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冕之王 作者:callme受(下)

字体:[ ]

 
  第91章 故布疑阵
  
  他们所在的房间是613,这张卡片则是614的房卡,史密斯猜测道:“肯定是有人在隔壁房间窃听,把我们的推断都听了过去,再把房卡发过来挑衅。”
  “……”缪宇抬头默默看着他。
  史密斯多少有些心虚,咳嗽了一声道:“是我的失误,但我也不是专业的反窃听人才……”
  缪宇不接受这个答案:“……那为什么不直接向冥王星求助?”
  像推测《野罂粟》究竟在谁手上的问题肯定不能找冥王星,但这种防窃听的技术性难题,要不是缪宇看史密斯还很专业的模样,早就拨打肖白电话了,想不到史密斯看着这么靠谱的人,也能当一回猪队友。
  “……我以为我够应付的了……”史密斯说了一半,突然间反应过来,“我们是随机选择了一家宾馆,随机入住房间,在下面开了房就直接进入,没有耽搁开始讨论问题,到现在也不到半小时……”
  缪宇也明白过来,就算史密斯的反窃听手段有问题,但他们行动迅速,没有给对方布置能逃过史密斯检测的周密窃听仪器的时间。
  对方很可能什么都没有听到,但是用手段弄到了他们的所在地,便故意寄这样一张房卡来,让他们误会这个房间已经不安全了。
  他轻舒了一口气,暗自反省道,还说约尔如何如何呢,一遇到事情他自己还不是也乱了阵脚?要不是史密斯反应快,就让那位不知名对手得手了。
  不论这次能不能入选冥王星,缪宇都心满意足了,短短半天时间,单从史密斯身上他就学到了很多。
  史密斯也放轻松了一些,好歹没有在小辈面前落了面子,低声道:“我所认识的人中,既没有有本事到能够得到冥王星入队邀请资格的人物,更没有知道我也来参加选拔的人。”
  缪宇的思维还停留在反思自己所学中,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他毕竟经验少,史密斯也不在意他没听懂自己的意思,详细分析道:“我们来时也采取了相当的保密措施,对方一开始也并不在狂欢节会场内,毕竟我们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但他仍然在半个小时内就找到了我们,这是有相当针对性的。”
  冥王星主办方比较明确地暗示这次任务是几个队伍之间竞争,《野罂粟》只有一幅。双方要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接到任务的时间就大体相同,缪宇明白过来,恍然道:“他一接到任务,就开始寻找我们,并且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我们所在的房间,这是一个极擅长搜寻的人物。”
  对方找到他们后,似乎很笃定他们一定可以在半个小时内就有所收获,所以才送房卡来试探,这是对他们能力的肯定。而史密斯先说问题不会出在自己身上,那说明这个人对缪宇有一定的了解,且对他能力的评价很高。
  缪宇苦笑了一声,无奈道:“您身处暗处,我却已经站在光亮下了。”
  这是他的一大劣势,私家侦探在普通人眼中很神秘,可在灰色世界真心没啥看头,缪宇当初打败冥王星一事儿有心人也都能轻易知道,所以他还真没有办法一下子锁定这位未知的竞争对手是谁。
  就算如此,他也多想了一点:“看来这位竞争对手本身不太擅长分析情报,否则也不会把宝押在我身上了。”
  史密斯一笑,把玩了一下614的房卡,若有所思道:“他之前没有定位我们的位置,等找到后我们都已经商量得差不多了,他没有得到有用信息,所以才寄房卡来,想让我们更改地方。”
  这是很积极的攻击手段,缪宇心头一动,这个行为模式跟他倒是有几分相似,不怕对手不动,对手动了就有机会找到空档。
  这个行为模式倒是有一个人很符合,也是缪宇近期打过交道的,不过类似模式的人肯定少不了,也不能肯定是不是那一个。
  缪宇怎么想都觉得不会这么巧,他也不会自恋到觉得三尖继承人——为了节省字数,缪宇决定以后都叫他“小三尖”——追过了大半个地球,一路追着他来到这儿,还为了他参加了冥王星选拔赛。
  这么一想,缪宇给肖白发短信求助:给我们寄房卡的是另外一位选手吗?
  肖白还在为他选择队友时跟史密斯通气而气哼哼的,此时哼唧了半天,还是回消息道:是。
  缪宇追问:确定是选手本人吗?
  许德拉从刚才起就在看缪宇和肖白发消息,他有监视职责,免得肖白情不自禁下为缪宇提供太多过火的消息。
  此时见了缪宇的第二条短信,许德拉玩味一笑:“看来他是怀疑这位选手是某位朋友了。”
  肖白不知道怎么回复,问道:“那位是本人吗?”
  “这我怎么知道?我跟你负责跟的主要是缪和老纳特这条线,你跟冥河联系吧。”许德拉懒洋洋道,“缪思维缜密是优点也是缺点,你看他一条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测,冥河就得有的忙了。”
  肖白倒不觉得因为缪宇的问题麻烦加西亚有啥不对的,二话不说开始敲键盘。过了好一会儿他给缪宇回消息:“确认是真人无误。”
  虽然是真人,但加西亚留意到有一个可疑信号跟那位选手联络过,不过正如史密斯有自己的班底一样,人家也有请外援的权力,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肖白现在就明白了为什么主星让人像防贼似的防着自己了,熟跟不熟就是不一样,比如现在就算证明没有问题了,鉴于缪宇有怀疑,肖白还是尽心尽力地开始查那个可疑信号。
  许德拉在一边给他泼凉水:“这些号码都是经过特殊加密的,你是查不出什么东西来的,别浪费力气了。”
  肖白小声道:“闲着也是闲着呗,我练练手不行吗?”
  许德拉含笑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
  史密斯的小团伙本身实力非凡,加上克劳德·约尔当年做得并不算干净,倒是很快就查到了确凿证据。
  史密斯平淡道:“这一关的重点还是看谁能最快把《野罂粟》弄到手,所以锁定目标并不困难,估计也是冥王星成员无意中发现的,然后直接拿来做考题了。”
  他是真不觉得查到证据有什么了不起的,提供思路的还是缪宇,这一关明显是缪宇得分更多,他逊色了不止一分。
  缪宇仔细看了一番他递过来的资料,问道:“有想法了吗?”史密斯比他先一步拿到了资料,估计是脑海中有个大体构思,才把资料再给他看的。
  “这种世界名画,保存时需要特殊的环境,否则会给画布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害。”史密斯说着,又递给缪宇一份资料,“就算约尔自己有保存油画的专业知识,不需要假以人手,提供所需的环境总要有一笔支出。”
  顿了一顿,他又道:“我筛选了他这三年的账务记录,发现从《野罂粟》疑似被偷的当月开始,每隔四月会给一个户头打两万欧元,这户头注册在尼日利亚一家皮包公司名下。”
  皮包公司就是专门为洗钱而设立的,钱款被拆分向世界各地,查无可查。但史密斯既然提起来了,肯定就是有所收获,他指着那份资料其中一项跟缪宇道:“与此同时,有一个户头每个月都能拿到五千欧元的款项,并且购买大量油画维护用品,所采购的店铺距离克劳德·约尔在哥本哈根郊外的房产很近。”
  史密斯说话时神色不是很好看,诚然他的信息帮助很大,但这些对这次选拔没有本质的促进。
  花费大量时间筛选资料,那都是小弟们需要做的事情,他现在做的这些事务对证明他的领导才能根本没有帮助。
  史密斯怎么想怎么憋闷,先是缪宇猜出油画在约尔本人手上,借此出了大风头,然后人家顺理成章把表现的机会让给了他,他就屁颠屁颠去做苦工了,现在又该把主动权让出去了,又该缪宇提供计划展现领导力了,自个儿把主动权交出去,竟然再也找不到收回来的契机了?
  缪宇看他神色不算好,对他在纠结什么心中有数,问道:“也就是说油画很可能藏在约尔郊区的别墅里了?”
  他这是把谈话主动权交给了史密斯,要是双方还是刚开始时彼此牟足了劲儿使绊子的气氛,缪宇不会这样做。可是现在双方表示要精诚合作了,确认组队后史密斯的小动作也乖乖收了,缪宇便也没再一味压着人家打。
  史密斯相当乖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缪宇这句话什么意思,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暗叹了一声,口中道:“头两年时,这个账户的支出还查无可查,估计是用现金消费的,后来可能时间久了,约尔也放松了警惕,开始使用户头信用卡了,这才一下子就露出了马脚。”
  说完这个过渡句后,史密斯也没客气,他开始讲述自己的计划:“在接到恐吓电话后,约尔明显慌了,一直在尝试重新跟我取得联络,我觉得从这儿入手会很简单。”
  缪宇应了一声,直白道:“您跟您手头的团队合作过多次了,我就不跟着搀和了。”
  要展现领导力,当然还是史密斯带着自己的团队做最好,史密斯愣了一下,脱口道:“嗯?”
  缪宇比了一个手势,笑道:“这不是有不开眼的盯上咱们了吗,我先把他解决掉再说。”
  史密斯一对约尔动手,估计那个在暗中监视他们的人就该明白油画在谁手里了,与其跟史密斯争抢这次行动由谁主导把脸撕破,缪宇选择主动退了一步,由自己去对付竞争对手。
  
  第92章 引蛇出洞
  
  肖白很不满意道:“有没有搞错,阿宇好不容易才强压了对方一头,怎么就这么容易把战果放弃了?”
  许德拉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倒是觉得他这不是退了一步,而是进了一步——克劳德·约尔的水准就在那里摆着,这次只能算是小练兵,可以说是没有难度的,老纳特就算赢了约尔,也不能如何证明他的实力。而相反,能够拿到主星邀请的肯定不是弱手,战胜这位才更显得缪实力非凡……”
  他还没分析完呢,肖白就一拍桌子,眉飞色舞道:“我就说嘛,我家阿宇肯定另有打算!快虐死其他选手,踩着老纳特上位吧!”
  “……”许德拉装没听见,继续说道,“何况你觉得缪这种‘我吃上肉了,所以留着汤给你喝’的态度,就是对待属下的态度,这才是真正的心理上占据主导。”
  他说完后特意看了肖白一眼,肖白的反应反倒不如刚才热烈。许德拉心中有数,肖白没意识到缪宇这一步玩得有多漂亮是很正常的,这孩子还是注重看得见的优势,其实这种心理优势才是最重要的。
  许德拉看出来了,史密斯自然更不可能还懵懂着,可惜缪宇这一手玩得他根本无法拒绝,人家都大方把过关表现自己的机会让出来了,不接就是对自己能力不够自信,所以必须得承缪宇这个人情,被当成小弟还得感谢人家。
  肖白兴高采烈了一会儿,又迟疑道:“可是过关信物就只有一个,他们两个要怎么分?难道不应该直接归拿到油画的老纳特?”就算缪宇干的活难度更大,可这个关卡要求的只是拿到《野罂粟》,岂不是史密斯占优了?
  许德拉笑眯眯道:“是啊,这也是一个大问题,要不你提前跟缪说一声,看他有什么反应呗?”
  肖白心头一跳,试探性地拿起手机来,问道:“我真说了?”不能吧,这么重要的信息真的能随意泄露出去吗?
  许德拉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挥手道:“说吧,出了事儿我担着。”
  肖白生怕他反悔,但又有些狐疑,踌躇了一下才掏出自己的私人手机给缪宇编辑了一条短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