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线诡事 作者:稀有气体

字体:[ ]

 
书名:双线诡事
作者:稀有气体
备注:
文案
这是程与方系列的第三个故事(前两个为《谜之凶宅》 《困于校间》) 时间是他们大二的寒假 方青峤正在考驾照 而程树海却因病住院 两个人 两条线 他们分别经历了奇怪的事 而感情线也进一步加深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灵异神怪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青峤;程树海 ┃ 配角: ┃ 其它:
==================
 
  ☆、考驾照和住医院
 
  真不容易,方青峤看着那张“成绩单”,上面还印着自己刚刚驾车时的照片,在指定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方青峤之前就打算利用这个假期考个驾照,今天正好是他考科目二的日子。学车之前他还以为考驾照有多容易,就开个车就行了,结果真正报了名才知道,考驾照还分科目一二三,不但有实践而且一开始还要背理论。他刚考完的是号称最难的一项科目二,成绩勉强及格,堪堪而过,一直紧张着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他看着那张成绩单被收走,过会还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教练,这样他就可以开始进行下一个项目了。
  其实他原本是准备和程树海一起考驾照的,报名时间都很接近,只不过程树海还没等到科目二的考试,就住院了。
  程树海这病的说奇怪也不奇怪,圣诞节过后,他的感冒一直没好,一直处在一个病恹恹的状态。虽然方青峤之前也觉得,他有一种微妙的病态的美感,但是这病的也太严重了,尤其是一起练车,没练几天他就住进了医院,听说是那天练完车回家之后觉得特别难受,于是就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结果就没能回来,直接住院了。
  不过树海以前身体没这么差啊,方青峤给自己教练打个电话,乘上了公交车,他不是要回家,而是要去医院看看程树海的状况,因为他心里总觉得,程树海生病的事没那么简单,似乎和那次日租时发生的事有什么联系。
  方青峤其实没怎么去过医院的,毕竟他是属于“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那种类型,虽然热爱篮球一类的体育运动,也有过意外受伤,但也没有过严重到去医院的程度。住院部这边,特有的消毒水气味让他有些不适应,走廊里经常能见到匆匆忙忙的医生和护士,还有表情凝重的探病者。在住院大楼旁边的超市里,方青峤买了两盒他喜欢的饼干,作为探病的礼物。虽然对方是程树海,不带什么东西也无所谓,但还是觉得空着手有些别扭。
  程树海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环境要比想象得好一些,还是个二人间。程树海病情稳定下来之后,方青峤也去过几次,所以对那还是比较熟悉的。他的“室友”是个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男生,上次他的父母就在,这次也在,而一旁的程树海就显得有些孤单了。
  “嘿,树海。”
  程树海抬起头,他坐在床上,电脑放在病床自带的能支起来的小桌上,右手握着鼠标,左手还在打点滴。
  方青峤走过去,很自然的坐在床头柜旁边的椅子上。“室友”和他的父母朝他看了看,又转过头去忙自己的事了。方青峤也悄悄瞄了一眼,那个男生的病情比程树海严重多了,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身上还插了不少管子,人也昏迷着似的。
  “这么早就考完了?”
  “嗯,正好排在前面了。”
  “过了吗?”
  “那当然了,我是谁啊。你怎么样?”
  “没什么事,过年之前肯定能出院。”
  “话说,不太严重的过年的时候都会出院吧?”
  “嗯。你什么时候开始路跑?”
  “额……等教练安排吧,现在还不知道呢,没事我就会过来看你,嘿嘿。”
  程树海露出了有些惊讶又很惊喜的表情,他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其实方青峤打算没事在医院陪他还有个原因,就是他觉得程树海病得太奇怪了,他怕出什么问题,至少自己在医院陪着他还能好一些。
  同是在意,却不是同一种在意。
  “对了,吴老二回来了。这家伙又回来过年了,过完年就走。”
  “啊……吴烨吗,你和他见面了?”
  “还没有呢,他倒是和张班长见面了。等你出院了一起聚一下吧。”
  程树海的眼色暗淡了一下,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同时意识也好像正在离开自己的身体,方青峤好像还在和自己说着什么,但是他怎么也听不清。
  “树、树海?”
  回过神来,程树海发现自己紧紧地抓着方青峤的肩膀,但完全不记得自己刚刚这样做过,就好像意识刚刚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一样。树海松开了手,方青峤虽然很惊讶,但更在意的是他手上还打着吊针。
  “小心点啊。”方青峤检查了一下他的手,没发现什么问题才安心的放下。
  “对了,一会你去哪吃饭,有人来给你送饭吗?”
  “没,我自己订一下就行了。”
  “那我出去给你买吧。”
  “……其实我可以出去的,等我打完一起去吧。”
  方青峤坐在一旁,程树海虽然还对着电脑屏幕,但时不时还偷偷看向方青峤。为了保持病房里的安静,两个人也再没有对话。方青峤环顾了一下病房,另一个病床旁的帘子都拉了起来,偶尔能听到很小的说话声,估计是他父母在对话。对面墙上挂着电视,但谁也没看。病房一角还有冰箱,以后可以买冰激凌放在里面,不过不知道程树海能不能吃冰激凌。还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病房里还有独立卫生间,走廊里有水房和微波炉,可以加热食物。
  吊瓶里的药水所剩无几了,方青峤去找来了护士,护士走了之后两个人就离开医院出去吃饭了。
  一前一后走在一踩就嘎吱嘎吱作响的雪地上,程树海看着方青峤的背影,今天他穿着一件厚实的黑色风衣,看上去就感觉十分暖和,让他甚至想过去抱住方青峤,但又不显得他臃肿,反而勾勒出了他较好的身形。在程树海的记忆里,方青峤总是穿着比较轻便的衣服,印象最深的是初一的时候,在操场上,方青峤穿着白色的短袖校服,和别的同学一起打闹,而自己就坐在阴凉处,看着他在阳光下奔跑的身影。说不定就是那一刻,让自己以后一直关注着这个人,直到这种执念越来越深,到现在这个地步,脑海中,关于他的记忆已经可以满满的打几个包了。
  “树海,这边有家店,他家的面特别好吃,去吃那个吧?”
  “好。”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他们俩的故事 大概三四天一更 大家寒假愉快呀
 
  ☆、夜路
 
  那天吃完饭之后,方青峤陪着程树海回了医院,坐了没多一会就接到了教练的电话,通知他下次练车的时间,这样第二天上午方青峤就没法过来陪他了。
  方青峤的教练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人,这么说也许不太合适,但至少他在教大家开车的时候十分严肃,不容许学员出差错,尤其是因为不认真而出的问题。但是不在练车的时候,这个教练还是很好说话的。
  本来方青峤还以为在路上练车的过程能很有趣,结果真正开上车了才发现有点无聊,因为就在这么一段路上,开车教练车来回的跑,想超个车都开不过人家,速度一旦快了教练就踩刹车提醒,也只能自己脑补一下开着豪车潇洒兜风的场景了。不过才跑了没几次,教练就通知方青峤准备跑一次夜路,这么多人能早点轮到自己也好,说不定能在过年之前把路考结束呢。
  “树海,你什么时候出院?”
  虽然医院这种地方不会因为过年过节而放假,但不少病床还是空了出来,不太严重的病人都想赶着过年前回家,谁愿意在医院里迎接新年呢?
  “大概最近几天吧,你是今天跑夜路吗?”
  “嗯,不知道跑夜路会是什么样子呢,有点期待,嘿嘿。”
  每次方青峤来医院,都会给程树海讲讲他开车的事,消磨时间。
  “我记得你初中的时候晚辅导课总睡觉。”
  “喂喂,这可是开车啊,怎么可能睡着?”
  “开个玩笑。你好好练习,拿到驾照之后带我去兜风吧。”
  “那没问题啊,我带你飞。”
  可能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大了,隔壁病床的陪护,可能是那个孩子的家长,向他们投来了不悦的目光,两个人赶快道歉。
  “你去吃饭吧,别迟到了教练还得说你。”
  “嗯。对了,今天要吃饺子啊。”
  “嗯?为什么?”
  “今天是小年夜啊。”
  “是吗……我既不知道今天是小年,也不知道要吃饺子。”
  “好吧,你还真是……在某些方面缺乏常识,肯定是家里给准备什么你就吃什么,你这样不行啊,生活得有追求……”
  “比如像你一样对美食的追求?”美食两个字还重读了一下。
  “切,是你不懂生活的乐趣。”
  方青峤看了看窗外,外面天已经黑了。为了保证病人能够安静治疗养病,住院部远离街区,只有小路上有三三两两探病的人,路灯发出柔和的橘色的灯光,仔细看灯光下还有细小的雪花飘落,今晚大概是有小雪吧,希望不会影响练车。向远一点看能看到各种大楼的霓虹灯,那些排成一排的小红点应该就是灯笼了,偶尔还能听到有放鞭炮礼花的声音,不知道程树海在这会不会比较无聊啊?
  “那我走了啊,拜。”
  程树海摆了摆手,没说什么。
  像往常一样,方青峤坐上了驾驶位,系上了安全带,调试好后视镜什么的,把每一项都认真做好,教练看没什么问题,点了点头,方青峤刚打算启动,教练又提醒了一句,让他把雨刷打开。虽然零星的小雪并没有太大影响,但车前窗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片。
  “嗯,可以走了。”
  教练发出了指令,方青峤缓缓启动了车子。
  晚上吃的饺子味不错,方青峤边开车边回味了一下,第一次跑夜路,兴奋也有点紧张,尽管有路灯,对面开过来的车也就只有车灯能看清,具体什么车型他都看不太出来。之前开车的时候,为了消遣时光,每一辆对面开过来的,或者是从旁边开过去的车,方青峤都仔细辨认着车型,再加上他本来对这方面就比较感兴趣,这几天下来倒也积攒了不少关于车辆的知识。等到了去医院看程树海的时候,他就会把这些内容讲给树海听,比如今天看到个什么车,特帅特霸气之类的。
  “走偏了,右边打点轮。”
  教练的话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接下来就只能在一片沉寂中专心致志的开车,路灯一晃一晃的从两边闪过,光线一亮一暗的,颇有催眠的效果。
  完了,搞不好真被树海说中了。中学时代那种上课时的困倦感席卷而来,眼皮仿佛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别这样啊!方青峤努力着想保持清醒,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想更好的控制车辆的方向,但还是困得止不住的点头。一旁的教练似乎还没发现他的问题,因为车子暂时开得还算妥当。
  千万别出什么事,挺过这一阵就好了。方青峤依旧在迷迷糊糊间开着车,祈祷着这阵困劲赶快过去。
  这边程树海看着方青峤离开,又打开了电脑打算玩点什么。这几天在医院的时光就靠这台笔记本电脑打发了。那边的病友的状况似乎更差了,医生护士过来了好几次,他的父母也面容凝重。
  晚上吃过饭之后,程树海的父母去询问了出院的事宜,大概一两天之内就可以出院了,看来新年还是可以在家里过的。之后他的父母就回去了,晚上还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