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十二夜08杀人舞会(出书版) 作者:璇儿

字体:[ ]

 
 
 
 
第十二夜08 杀人舞会 BY 璇儿
 
可怕的是她的手。她的手像是被硬生生拗断了的树干,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手肘。手肘的断面全是鲜血,有一束乾枯的树枝绑在手肘上。她用一种绝望的、无助的姿势,挥舞著她的手臂——
 
封底:
员警程启思邀请搭档锺辰轩,
参加一场以「莎士比亚」笔下人物为主题的化装舞会。
这场别有用意的舞会,目的尚未达成,
装扮成「奥菲莉娅」的演员却死了,离奇的是现场竟没人看到凶手!
两人抽丝剥茧,发现内情错综复杂……
而锺辰轩的未婚妻──文若兰,她的死亡之谜,也将开始揭露!
这场「仲夏夜之梦」的化装舞会,究竟是打开心结的契机,还是……
 
 
 
人物介绍
程启思    警察,在职工作中。
锺辰轩    程启思的搭档,本职是心理学家。
文若兰    锺辰轩的未婚妻,几年前在订婚宴上意外死亡。
孟采桦    文若兰姐姐,因精神分裂杀人而住进了精神病院。
卫  蒙    广告公司经理,「仲夏夜之梦」化装舞会策划者。
毕  真    卫蒙的助理。何俊雄    酒店经理。
舒  妮    演员,在化装舞会上扮演奥菲莉娅的女孩。
颜  茜    业余演员,在化装舞会上扮演拉维妮娅的女孩。
祝  杰    在化装舞会上扮演奥赛罗的男人。
朱笑菲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模特儿。
潘彦霖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房地产公司董事长。
施晓雯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潘彦霖的妻子。
方琳娜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某医院特聘心理医师,锺辰 轩的老同学。
安  昕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某医院特聘心理医师,锺辰 轩的老同学。
孙云起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摄影工作室摄影师。
姚安琪    化装舞会参加者之一,歌手。
韦  旭    化装舞会四人乐队之一,键盘手。
雷  商    化装舞会四人乐队之一,吉他手。
贺  鸿    化装舞会四人乐队之一,贝斯手。
贺  博    化装舞会四人乐队之一,鼓手。
袁心怡    时装设计师,程启思和锺辰轩的朋友。
费  西    青山精神病院院长。
君  兰    程启思同事之一。
莫  明    程启思同事之一。
李龙宇    程启思同事之一。
吴  晴    程启思同事之一,新来的年轻女孩。
任  羽    警官,跟程启思同级,暂调来负责案件。
陈  了    法医。
杜山乔    法医。
 
曾经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将第十二夜系列的每一个故事,都写成跟莎士比亚的戏剧相关的推理小说。比如第一本《死亡之兰》跟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各遂所愿》相关,比如文若兰之死就是跟《哈姆雷特》有关的……
但是最后并没有这么写,因为每一个故事都要搭上,确实相当困难,不过也不是做不到。
当时这个想法没有特别成形吧,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至少我可以很轻易地想出跟《亨利八世》、《麦克白》、《雅典的泰门》、《罗密欧与朱丽叶》、《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相关的案子,如今真是后悔不迭,这个创意挺不错的,我却没有付诸实现。
不过,第十二夜系列写到第八本《杀人舞会》的时候,我总算得到了一点安慰。《杀人舞会》中描写的「杀人舞会」是一场以「仲夏夜之梦」为主题的化装舞会。
《仲夏夜之梦》是莎士比亚早期的轻喜剧,不过我写的这本小说,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残酷血腥的杀人故事。
剧透一下也无妨,里面的杀人方式都是采用跟莎士比亚戏剧里相关的形式,这算得上是一种比拟杀人吧!只不过,我一向认为,比拟杀人除了少数的偏执的复仇性质的杀人案件之外,一般都只是对真实案情的某种掩饰罢了。
我也不太喜欢比拟杀人,就像我不太喜欢密室杀人一般,我不喜欢太过于机械太流于形式化的东西,《黄色小屋的秘密》里那种心理性的密室更对我的胃口〈这个心理密室的诡计,被金田一在《歌剧院杀人》中给借用了〉。
人心总归是最可怕的东西。我们可以把发生命案的原因归结于财、情、仇……等等,但归根结柢,总归是人心的贪欲滋生出来的东西。就算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杀人狂,造成他心理变态的原因,也往往是某些欲望增殖的结果。
有人说莎士比亚的某些剧作是血淋淋的,总能让人胃口大开。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奇怪,但某种程度上是事实。
莎士比亚的戏剧总有一种无可比拟的现实性,不管剧作的背景是不是虚幻的─从里面折射出的是人性,赤裸裸的人性。
在我这本《杀人舞会》里,我借鉴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好几种死亡方式。
《奥赛罗》里面是情欲和嫉妒爆发呈现出来的死亡;《亨利八世》可以算得上是权力欲膨胀到极致,泯灭了其余人性,迭加而出的死亡;《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么,这部剧不好评说,当血腥恐怖以残缺的美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时候,会予人一种饥渴感以及对自身的恐惧感。
如果这些都太沉重的话,那么看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吧,如果死亡也能带来青春和春天的喜悦的话,这部就是代表作了。没有什么比青春的爱情更有力量─嗯,也许我会考虑写一部类似题材的故事吧。
我这本《杀人舞会》,是跟在《死亡之兰》里就提出来、并在之后一直若隐若现,困扰着锺辰轩的文若兰案件。
她的死,在《死亡之兰》里就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在《杀人舞会》里又有了进一步的交代。
她的案子,贯穿第十二夜系列的始终─也一直影响着锺辰轩和程启思,直到最后。就像《蝴蝶梦》里的吕蓓卡,她虽死犹生。
哦,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写出一个跟莎士比亚的戏剧相关的系列推理,我如今也只能暂时在《杀人舞会》里,小小地偿一下这个心愿了。
 
第一章  化装舞会的邀请
 
锺辰轩「啪」地将一迭文件摔在程启思的面前,程启思本来在打盹,一下子吓得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
锺辰轩脸色很难看。「我不止一次提醒过你,叫你不要打听我的事。」
程启思的睡意也全消了。锺辰轩的确不止一次地提醒过他,但他又确实拗不过自己的好奇心。
「我没有打听你的事,我只是想调查一下文若兰的案子。你不是一直对这件事心结很重么?就算已经以意外失足落水定案了,我们也可以继续调查,一直到找出真相为止。」
锺辰轩冷冷地说:「若兰的事,是我自己的事,谁要你管了?」
他的声音虽然冷,但表情也并不像从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程启思一看有戏,忙打蛇随棍上,说:「我也没白看,辰轩,我从中发现了一些疑点。你要不要听一听?」
文若兰是锺辰轩的未婚妻,但就在他们的订婚宴当晚,文若兰意外丧生。她就像奥菲莉娅一般,死在了宴会厅中的一条人工小溪里。
程启思看了现场的照片,文若兰脸上丝毫没有恐惧和痛苦之类的表情,就像是睡着了一般,美丽、宁静而安详。
锺辰轩盯了程启思一眼。「什么疑点?那件案子,我想我已经算是研究透了,这几年来也翻来覆去地想了无数遍,也没能再想出点什么来。」
程启思笑着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兰是你的未婚妻,你在处理这案子的时候,未必能够完全客观。」
他指了指若兰的现场照片。「看这里,浮着一个花环。」
锺辰轩说:「没错,根据莎士比亚描写的奥菲莉娅,『她编了几个奇异的花环来到那里,用的是毛茛、荨麻、雏菊和长颈兰』。那个花环正是用毛茛、荨麻、菊花和长颈兰编成的。」
程启思说:「那若兰之前戴着的花冠呢?我记得你告诉过我,文若兰戴了一个百合花冠。」
「没错。」锺辰轩说,「一个纯白的百合花冠。」
程启思笑着说:「那换句话说,也就是凶手把她的百合花冠取下来,然后换上了奥菲莉娅的花环。」
锺辰轩说:「如果要完全遵照莎士比亚的剧作,奥菲莉娅是想要把自己编的花冠放到树枝上的时候,失足落进溪里溺死的。因此,奥菲莉娅的花冠就绝不是戴在头上,而是落在水里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错。我还是不明白你说的疑点在什么地方。」
程启思把那张照片举到了锺辰轩的面前。
「你看清楚,若兰的头发里,有雏菊的花瓣。还有荨麻。菊花的花瓣容易掉,但荨麻是相当坚硬的植物,不用力撕扯,怎么拉得下来?我记得我看过一个童话故事,公主用荨麻来做衣服,为了把荨麻抽出来,手上弄得全是血泡呢。」
锺辰轩皱眉。「你的意思是说,那花环原本是戴在若兰头上的,然后才被人扯下了扔在水中?」
程启思说:「我看了文若兰的验尸报告。她的耳侧有一小片皮肤红肿,那是典型的荨麻过敏的现象。你们不见文若兰,大概有多久?」
锺辰轩想了一会,说:「四十分钟左右。」
程启思说:「对了,这段时间,很可能她就戴着这个荨麻花环,才会让她的皮肤红肿过敏。」
锺辰轩眉头蹙得更紧。「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程启思打了个哈哈。「我只是找出一切可能的疑点……」他朝锺辰轩凑近了些,笑着说,「如果你不反对调查这件事,我们可以继续。」
锺辰轩冷笑了一声,说:「最近没什么案子,你大概是闲得过头了?再不就是尹雪走了,你太无聊?」
尹雪是程启思在从前一个案件里结识的女人,程启思对她一直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前些时候,尹雪的好友、一个相当有名的服装设计师袁心怡,卷进了一桩奇怪的案件里,程启思对于能够再见到尹雪非常高兴,但尹雪在案件结束后,又很快离开了,让他很有些失落。
平日里锺辰轩一提到尹雪,程启思就会一脸尴尬,这时程启思却整了整面色,一本正经地说:
「我并不是个喜欢旧事重提的人,我想要重新调查文若兰的案子,还不都是因为你一直记挂着?我知道心上有根刺的感觉很不好受,我希望能够把你心里那根刺连根拔出来。」
锺辰轩望着他,说:「你想做什么?」
程启思取出了一张邀请函,暗绿底色,有着淡紫色和白色的暗花,印制得十分精美。「我前几天收到了这个。」
锺辰轩接了过来,邀请函上印着「仲夏夜之梦」几个字,还是华丽的花体英文。再翻过来一看,还有一行不显眼的小字,这倒是中文了。
「特别说明:化装舞会。限莎士比亚剧中人物。」
锺辰轩瞪大了眼睛。「你……你难道童心未泯?」
程启思说:「你看看地址。」
锺辰轩把邀请函翻了个面。地址是在某五星级酒店的顶楼。
他的脸色有了变化。「原来是当年……若兰出事的那家酒店。」
程启思微笑地说:「看来婚礼也不是你打理的。」
锺辰轩轻微地叹了一口气。「当然,这种事我怎么在行?自然是若兰的父母和……她的姐姐打理的。」
程启思也沉默了。若兰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而她同母异父的姐姐孟采桦,如今还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
程启思至今都有些难以想象,外表秀丽娇弱的孟采桦,居然是连自己生母都可以推下楼的冷酷杀人凶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