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后一案 作者:长生千叶(上)

字体:[ ]

文案:
(灰度线上的最后一案)
【30XX年,A国,C城警探局】
警探局有一对特殊的搭档,副组长谢纪白和法医唐信。
有人问起他们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谢纪白说:“衣冠禽兽,现在也一样。”
唐信看着谢纪白笔挺的制服和一尘不染的白手套,说:“想把他弄脏。”
某日破案后的庆功宴上,某衣冠禽兽将谢纪白堵在洗手间门口,说:“虽然你很聪明,但总有某些范围的问题,你并不在行。比如说,生理上的问题,你可以随时来向我请教。”
 
衣冠禽兽法医攻VS心理缺陷洁癖受
 
内容标签:强强 悬疑推理 甜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纪白,唐信 ┃ 配角: ┃ 其它:30XX年架空、推理、破案、悬疑、单元、轻松、衣冠禽兽攻VS心理缺陷洁癖受、1V1、HE、多CP
 
 
银牌编辑评价:
警探局有一对特殊的搭档,副组长谢纪白和法医唐信。谢纪白生性严谨,因为一段隐藏的过往,患有严重的心理缺陷;而法医唐信则性格洒脱,看起来更像个花花公子。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相互适应。从约法三章的“天敌”,到合作密切的最佳搭档,二人联手破获了一桩桩离奇的案件,同时也慢慢引出了一些不愿回忆的过往,和灰色乌鸦的真正意义…… 
带血的相片、被肢解的天使人偶、殡葬馆的四条手臂,一个个离奇的案件,看似毫无关系,却由一枚灰色乌鸦的领针串引起来,慢慢将谜团展开。故事以破案加日常的穿插模式进行,两个性格迥异的主角,偶尔也会给紧张的气氛添加一些轻松感。
 
 
  第1章 仪式开始1
  
  那天晚上,天气依然闷热。
  “嗬……嗬,嗬……”
  女人疯狂的跑着,她本来雪白的连衣裙被树枝刮破了,披散的长发凌乱不堪,姣好的面容此时狼狈极了。
  “啊——”的一声。
  女人跑的太急忙,稍显不合适的高跟鞋被甩出去一只。她被迫停了下来,却来不及去捡那只鞋。
  她回头看向身后,那里一片漆黑,好像什么人都没有,却又好像有一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她,让她毛骨悚然、战栗不止!
  女人不敢再看,她吓得双唇不停抖动,喉咙里止不住的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里已经湿润了,充满了绝望又希冀的复杂。
  她好像已经看到……
  那个怪物,下一秒就从黑暗中扑出来,将她撕碎!
  前面灯光一晃,有机动车的发动机声音,是一辆亮着顶灯的出租车,孤零零的开了过来。
  这就是天籁!
  女人立刻激动起来,她几乎激动的大哭,顾不得扭伤的脚,冲着出租车就奔了过去,不停挥舞着双手,大叫着“出租车!停车,停车!救救我!”
  破旧的出租车停了下来,女人迫不及待的拉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喊道:“走!快走!去警局!有人要杀我!”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女人,女人也同样看到了那双眼睛。
  一双冷漠的眼睛。
  司机没有说话,只是稍微的一点头。
  女人急迫的瞪大眼睛,就算坐进了出租车里,她还是害怕,害怕黑暗中的怪物追上已经开动,飞驰起来的车。
  她紧紧盯着身后的黑暗,却忽略了司机冷漠双眼下的那抹诡异微笑。
  明天……
  不,或许是几天之后。这具崭新的尸体,总会被人发现。
  ……  
  ——《鱼的记忆·第十一卷》  
  谢纪白仍然戴着洁白的手套,他的手中捧着一本书。灰色的封面,封面上只有一行书名——鱼的记忆·第十一卷。
  其余连作者是谁也没有。
  从书封上的书名,到内页的故事文字,所有的每一个字全都并非打印,而是手写,字迹工工整整,甚至说是一丝不苟。
  在这种科技发达电脑普及的时代,这样手写的小说恐怕已经很少见了。
  这是一本未完待续的小说。
  或许应该说,这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
  而谢纪白更应该说它,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案子。
  “副队!”
  一个穿着制服,身材高壮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手里抱着一堆书,少说也有七八本,虽然薄厚不一,但规格大小是一样的,封面也全是压抑的灰色。
  鱼的记忆……
  书封上全写着这个名字,不同的只是第几卷而已。
  高壮的男人将书全都放在谢纪白面前,说:“副队,所有的书都拿过来了。我们应该从哪个开始查起?”
  谢纪白戴着雪白手套的手指,指了指自己手里的那本书,言简意赅的说:“从这里开始。”
  高壮男人看着谢纪白手里的那本书。
  坐在不远处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看起来不到三十岁,托着下巴,望着那些书露出苦恼的神色,说:“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又变态的凶手。”
  “对!”高壮男人极为赞同:“陈姐说的对,你说他把所有的杀人过程都记录的这么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炫耀呗。”陈艳彩说:“变态,小刘还不懂,这种人心理是扭曲的,杀人显然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每次杀了人,把杀人的详细过程记录下来,然后用尽各种办法送到警察的眼皮底下,不就是炫耀吗?炫耀他多么聪明,多么厉害,羞辱我们根本抓不到他。”
  刘致辉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勺,说:“变态的心理,我还是不要懂的好。”
  这个春天不同寻常的热,热的让人烦躁不已。先是临近的X城和D城连续出现了几起诡异的案子,紧接着,霉运就光顾到了谢纪白所在的C城。
  有一个凶手,把所有人搞得焦头烂额。
  前段日子,X城和D城死了几个人,全是被谋杀的,死者之间并没有找到什么共同点,也完全不认识。死者的死因也各不相同,杀人手法千奇百怪,凶手似乎并不是一个人,然而大家却敢肯定,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因为所有的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那本《鱼的记忆》。
  第一个死者死后不久,X城警方就接到了一本手写的小说读本,《鱼的记忆·第六卷》。
  这是一本推理恐怖小说,里面的内容让警方瞠目结舌。小说写出了凶手杀人的整个过程,甚至许多细节,甚至是凶手和受害者的心理活动……
  三天之后,警方再次收到了鱼的记忆第七卷。很快,又是三天后,警方找到了一名新的遇害者,和小说第七卷中的故事情节丝毫不差。
  所有的人都几乎要肯定,这恐怖的小说,一定是凶手写的,也是凶手送到大家面前的。
  那里面太多的细节,除了凶手,没有第二个人能知道了,甚至连死者都不可能知道。
  X城的警方束手无策,送来的书上没有丝毫蛛丝马迹留下,他们根本不能顺藤摸瓜的找到真凶。而且更糟糕的是,就算他们从小说中得到很多案件细节,却还是无法破案,他们好像被凶手耍的团团转,一点翻盘的机会也没有。
  恐惧很快就蔓延到了D城,D城的警方同样接到了这样的小说,死神也如期而至。  
  直到上个星期末,小说的第十卷末尾,提到了一段话。  
  ——这几天我梦到了在C城的那些时光,我知道是时候回去了。那里有很多我不想回忆起的过去,然而我又不得不回去,因为我知道,有人在那里,需要我去拜访……
  C城的警方因为小说里的这一段话,开始高度警戒起来,他们不能让恐惧再蔓延下去。
  特案组C组今天成立第一天,就是专门为这个案子组建的,抽来的全都是各个警局的第一把手。
  谢纪白担当特案组C组的副组长。
  然而就在今天早上,谢纪白收到了小说崭新的一卷。
  谢纪白终于将手中的书合上,放在了面前的桌上。他雪白的手套和灰色的书封形成巨大的反差。
  “时间到了,人到齐了吗?开会。”
  刘致辉立刻看了一眼周围的大家,说:“副队,老大和唐法医……好像还没来。”
  “局长刚才把队长叫走了。”谢纪白说着,皱眉看了一眼手底下按着的名单,说:“唐信……”
  迟到了……
  大家心里不约而同蹦出这么一个词来,他们多多少少都和谢纪白有接触,都知道副队是个洁癖严重又一丝不苟的人。
  至于报到第一天就迟到的唐法医,他们只能为他默哀了。
  “不等他了,先开会。”谢纪白说。
  谢纪白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谢纪白立刻接了起来,对方大约说了五秒钟的话。
  谢纪白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说:“知道了,立刻过去。”
  陈艳彩坐直了身体,问:“出了什么事,副队?”
  “A队说找到了凶手,立刻出发。”
  谢纪白说着已经快速站起来,大步走到了门口。其余人一听,顿时身体都是一震,露出不可思议却又严肃的表情,追上谢纪白赶了出去。
  谢纪白带人赶到的时候,A队的人已经早就在了。
  谢纪白没有一句废话,说:“什么情况。”
  A队队长急匆匆迎上来,说:“凶手劫持了一名人质,人质是个女人,在六层,狙击手也准备好了,但是无法锁定他。我们的谈判专家已经在路上,很快就会赶到。计划是能说服就说服,不能说服就想办法把他引到窗户旁边,阻击手会解决他的。”
  谢纪白利索的带上了无线耳麦,弯腰将配枪绑在腿上,然后整理好裤腿,又将一把手枪佩在腰间。
  谢纪白说:“怎么确定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凶手?”
  A队队长说:“是他自己承认的。”
  谢纪白皱眉,说:“里面有人员伤亡吗?人质现在情况如何?”
  “没有人受伤或者死亡,人质现在情况还好。但是人质和凶手的情绪相当不稳定。”A队队长说。
  “我知道了,我上去看看。”谢纪白说完,立刻就走进了筒子楼黑暗的楼道里。
  他腿脚麻利,走路极为轻盈,悄声就从楼梯上了六层。
  住户已经被疏散了,右手边的门口,有不少警员守在门口严阵以待,不过他们并不能进去,恐怕凶手的情绪会更不稳定伤害人质。
  谢纪白扫了一眼那几个站在门口的警员,其中一个男人身材高大,却没有穿制服,他穿着一身极为骚包的休闲西服,简直就像个移动金库一样。只是这男人,不论是身材还是脸,全都比模特巨星还要出彩,就算穿的无比俗气,也丝毫不能减分。
  男人看到谢纪白,立刻挑了挑眉,目光在谢纪白身上快速的扫过,在谢纪白那精瘦的腰间、挺翘的臀部还有修长的双腿处多停留了0.2秒,虽然短暂,不过意味深远。
  如果不是现在不合时宜,或许男人会吹个口哨,然后上来搭讪。
  谢纪白没有再多看那个男人,悄悄转进了房间里,他不敢太过往前,只是让自己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
  他看到了“凶手”,只是所谓的凶手。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看起来有些邋遢,整个人充满了暴躁、焦虑、不安、恐惧的神态。
  谢纪白只看了一眼,立刻就退了出来,抬手扶着自己的无线耳麦,低声说道:“不是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