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世界都知道我命中克夫+番外 作者:血血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文案:梦里总有一只恶鬼吸食我的精气~
 
如同魔咒一般,沈玉的五个男朋友都相继的死去,然而作为万人迷,沈玉的身边总是不缺乏追求者,一群飞蛾扑火的追求者前赴后继。
在他第五个男朋友不幸遇难,他的第六个男朋友出现了,隔壁院校的系草,对他发出猛烈的攻击。
系草很帅很酷很霸道,是沈玉喜欢的,只是……
神棍附身:“你的身上缠着一只凶残的厉鬼,每到夜晚他就要吸食你的精~气,只有我,才能将他驱逐。”
沈玉:“!!!”
神棍系草:“我还知道你喜欢做春梦的嗜好。”
沈玉:“!!!!!!”
神棍附身:“跟我在一起,我能够帮你脱离处男之身……”
然后,他第六个男盆友也死了。
占有欲痴情攻VS表面正经内里YD受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生子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玉 ┃ 配角:沈玉 ┃ 其它:戒指神棍 
 
  第1章 俊美少年
  
  和往常一样,沈玉在打完游戏之后,就草草的洗澡,就入睡了。
  入睡之前,他习惯性的看了眼墙壁上挂的日历。
  该死的!
  又到了,沈玉心里愤恨的想,他不清楚别人也会不会这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遇到鬼压床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还要极为难以启齿的事情要发生。
  沈玉每每的防备着,却每次都不能摆脱,他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这样的状况,起先他把身上所发生的告诉他的父母。
  沈玉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他上大学的前一天,他在自家里睡觉,当时侧着身子,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浑身呼吸十分的困难,胸口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十分的难受,不过那个时候他记得他能睁开眼睛。
  因为是大夏天,夜晚的月光很足,沈玉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时候,夜晚快十二点,家里的人都睡着了,当空的明月从玻璃窗户照射进来,沈玉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床前不足一米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那人完全笼罩在黑夜里,在月光那么足的情况下,他竟然看不到那人的五官。
  当时沈玉有种感觉,那笼罩在黑夜里的人在往他靠拢走来。沈玉害怕极了,他张口想要喊家里的人,可惜,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任凭他使出多大的劲儿来,怎么都喊不出来。最后那个黑影完全的覆盖在他的床铺上,沈玉记得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吓得哭了,哆嗦的把床头灯打开,那个覆盖在他身上的黑影这才一点点的后退,乃至彻底的融化了一样。
  直到黑影完全的退去,沈玉身上的力气这才一点点的回归到身上,这可是把无神论的他给吓惨了,连忙大喊着把父母叫醒,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玉的父母算是比较有钱的,而且文化程度算高的,可在听完这些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心里医生,或者是医院,而是找了几个会算命的神棍。
  沈玉对此非常的不理解,可爸妈态度十分的坚决,而且信誓旦旦的,还十分的认真在意,着实的令他不解。
  几个神棍在沈玉的大厅内跳了几个神乎其神的诡异的舞蹈,说是给祛除灾难,免去邪气上身,同时又给贴了几挂符,最后在临走的时候,跟沈玉的父母说。
  “你家的孩子啊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就说明这孩子阳气不足,身体虚着呢。”
  “我们说的这个阳气呢,是先天性的,男女阴阳之气。”
  “就比如女生在来月经期间,阴气很重一样,你家孩子体质比较特殊,一个月可能总有那么几天,阴气较重,所以就喜欢沾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沈玉听着那几个老神棍在那里唠唠叨叨的,感觉没有一句是靠谱的,就是在那里胡说八道。
  “爸妈,你们别相信他们的鬼话,我可是男的,怎么会有阴气?!”
  搞笑,只可能有阳气!
  可惜, 爸爸妈妈根本就不听沈玉的,对于那几个老神棍的话听的无比的认真。
  简直就是活见鬼了那种。
  沈玉的爸妈虽然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可好歹也是高文化的那种,偏偏对这些玩意执迷不悟。
  之后,那几个神棍是这般说的。
  “其实这事很简单,你家孩子就是缺少阳气,最好就是多和男人睡一觉,避开那几天,吸足了阳气,就不会惹一些不干净的事。”
  “……”
  沈玉觉得这几个老不死的脑子肯定有坑。
  还好爸妈这会儿脑子还是在的。
  “怎么要和男人睡觉啊?”沈玉的爸爸妈妈一时之间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没事啊,就挨着一起睡啊,你这孩子不是要上大学,住在学生宿舍挺好的啊,几个男生,血气方刚的,阳气足,都是男人,足够吸了,这样也不会损害他人的身体健康。”那几个老家伙耐心的解释着,一脸的诚恳大方。
  倒是沈玉的爸爸妈妈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来,原来是他们想歪了。
  “你是说,就住在一个宿舍就行?”
  最开始的时候,沈玉是住宿生的,刚开始还好,可时间一长,他宿舍里时常的闹鬼。起先的时候,沈玉根本就没有想到罪魁祸首会是自己,可之后宿舍里死了一哥们,沈玉把这话告诉父母,父母就让他迁移到外面,给租了个房子。
  只是,租了房子,事情依旧没有解决。
  这不,今日又到了他阳气不足的日子了。
  咬咬牙,沈玉还是蒙着脑袋睡去了,其实每到这个日子他都有些害怕,不敢睡觉,可也不知道为何,每每到了这几天他睡的格外的沉。
  夜色一点点的降临,今晚的月色很淡,只有零星的一点余辉。
  微风浮动,原本紧闭的窗户不知怎么的吹进了一丝凉风,纱窗摇摆。
  雪白如丝绸的被窝里,正躺着一黑发如墨,有着奶白色肤色的俊美少年。少年有着如童话般王子一样沉醉的容颜,他睡得很沉,眉头却是紧锁,细长如同蝶翼一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殷红如朱砂一样的唇瓣微微的开合着,极为醉人的轻轻的叹息声从那小口中倾泻出来。
  那绝对是一种酥麻入骨,缠绵如丝,若有若无,骚气的身体每个细胞因子都隐隐发抖,痒痒的喘息不止的声音。
  一旦落入耳朵,都能把人听出怀孕的感觉。
  双腿都合不拢了。
  覆盖的被子鼓动着,蠕动着,慢慢的隆起,就好像是突然充气了一样膨胀了起来。
  朦胧的夜色下,月儿害羞的躲进了云层里,只有依稀的一些乌云能够瞧见那羞人的一幕。
  如同王子一样的俊美少年,四肢光裸暴露在空气当中,他紧紧的蹙着眉头,微微张合着朱砂一样的小口,极力的隐忍着,发出一连串的破碎的轻吟,只看到一团笼罩在无尽黑色人影一点点的将其覆盖住。
  蹂躏,玩弄着。
  那团乌黑完全的将其侵入,霸占,就好像是要把一张洁白无瑕的纸张,一点点的染黑,将其完全的变得污浊不堪。
  这一夜无比的漫长。
  和以前一样,沈玉是被好朋友兼同学徐小胖电话吵醒的。
  腰膝酸软,浑身无力,就好像是身体被抽空了一样。
  就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很费力,手机响了许久,沈玉这才慢悠悠的勾着手将床头柜的手里勾到手,点击接听,放在耳边,声音还带着喘的:“喂,什么事?”
  那边的就像是爆竹点炸了似得,咆哮帝附身:“沈玉快点过来啊!今天辅导员又来点名了,你得快点,否则这是你这个月第四次被扣分了!”
  把手机下意识的挪远点,沈玉眯着眼睛,看了看,难怪那么咆哮,原来是语音信箱。
  打开床头灯,万般不情愿的撑着手臂拖起沉重的身子,入目的是一片狼藉。
  沈玉看了眼反锁好的门,在回头麻木的看了眼- yín -乱到不堪入目的房间,被褥不知道何时掉在地上,床单蹂躏很多褶皱,内衣裤子挂在一条腿上,上面还挂着他昨晚如何的不齿的罪证。
  就算到现在,沈玉也不相信他有自己自摸的习惯,可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兄弟,还要大腿内侧红一块紫一块,沈玉只能扶助额头默默的叹了口气。
  呆呆的望了一眼胸前红肿快要出血的两点,那里酥麻如同电流拂过的错觉令沈玉腰身发软。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踢掉挂在腿上脏掉的内裤内衣,从衣柜里找来干净柔软的纯棉衬衣穿上,一穿上,布料划过胸前突兀敏感的地方,沈玉差点把持不住,就想赖在床上,不去学校了。
  可一想到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沈玉要咬牙,干脆利索的穿戴好,慌张的租住房子对面的学校跑去。
  奔去的结果是,辅导员还是把名字给点了,沈玉很不高兴,一上午谁也没有说话,就连他男朋友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有接。
  等下课了吃中饭,跟着徐小胖一起去买饭的路上,徐小胖打量着自己的小伙伴,十分的忧心忡忡。
  “小玉啊,我觉得你最近真的是越来越不对劲了,春心动漾的厉害啊,啊哟……”徐小胖嘴炮的很。
  沈玉听这话就想要瞪这家伙,可脚下一软,腰身特别的无力,整个人就险些跪了下去。
  徐小胖赶紧的拉住,这才避免沈玉出洋相,他感觉好朋友极为不对劲,拉着他到人少的地方小声的嘀咕着:“小玉啊我觉得你很不对啊,虽然新交了朋友,可也没必要这样玩啊,你看看你眼圈都发黑发青,是不是要去医院看看?”
  他这朋友可是在学校出了名的,容貌精致的跟童话里的小王子似得,嘴里的话一出,好听的叫人双腿发软,眼睛一瞪,流转的媚意魂儿顿时就勾走了。
  
  第2章 颠倒众生啊
  
  这些特征,这要是放在古代,性别一转换,那就是一活脱脱的祸国妖孽啊。
  可惜,偏偏就是个男的。
  男的也就罢了,你说长得如此的颠倒众生,应该吸引不少的女生的吧,女生是吸引了不少,可对方没有把朋友当未来的另一半来看待,而是想方设法的为其牵红线。
  红线的那一头也是男的。
  朋友的男性圈子很广泛,周围的学校都是知晓的,作为一只胖子,还是一只有点小丑的胖子,徐小彭同学专职任务就是给朋友挡住四面八方的暗箭。
  还要数不清,投食问路,来路不明,企图窥觊朋友的不明生物。
  渐渐的,朋友吸引力越来越大,备受追捧,火辣辣的目光越多,徐小彭在短短的几年内,变成了徐小胖。
  沈玉轻飘飘的瞥了一眼自家的损友,很不屑的道:“怎么可能,我会是那样的人吗,只是最近身体不怎么舒服罢了。”
  徐小胖这话不是暗示他,玩脱了吗,他可以对天发誓,他真的没有。
  到现在为止,他那学生会的男朋友还只是牵个小手,亲个小嘴的地步。
  徐小胖很是不信,哼了哼“可你也不能老是那样啊,每个月总是那么几天,赖着不起床,也不知道你住在外面干什么。”
  昨晚再次的做春梦,- yín -乱自己的事情他会说出来吗?
  他会说自己被自己玩弄了一晚上,腰膝酸软,直到什么都射不出来,早上手指都动不了,这个会告诉你吗?
  就算你是最好的朋友,沈玉还是觉得自己得表现的比较无欲无求,冰清玉洁的样子好。
  “我肯定有我自己要做的事了,走,去吃饭吧,我真的没事……啊哟。”刚一起来,膝盖发酸,发软,那种从脚底蔓延的无力感令沈玉大吃一惊。
  徐小胖饭盒也不要了,丢下就飞快的扶沈玉。
  “你……”他正要询问,沈玉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拎着饭盒,完全不用排队,一大堆的学长学弟自动的,笑眯眯的,用自己最温和的笑容说:“学长来吃饭了,来我这边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