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灵魂之路+番外 作者:abaqinglang/万俟海(上)

字体:[ ]

《灵魂之路》作者:abaqinglang/万俟海
 
现代/悬疑推理/强攻强受/正剧
 
关键字:警察  医生  其他 
 
有关心灵枷锁的故事。我重新调了一下格式。鲜网对我有难度,泪目。
 
1-10章
 
  跟居於我们内心的东西相比,身前身後事都不值一提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 
   
  第一章 非典型性读取障碍
   
    鹭鸶是一家心理诊所的名字。 
    这家心理诊所位於城市西北侧的清云路上,在一个叫跃云轩的小区里。 
    小区是九十年代末期建造的,仿日式建筑,主楼南北朝向,左右两侧向西南和西北角延伸,颇有些振翅高飞的意思。鹭鸶就在主楼的二层,对面是小区的绿地和转河,转河如其名,宛转逶迤,环绕西城,倒也算得一道风景。 
    那个时候的地价不像现在寸土寸金,绿地还是颇有些规模,如今的绿地说到底不过是房顶上铺些草罢了,哪里来真真实实的树木灌丛? 
  戚维扬为自己当日的英明决策深感得意。 
  他是心理医生,兼攻精神疗法与精神药理学,诊所挂在第三医院精神科下面,用的也是三院的处方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三院的一个分部吧。 
    诊所总共就他一个医生,护士兼秘书方台台小姐,前面是办公区,磨砂玻璃的隔断後就是戚的蜗居了。 
  说是蜗居其实也不算小,总共算上也有一百六七十平米了,每平米大约6300拿下的,首付30%,他贷了不到80万,几年下来也还了不少,算不上太大的压力。诊所刚开的时候门可罗雀,现在已有了固定的患者,戚维扬在客户面前幽默谦和,又是一表人才,很招太太小姐们喜欢,而且他还是绝对的女权主义者,口口相传,女性患者是越来越多了,只不过多是些甚至连轻度抑郁都算不得的神经官能症,偶尔想起来会觉得浪费了这麽多年学海无涯。但胜在收入稳定,戚维扬也不求太多。 
  今天的这个患者也是女士,而且相当年轻。戚维扬微笑著殷勤的为她拉开椅子。 
  “讨厌啦戚三,你这麽照顾女生会害我以你为样本以後找不到男朋友的。” 
  戚维扬笑笑,“戚三这个名字好像已经流传开了”,他递给年轻女士一杯水,“玫瑰花茶,加半勺蜂蜜。” 
  叫张小茶的女孩子开心的笑了起来,眯起双眼,轻轻地抿了一口,“你比我妈妈泡的要好。” 
  方台台在对面朝他挤挤眼睛,戚维扬装作没有看见,在小茶的斜对面坐了下来。 
  “妈妈没有来?” 
  小茶点点头,“今天天气好,我想出来走走,就没有让她陪。” 
  戚维扬发自内心的称赞她,“真勇敢。” 
  张小茶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红霞,“这个可不可以算我的成就?” 
  “当然要算。”心理医生将手肘搁在桌子上,双手交叉著放在下巴上,“愿不愿意再多告诉我一些这周的成就?” 
  “嗯……周末的时候我陪妈妈去逛街了。” 
  “血拼是女士的权利。有收获吗?” 
  “妈妈买了两双鞋、一只包包、一条裙子,还有一件外套。” 
  “你呢?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张小茶从手袋里掏出一个玻璃制的淡青色的扁盒子,盒子里面是一堆细细的颗粒,可以随著摇晃显出不同的形状。 
  “白沙画。” 
  “嗯,”张小茶很痴迷的看著自己手里的玻璃盒子,“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让它变成各种形状,山川,河流,沙滩。” 
  “很漂亮。” 
  张小茶抬起头来笑,带著一脸稚气,戚维扬在心里叹气。 
  “周二的时候和妈妈去看展览了,在首都博物馆,有很多雕塑,都很美。” 
  “嗯,希腊雕塑展?真幸福,我一直想去看来著,有图片要发给我哦。” 
  小茶重重的点头,“戚三你把email发给我,或者我拿U盘拷给你,图片都好大。” 
  “人多吗?” 
  “只有我跟妈妈两个,雕塑好多,我们都转不过来。” 
  戚维扬分开交叉的双手,十指轻轻相触,“有没有什麽有趣的事情?” 
  “有啊,周四的时候我和妈妈去了金苑的那个宠物店,好多好多的小猫哦,都很乖的。” 
  戚维扬点点头,“有没有按时吃药。” 
  “有,戚三你开给我的药一天三次,一次两片我都有吃的。” 
  戚维扬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後张小茶离去。戚维扬本来要送她出去,可是她坚持不要,也只得作罢。 
  走到门口的时候方台台发现那个玻璃白沙画落在桌上了,赶几步送了上去,“小茶你的东西忘了。” 
  张小茶呆呆的望著她,戚维扬大踏步走过去,“白沙画。” 
  小女孩恍然,“噢,我都忘掉了,谢谢你戚三。” 
  直到看见张小茶进了停在小区门口白色的本田雅阁戚维扬才放心地从阳台离开。 
  “妈妈陪著来的吧?”方台台小姐煞是善解人意。 
  他点点头。 
  “穿得是A/E 的新款呢,苏女士真舍得。” 
  戚维扬仰天长叹,“女人。” 
  “啧,我妈要是给我买Armani Exchange的新款我也天天缠著她,绝不让她再嫁人。” 
  “方护士,请注意你的言词。” 
  方台台摆摆手,“你说她是真的听不到别人说话吗?” 
  “从药理学角度来说,她的抑郁型神经官能症已经得到了较好的控制,进食正常,睡眠正常,但是与母亲之外的人沟通仍然无法做到。你也听到了,她所有有兴趣的话题都是围绕著母亲的。” 
  “换言之,她根本对别人不感兴趣吧。她的读取障碍分人分得过於明显,倒更像是小孩子为了得到父母的注意而刻意做出来的。” 
  方台台嘴角上扬,颇有些挑衅的看著戚维扬。 
  後者头痛不已,当初就不应该同意胥黎说的从脑神经外科调个护士过来,这些受正统药理学熏陶的护士小姐们认为心理卫生这个学科完全上不了台面。托她的福,戚维扬的口才在半年间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也还是无法全然摆脱被说到脱力的地步,但刚开始的那种哑口无言无以应对的状态已经大为改观,或者说,他已经可以抱有一定的觉悟来上几句绝地反攻,偶尔能使对方接不上来的时候那简直是欢欣鼓舞到大喊哈利路亚的地步了。 
  “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对象性失语症的状况。个别的患者在面向一些熟悉的人或是小孩子的时候可以较为正常的交流,但一旦脱离这种环境或是特定的人群这种交流上的困扰还是存在。” 
  “也就是说是面对对自己无害的人群时恢复正常了吧,我怎麽听怎麽觉得是一种拒绝承担社会责任的以科学外衣为遮蔽的撒娇行为呢。” 
  戚维扬有些发愁的揉揉眉骨间,其实从某种方面而言方台台的观点无疑是有道理的,但是如何才能向她解释人心是如此的深沈复杂,个体之间能接受的冲击是有著绝对的差异的呢?何况他真的不想每天都和护士讨论自己职业存在的必要性。不过对於方台台潜在的愤怒他多少也有些明白,任何人被无视都会觉得不爽,何况还是被选择的特定无视。 
  “医生你就承认了吧,从职业角度出发,你不也肯定了在病理学上讲张小茶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吗?你和苏女士还要宠她到什麽时候呢?她快15岁了吧,也该明白世界不是只绕著她一个人转的,即便她的世界里只有母亲也一样。还是说你是太闲了或是觉得零花钱不够用?” 
  戚维扬捂住胸口,倒退两步,“噢,你那犀利的语言,身为一名护士,我切实地认为你的同情心需要加强。” 
  方台台嗤之以鼻,“切,医生和护士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心,你要说责任心我倒认同,天天和病人打交道有一颗纤细的心灵只会让自己自讨苦吃。我们最需要的是强健的体魄和有如城墙一般坚硬的心。” 
  护士小姐的彪悍发言多少让戚有些认同,方台台曾经是一名出色神经外科的护士,她也一定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心灵磨练才淬炼到今天这样刀枪不进的状态吧。 
  “再说,以装病的方式来博取母亲的注意力,借此将她拴在自己身边的做法从深层次上来说才是一种心理病态吧。” 
  戚维扬眨眨眼,竖起大麽指,“你作为护士真是太屈才了。”他在心里默默地说,做老师做律师作检察官多合适啊。 
  “您是在婉转的表达希望我主动递交辞呈的意思吗?” 
  “绝对不是。” 
  方台台摇摇头,“这麽好的条件,那麽漂亮的容貌,那些天生染色体就与众不同的或是有遗传疾病的孩子呢?他们岂不是更有理由怨天尤人了?” 
  “也许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一颗有如城墙一般坚硬的心。” 
  “我不认为父母离异可以是孩子向父母任何一方需索无度的借口。性格是可以自己改变的,命运也一样。” 
  戚维扬深深感慨,“你是个多麽坚强的好女人哪!” 
  方台台收拾起那杯花茶,“下句就该是‘可是这样的好女人却没嫁出去吧’?” 
  心理医生连忙摆手,幅度之大频率之高几乎赶上帕金森症患者,“绝对绝对没有,请一定要相信我。”心里却忍不住补上一句,太坚强的女人也会让男人有压力的。 
   
  第二章 神经外科第三条规则
  公立医院门口向来是排大队,更不要说三院这样小有名气的了,即便是到了下午还能看见三三两两的患者或家属在院内作著布朗运动,不过到了这个点儿,只剩下实习医生的号了。 
  戚维扬从西门走进急诊室侧楼1层的神经外科,这里忙起来闹得像菜市场,医生护士都像摩登时代里的卓别林一样以极快的频率进进出出,静下来的时候又沈默的几乎令人害怕,小苏打水的味道直渗人心脾。 
  姓林的护士小姐刚从诊室里探出头来就缩了回去,戚听到她用清脆的声音喊,“胥大夫,戚大夫来了。” 
  戚维扬抿起了嘴,3年了,听到这个称谓还是会觉得心里有股挥之不去的震颤感。 
  胥黎顶著白色医生帽的脑袋在门口晃了两下,“来啦?”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心理医生斜靠在神经外科诊室的门口就是不进去。 
  林护士呵呵的笑起来,“戚大夫你可真惜命。” 
  “那当然,这可是关系著神秘的神经外科离职医护人员传说呢,我好不容易才活出点儿滋味的。” 
  所谓的神秘的神经外科离职医护人员一说是在急诊楼侧楼3年前建立时开始流传的,据说是建楼的时候没请个风水先生,急诊部主楼和住院部的两个半圆刚好把侧楼围在里面形成一个“囚”字,神经外科的位置又恰恰在那个“人”字的交叉点,从建楼当年姓陈的主治医生误坐了故障电梯摔死後,每年这个侧楼总出事,不知怎麽就开始流传凡是从神经外科离职的大夫不能再进急诊室一说。戚维扬尊重惯例,每次都只停留在诊室门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