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连环凶案[第一季] 作者:木鱼念念

字体:[ ]

 
 
文案:
悬疑破案的故事。
 
阅读提醒:
【1】未满18周岁的读者,请选择性阅读。
【2】本文背景为架空世界,请勿深究地域名称,都是起名器的功劳。文内有少量案子根据真实案例改编,其余皆为作者凭空虚构,读者可自行练就火眼金睛。
【3】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所以,请勿模仿!!!
【4】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成年人,请勿掐架。
【5】求花,求收藏!
以上!有兴趣者欢迎包养,谢谢!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恐怖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崖,黄桑,魏汉,郭和平,袁术,梅秋芷,向珊,贺纪年 ┃ 配角:那些连环杀手们…… ┃ 其它:悬疑,探案,毛骨悚然,犯罪心理,连环杀手。
==================
 
  ☆、001章
 
  华国有句老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一天正好恰月逢十六,夜空中高悬的月亮又大又圆,惨白的月光映照在崎岖的泥土小路上,月光被偶尔飘过的云彩晃得忽明忽暗。
  此时已经是午夜一点多钟,作息规律的庄稼人早早的就已经进入了梦乡,小村庄里寂静无声,就连看家护院的家畜们也都悄无声息的睡去。
  夜色的掩映中,一抹黑影快速的翻过了一道低矮的院墙,手脚干净利落,双脚落地几近无声。
  借着天空中的月光,黑影轻巧的躲闪过小院中杂乱摆放的物件,顺利的摸到了屋门处。这是一扇古朴的木门,常年的日晒雨淋让大门变得斑驳异常,门上本应褪色厉害的对联,此时在月色下竟诡异的显得鲜红起来。
  黑影动作缓慢的从衣袋中拿出一把乌光沉沉的匕首,轻松的插|进门缝中一点一点的将门闩拨开,门被推开一条细缝,闪身进屋之前黑影捡起主人家放在门口的锤子掂了惦,这才转身进屋。
  黑暗中一声被重物击中的闷响传出,简陋的木板床上男主人连呻|吟都没来得及就匆匆的离开了人世。
  “你是谁?你要做啥?他爹……啊……”慌乱的质问声没有得来回答,黑暗中噗噗的尖刀入肉又快速拔出的声音持续了一分多钟,很快屋中就只剩下一阵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浓重的血液气息在屋中弥漫开,好似回味般在床上静坐了一个多小时后,黑影终于缓缓爬下床,朝着右侧的隔间走去。
  另一个房间内,年轻的妈妈轻拥着女儿甜甜的沉睡着,母女俩脸上都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丝毫不知危险即将降临。
  一只沾满干涸血迹的大手猛然捂到年轻女人的脸上,被惊醒的女人惊恐的睁开眼睛,慌乱的想要伸手扯开捂着自己的大手,一把利刃却已经架在了脖子之上。
  “嘘!不要叫,你家女娃儿可还在睡。”低沉沙哑的男子声音轻轻传来,女人抽泣着任命的点了点头。
  ……
  九月末尾的B市,焱热的气温渐渐退去,秋高气爽的天气让人们从整个夏日的酷暑中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
  位于东大街的B市公安局大院的最深处,隶属于国安总局的一栋独立办公楼中,局长田久的心头好,犯罪行为分析科内部正处于一种十分凝重的气氛当中。
  原因并不复杂,科长老贺接受了来自B市公安大学的职位邀请,这几天交接完毕后就要走人了。
  遥想三年前组建这个科的时候,受到田局邀请的老贺,付出的心血绝不比任何人少,跟着田局四处网罗人才,走出国门实践学习,一心想要打造出一个属于华国自己的BAU,就连之前由于经费原因,原定的直升飞机也由田局的一位神秘资深友人改成私人航空独家奉送了。
  在如此大好的形势下,促使老贺出走的原因,很简单也很尴尬,因为犯罪心理行为分析科自成立以来的两年当中,没有收到一封来自全国各地的协助调查申请!
  华国地大物博,人口是M国的几倍,两年居然一个协助调查的申请都没有!
  这里面各方面的原因有很多,但是这其中对他们抱有怀疑观望态度的肯定是占多数。毕竟大家都是搞刑侦的,哦我们不行,你们就行啦啊?
  科内的众成员,都是国内最顶尖的人才,放在其它任何一个部门都是宝贝一样的人物。老贺是科内年龄最大的成员,早到了退休的年纪,这次返聘也是要趁着身子骨还硬朗,想在为国家近些绵薄之力。
  可这样无谓的等待别人等的起,因为他们年轻,而老贺却等不起,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也没有多少年头可活了,总要在临死之前在干些实事。
  这一天老贺终于将工作交接完毕,在警局门口与前来送别的众同事互道分别,他拍了拍跟自己拥抱的新任科长段崖,鼓励道:“好好干,局面总会有打开的时候,有田局在我们科倒不了,我虽然走了,但是将来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段崖沉着脸点了点头,未等他在说什么,手机铃声将他还没出口的话语打断,段崖有些歉意的冲老贺点了一下头,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喂,我是段崖。”
  “是,好……好的!我知道了,资料都传过来了吗?好的,我们马上就准备出发!是田局,定不辱命!”
  段崖撂下电话后,一个转身冲到老贺跟前,神色肃然的对老贺说:“刚刚接到局长电话,驻山市发来一份协助调查的申请,几年前消声灭迹轰动全国的连环杀手乡村恶魔出现了,这家伙近日在短短一个月间又在驻山市作案两起,局长要我们马上动身赶往。老贺这是我们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案子,留下来吧,起码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将这杂碎抓起来在走,六十多条人命,是时候将他绳之以法了,老贺!”
  段崖黑黝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老贺的面孔,神色间的希翼凝重让老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抬手捏了捏段崖的肩膀,另一只手伸进衣袋将自己的手机取出,按下了一个号码,“喂,我是贺纪年……”
  飞机上,行为分析科内的成员除了技术支持郭和平外全部到齐,老贺首先开口道:“我们来看一下最近两起案子,上林村这家,死者李铁,59岁,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初步断定是铁锤造成,凶器取自被害人家里,与过去二十五起案件一样。其妻王玉琴54岁,脑部也有创伤,非致命伤,身上有多处泄愤刀伤,致命一刀在胸口处。李荷,死者李铁的小儿媳25岁,太阳穴被砸穿当场死亡,死后有被奸尸迹象。孙女李珍珍6岁,窒息性死亡是被掐死的,现场没有留下指纹和DNA。”
  众人看着桌上一张张惨烈的现场照片郁结于心,老贺顿了顿接着又说起另一起淮河村马家的情况。
  “两家情况差不多,只不过这家是儿子和儿媳都在城里,家中只留下父母和一双儿女。同样的唯一的成年男性马文生头部受重击而死,老伴季文秀被击晕后,身中数刀而死。13岁的马明媚和12岁的弟弟马军涛头部有伤口,是致命伤。
  不过马明媚的尸检报告称没有明显的性侵迹象,被死后侵犯的是弟弟马军涛,这一点很值得注意,这与他歇手之前的案例有很大不同。”
  袁术抚了抚眼镜,苍白的脸上表情有些木然:“根据现场勘查和法医报告可以看出,不明嫌疑人作案手法娴熟调理清晰,对家中的男性下手干净利落,似乎只是出于清理前期不必要麻烦,并没有其他兴趣。而对女性则不然,死者妻子王丽珍身中二十四刀才毙命,除了胸口处的致命一刀,其余二十三刀都是在受害者生前造成的。儿媳李荷虽然死法没有这么惨烈,但是她却被死后奸尸,而在奸尸过程中,6岁的李珍珍就在旁边,他让一个六岁的孩子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她妈妈杀死后强|奸。”
  “这么看来不明嫌疑人,对女性充满了仇恨和嘲弄的心理。从现场照片来看,凶手在已经将受害人制住的情况下,还要先将人先杀后奸,并且采用的是后入式体位,这说明凶手非常不擅长与女性打交道,且性格极端自卑。”组内唯一的女性成员向珊看着桌上的照片,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后道。
  “有可能是曾遭受过来自女性方面的打击,比如他的母亲、姐妹或者是情人,我们要尽可能的找出他的诱因。
  还有我觉得凶手犯得案肯定不止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这些,任何一名连环杀手都不是一簇而就的,凡事总要有个过程。
  下了飞机后,老贺和魏汉一起去上河村李家还有淮河村马家的现场,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的线索,其余人和我去驻山市公安局。”段崖抬腕看了看表,估算了一下航程时间做了安排。
  驻山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王局,您真的发邀请函让那个什么犯罪行为分析小组来咱们这了吗?当年我们三省联合都没能抓住那个家伙,他们这些喝了点洋墨水的人一来就能把案子破喽?这也太扯了吧,M国的国情跟我们国家可是天差地别,真以为洋人那套放在我们这就管用吗?”驻山市刑警队大队长薛刚郁闷的划拉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闷声闷气不服的道。
  王局淡定的坐在黑色皮质转椅上,双手交叉合实端放在整齐的办公桌上,“人家不行,我们就行了?五年,算上最近两起案子,一共63条人命!三年的消声灭迹,我都已经从刑警队长升到局长了,谁能保证他干完这两起案子以后不会再次收手?这三年来我每晚都会做受害人来质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给他们昭雪的梦,所以不管凶手是选择收手还是继续作案,我们都不能在拖下去了,但凡有一点希望我都会去尝试。”
  最后王局长站起身拍了拍薛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等他们到了以后,你们要全利配合他们破案,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想想那惨死的63条人命,不要让我失望!”说完王局与薛刚擦身而过,准备亲自迎接他的外援去了。
 
 
  ☆、002章
 
  驻山市刑警大队重案组,王局长热情的招呼段崖等人来到特意为他们准备的会议室,“小段啊,这次可全都要靠你们了,一天抓不到这家伙,我真是一天都睡不踏实啊!”
  段崖与王局长握了一下手道:“王局您谦虚了,我们会尽全力侦破此案的,还希望您这全力配合,我们争取早日联手抓到凶手。”
  王局听后连声说了几个好字,随后指了指默不作声跟在众人后头的薛刚道:“这是我们这刑警大队的队长,当年也曾跟我督办过此案,对一些情况他了解的比较清楚。”
  “你好!”段崖跟薛刚握了握手,随后没有客气的问道:“请问,我们要的所有案卷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就是这些,还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薛刚虽然心中还是对段崖他们这个什么行为分析不怎么以为然,但是碍于王局之前的叮嘱,还是决定好好配合,并且他还打算暗搓搓的好生观察一下这帮人到底有几斤几两。
  ……
  “两个家庭的地址分别位于驻山市郊区外,地处十分偏远的两个小村中,两个村子彼此相距并不十分遥远,徒步两天时间就能够到达,两村人之间也时有往来,而最近两起案子的间隔时间不足三天。”在前往上林村和淮河村的路上,指派给老贺和魏汉带路的常警官边开车边说道。
  “也就是说,凶手在上河村作案后,又连夜一刻不停的赶往了淮河村,根本不在一个地方久待,他是徒步过去的吗?上林村有没有谁家少了什么交通工具?”老贺摸了摸下巴问道。
  “没有,这村子不大,盘问的时候没有人提到过少了交通工具,初步估计应该是他自己走着过去的。”常警官想了想后回答。
  没过多久三人就驱车赶到了上林村,汽车只到村口便开不进去了,村内的小土路实在是宽的宽窄的窄,三人只好下车,也幸好村子不大,没一会儿众人就到了李铁的家中。
  从外面看李铁的家庭情况实在是不怎么太好,院墙坑坑洼洼的只有半人高,估计一是家中可能没什么多余的钱来整修围墙,另一个原因也有可能是地处村中较中心处有些大意,毕竟这院里也确实没什么可值得偷的。
  李铁家院外围了一圈黄色警戒线,老贺三人出示了证件后沿着李铁家围墙看了一圈,最终魏汉在一处地方发现了一些痕迹,“老贺你过来看这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