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枫花奇案+番外 作者:墨月霓裳

字体:[ ]

 
第一章缘起
 
  第一章──缘起
  日升月落,赶了一个月的路终於到了此地──枫花县。
  枫花县乃边境小县,离京城甚远,褪去俗世铅华,别有一番风情。月上枝头,万家灯火却通明。
  徐少卿缓缓抬头,月明星稀,儒雅一笑侧头道:“亦休,先找间客栈住下吧。”青年声音温润动听,细细看去,五官清明,双目有神,嘴角带著不易察觉的微笑,竟有一番仙风道骨之味。
  顺著他的目光看去便是那个叫做亦休的男子,男子不过二十上下,五官十分俊美,一双眼眸极为犀利,浑身散发著一股沈稳的气息,手里握著一把银色长剑,剑未出鞘却已经能够察觉出此剑非寻常之物。
  亦休抿著唇点了点头,便带著一行人往前走。
  徐少卿高中状元,本是一展拳脚的契机,却不想被派到了边远小县做个九品芝麻官。换做他人定是呜呼哀哉,叫苦连天。徐少卿却是松了口气,终究还是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
  徐少卿之父徐无涯乃是当今太师,奈何功高盖主,势力已经遍布朝廷。当今圣上不得不防,将徐少卿派遣远地也在情理之中。
  一行五人便从京师来到了这个地方──枫花县。
  枫花县虽小,但五脏俱全。没走几步便寻到了一处客栈。
  徐少卿微微一笑,掀开了车帘,里面的小东西竟然还在睡。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身体笑道:“七七,起来了,我们到了。”
  马车里蜷缩著一团小东西,身上盖著上好的羊绒毛毯。呜咽两声稍稍的露出了半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还未睡醒的双眼依旧迷蒙,眨了两下大眼睛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人,眼睛一弯,甜甜的唤道:“少爷。”有些清醒了,嗖嗖嗖的从毛毯里钻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将毯子叠起来放到一边。从马车里爬起来,被冷风一吹立刻又冻的缩了回去。一脸委屈的探出个小脑袋:“少爷……冷……”
  呵,这小家夥。
  一边的两个影侍见了,顿时吸了一口气,两眼放光,好可爱呀好可爱呀。
  徐少卿微微一笑,揉揉他的脑袋,戏谑道:“你这小厮当真比我还像个少爷。”
  徐少卿在七岁的时候捡到了这个小娃娃,给取了个名字叫七七。小娃娃婴儿时便可爱的不得了,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见了谁都呵呵的傻笑。徐少卿更是喜欢的紧,到哪儿都抱著,大有一副这就是我儿子的架势。
  这小娃娃越大越迷糊,出落的也越发的可爱了。莫说徐少卿了,连徐无涯这样的狠角色都喜欢的很,得了什麽好玩的玩意儿定要给他留著。
  说是小厮,却比徐少卿还像个少爷。
  又一阵风吹来,小东西又缩了缩,大眼睛水汪汪的,鼻头被冻得红红的,小脸冰凉冰凉。
  徐少卿温润一笑道:“快些下来,进去了便不冷了。赶了一天路,饿坏了吧。”
  七七吸吸鼻子,肚子果然咕噜噜的叫了。这小东西长到十五岁,个头却还是小小的,颤抖的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却下不来了。站在马车上全身哆嗦。
  徐少卿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将这儿宝贝疙瘩抱了下来。七七一靠近那个暖和的怀抱便挨了进去,抬头甜甜的笑。
  亦休有些凉凉的勾了勾唇角,不屑的轻哼一声兀自走了进去。
  两个影侍站在一边咬手帕,老大吃醋了啊吃醋了啊。
  时候已经不早了,几人要了几道菜围坐在房间内一起用膳。
  御佐御佑是粗人,吃起东西来自然是狼吞虎咽。这枫花县虽小,这食物倒是不错,每一道菜都各有特色。
  御佐喝了三碗八宝粥,和御佑两个人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扫清所有的菜肴。嘴里咽下最後一口包子,筷子便朝著盘子里的最後一块霜花糕进发。
  忽然筷子一紧,手腕处传来一股劲道,御佐抬头看去,竟是一双白玉的筷子夹住的自己的。亦休瞪他一眼,不愠不火的夹起了最後一块霜花糕,轻轻的放进了七七的碗里。
  七七正低著头,两只手握著一个大大的肉包子慢慢的啃,其他人都吃完了也不见他吃下半个。
  御佐见他吃得慢,手里捏著个大包子,碗里还有一块糕点,那个口水啊。
  亦休厌恶的瞪他一眼,轻巧的拿开了七七手里的包子,夹起那块霜花糕递到他的嘴边,轻柔道:“尝尝这个。”笑容温和轻柔。
  雪白色的糕点看似平凡无奇,一口咬到嘴里却甜丝丝的,甜而不腻。七七一口咬下去,满嘴白色的甜粉。
  亦休笑眯眯的摸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满眼的宠溺。
  徐少卿无奈的摇摇头,御佐御佑哭丧著脸看著亦休,老大好偏心诺。
  七七吃完东西,洗干净了手,跑到徐少卿的面前:“少爷,我帮你铺床。”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有些迷蒙,似乎是有些困了。
  徐少卿笑著颔首,只见小东西笨拙的踢掉了鞋子爬上床,费力的把厚重的被子拉开。被子好软,好舒服喏。
  余下四人围著桌子饮茶,亦休转头望了七七一眼,微微一笑转过来继续听徐少卿说话。
  亦休虽在徐无涯门下,但官拜二品,自然不会像个奴才一样。答应了徐太师陪同前来枫花县,到底是出於何意,自然是不言而喻。
  忽闻徐少卿道:“明日我们暂不去衙门,就在此处住几日,暗中查询一番。”
  御佐点头:“说的是,咱们今日来的晚了,也不知道这枫花县白日里是个什麽情景。咱们白日里四处走走,尝尝这里的美食。”
  御佑点头:“若这枫花县一派和平才好,那便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好日子了。”
  御佐贪吃,御佑贪睡。果然是一对兄弟。
  几人谈笑了许久,忽然发觉身後没动静了,这才转过头去看。只见小东西躺在床上,蜷缩著身体已经睡著了,细细的还能听见那轻轻的可爱鼾声。
  徐少卿哭笑不得,这小东西铺个被子也能睡著!转头对著大家道:“天色也晚了,大家回去睡吧。”侧头又对亦休道:“既然小七睡著了,今晚便让他睡这里吧。”
  亦休沈吟片刻,大步走到床边,轻轻的将熟睡的小东西抱了起来,低声道:“你怎麽说也是个主子,七七不过是个小厮,使不得,我抱他回去便是了。”说罢,也不顾徐少卿的反应兀自出了门。
  徐少卿扑哧一笑,亦休啊亦休,你也有今天啊。
  徐少卿可以说是看著七七长大的,有的不过是亲情罢了,哪里可能有什麽别的东西。只是瞧见这个原本冰冰冷冷的亦休,脸上出现各种各样的表情,实在有趣。
  共要了三间房,御佐御佑一间,徐少卿一间,自己便是和七七一间。小东西睡的熟了,整个脑袋埋在亦休的怀里。亦休回了屋,轻手轻脚的将他放在床上,谁知小东西两只小手紧紧的捏著他的衣襟不肯放。
  微微一笑,终究是不舍得拉开他的,就著这个姿势躺下将小东西软软的身体抱在怀里。轻手轻脚的帮他把小棉袄脱下,这小东西从小便吃得好住得好,看著是跟班,实际上大家都宠他宠的很。
  脱的只剩一件衫子,拉过厚厚的被子将两人盖住。亦休抿唇,见他睡的熟,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腰,小东西骨架小,看著瘦弱,实际上肉多得很,小肚子软软的,脸颊上也全是肉。
  肉呼呼的可爱极了。
  亦休上下其手了良久,见小东西呜咽一声有清醒的迹象,连忙收手,轻怕他的背。七七动了动身子,在亦休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子继续睡。
  半夜里,小东西饿醒了,委委屈屈的望著身侧的男子,肚子咕咕的叫,晚上都没吃饱……身侧睡的若是徐少卿,七七早就喊醒他了。可是亦休大哥看上去好凶喏……
  七七摸摸小肚子,轻轻的爬了起来,打算翻过亦休跑出去找东西吃。
  在他掀开被子的一瞬,亦休便已经醒了,见他爬起来,忽然一抬手一把拉住他,手一扯,小东西便一个晃荡倒回了他的怀里。
  亦休搂著他的腰,看著他一脸茫然的挣扎,笑问:“去哪里?”
  七七嘴一歪委屈了:“饿……”微弱的烛光下映照出他粉嫩的脸颊,乌黑的眼眸在黑夜中似乎盈满了水汽,皱著小脸委屈的望著自己。
  亦休咽了口口水,太可爱了,太诱人了。
  翻个身将他重新塞回了被子里,将被角压实了,才轻声道:“你乖乖躺好,我去找吃的。”
  亦休很快就拎著一个食盒回来了,刚推开门就看见被子里缩著一团东西,正在颤抖。
  亦休心一急,立刻大步的上去一把拉开被子,只见小东西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心一疼连忙将他抱进怀里,急问:“怎麽了?”
  七七吸吸鼻子,眼泪汪汪的道:“好黑,我怕……”
  亦休松了口气,轻拍他的背哄道:“不怕不怕,我把灯点亮一点好麽?看我带了什麽给你。”取过一旁的食盒,一打开,竟是一笼玉兔包。
  七七展颜一笑:“包包。”
  小手伸了过去,拿出了一个放在嘴边,盯著小兔子形状的包包,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亦休捏捏他的脸颊道:“还有很多,快吃吧。”
  小小的咬了一口,好甜喏,抬起头对著亦休甜甜一笑。漂亮的人见多了,像七七这麽可爱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小东西对自己笑一笑,那个心啊,就扑通扑通的乱跳。
  小东西嘴里塞满了食物,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小包子一样。亦休一时不察竟呢喃出声:“小包子……”
  七七眨眨眼睛,见食盒里还剩下了最後一个,以为亦休想吃,有些不情不愿的递给了他,然後无限哀怨的望著他,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亦休微微一笑:“我不吃。”
  七七高兴了,捏著最後一个玉兔包吃的不亦乐乎。
  亦休见他高兴,挨过去问道:“七七,以後我喊你小包子可好?”
  七七一愣,有些迷惘的望著他。
  亦休又道:“只有我这麽喊的,可好?”
  七七歪著头,模样十分可爱。“我不叫小包子,我叫七七……”
  亦休有些苦恼的看著他,其实,只是想要一个专属的称呼。
  七七把最後一口吞下肚,幽幽的望著亦休,忽然涨红了脸,呐呐道:“明天还有没有小兔子包包?”
  亦休有些丧气,忽然道:“只有我的小包子才可以吃我的玉兔包的。”
  “那我就做你的小包子麽……”玉兔包包好好吃喏。
  亦休顿时神清气爽,一把抱住七七,豪爽道:“明天你亦休大哥不止买玉兔包给你吃,你要什麽买什麽!”
  刚说完,一低头竟发现怀里的小东西又睡著了。轻轻的将他抱回床上,望著他可爱的脸,不由自主的在他的小脸蛋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好滑啊,好嫩啊,好满足啊。
 
 
第二章缘承
 
  第二章
  徐少卿遂了御佐的意,一行人进了一家远近驰名的酒楼──华风楼。
  这件酒楼的老板是个厨子,手艺极佳,原本只是摆了个小摊子,凭著那一手绝活,生意越做越大,最後开了这家枫花县数一数二的酒楼。
  所谓客似云来便是这个现在这番景象。
  五个人冲著这间酒楼而来,到了这里却发现早已挤满了人,御佐闻著那一股香气口水流啊流,七七也好不到哪里去,鼓著腮帮子,眼巴巴的望著若市门庭,又摸摸肉呼呼的小肚子,好像扁下去了。
  徐少卿转过头望著七七笑问:“七七,饿不饿?”
  委屈的皱著小脸道:“饿……”吸了吸香气,不禁咽了口口水。
  亦休依旧是一副冰冷的模样,眉峰微蹙,大步的走了进去,半晌又走了出来,望著小包子温柔的笑:“小包子,有位子了,我们进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