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卷迷案 作者:墨舞红纱

字体:[ ]

 
 
文案
今年的天气变得异常的诡异,短短几日就将春夏秋冬四季交替着过遍了。而当人们都在感叹天气不正常的时候公安机关内部却迅速从重案组和刑侦科两处又重新调出了一组人专门成立了一个特殊案件处理小组。
 
PS:此文属于毫无文笔与逻辑系列,故而慎入坑啊!!!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东篱,沈悠然 ┃ 配角:特案组全体人员 ┃ 其它:宠文,温馨,一对一
 
 
  ☆、第一章  第1案  睡美人
 
  年前开始J市的气温就变得很不对劲,过完年后尤其显得极度失常。此时明明是春暖花开的四月头,人们也好好地欣赏到了成片绽放的桃花,逛过了热闹非凡的樱花节……但是天气转变的速度简直堪比川剧的变脸。
  例如大前天人们还在欢呼三十几度的高温终于让他们脱去了厚重的冬装时第二天温度就瞬间降到了十几度,但是事实上十几度还不算什么,因为今早开始室内温度也仅剩下个位数了。
  白晓佳穿着一件驼色的韩版呢大衣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回到屋内将放在沙发靠背上的白色围巾在脖子上仔细围好后才背起自己的宝蓝色单肩包出了门,可是刚走到小区的大门口她便又后悔了。
  “真冷呀!”白晓佳将被吹冷的双手放到嘴边哈了几口气,又上下来回搓了几下,等到有些变暖了才分别放进两边的大衣口袋中进行继续保暖。
  “今年我们新城的天气真的很不对劲,一个星期的时间把春夏秋冬四季全都过完了。”
  “是啊,前几天还短袖今天就又四度了,看来是要变天了。”
  “就是,现在我每天起来都不知道该穿哪个季节的衣服比较合适了。”
  “我也一样……”
  传达室值班警卫的对话一句句地传入了正站在原地考虑着要不要先回家再说的白晓佳的耳中。
  白晓佳皱了皱眉头,抬起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然后有些认命地接着往前走去。
  或许有的人会说天气不好既然不想出门的话大可以呆在家里不出去,何必那么纠结呢?但是事实上白晓佳今天还真的必须出门不可,因为距离上次辞职的日子已经整整过去一个月了,她在家里好吃懒做已经虚度掉一个月的时间了,因此现在无论怎样她都必须要出门,然后去招聘会上找一份工作。
  可是白晓佳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坐上公交车后居然会发生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公交车上睡着的事情,所以当她醒过来发现的时候车子已经超过了两站了。
  急急忙忙下车打算在对面的站点搭乘另一辆公交车回去的白晓佳在穿马路的过程中好巧不巧地被空中突然吹过来的一张A4纸给砸到了脸,真可谓是祸从天降。
  不过这世上的事情往往有时候会有两面性,比如说眼下的。
  当白晓佳将A4纸取下来时却发现上面印着的正是一份招工启事:急招助理一名,工资面议,有意者请与以下的号码联系!
  本来对于类似于这种非正规的小广告白晓佳是绝对不可能理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竟然还真的掏出了手机然后鬼使神差地拨通了上面的联系电话。
  “喂,您好!”电话接通后传来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亲切的类似于专业话务员的声音。
  “您好,请问贵公司是否还在招人?”白晓佳用不亚于对方的温柔声问道。
  于是下一秒白晓佳便直接从对方口中得到了一个面试的地址。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第1案  睡美人
 
  在J市写着大大‘公安’字样的某处大楼中有一群人正围在一起相互熟悉着。
  “大家好,我叫周毅源,本来在部队任职,后来服从命令调去了重案组,现在再一次服从命令来了这里。”一身黑色运动装,理着个寸板头,皮肤有些黝黑,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周毅源动作利落地向在场的人行了个军礼后率先开口将自己的资本情况说了一下。
  “我是肖凯宇,和他一样来自重案组,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我们两个。”和周毅源强劲有力的声音不同,肖凯宇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感,只见他站在周毅源的身边脸上微微露着笑意。
  “你们好,我是左幽诺……”几人中唯一一个扎着一把马尾辫的女孩子看着周毅源和肖凯宇带着甜甜的笑容说道:“我们两个也是一起的,以前在刑侦科。”说完看了看自己左侧的同伴。
  王晁见只剩下他还没有做自我介绍了有些尴尬地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我是王晁,今年二十七岁,未婚……”
  “哈哈……”
  “噗——兄弟你太逗了!”
  哪知王晁的话还未说完其他三人便分别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那个……那个你们别介意啊,他就是这么诚实的一个人,以后……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虽然左幽诺很想给自己的同伴多一些面子,可是事实太无奈她只能勉勉强强帮着解释:“他太紧张了……”
  “没事、没事……”周毅源连忙摆手:“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兄弟你别介意啊!”刚刚一下子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笑出了声,他怕王晁误会是在嘲笑他,所以才赶紧解释道。
  “我知道,我不会在意的。”王晁回答道,本来他就没有的放在心上,因为的确是适才自己过于紧张了,但是见周毅源特意向自己说明他还是对其很感激的。
  “以后大家都要一起共事了,相信很快彼此就会熟悉起来的。”肖凯宇也收住了笑意说道。
  大家听后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特案组该不会就我们几个吧?”左幽诺将周围都扫视了一边,然后又将视线对着门口一会儿也不见再有人进来后不经疑惑地问道。
  经左幽诺这么一提醒后另外三人才反应过来的确这里就只有他们几个而已,然而就在他们几人同时觉得不解时一个穿着宝蓝色休闲西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我想大家都已经相互认识了吧!”年轻人来到四人的面前看着他们说道。
  “夏警官?”周毅源第一个叫出了来人的身份。
  “真的是夏东篱夏警官哎!”左幽诺看着眼前出现的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轻声对身边的王晁说。
  “的确是他本人没错。”王晁肯定地回答。
  “没想到我们在这又见面了老大。”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肖凯宇倒是唯一一个显得比较镇定的。
  “凯宇好久不见了!”夏东篱对肖凯宇笑了笑道,对于他而言肖凯宇也是这几人中唯一一个他比较了解熟悉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第1案  睡美人
 
  新城的闹市街上原本有一条年底已经很久远的河流,但是由于土地的规划和城市的改造那条河流在两年前已经白填平了,并且超高速地在那上面建起了一幢幢高楼大厦。
  白晓佳按照电话里头对方给的地址来到的正是这些高楼中的某一幢,然而当她站在门前按下707室的门铃后老半天都不见有人出来给她开门。
  当她疑惑是不是自己记错楼层数字时右手不经意地一转门就开了,见状白晓佳内心开始犹豫自己是不是可以进去看看?要是进去了人家会不会以为她是来闯空门时突然从室内飘入她鼻子中的香味使得她当下就走了进去……
  就在新成立的特案组相互认识并且各自选择完了自己的办公桌正要准备大家一起先好好把新的工作地点卫生认真打扫一遍的时候夏东篱的手机响了起来,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发生了变化。
  “看来我们是属于开张大吉型的。”他挂上电话对着正拿着抹布、扫帚一类工具的新同事们说道:“大家先把手头的东西放一放,有案子发生我们要马上去现场。”话音一落便拿起自己挂在椅子上的外套率先走了出去。
  其余人听罢也顾不上自己袖子是不是一只卷起一只掉落,发型是不是因为蹲上蹲下忙碌而乱掉了,全部人都动作迅速地出发了。
  夏东篱带着特案组赶到的时候707室门口已经围上了黄色的警戒线,而且两侧还有警局的同事站岗。
  “老张什么情况?”夏东篱钻过警戒线向里面一个转折灰色夹克外套的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同事问道。
  张继回过神来见到来人是夏东篱后回答道:“我们接到报案说是这里发现了一具女尸,目前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和你们一样我们也是刚到现场。”
  夏东篱点点头然后看向自己的组员说道:“大家仔细一点开始工作吧!”说话间他已经开始往里面走去。
  原本站在外面的屋子里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一进入有尸体的那间房间后一阵香气就立马扑面而来。
  夏东篱皱了皱眉头继续往里面走,没走几步便看到在一条白纱一直从屋顶垂到了地面上,然后透过白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
  跟在夏东篱身后的王晁上前用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将那条白纱撩了起来,顿时一张巨大的圆形床出现在了大家面前,而床上正躺着一个双眼紧闭的女孩。
  只见那女孩拥有着一头烫着大波浪卷的亚麻色长发,身着一套浅蓝色的公主裙,脚上穿着和身上裙子相呼应的蓝色带钻高跟鞋。她的周围全部被大红色的玫瑰花所围绕着,而十指交叉着放于胸前的双手中也同样放着一朵和周边一样的红玫瑰花。
  “她真的是死了吗?”左幽诺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孩明明看起来脸色红润没有异常,而且她还美得就像一个睡着的公主一样,怎么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呢?
  “没有呼吸,心跳也已经停止了,的确已经死了不假。”肖凯宇来到床边给床上的人初步做了检查后回答道:“暂时没有发现任何的外伤,详细情况我要回去做完尸检后才能知道。”身为法医他往往都是第一个最近距离接触到尸体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第1案  睡美人
 
  夏东篱点点头正想靠近时突然从外面传来的争吵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发生什么事了?”他转身来到外面的房间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张继问道。
  张继见夏东篱出来便指了指对面:“她就是第一个发现现场并且报案的,可不知怎么回事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听张继这么一说夏东篱抬眼看去便见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女子坐在椅子上,然后有些不知所措地缠着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警察。
  “怎么了?”夏东篱上前看着那个年轻的警察问。
  “报告警官这位小姐一直想要离开,所以……”说道这他有些无奈又有些委屈。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夏东篱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相当了解新手在遇上这样的情况下的尴尬。
  小警察感激地看了看夏东篱然后抱着他一直拿在手中的本子跑开了。
  待现场只留下他们两个后夏东篱刚想开口说话却不想对方竟然站了起来然后大步向前跑去。
  “悠然……”
  沈悠然无论怎么都不会想得到自己前脚刚一到达现场,下一秒怀中便立马被扑入了一个人。
  “白晓佳?”沈悠然将怀里的人推开一段距离后才看清了对方的面容:“你怎么会在这?”说完朝四周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到了一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