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恋尸癖 作者:人雨而

字体:[ ]

 
 
 
 
恋尸癖-楔子
 
艳阳高照的下午时分,位於乡间的小车站里,聚集了众多等火车的旅客,由於是在偏远处的一个小站,所以车站是开放式的,南下与北上的月台面对面相望,要想过去对面,方法一是提著笨重的行李爬楼梯走连结桥过去,方法二是趁人车不注意直接横跨铁轨过去。虽然方法二会方便快速省力的多,但毕竟没有人想拿罚金跟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所以大家都还是乖乖的扛行李,边爬楼梯边骂这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鬼地方,为何没有电梯这美好的文明产物?
 
开放式的月台上只有短短一节屋檐,阳光一个斜照就足以把站在月台上的人都烤熟,没有冷气、没有电扇甚至连个风都没有,这是南部在夏天特有的气候,很多旅客都自备著帽子,车站的周边也有一两个小摊贩看准了商机在卖冰品跟饮料,四周充满摊贩的叫卖声、人与人之间的聊天声,虽然天气炎热,车站却充满著欢乐和谐的气氛。
 
随著时间的往前推进,车站开始广播火车进站的倒数时间,并提醒旅客待会会先有一班不停站的火车通过,请旅客不要太过靠近月台边界以免危险,广播结束後,旅客纷纷整理著手上的行李,有的人把握时间跟送行的人告别,有的人趁机跑出去多买一些饮品小吃,还有人这时候才冲进月台。
 
当月台上的人都忙著注意自身的情况时,没有人注意刚广播说的,那台过站不停的火车已逐渐驶近,也没有人注意到原本蹲靠在月台栅栏上的一名男子,在看到火车後神清黯淡的起身,缓慢的向月台边缘走去,像是单纯要看火车通过般,保持著一段安全距离,就在火车距离他不到十公尺时──
 
纵身一跳。
 
火车完全来不及停驶,直接当面撞上跳下车轨的男子,有人当场看到发出尖叫、惊喘声,有人顾著跟身边的人说话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麽事情,直到那辆过站不停的火车突然在离站没多远停下,直到站内广播要旅客远离月台边缘不要惊慌,还有通知旅客即将到站的火车,将因为这起意外被迫停在站外无法及时进入。
 
原本只有灰白石头、铁色带点橘锈的轨道跟深咖啡色枕木,现在却多了些许橘红色、乳白色的不明物掉落在两月台之间,甚至因为火车的拖行,较为大块的掉落到远离车站好几公尺之外的草丛中。
 
「死者李纪落,四十一岁男性,於下午一点三十五分在兴湖车站跳轨自杀,撞上的火车为自强号不靠站北上列车,目前自强列车跟即将进站的区间车都暂时停驶,自强号在检查完善後可先行离开,但区间车须等到清洁作业结束後才可进站,现在开始清洁作业,按照分好的组别到各自负责的区域,连一小块残渣都可以不放过,动作快!」
 
一拍手,身为当日负责教育新人的老法医在讲解完现况後,便要新人们拿著袋子跟夹子,带上口罩手套出发"捡鲔鱼"去,站在月台上看著逐渐走向分区处的年轻人,老法医忍不住在心里盘算著这次跟老同事们的赌注,这已经算是法医部门的惯例了,每年新血进来时大家都会开始下注,看最後可以留下的有几个,前後离开的顺序是怎麽排,甚至还有人赌让他们捡几次鲔鱼就会有多少人吐著跑回家……等等的,赌盘上一向包罗万象。
 
这次进来的新人法医有十个,正好是六男四女,所以他让他们分成五组,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避免出现女生不敢要男生来的投机状况,很幸运的,新人们今早才刚到实习场所报到,刚吃完午餐就被带出来见习,就不知道待会谁会先第一个把午餐吐出来,然後又有几个人跟进?
 
啧,这样不只要捡鲔鱼还要捡他们自己的呕吐物,真是浪费时间,他想早点清理完现场,早点回办公室吹冷气阿,不要这样虐待老人家脆弱的身体,千万拜托不要有人吐了……
 
「老师!章徐静吐了!!」
 
………他妈的。
 
「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叫他自己清理好,你继续去找鲔鱼。」老法医悲哀的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幸好旅客都在铁路局的安排下改搭其他交通工具了,这次在天黑前应该捡的完吧?
 
「小寇,你去帮忙一下吧?」看向一旁捧著大碗鲁肉饭狂塞的少年,老法医有些无奈的说。
 
「你不是说要让新人见习不准我动手,所以我才去买卤肉饭来杀时间,怎、後悔了?」一手捧著碗公,一手夹起一颗卤蛋,少年灿笑著把卤蛋塞进嘴里,眼睛却紧盯著铁轨上的粉红色不明物体,像是看酸梅配白饭那样,越看越饥饿、越吃越起劲。
 
「老人家想提早回去嘛,反正你也很乐意啊!接下去不知有多少人要忙著清理自己的呕吐物,你不帮忙我怕到时太阳下山了,那群小朋友会捡到哭的。」一手抢过碗公,老法医看了眼铁轨上的粉红色不明物体,再对照一下手上的鲁肉饭……
 
「虽然我做这麽久了在工作中吃饭不成问题,但我还真没看过有人可以把"鲔鱼"配饭吃的,小寇阿~待会不准偷藏鲔鱼知道吗?要是我回去拼装发现少了,就从你身上挖下来补!」
 
「啧,知道啦!」将环绑在腰上的工作服穿回上半身,小寇、萧旭寇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大型塑胶袋跟长铁夹,口罩手套都不戴的,就这麽跳下月台捡起刚刚他配饭吃的"粉红色不明物体"。
 
「小寇,你要敢亲那东西或是吃下去,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凯伊,以後死都不让你跟来了!」老法医一刻也不敢眨眼的紧盯著正深情款款看著鲔鱼的少年,明明站在太阳下的身影是显得那麽青春阳光有朝气,脸上笑咪咪的弯眼搭配小酒窝是那样的可爱,但是他看著鲔鱼的眼神却令人毛骨悚然。
 
「亲一下也不可以?」嘟著嘴,萧旭寇转头对老法医,摆出了一个相当无辜、惹人怜爱,让人想拿糖果给他吃的可爱表情。
 
真的,如果把夹著鲔鱼的画面剪掉的话。
 
「你如果说想亲"一整副"的也就算了,那个……顶多是"被撞断的小肠的残渣"吧?你连那个也要!?」老法医双目突出激动的质问。
 
「为什麽不要?这个跟你平常在吃的猪肠有哪里不一样了,老头你在吃猪肠时难道会在意他是一整副还是残渣吗?做人不可以这麽偏心的,不过没关系,老头不识货还有我,我会好好爱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跟我回家好吗?。」满怀慈爱的看著夹中"被撞断的小肠的残渣",萧旭寇放开拿著黑色塑胶袋的手,直接抚摸著。
 
虽然已被太阳烤晒了一阵子,但鲔鱼的表面依然保持著湿润的触感,滑溜又富有弹性,原本是乳白色的器官,却因周围破裂的血管而让表面覆上一层红,远看就像是粉色线圈那样,让人爱不释手。
 
「小寇你没救了。」老法医扒了一大口鲁肉饭,乾脆来个眼不见为净,老人家对於年轻人的恶心告白实在提不起兴趣。
 
「这叫情趣,交往前总是要先有承诺的。」萧旭寇转头给了老法医一个"我鄙视你"的眼神。
 
「我管你要跟他交往还是上床,但你要是胆敢诱拐他或是跟他私奔,就不要怪我狠心拆散你们!」嚼嚼嚼~恩、这家卤肉饭真好吃,改天来团购好了。
 
「………」
 
「你扁什麽嘴阿你,快把它丢进塑胶袋中,给我去工作!」挥舞著筷子,老法医边喷饭粒边说。
 
@ @ @
 
贺!开张大吉!?
 
我会努力更新的,但是不要妄想日更
因为FU大神是不可能每天来找我报到的!(掩面)
 
 
一、捡鲔鱼 (上)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涌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 你的真心~』
 
蹲在草丛前,双手捧著刚从一堆血块中取出的不明物体,萧旭寇热情如火的面对著"爱人"献唱,就像是在唱给女朋友听一般,那样的温柔又深情,一边重复唱著情歌,一边细心的将沾黏在肉块上的杂草屑一根根取下,那是原本在死者体内的一团鲔鱼。
 
由於冲击力度过大,去除可能折断飞出去的手脚以外,大致分为上下两半的遗体上半截就位在萧旭寇的身旁,而那团鲔鱼丸则是某人擅自偷拿出来的,丸子的形状约成一个倒三角锥,大小约为一个拳头大,原本该是富有弹性的血液帮浦,现在却像破了洞的皮球,有些部分的肌肉承受不住压力整个压扁结合在一起,有些大概是被折断的肋骨穿刺,破了一两个洞,原本暂放在里面的血液,也因持续翻转著鲔鱼丸的动作而缓缓流出,腥红色的黏稠液体顺著掌心缓慢流过,略为凝固的血块伴随著碎末掉落在草地上,液体状的血顺流过手臂在弯曲的手肘处堆积、滴落,两只没戴手套的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沾满了死者的血,白皙的手臂上划过一条条蜿蜒的血红图纹,若没有近看就像被利刃给割伤般,那样的怵目惊心。
 
任凭手中的鲔鱼丸在手心翻转,如此近距离的观赏下,让萧旭寇内心感到无比的满足,刚才被迫与最初相识的小鲔鱼分离的失落感,也在这一刻被填满治愈了,年轻稚嫩的脸上洋溢著无比的喜悦跟迷恋,微微发红的脸颊跟略微露出的小虎牙,如果没有手上跟身边的鲔鱼,大概会瞬间杀死很多姐姐、师奶们吧!
 
「你再继续翻它,会让後续的工作变麻烦的。」冷漠不带感情的声音从萧旭寇的身後传来,来人用沾满血迹的铁夹前端指著寇的手心。
 
「啊啊……不好意思。」连忙把手中的鲔鱼丸放回鲔鱼的上半身里,还欲盖弥彰的抓了些其他地方的东西把丸子塞好,确保不会因为搬运的动作而掉出後,萧旭寇才好奇的站起转身,自然的像是什麽都发生、他完全没有"意- yín -"鲔鱼丸长达好几分钟的样子。
 
在逆光的影响下,萧旭寇无法看清来人的脸,只知道那人不矮很高,大概有一八零以上吧,身材瘦瘦的不胖,腿很长比例很好,衣服是老头让他们出门前统一换上的深蓝色工作服,拉鍊很整齐的拉到最高,外加塑胶手套跟黑色雨靴,还免费搭配深蓝色的帽子,头发长度大概有过肩了,简单的用橡皮筋绑起,一束发尾整齐的贴在脖子处,但是看不出来是什麽颜色,喔、对了,他还戴著口罩,即使不逆光也很难看清吧?
 
「你好,我是萧旭寇,叫我寇就可以了,很高兴认识你!」寇友善的伸出空手等待对方回应。
 
「你没戴手套。」站在寇对面的男子没有伸出手,反而丢出了一个肯定句。
 
「喔,我怕热(其实是想亲手触摸鲔鱼),所以向来都不戴手套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白嫩白嫩、修长修长、骨节分明的,除了操纵夹子的手腕一流外,还有著让人称羡忌妒的晒不黑的白皙肌肤。
 
「徒手碰触来历不行的鲔鱼,你就不怕感染?」皱著眉,男子的眼神流露出不认同与不解,他从没见过可以徒手抓鲔鱼的人,而且还抓的这麽津津有味,真是个怪人。
 
「我身体一向很好,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工作的,老头一开始也念过我,但在发现我根本没在理他後,就说随便我了。」看人没有要握手的意思,寇也不坚持不在意的把"满是血迹的手"收回,转身回去一块块捡著刚被他玩到掉出来的一堆鲔鱼,虽然他很想直接用手,但毕竟有人在看只好算了。
 
「喂,你叫什麽名字?」动作熟练的从草堆中翻出鲔鱼,萧旭寇在内心波涛汹涌的挣扎下将黑色塑胶袋打开,把鲔鱼丢进後立即将袋口用手收紧,他超怕要是多看一眼会忍不住把头伸进塑胶袋对那些鲔鱼OOXX的,所以做事情要快、狠、准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