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现实梦魇 作者:心怀恩泽情长久

字体:[ ]

 
《现实梦魇》作者:心怀恩泽情长久
 
文案:
切勿把现实带进你的梦境,它可能成为梦魇,而梦魇,来源于你的现实。
现实里失去光明的人,仍在渴望光明,他在现实追求真相,而在他的梦里,却也曾有过光明
幻觉与梦魇困扰着他,而现实给了他希望,却不知,梦魇正是现实的映射,他的光明是否会陪伴他度过困境?为他指引天堂的方向?
 
阅读之前食用效果更佳:本文有点小黑暗,目前已经完结,取材于现实,有些略夸张了点,在思维上或许还有很多漏洞,希望读者能帮忙抓虫,小生在此感激不尽!
另外此文含有一些教育意义,希望各位能够从中获益而不是堕入黑暗,就像主角,最后也能找到他的光。
预祝各位食用愉快!
另外作者的话可能会有剧透,如果不喜欢作者点明自己的写作意义,而是喜欢自己猜作者的思路,建议不要看每一节之后作者的话。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束铭华,游志罡 ┃ 配角:束铭民,小姑娘 ┃ 其它:微恐怖,蛇精病,幻想妄想,深夜报社
==================
 
  ☆、序、
 
  我知道这不是真的,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这个地方,这里很荒凉,几乎没有声音,没有生物,不长草,看不到任何植物。我就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条往前往后都看不到尽头的高速公路上,穿着我的白色印着卡通黑猫的T恤和质量不好不坏的牛仔裤。
  不像普通的公路,护栏两旁都没有植物,黑洞洞的,仿佛能把人吃掉。
  不止一次在自己手上拧过,不知疼痛,亦不知,这梦何时是个结果。
  没有光明的感觉就像自己现在的状况,但是在这里,我的周围有一片淡淡的光晕,我是不知道我要成天使了还是怎么的,光芒好像就从我身上发出来的。
  在这里,就算我身上自带主角光环,我也不敢往前一步,人对黑暗与生俱来的恐惧我无法抵抗,它打消了我想要往前走追逐光明的信心。
  但是梦总会结束,我总会醒来,所以,每一次坠入这样的梦境我偶是安静等着它结束,坐在路边发呆,想着自己的过去,计划着自己的未来。
  再次睁开眼睛,还是花白的天花板,窗外的阳光有些耀眼。
  第三天了。
  确诊这怪病已经第三天了,我不知道那些医生给我开了什么药,隔一天一颗蓝色的药丸,吃下之后就会一个人孤零零站在梦里的高速公路上,感觉我是可以控制自己的,但是我不愿意离开,不愿意往前走。
  “早!”穿着白大褂的人来了,他不是医生,是个护士,男护士,他也就是我在这个医院里唯一的盼头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摘下口罩的样子,但是他的胸卡上可以看到他英俊的面容,明明是普通的五官,组合在一起非常的好看。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阳光,就像窗外的阳光让人感觉心里暖洋洋的。
  “早。”我勾起一抹微笑,可能不是那么自然,因为我很久没有和外界有过联系,他们说我有抑郁症,我不知道,我只是不知道应该和别人说些什么,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我的事情。
  忘了介绍我自己,就叫我阿游吧,我的身份证上写的是“游志罡”,然而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我的名字了,我今年二十五岁,没有工作,没有老婆,孤身一人,但是我有朋友,他们总说我的朋友都是假想出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不存在,有人甚至怀疑我见鬼了。我真想说一句:你们才见鬼了。我不是一个沉默的人,相反的,我对朋友可是相当的话唠,甚至我还会对他们开一些玩笑。
  说说我的病吧,半个月前我开始出现幻觉,我很清楚我自己总是看到场景变换,突然间我就站在田野上,可是数秒后回过神来,我却是在大马路上,好几次差点被车撞飞了,是的,是我自己走路走着走着突然行尸走肉了一般。意识到这种情况之后我找到了心理医生,我觉得我还不能那么快就离开这个世界,也不想脱离正常人的生活太远。
  男护士名叫“束铭华”,很奇怪但是确实有这个姓氏。今年二十五岁,和我一样大,是我的主管护士,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本科要选这么个专业,还在这样一个医院工作。
  “今天感觉怎么样?”口罩随着嘴唇有些颤动,漂亮的丹凤眼微眯。
  “高速公路,还是高速公路。”无奈笑了笑,回答他。
  “要不要试着走一段?”他说。
  “可是,没有光啊。”我说。
  “我来当你的光啊!”他笑着说。
  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然而,并不是。
  破天荒的,我接受了睡前服用药丸的协议。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就这么开始了,有时候序章总是略崩,而且越到后来文风越与序章不符合,这是特殊情况但也绝不是没有,序章也是一切的开始,但是并不是真正的开始。
 
    医院与梦
  ☆、第一节、公路
 
  午睡前,我向医生要了一颗药丸,之后我陷入了梦乡。
  还是那一条什么都没有的公路,这一回我不再徘徊,选择了一个方向,往下走。
  周围真是寂静得可怕,没有声音,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得能够听到自己耳鸣的声音,安静到出现幻听。天空也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光芒,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真是可怕的世界。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往下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因为我身上什么都没有带,脱了外衣长裤和内裤我就只能遛鸟了,嗯,开个玩笑。想到这里我自己嘿嘿得笑出声,但是周围的黑暗似乎能把声音吸走,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自己周围回荡,扩散不出去。
  我想向天伸出手大喊上帝说要有光!但是我的性格让我就算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做不出这么疯狂的行为,虽然我知道我就算现在脱了衣服裸奔也不会有人说我耍流氓,但是我就是感觉有人盯着我一样。
  周围越来越安静,就在我几乎是听不到自己耳鸣的声音的时候,耳边传来谁倒吸一口气的声音,然后扑哧一下,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抽噎。
  我转过头,想要找到那个哭泣的东西,但是周围不但没有人,可能连鬼都没有。
  哭泣的声音在我的右耳边,很清晰,我转头,它不会跟着我转。
  所以我知道怎么做了,我努力纠正自己的位置,让两只耳朵能够均匀听到那个哭泣的声音,彻底纠正完毕,睁开眼睛看,那条公路似乎随着我的身体转动了,我的面前是一点亮光。
  终于可以看到光了!那种兴奋感无法言喻。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自己只能在梦里这样一直走这条路呢!
  我追着光点跑,但是似乎它是没有和我拉近距离的,我越是跑,它越是后退,渐渐地,它甚至离开了我的视线,不见了。
  愤怒充斥我的心头,怒骂一句,干脆坐下来休息休息,不过我发现自己是不知道疲劳的,坐下之后也不觉得口渴,不觉得腿酸,但是心里的感觉被放大了无数倍,原本不怎么发脾气的我就像是来大姨妈的女孩子一样,看着自己松开的鞋带,莫名一股无名火窜起来。双手揪著鞋带,带着愤怒给自己系鞋带。
  为什么这么愤怒?
  公路上还是那么寂静,但是我的心不平静了,因为我想到了什么。
  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系好了鞋带,抬起头,看着公路对面的栏杆,脑子里回响着这样的对话——
  “我鞋带又松了……”这似乎是我的声音。
  “唉,你站好,我来帮你系鞋带。”很温柔的声音,非常让人放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嗯!”我欢快地回答。
  还没回忆完,眼前一道强光闪过,刹车声,碰撞声,惊叫声,乱作一团,我甚至可以看到一张张大了的嘴,但是那人在喊什么,我不知道,因为我听不到。
  一阵头疼侵袭了我的意识,当我睁开眼睛,我已经摆脱了梦境。
  医生站在我身边,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梦到了公路,一条很长的,前后都看不到头的公路。”我老实说。
  “然后呢?”医生冷淡的声音让我觉得烦躁。
  “我看到了强光,然后我就醒了。”我说着,回过头去看医生。
  “再次做梦的话,我会梦到什么呢?”我笑着和医生身后的束铭华对话。
  “公路上会有车站吧。”束铭华笑着说。
  嗯,也许吧,我看到的光就是车站边上的路灯,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拿到开启下一关卡的钥匙,所以还看不到下一个场景?
  既然是这样,我开始期待下一个梦境会是什么样子的。那些蓝色的药丸我接受良好,没有出现什么头晕恶心呕吐厌食的不良症状,甚至今天的晚饭我多吃了一个玉米饼。虽然这是连束铭华都抱怨简直不能吃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梦开始的地方,也是寂寞开始的地方,一场看不见的车祸,正是梦魇的开始。
 
  ☆、第二节、车站
 
  当我忽然想起自己的梦里,前三次是高速公路,最近一次却只剩下一条道的时候,觉得有些惊奇,梦境难道是我说能够改就能改的吗?但是我没有想过改变梦里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觉得我是城里人,说到公路想到的就是高速路,高速路哪来的车站啊,束铭华不知道是不是在乡下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说到公路就是乡村公路那种,偶尔路边会有车站,来一两班车把人从城市带到乡村,再把人从乡村带进城市。
  晚上吃完了饭,在楼下散步一圈就急着回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等着人来送药。
  “你那么期待吗?”束铭华来了,他依旧戴着口罩,声音听起来有点调侃我的意思。
  “那当然!这做梦啊,就像是看连续剧,一旦看到了悬念,觉得有看头了,就忍不住想看啊!”我接过他手里的水和药片,看了看蓝色的药丸,舔了舔,甜甜的。“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给我吃糖衣的啊!”我笑着直接把药丸干吞下去。
  “因为小孩子也吃这种药啊!”束铭华笑着说完,就接着去下一个房间了。
  我又是孤零零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梦境延续,还是那条什么都没有的公路,我又选了一个方向继续走,
  又是那诡异的抽泣声,这一回我可是有经验的人了,闭上眼睛调整自己的面对的方向,完成这个动作之后,再睁开眼睛,不远处出现了一点黄色的灯光。顺着路一直走下去就是那盏路灯的位置了。
  黄色的灯光在黑暗里透出哪怕一丝丝暖意也好,即使它闪烁不定,也让我放心下来,盯着灯光看了一会儿,我才把目光转回地面上。
  路灯下是一个小小的候车亭,只能坐下三个人的石凳子,上头是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篷子。
  周围还是一片寂静,灯泡闪烁着光芒却听不到咝咝作响的声音。
  梦是没有常理可言的,我这么对自己说。
  突然,我脸上一凉,抬起头看天空,还是那样灰蒙蒙的,但是丝丝凉意越来越密集地被我的皮肤捕捉到。下雨了。像小时候一样,我伸出舌头,想要接一两滴雨水。我觉得雨水是甜的,非常好喝,但是这时候总是有人会告诉我,雨水很脏。
  因为沾了灰尘。
  这不是大自然的赏赐吗?
  我想起了在电视上看到的,满脸皱纹的老人家双膝跪地,高举双手求雨的样子。
  雨越来越大了,我却忘记了自己应该躲起来,站在这几乎可以形容为瓢泼的大雨下,我觉得我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在渐渐消失,越来越瘆人的冷意从我心里冒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