他的眼睛像刚刚大哭过,而且袖口还别着黑布。他说:“你们已经来啦?”
    陈昊点了点头:“嗯,早上刚知道,教授怎么会无缘无故死了呢?”
    李放刚想开口,突然意识到什么,便低声说:“这,先上车再说……”
    李放这样一说,大家的情绪都被提了起来,神经质地互相点头。李放带着众人来到破金杯车里,关上车门他才开口道:“教授留了一句话给我,如果他出事了,就让我告诉你或者茹兰姐,你们要往老的地方找,新的不管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