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年杜利沙夫杀人事件簿 作者:柯廷(下)

字体:[ ]

 
 
 
 
《少年杜利沙夫杀人事件簿》第二部[TXT下载]作者:柯廷
 
文案:
 
杰米最终掉进了希路亚欲擒故纵.爱的陷阱里 
两人就这么在美丽湖区发生了耽美背德的关系
那句句的誓言让杰米相信自己终于寻觅到真爱
只是那爱情的背后隐藏着太多不欲人知的罪恶
 
被黑暗笼罩的学园增加了三名被肢解的牺牲者
朱利安狼狈地被警方逮捕,危险一步一步逼近
杰米失去的记忆和那神秘能力也因此渐渐苏醒
当那属于真相的花朵一瓣一瓣地被撕开剥落时
杰米、希路亚、朱利安又各自还藏有什么秘密
 
 
 
第十三章
 
 
在杰米跟随著希路亚离开圣道尔夫学园的同一天,朱利安搭乘夜晚的末班火车前往伦敦,当晚下榻於国王十字车站附近的小旅馆,隔日早晨他不到七点就离开房间,在车站前坐上编号三十八的双层红色公车,半小时後便抵达首都市区最热闹繁华的苏活区。
 
苏活区位於英国伦敦西敏市区内,距离白金汉宫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区内包含充满文艺气息的特拉法加广场、戏剧院聚集的里斯特广场、热闹的中国城与日本街相邻的皮卡迪利广场,与街头艺人最多的科芬园。虽然苏活区是这麽热闹的一个地方,但一早开店的商家并不多,此时天气阴雨漓漓,柏油路上泛起一圈圈的水洼,温度骤降了好几度,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巷道内蒙上一层层稀白的雾气,看起来比平时安静冷清许多。
 
双层的红色公车就这麽一路晃到皮卡迪利广场,朱利安在这里拉了拉车铃,头才一探出车厢,刺骨的寒风随即迎面扑来,十七岁的大男孩却没有因此面露畏色,相反地,他身形轻巧地跃下车,默默走入位於闹区街角隐蔽的咖啡厅中。
 
与近年来开始流行的连锁咖啡店不同,那是一间英国传统老式咖啡厅加茶馆,由於不敌市场竞争激烈,还兼卖啤酒与点心,屋里装潢简单,老旧的壁面些许斑驳,十九世纪保留至今木制的桌椅坑坑巴巴,地上的木板只要一踩就咯咯作响,连角落的大钟上也堆积不少灰尘,十分典型与乾净连不上边的店铺。
 
除了站在柜台内表情冷漠的女人外,店内门可罗雀。穿著时髦的外国女孩们一边吃著早餐一边聊天,不时发出轻脆的笑声,年过八十的老先生在桌上摊开报纸,精神奕奕地拿著笔玩著上头益智的填字游戏,隐蔽的角落窗口边还有一位身材微胖、穿著邋遢的中年男子,头上带著黑色的毡帽,整个人就这麽瘫坐在椅子上打著呼噜睡觉。
 
朱利安撇开视线继续往前走,朝柜台里的女人点了一杯黑咖啡,一会後,杯缘留有污渍的热咖啡就这麽递到他面前。
 
没加糖也没加奶精,由裤袋内掏出一磅八付完帐单,他单手灵巧地端著手中的咖啡杯走到窗边,在睡著的中年男子附近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外头仍然一片冷清,暗灰色的天空彷佛预告了今日不幸的天气,朱利安望著窗外,一边默默啜著杯中的苦涩的液体,他黝黑的头发和削瘦的脸庞虽然给人不合善的印象,碧绿色的双眸却隐隐约约潜藏著温柔的光芒……
 
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朱利安无论在外表或内心都比同龄的人早熟许多。
 
店里缓缓响起了八下钟响,原本还默默喝著咖啡的他突然抬起头,目光锐利地扫向窗外,此时外头行人依旧三三两两,没什麽异状,朱利安却还是不放心,一脸警戒地观察外头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就在此时,原本坐在附近,打著呼噜、头带毡帽的男人突然站起来,迈步朝朱利安走去。
 
对方年约四十多岁,上身穿著退流行的黄绿色皮外套,粗厚的颈项系上廉价的黑色领带,老旧的皮鞋上沾满了污渍与泥沙,看似劳动阶级出生粗鲁低俗的男人,步行的方式却如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般沉稳踏实,只见男人拿下了帽子,露出了又短又硬的卷发,还有底下一脸横肉的脸庞。
 
见男人来到他身边,朱利安面无表情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亳无畏惧地朝对方望去。若是不知情的外人可能会觉得眼前的少年惹上麻烦了,居然和这麽粗犷的彪形大汉对峙,胆小怕事的人纷纷走避,胆子大一点的人或许还会留下来等著看好戏,只是此时的咖啡厅里这两种人都不存在,客人不知何时都消失不见,就连原本伫立在柜台里擦著杯碗女人也都不见踪影,整个店里突然变得空空荡荡,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就在此时,男子的脸上突然涌出了爽朗的笑容,原本看似粗犷的酒槽鼻、松弛的眼袋和肥满的双颊在瞬间变得一脸无害,虽然不能和圣诞老公公慈祥的表情相题并论,但至少还称得上和蔼可亲。面对男人突如其来的打扰,朱利安脸上没有任何不悦或吃惊的表情,因为他今天前来这间咖啡厅真正的目的,便是与眼前的男人会面。
 
「没什麽异状吧?」拉了把椅子在朱利安身边坐下,与粗野的外表不同,男人说话的腔调中隐隐约约透露著一股精英人士的气息。
 
「是的。」
 
朱利安点点头,恭敬地回答对方,男人不知由何处掏出了一份信封递到他面前,他顺手接了过来,两人之间的互动看似十分熟稔,谈话的语气却显得僵硬生涩,过去的八年来,他和他的关系一直都是这麽相敬如宾。
 
「这是什麽?」看著手中颇具份量的A3信封纸袋,朱利安边拆边问,对於他的疑问男人并没有回答,只是迳自由口袋掏出烟盒,侧过头抽出一根烟点火吸著。
 
外头依然阴雨绵绵,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冰冷的水珠打落在咖啡厅的玻璃与窗台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被拆开的信封袋里装著一份厚厚的文件夹,散乱地收夹著许多资料。
 
「是什麽特别的任务吗?」朱利安露出狐疑的表情,他会这麽问不是没有原因,眼前男人真正的身份是这个国家警政单位的高级干部,而朱利安是他的众多属下中的一员,虽说是属下,却是在外从事秘密活动的情报员,因此单位中没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与存在。
 
与圣道尔夫中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不同,从小就跟在男人身边接受专业训练的朱利安,仅仅十七岁的年纪,就已经独立完成不少惊险重要的任务。
 
「……和公事不同,这是我私下拜托你的工作。」男人放下手中的烟顿了一顿。「你得答应我一定要做到。」
 
男人的要求让朱利安莞尔一笑。
 
「父亲,从小到大,您曾经交待什麽事我没办好?」
 
他的语调中带著一丝苍凉,带著一点调侃,男人发现了朱利安的态度,却假装没注意到,反而朝他催促说:
 
「这和过去的案子不同,你认真点看。」
 
朱利安听从男人的话打开卷宗,才一翻开档案,脸色便徒然丕变,他随即坐直身体,仔细检阅起手中的资料。
 
朱利安的吃惊并非没有原因,因为卷宗里满满都是杰米.诺斯菲尔的身家资料。
 
并非杰米.艾得生,而是杰米.诺斯菲尔这个名字,若不是卷宗里同时附上数十张杰米的照片,朱利安或许会误认为那刚好只是同名不同姓的人而已。
 
为什麽父亲手中会有杰米的资料?又为什麽要将这份资料交给他?朱利安不解地抬头望向父亲,对於他的反应,男人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你还记得杰米吗?他是我的挚友,也是你克伦斯叔叔的孩子。几年前我们曾经到他们位於剑桥的家去为杰米庆生,那时杰米还很小,才五岁吧,你和他在院子里玩了一整个下午,我们要走时他还哭哭啼啼地拉著你不放。」
 
朱利安整个人愣住了,父亲的话提醒了他一些事。许久前他曾经随同父亲前往一位友人的住处拜访,那是一个他十分向往的温馨家庭,小小的楼房前有一大片花园,和善的夫妻与天真烂漫的小孩,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在那里度过很愉快的一天,却完全没想到当时的小男孩就是杰米。
 
一旦记起所有的事,错愕的情绪顿时侵占朱利安所有的思绪。「等等!为什麽像杰米这样的孩子会到圣道尔夫去?」他忍不住大叫:「他明明才十二岁!」
 
「降低你的音量,儿子。」男人提醒他:「看来你已经见过杰米了。我晓得你很惊讶,但你不应该惊惶失色到失去控制。」
 
男人的话让朱利安怔了怔。是啊,不管发生什麽事,他的父亲依然能那麽平静,甚至到面无表情,他一边尊敬父亲的成熟稳重,一方面又极度排斥他的冷酷无情。
 
压抑住自身的冲动,朱利安沈默了一会儿没说话,再度开口时却带著狐疑的口气。
 
「杰米到圣道尔夫就读的事,是你们安排的?」
 
男人没答话,却微微点了下头
 
「为什麽?为什麽你们要这麽做?杰米的父亲呢?」
 
对於朱利安的逼问,男人脸上倏然闪过一股阴霾,只见他呼吸沉重,甚至眉头都微微紧锁,那是朱利安第一次见到父亲那麽动摇过,就连母亲过世时这个以工作为重的男人也不曾掉过一滴泪。头一次见到父亲如此深沉的一面,他却不晓得自己该开心还是伤心,或许这两种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此时他复杂的情绪。
 
男人虽然很快恢复贯的沉稳与冷静,但再度开口说话时,声音竟然显得有些微微颤抖。
 
「几个月前,杰米和杰米的父亲突然遭遇到不幸,杰米的父亲亡故了,那孩子也因为受到惊吓而失去记忆,即使如此,敌人还是紧追不放……」
 
「敌人?是什麽样子的敌人?」
 
「对方并非没没无闻的角色,而是庞大犯罪组织的首脑,他极度觊觎杰米的能力,因此下令动员所有的力量活捉杰米。杰米的父亲克伦斯,当时就是在带著杰米前往法国寻求庇护时,在皇家码头前遭遇不测……」男人顿了一顿,伤感地说:「你知道,我和你的法森特叔叔,还有杰米的父亲克伦斯三人自幼就是最好的朋友,在事情发生後,我和法森特极力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却无奈敌人的势力过於强大,我们的行踪无论到哪里都受到严密监视,根本无法好好守护杰米。」
 
对於父亲的话,朱利安惊愕地说不出话来。法森特叔叔在英国商界是有头有脸的重要人物,自己的父亲则在警政单位担任高职,两个拥有如此身份地位的人竟然无法保护一个孩子。他皱了皱眉头,心想对方的来头铁定不小。
 
「原先我想将杰米安置在隐蔽的乡下地方,并派员二十四小时紧守看护,但法森特并不同意我这麽做,其实我和他都再清楚不过了,我们的敌人并非省油的灯,对警方他们更是亳无畏惧,而这麽做的结果,无非就是将杰米直接曝露在危险中。到最後不得以,我们只好变更杰米的身份,谎报他的年纪,让才刚小学毕业的杰米直接越过中学课程,就这麽进入高中就读。」
 
「太荒唐了!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听到这里,朱利安不可置信地摇著头。
 
「没有,就因为这个计划荒唐,我们才必须这麽做。对方封锁了所有可能将杰米送出国的管道,为了是在境内活捉杰米,杰米若继续待在国内,不论怎麽躲藏,总有一天我们一定得让他再度接受正规教育,这点想必对方也早已料到。你知道,只要动用一点力量,想由数千所中小学中查出任何身份可疑的转学生并非难事,就算化名改变身份也一样,因此我们不能冒这个风险……」男人说到这里,又抽出一根烟点上火吸著,那是他到这间店里的第四根烟了,只见他不断地由嘴中吐出烟雾,彷佛这样才能排出自己满腹的忧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