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理假面[耽美悬疑] 作者:朴正欢(下)

字体:[ ]

 
    第90章 表白
    
    白云峰无奈的对着生日蜡烛唱生日祝福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李恒坐对面,听白云峰跑调的祝福歌,乐开了花。
    白云峰受不了,怒道:“你丫再笑我就不唱了!”
    李恒憋着笑:“我没笑,真的,你唱的圣诞歌其实挺不错。”
    “喂!你小子欠揍吗?”白云峰拎起李恒脖领,作势要打。
    李恒被迫站起来,两人脸离得很近,李恒笑着说:
    “峰哥。”
    “说。”
    “我17岁了。”
    “我知道。”
    “我之前说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嗯,说吧。”白云峰把手松开,可李恒却一把抓住他的手。
    少年目光炯炯,烛火在眼中跳动,两人脸颊被照出橘红色,男人的手被少年抓住,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男人诧异的看着少年,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少年比以前漂亮了很多。以前他虽然一身名牌运动装,可总流里流气,不修边幅的感觉。而现在,少年举止比以前得体了,唇红齿白,身材匀称,皮肤是一个17岁少年独有的细嫩,不黑不白,非常适中的健康肤色。
    白云峰想,用不了几年,少年应该会长得非常标致吧。
    “这话我本来打算18岁的时候才和你说,可今天我决定在17岁生日的时候就说,省得将来夜长梦多。”李恒开始有些紧张。
    “什么事这么重要?”
    “不长,就一句话。”
    “什么话?”
    “可能我说了你会生气,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但我如果不说,将来一定会后悔,所以,如果你听了觉得生气,那你可以立刻离开,不用管我。”
    男人最没耐心,差点没被急死:“要说就快说,到底什么话?”
    “我喜欢你。”
    “啊?”话说太快,男人没听清。
    少年知道今天恐怕是孤注一掷,他放开男人的手,一字一顿说道:“我喜欢你,很久以前就喜欢你。”
    “我……我也挺喜欢你,要不咱们怎么能做这么多年朋友呢?”男人心里有点发毛。
    “不是朋友的喜欢,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男人彻底傻眼了,他再愚钝也知道,现在少年正在向他表白,可眼前的少年还是个孩子,喜欢这种事情对一个才刚17岁的孩子来说,也许算情窦初开吧,但他不是应该喜欢他们班的女同学,或者年轻的女老师吗?他喜欢自己这个大老爷们儿,算怎么回事?
    “恒,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些误会?”男人认为有必要纠正一下少年的世界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受了我哥的影响,但我认为你和他不同,他是天生的,而你应该不至于,如果你觉得你在这方面有问题的话,可以到我哥那里咨询一下,确认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无法喜欢上异性。”
    少年由失望转而冷笑,知道自己傻得冒泡,对一场根本没有胜算的赌局下注,只得颓然坐回座位,摆摆手说:“你走吧。”
    “不是,恒,你这种问题,只要做几次心理辅导就能恢复正常,你听哥的话,不会害你。”
    少年恼怒的大声说:“感情的事医生如果能控制,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分手了!不如让白医生给你治疗一下,或许你能喜欢上我!”
    男人感觉少年很悲痛,可又没办法安慰,只好也坐下,看着桌上流满烛油、一团糟的蛋糕不说话。
    少年忍着被拧碎的心疼对男人说:“你走吧,我早就应该猜到你不可能接受我,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至少说出来让我了了一个心愿,早死晚死都是死。你不是还得回警局吗,去忙你的吧,别管我了。”
    男人之前的确打算和少年吃了生日蛋糕就赶紧回警局,可现在,直觉让他不能丢下少年回去:“不是生日嘛,蛋糕都买了,不吃吗?”
    “吃了你就走吗?”
    “……”
    少年二话不说,拿起塑料刀切下一块蛋糕,和着上面的烛油一起放进嘴里,随意嚼两下便用力咽下,随即把刀丢到桌上:“吃完了。”
    男人见少年苍白的脸色,嘴边全是奶油,只得抽张纸巾给少年擦脸:“别闹脾气,你这样子让我没法走。”
    少年转头挡开男人的手,一直憋着想要装得轻松一点,可是心痛得快要无法呼吸,男人却不识相的仍然杵在这里不走。
    两人就这样陷入沉默,而白云峰的手机响了起来。
    警局说有在逃犯赖生根的线报,让他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白云峰看看坐着没动的少年:“我得马上回去,你……要我找我哥来陪陪你吗?”
    少年抬眼,一道寒光刺向男人。
    男人叹口气,没办法,只好转身离开,临出门时又回头看看少年,这才关门离去。
    少年不争气的眼泪,在男人关门的一刹那夺眶而出。
    *
    白云明父子研制出一个作用于大脑的外用仪器。
    不用吃药,不用开刀,只需要将仪器戴在头上固定好,然后把上面的专用连接线,分别连接上人体的十几个重要经脉处,以及头部的十几个神经点,通过这些连接点检测到林逸大脑正活跃人格,也就是目前清醒人格的大脑信号区域。当仪器检测完毕,指示灯亮起,医生便可按下开关,储存在仪器内的弱电流就会刺激这部分神经,切断目前人格的信号传递,让他沉睡。
    为了安全起见,仪器内只储存定量的电流,就是用一次的量,这个电量并不能让人格永远沉睡,还需要多几次电流刺激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他们在动物身上多次实验,效果以及安全性都非常好,白云明高兴得迫不及待给林逸打电话报告好消息。
    而此时的林逸正好在上海出差,参加为期四天的ChinaJoy展会。
    “亲爱的,你回来之后就有惊喜了!”
    “爱死你了,真想马上飞回来,好想你呀~”林逸找个僻静的地方,悄悄对白云明撒娇。
    “我也是,你不在身边,我晚上都睡不着。”
    “我也是,睡着的时候总感觉你在身边,醒了发现你不在,觉得好空虚哦~”
    “嘿嘿,回家哥哥给你填满就不空了。”
    “讨厌,你好坏!”
    ……
    两人在电话里腻歪半天,把不巧路过的一只小强恶心得口吐白沫。
    研究接近尾声,白云明的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剩下的部分就是白卫国做精细的调整和优化。
    白云明想到,应该对林逸的过去有更多了解,这样更加利于他的治疗,他一直对儿时的记忆非常模糊,如果他能去林逸的老家一趟,了解他儿时的生活环境,说不定能帮助林逸找回记忆。
    趁着最近的空闲,白云明独自开车踏上了林逸家乡的路——秦皇岛。
    
    第91章 心理假面
    
    林逸出生在海边城市,渔民之村。
    据他回忆,小时候父母是外地搬迁到村里的渔民,在当地没有别的亲戚,所以,父母出海身亡后他便成了孤儿,被当地的一家福利院收养。
    白云明找到那家福利院,地方很小,是一栋二层高的老楼,里面收养了一些孩子和孤寡老人,和北京的福利院条件没法比。
    院长是位六十几岁的大妈,说起林逸,她还很有映像:
    “那孩子我记得,我那会儿还在居委会工作,他父母的丧葬手续还是我帮忙办的,后来把他们两兄妹领到福利院,手续也是我帮忙跑的。”院长戴上老花镜,对着林逸的照片仔细端看。
    “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就长得漂亮。”
    白云明问:“听说他有个妹妹。”
    “有妹妹,小姑娘漂亮着呢,多少家抢着要领养,要不是出了意外,老院长都已经为她选了一家特别好的家庭,哎……可惜。”院长叹气,把照片放下,起身到身后的大书柜了找出一个相册。
    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便指着相册里一张下面标有名字的一寸照片对白云明说:“喏,就是这个。”
    白云明接过相册,所指的照片是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女孩,笑容很可爱,长相和林逸有些相似,的确很漂亮。
    他看向旁边的照片,左边是个七、八岁大的男孩的照片,长相和女孩酷似。
    白云明指着问院长:“这个就是林逸吗?”
    院长推推老花镜,看了看点头说:“是林逸,这孩子从小就皮得很,傻里傻气的,就知道玩儿。”
    林逸小时候看起来的确如院长所说,有点傻里傻气的。
    “您说意外,他妹妹出了什么意外?”
    院长把老花镜取下来,看着白云明:“你不知道?他没告诉你吗?”
    白云明摇头:“没有,他自己选择性遗忘了这一段。”
    “噢……”院长抬眼想了想:“我想起来了,那孩子出事之后听说发烧烧了一周,可能影响了他的记忆。”
    “是什么事?”
    “哎……造孽的事啊……”
    院长看向窗外,视线失去焦距,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
    林逸和妹妹一起进了福利院,两个孩子形影不离,哥哥去上学,妹妹非要跟着去,林逸只好逃学带着妹妹去海边市场玩。
    以前他们父母出海回来都会带着他两去市场出售捕获的海产品,所以他们对这一代很熟悉。
    海鲜市场挺大,两个孩子在里面四处瞎逛,林逸很老道,拎着一个塑料袋,打摊位边过时,悄悄把掉落在地上的鱼虾都捡到口袋里,摊主多半认得两孩子,都睁一眼闭一眼,有些关系近点的,还塞给孩子一些海鲜,他们每次这么做,回到福利院都会为大家带回很多鱼虾。
    妹妹也学哥哥这么做,可她不懂事,逛到市场外围的水果摊前时,见到大苹果被人撞到地上,于是跑上去一通捡,抱着几个苹果就往回跑。
    水果摊主是一名中年妇女,不认得女孩,见到有人公然抢苹果,当然不会放过,抓住女孩骂她小偷,让女孩找父母。
    女孩一听说找父母,立刻大哭起来,没有父母,让她上哪里找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