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年杜利沙夫杀人事件簿 作者:柯廷(上)

字体:[ ]

 
 
 
《少年杜利沙夫杀人事件簿》第一部[TXT下载]作者:柯廷
 
文案:
 
单纯的小杰米初到圣道尔夫学园,就经历了一连串凶残的杀人事件
先是校长的头颅被硬生生地切断,再来是惨死于祷告室的神父尸体
接下来的死亡事件更是扑朔迷离.....
而杰米貌美又温柔的室友希路亚、时常对他暴力相向的朱利安学长、
和行为怪异的教师西尔曼三人中,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而染血的校园事件背后,究竟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第一章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英格兰北部.约克郡。
  
  在这个观光客人数仅次於伦敦的名胜城市.约克.西北边方向.历史悠久的贵族名校圣道尔夫学园,在这个飘雪的季节出现了不合时宜的转校生。
  
  宿舍那置於阴暗角落的大钟指向十点,响起十声沉钝的钟响,外头传来车轮辗过雪地的煞车声,随即有人在黑暗中开了车门,跃下了车。
  
  那是一个年约十五岁的少年,穿著厚重的外衣和雪帽,矮小的身子比一般同年龄的孩子看起来还瘦弱。他抬起头,褐红色浏海下的眼眸虽然疲惫,却是晶亮近似透明的琥珀色,白净的脸颊上撒落些许雀斑,并不是非常美貌的孩子,却拥有让人难以忘怀的面孔。少年跳下车时有些摇摇欲坠,也许是因为寒冷的关系使得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且不灵活。
  
  「杰米.艾得生,就是这里,这就你今後在圣道尔夫学园居住的宿舍.希克罗斯塔。」
  
  身穿兔毛大衣的教务主任由车上为他提下了一只老旧的棕色皮箱,侧过身体走在前头带领著杰米穿过前方的庭院,庭中铺满了碎石,上头留有湿滑的雪渍,让初到异地的杰米.艾得生因为左顾右望而踩空了一脚,重重的滑倒在雪地上。
  
  「哇!」
  
  不同於一般少年粗哑的喉声,杰米.艾得生的惊叫声清脆的划破了冷风中的黑幕,他的双眼睁大,原本白晢的脸庞瞬间染上惊惶的神色,那不是因为滑倒而受伤的疼痛声,而是更为恐惧惊吓的惨叫声。
  
  「……呜。」
  
  出现在他脚边、沉浸在雪地中的不是冰冻的叶片,也不是残碎的花梗,而是一个活生生被切断的头颅,此时正唇齿青寒的瞪视著他,但更令杰米欲於呕吐的是……刚才那麽令他滑倒的东西,是头颅中某个黑眶所流出的液渍,还有混浊在血液被他踩碎的腐烂眼珠。
  
  随著杰米的惨叫,原本黑暗的希克罗斯塔顿时灯光闪烁,每扇窗口都探出了学生好奇张望的身影,几位年长的教师披著外衣由宿舍中走出,却无人能在瞬间做出反应。肥胖的女人昏倒了,就连身材壮硕的男人也四肢发软跪了下来,因为那不是谁的头颅,而正是圣道尔夫本届校长马汀.达赛尔的面目狰狞的死状。
  
  一片惊骇声中,希克罗斯塔一面依然黑暗的窗扇内,传来了少年低沈- yín -秽的笑声。
  
  「别惊慌,我的宝贝,这一切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事情等著你呢。」
  
  伫身在窗帘後的是身穿白衣的男孩,他湿润的唇瓣吐露著恶魔的话语,紫色的双眸狂傲地望著塔外越来越多的人群,将转学生杰米与他脚边的尸骸围绕了起来。随著阵阵警铃与哨声响起,他用雪白的指尖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露出里头完美无瑕的肌肤。他猖狂地笑著,一边伸手探上自己细腻的胸膛,搓揉起那蔷薇色乳首,一边缓缓解开裤头,轻握住自己那饥渴难耐的分身,只见他不断来回抚摸,恣意地玩弄著自己美丽的肉体,兴奋的低吟声淹没在外头鼎沸的喧闹中,伴随手指逐渐加快的动作,在黑暗中泄出乳白色的液体。
  
  
  * * * * * * * * 
  
  
  发颤的杰米.艾得生在警方到来後立即被送到屋内,在宿舍希克罗斯塔内中央温暖的客听中,全身裹著毛毯手里拿著旁人递来的热茶。管区的员警在十分钟内到达,教师们急忙安抚受惊的学生。周末的夜晚在寒风中如此不平静,由警员所组成的搜查队在不远处的河岸、草丛边、花圃里发现其馀的四肢,主骸则在半掩的校长座车内被发现。轿车内温热的暖气使尸体没有天寒而僵冻,四溅的血液沾满车内昂贵的沙发皮,再一滴滴流落到外头的雪地里。
  
  身为最不可能犯下此案的证人杰米,在警方长达三小时的盘问下才被放行,疲倦的他拎著老旧的皮箱,随著舍监玛莎一步步踏上长廊尽头的旋梯,来到希克罗斯塔最北边的房间,此处共有三道门,只有中间那道门缝微微露出亮光,四周灰暗的壁面在微灯下染上诡谲的黄晕。杰米咽下了口水,不安的目光随著玛莎轻敲著门看向眼前。
  
  「来了。」
  
  约莫数秒,一个优美的男孩嗓音由门的另一头响起,随著门扉开启,房里站著一个比杰米高出一个头的少年。少年拥有一头灿烂无杂色的金发和姣好俊俏的面孔,但令杰米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如海洋般蔚蓝的晶灿眼眸,正以十分温柔的目光凝视著自己。
  
  「你就是我的新室友,杰米.艾得生吗?我是希路亚.席维斯特,今後我们就是室友了,还请你多多指教。」
  
  「……你好。」
  
  见男孩友善地向他伸手招呼,杰米急忙想伸手和对方寒暄,却发现自己不但手指发颤,就连话也说得结巴不清,而他的行李箱也因为环扣松落的关系,在同一时间整个爆开,里头的衣物散落一地,让杰米尴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他一副窘状,名为希路亚的少年露出温和的笑容,主动弯腰帮他收拾起散落的衣物,杰米见状,也连忙蹲下整理,两人就这样一起将笨重的行李箱抬进房内。
  
  夜晚寒风不断由长廊的尽头吹袭进来,冷得发抖的玛莎紧捉著自己怀里的围巾伫在门边一动也不动,一见杰米进了房间,她便转身匆忙离开,连介绍也未帮他们介绍。她是一个年约五十、肥胖慵懒的女人,身穿睡袍,灰黑的头发随意挽成散乱的发髻,想必是因为听到杰米最初的惨叫声,由睡梦中惊醒而衣衫不整吧。
  
  进到房内後,杰米不断移动目光,生涩地打量著自己未来一年的寝室和眼前这位初次相识的室友。哇!不愧是有百年历史贵族学校的宿舍房,室内不但有别一般英式狭隘的小房格局,宽大舒适,就连房里的装潢家俱都十分高雅细致,一旁白灰的壁炉里燃烧著温热的火花,映照对边两张松软又舒适的床铺,更别说那床铺有著四根大柱连接著地板与天花板,上头又系著缀满花纹的丝绒床。
  
  「真是的,原想与你聊天,但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坐了那麽久的车现在一定觉得很疲倦吧。我们还是早点熄灯睡觉,明早我再带你参观校内,让你早点熟悉校园中的环境如何?」
  
  将杰米的行李箱置於窗边的沙发椅上,希路亚望著打著呵欠的杰米说道。
  
  杰米僵硬地点点头,转过身由自己的凌乱的衣箱中抽出睡衣换上,那瘦小的身体在室内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单薄,也因为方才发生的事故显得颤涩。杰米套上自己老旧的棉质衣料,在希路亚的指示下爬进左侧靠著窗的床褥上。
  
  在互道了晚安後,亲切的室友熄了灯,杰米躺在白净的被单中,缓缓阖起眼睛却睡不著。他蜷缩著身体躺在床上却不断颤抖,脑中只要一回想刚刚发生的惨案,还有那颗被他踩碎的腐烂眼珠,就忍不住头皮发麻,连双腿也疼痛起来。
  
  「呜。」
  
  壁炉中的火焰熄烬後,室内瞬间一片黑暗,只有外头乾冷的寒风吹打著冬季无月的夜。杰米的脚趾越来越痛,最後连整只腿都麻了,疼得他眼眶泛满泪水,不小心呻吟一声,他连忙捂住嘴,深怕吵醒自己一旁熟睡的室友。
  
  「怎麽了?你还好吗?」
  
  才将脸颊埋入枕头中,耳畔就传来一阵甘甜酥麻的吹拂声,他惊得回过头去,对上了希路亚美丽的水蓝色眼眸。黑暗中,希路亚的眼睛透著萤亮,像是傍晚泛起潮光的湖水,那垂散在额前的金发看起来是那麽的蓬松柔软,宛如夏末金色灿烂的阳光。
  
  看著那宛如天使容貌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杰米懦弱地哭了,他用著清澈的嗓音啜泣著……鼻腔略带哭意的说:
  
  「我的脚趾好痛。」
  
  「让我看看。」
  
  没徵求对方的同意,希路亚坐上杰米的床,只见他掀开被褥,抬起杰米的脚踝置於自己腿上,再握起他的脚趾,一根根轻轻地搓揉,那刺麻的感觉让杰米疼痛不已,不由得咬紧嘴唇将脸颊埋入枕头里闷泣。
  
  「忍耐一下,马上就不痛了。初到北方不适应那麽冷的天气,手脚常常会僵硬疼痛,只要多按摩就没事了。」希路亚一边拉扯著杰米的脚趾,一边将身体倾向前用手指拭过他濡湿的面颊。在希路亚柔声的安抚下,杰米的身体终於不再那麽紧绷,他喘著气回头望著希路亚,脸上尽是泪水和汗渍。
  
  「……谢……谢。」
  
  杰米朦胧地说著,那亳无防备的表情让希路亚微微一怔,随即露出甜美的笑容。只见他低头吻上了杰米的耳鬓,并用双手将他搂入怀里,而亳无意识的杰米,则因为希路亚身上甘美的香味,和敞开衣领下温热的肌肤,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将脸颊埋入对方的胸膛中。
  
  「啊!」
  
  在寒冷的冬夜,偌大的室内,杰米躺在床上轻轻地喘息著。他全身薄汗,湿热的手掌紧捉著美少年希路亚的敞开的衣领,在对方手指温柔的抚触下,十五岁的杰米在圣道尔夫的第一晚,就这麽昏厥在陌生人的怀里,而那也是接下来一连串校园凶残杀人事件开幕的序曲。
  
  
  * * * * * * * *
  
  
  隔日上午,红发的少年由睡梦中醒来,他深呼一口气,揉揉自己发肿的双眼,昨夜雪地里那惊骇的场景在他心里已逐渐淡去,留下来的是室友温柔和善的表情。已经有很久很久,杰米没有像昨晚睡得那麽安稳过。
  
  初晨的阳光透进屋内,打在他蓬松凌乱的头发上,杰米回过头,迎上了一个优雅的笑脸。
  
  那是希路亚.席维斯特,杰米在圣道尔夫的新室友。希路亚是一个灿烂金发的美少年,穿著丝质睡衣,微微敞开的领口内可见那雪白无瑕的肌肤,此时他正躺在杰米的身旁,盖著杰米的棉被,用手撑著脸颊凝视著杰米。
  
  「啊?」发觉对方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杰米苍白的面孔微微发红。
  
  「早安。」美丽的室友眯起了眼。「昨晚睡得还好吗?」
  
  「嗯。」杰米羞赧地点著头,困窘地笑了笑。
  
  和外人同床共眠的经验杰米初次拥有,生涩的他像六月未熟的青果,对官感上的欲念开始懵懂,希路亚依究望著他,浓密双睫下的蓝眸带著无法言喻的魅力,那直著的眼神引起杰米的好奇心,忍不住开口问道:
  
  「为什麽你一直看著我?啊,是不是我流口水了?」
  
  杰米说到一半,慌张地在脸上左搓右揉,见他一副困窘的模样,希路亚开怀地笑了,他伸手托起杰米的脸,轻轻舔了舔他的嘴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