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冕之王 作者:callme受(上)

字体:[ ]

 
文案:
缪宇经营着S市最好的侦探社,直到一次委托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黑水安保,商业间谍,白领罪犯,情报组织,军火中介……谁能最终成为灰色世界的无冕之王?
悬疑斗智,王牌通杀!
 
注意事项:1.悬疑竞技文,点家升级流
2.主攻,不虐主,日更中,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业界精英 天之骄子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缪宇,肖白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缪宇其人
  
  缪宇提着公文包在过道上行走,找到机票上对应的座位坐下来,顺手取过一本杂志来竖在眼前。
  他很随意得左右看了一眼,旁边的座位是空的,跟他隔了一个过道坐着的是个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在低头看报,手指头发黄,指甲盖里有点白色粉末,手部皮肤皴裂粗糙布满青筋,这是个有很大烟瘾的人民教师。
  前排坐得是一位带小孩儿的年轻女子,缪宇在一路走过来时看到对方朝着右前方第三排的位置看了好几眼。那个座位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戴金丝边眼镜的白领,他的手一直摸着旁边放的公文包,这种人公务出差不会拖家带口,还一个穿休闲服的年轻男子就该是这女子的丈夫。
  嗯,自己是出来旅游放松的,闲的没事儿观察这些干什么?缪宇轻轻吸了一口气,反省了一下,不再左看右看,低头专心看杂志打发时间。
  过了半分钟左右,过道上又有人走了过来,缪宇眼角一瞄,隔了四排座位先从对方的视线落点判断他要找的就是自己旁边空着的位置,起身让座的同时习惯性多看了一眼。
  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乘机客,三十岁出头,偏瘦,穿着打扮都很寻常,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对方扫了他一眼,侧着身子走到里面靠窗的座位上坐了。
  缪宇眉梢轻轻一跳,在中年人从他身边擦过的时候觉得有一点违和,对方戴的黑框眼镜有一点厚重,看镜片弧度近视程度理当很深,戴眼镜年限也不短了,但从他的鼻梁和耳尖看不到没有镜架的压痕。
  这念头刚起来,缪宇就笑了,就是坐一次飞机,胡思乱想什么。他重新坐好,低头看杂志。
  旁边的中年人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什么表情,等到飞机起飞平缓飞行了,周遭又不少乘客开始走动说话,他才目视前方用英语低声说:“走狗。”
  缪宇一脸茫然地“啊?”了一声。
  对方讥讽地笑了笑,换了中文:“不好意思,忘了你四级不到五百,听不懂英文。”
  他一做表情,缪宇就看出来中年人的脸有一点点违和,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仍然有不自然的感觉。
  怪不得从上了飞机就一直板着脸,原来是戴了面具。既然对方有备而来,那装傻就没有意义了,缪宇抓了抓头发,点了点头:“请问你是?”
  他倒是见过市面上卖的硅胶面具,这玩意在黑市上还算普及,但那种两三千的货色他有把握能在第一眼看出来,对方这个仔细打量也只模糊得感觉不对,看来是有高手量身定做的。
  自己的一部分资料摆在明面上,有心人想查倒是不难,缪宇倒不惊讶对方知道自己四六级成绩——当然,看资料竟然会关注这一点,要么证明证明这人心细如发,要么证明这人很无聊。
  对方的来历隐隐有了头绪,倒是这面具很让他惊艳,这么高端的东西他平时是接触不到的,同时还有点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厉害的货色了。
  对方仍然没有看他,冷冰冰盯着前方座位的靠背:“怎么还有第二个被绑架拘禁的苦主找上你吗?”
  猜到是你了,缪宇故意漏出一点惊异的神情来:“原来是肖少爷?”顿了一顿,他很无奈道,“其实我只是接了委托帮一位老人家寻找离家出走的孙子罢了。”
  什么绑架拘禁说得这么严重,他可是正经生意,挂牌合法经营,在工商局挂了号的。
  肖少爷,肖白,带着几分恼火地反问道:“你坑我的时候难道不知道他打算把我关房间里锁上几年?那套安保设施难道不是你提供的,守卫人员不是你安排的?”
  这帽子扣得有点大,缪宇很镇定地回答道:“你爷爷出钱请我设置一套安保系统,可以全方位二十四小时保证他的安全。我是拿钱办事儿,钱货两清,追问雇主具体拿这个做什么,很不符合职业道德。”就像市场上卖菜刀的小贩从来不会去管人家买刀是剁菜还是剁人。
  表面上很镇定,他心中其实有点发凉,那套系统确实是他亲自设计的,当初拿着肖家别墅的建筑图纸研究了一个星期,再加上大量的人力物力安排,本以为关上几个月不成问题,没想到竟然才关了五天就让人给跑了出来。
  而且这人跑出来后第一件事儿不是抓紧往国外跑,竟然专门返回来找他的茬,缪宇想起自己曾经专门研究过的肖白的资料,十八岁拿双博士的少年天才,胆大恣意,目中无人。
  这人年轻气盛不假,但绝对不会为了斗气惹麻烦,他敢跑来跟自己叫板,就有把握不会再被抓回去。缪宇有那么一点头疼,看旁边肖白的冷脸,真心实意劝道:“成年人的人身自由受法律保护,如果肖少爷对你爷爷的行为真的很不满,最好还是向警方求援,或者把这八卦卖给杂志社,既可以给你爷爷带来很大的舆论压力,同时还能赚钱。”
  隔着硅胶面具,肖白的脸都黑了一截,目视前方沉默了良久才咽下这口气,接下来再也没有开过口。他就纳闷了,自己横空出世钻了出来,缪宇怎么就不吃惊不心虚呢?
  这人不仅不吃惊,甚至还有闲情逸致拿起杂志继续看,弄得肖白一肚子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就不好奇我怎么从全副武装的别墅里面逃出来吗?
  ——你就不好奇我怎么知道你要搭乘这次航班,还顶替了你旁边人找上飞机的吗?
  缪宇走的是明道,登机用的是真实的身份证,这个一入侵居民系统就找出来了。至于调走这个座位的乘客就更简单了,本来的乘客上飞机前一天抽中了海南双人三日游大奖,跟家人更改旅游计划退了机票,肖白在航空公司网络埋了点小手脚,那边一退票,他这边就成功订下了跟缪宇相邻的座位。
  虽然肖白本人也不觉得这是难事儿,但他也是费了点功夫的,折腾这么一大圈不就是为了现在的震撼出场吗?在他的计划中,缪宇得被他的惊人之举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才符合事物正常发展的逻辑。
  结果把肖白憋得难受得不行,他这人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准备好了问题的答案,就等着人家问了,没想到唯一的观众一点都不配合。
  肖白表面上风轻云淡,为了不在气势上落了下风,也抽出一本杂志装模作样翻看,暗暗咬牙切齿。
  幸好这次航班时间也不长,飞机在起飞一个半小时后下落,缪宇听着机舱广播解开安全带,起身离开时往旁边看了看,轻轻一点头:“旅行愉快。”说完就拎着公文包走人了。
  肖白放下杂志,看他走得不快但也不算慢,在心头冷笑了一声,重新振作起来。他相信缪宇也不是表面上这样淡然镇定的,没看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先离开了吗?
  肖白不屑于追在别人屁股后面跟踪的把戏,一个半小时的航程,足够他在自己旁边坐着的人身上动很多手脚了。他在机场附近找了家咖啡馆,观察了一下咖啡馆摄像头安装,走到死角位置坐了下来,打开提箱中的电脑,屏幕上一个绿点正在街道岔道口右转。
  让肖白有点惊异的在于,缪宇没有跟他想象得一样出了机场就拦下一辆出租车仓皇逃窜,这人竟然没有走远,而是去了地下卖场。
  机场和火车站附近的商铺价格都很坑人,缪宇没有动自己原来的手机,他不低估肖白的能力,把旧的手机和公文包一起放到椅子上,自己站在隔了两个长椅的空地拿出新买的手机,装上新的手机卡来拨电话。
  缪宇确实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但也没有多急躁,倒是接电话的肖老头正在着急上火,听他简单说了肖白跑去找他的事儿就火了:“我这全是上辈子造的孽才生下这么个搅屎精!”
  老爷子年轻时是做刑警的,五十一岁受伤退役后下海经商,骂起人来十分带劲儿,就算是亲孙子也没留口。缪宇静静听了一会儿,又不能纠正老人家口误说“人肖白明明是他妈生的”,只能开始认真计算起肖白此时可能在窃听的几率有多大。
  肖白确实在听,窃听器不在手机或者公文包里,而在缪宇身上,还有扩音功能,所以戴着耳机的他听得很清楚,气得脸都红了,几次摸上手机琢磨着要不要给老爷子挂去电话骂回去。
  缪宇听了半天,找准机会插嘴,劝道:“您也别气了,他跑来找我,虽然有挑衅之意,也是为了借我的嘴向您报平安。”
  在咖啡馆的肖白伸手一把扯下来自己三根头发——就是,连一个外人都看得出来,你自己眼缺就算了,还骂我骂这么难听!哼!
  肖老头听到后情绪缓和了一些,没忍住向缪宇抱怨道:“我也不是那种死板迂腐的老古董,阿宇你说说,他从小到大想干什么我说过一个不字?就这样才惯得他无法无天的了,跑出去跟一群不三不四的人鬼混!胡闹!”
  老头子难得啰嗦,看样子是真气得不轻,缪宇把手机从左耳换到右耳,问道:“您方便跟我说说他是怎么出来的吗?”
  这是他最好奇的一点,按照常理推断,自己设计的安保系统不该这么简单就被破解才对。
  
  第2章 初次交锋
  
  听到缪宇这么问了,肖老头犹豫了一下,才道:“他进去了三天后上吐下泻的,我就请医生和几名护士进去照顾……”
  装病也是早就想到的可能,缪宇更加纳闷了:“我记得跟您说过不能带电子通讯物品进入的?”
  “手机什么的是没带,他从医生带的检查仪器上摸了些零件下来,蹲厕所时做了一个简单的信号发射器。”肖老头十分郁闷,这还是等肖白跑了之后才发现的,“具体怎么弄得我也不知道,反正是跟外面联系上了,然后他那帮狐朋狗友就出动了,有人伪装成我的秘书进别墅接走了他。”
  其中还有许多细节,比如监控摄像头被人入侵,从老头电脑显示的录像中一片平静,等人都走了几个小时,他去看孙子才知道出问题了。
  再比如之前别墅保安队长就接到有人冒充老头打的电话,说心疼孙子生病,派秘书带他出来逛逛。等假秘书去接人,保安队长还给老头打电话确认,电话被转接了。两次通话都是用老头本人声音剪辑出来的,虽然语速跟正常说话相比有点不太一样,但保安队长是普通人,哪里分辨得出。
  肖老头十分信任缪宇,把这些都一一说了,怒道:“他不愿意继承我的生意就算了,我也不强求他,我还宁愿他去玩车玩女人,也别鼓捣这些东西!老子当了大半辈子警察,合着到老了唯一的孙子跑去当贼?”
  缪宇听完后半天没有说话,他也理解肖老头为什么会这么愤怒,这些都不是普通的手段,肖白加入了一个小团伙,这伙人应该游走于灰色边缘,彼此间分工明确,个个身怀绝技。
  难缠,非常难缠,缪宇有点头疼,他知道肖白厉害,但没想到这么厉害。他就是一家小侦探社的负责人,跟这种国际级别的团伙差了几个大档次。
  不过跟这类人他也不是没有打过交道,好歹最基本的规则还是知道的。缪宇想了一会儿:“我无法给您太多的建议,但您也不用太担心,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暴力倾向,很可能属于具有完整规章的商业间谍。”
  “商业间谍还需要完整规章?”肖老头很火大得反问了一句,而后平复心情,尽量和缓道,“阿宇我不是说你。”
  嗯,这火当然是冲着肖白去的,缪宇很平静地继续说道:“一个不具备暴力性的组织还是比较有安全保障的,您要是实在放心不下,我想法子先让肖白跟着我一段时间,我帮您看住他。”
  这倒不是无的放矢,肖白的性格就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服输,他二十岁时参加奥马哈扑克赛,硬是追着冠军跑了两年,逼得人家找法庭申请了几次接触禁止令,直到在WPT上把人家打败后才算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