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亡游戏 作者:何以解衣

字体:[ ]

 
文案
我叫郭静,方凛是我的表哥。
然而我却并不是他表妹。
因为我是个男的。
 
PS:如果本文给您带来胸闷气短恶心干呕等不适症状,请点击右上角小叉叉,如果症状严重建议拨打120,拒绝任何人参公鸡!
 
不停在死亡边缘徘徊,究竟是毁灭,还是重生?
几个人,一个场景,随机发布给每个人的个人任务,有的人需要去守护,有的人需要去杀戮。
到底可以相信谁?或许在死亡面前,连自己都不可信……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现代架空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静,皇容 ┃ 配角: ┃ 其它:1V1,主攻,无限流
==================
 
☆、捉迷藏(一)
 
  这条路注定是黑暗,而我却只能走下去,对我来说,在黑暗中活着要比死亡更容易让人接受。
  ※※※
  这次的场景好像是人民广场之类的地方,不算太大,总共占地跟一所二线城市的小学差不多,一眼可以望得到广场的边界。
  与前几次游戏不同,这次的场景居然是白天,虽然太阳被云层遮在了下面,可视觉却丝毫不受影响。没有缭绕在四周的雾气,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更没有划破天空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鸣声。
  传送过来的参与者都聚集在了一起,伴随着最后一个参与者的身影缓缓出现,关于这场游戏信息自动传递到我的脑海中。
  本场游戏参与者10人,首轮游戏随机抽选一名参与者作为“鬼”,游戏开始后停留在原地,并失去所有感知,一百秒后鬼开始行动,在十五分钟内尽可能多的抓到其他参与者。除鬼之外,其余9名参与者都会拥有本场游戏赠送的一条命,被鬼抓到则失去一条命,游戏赠送生命为0的参与者将成为下一轮游戏的鬼。
  本场游戏的参与者看起来都不是新人了,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浑身戒备着等待游戏的开始。
  不小心和我对视的连衣裙女孩很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其他参与者也都不约而同地与我拉开了距离,我能感觉到他们偷偷看向我时戒备而探究的目光。
  天生气质阴冷怪我咯,冷气制造机怪我咯。我虽然不喜欢被人缠着结盟,但也不愿意被当成危险分子敬而远之,就好像小时候在幼儿园别的小朋友都在一起做游戏,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没人愿意搭理我。
  旁边是一座美人鱼喷泉,美人鱼的口中还在往外涌着清水,在太阳被云层遮住的情况下竟然出现了一道彩虹。
  广场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声音和任何迹象,可所有人都知道游戏开始了,这也是这个坑爹游戏的奇异之处。
  游戏开始的一瞬间,我能看到的九名参与者其中的八名头顶上都浮现出一颗红色的小球,那名头顶上空空如也的参与者正是和我对视之后吓得瑟缩的连衣裙女孩。
  连衣裙女孩一脸紧张的站在原地,其余头顶上有红色小球的参与者们都开始活动,而她却毫无动作,甚至一个猥琐大叔摸了一下她的胸部之后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不是她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身体,恐怕会有人怀疑她是不是突然变成了雕像。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连衣裙女孩就是这轮游戏的鬼,她现在有一百秒的时间失去感知,一百秒后就会来抓别的参与者。
  怎样算是抓到?关于这点,游戏规则中没有给出相应的解释,我不确定究竟是被鬼看到就算抓到还是字面上的意思,所以我也没有耽搁太长时间,朝着广场的西面跑去。
  我的视力还是可以的,之前我就清楚的看到,广场西面有一个非常大的圆盘喷泉,周围有许多绿化带。而且最值得一提的是,有五名参与者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广场北面林立的建筑作为藏身地点,两名参与者选择前往广场南面的一个貌似博物馆的地方,还有一名参与者的目标和我一样,我看了他一眼之后他立刻调转方向跑向了博物馆。
  规则里面并没有说明必须在广场的范围内活动,只要不违反规则里所提到的,参与者就不会被这个空间的规则所抹杀。规则往往非常宽松,死亡游戏的幕后BOSS好像更喜欢看人类之间互相残杀,而不是规则对人类单方面的碾压。
  选择看似最容易被发现的广场西边并非偶然,接收到游戏规则之后我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是鬼,一定会先去那些看起来容易藏身的地方找。
  每轮游戏只有十五分钟,在这段时间内想把北边建筑或者南边博物馆找一遍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再想去另一个地方时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更不可能会有多余的时间来翻绿化带。
  我在心里读着秒数,在数到第六十三秒的时候跳进绿化带,直接趴在里面的草坪上,外面一圈矮树正好能遮住我的身体,不走到近处来是绝对不可能看到我的。
  透过矮树间的空隙,我还可以看到依旧站在原地的连衣裙女孩,当我数到一百秒的时候,连衣裙女孩终于开始了行动。
  她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不出所料往博物馆的方向走去。
  看来我可以在这里趴到第一轮游戏结束。我刚刚为自己的英明决策感到庆幸,突然就接到了个人任务——保护本轮游戏中的鬼不被杀死。
  作为一个参加过十场以上死亡游戏的人,我总结出了一点,那就是所有个人任务中,最憋屈的非守护任务莫属。我算比较幸运的,在我接到的几十次个人任务当中只有两次守护任务,而那两次守护任务一次失败,另一次虽然成功了,但也险些被要保护的对象杀死。
  这是我第三次接到守护任务,想到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存点,我觉得不能用消极的态度来面对个人任务,怎么也要拼一把,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本轮游戏的鬼就是连衣裙女孩,所以我的任务就是保护连衣裙女孩不被杀死。既然我现在接到了个人任务,另外的参与者肯定也接到了。杀戮任务不一定会有对应的守护任务,而守护任务却一定会有对应的杀戮任务,所以他们当中某个人的任务就是杀死连衣裙女孩,要是这轮游戏结束前连衣裙女孩死了,就算我没死在游戏里,出去后生存点也要变成负数。
  在不被鬼抓到的情况下,要保护鬼并不容易。等下……我为什么非得不让鬼抓到?游戏规则中明确表明,被抓到也只是失去这场游戏赠送的一条生命,成为下一轮的鬼而已,又不会死。
  会不会是每轮游戏结束后当轮游戏的鬼都会死掉?这个念头刚浮现在我脑海中便被我打消了,至少我进行过的每场游戏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都有生路,不会一上来就出现必死的局面,所以即使成为了鬼也不是必死无疑的。
  现在我所面临的问题是,要不要赌一把?事有万一,成为鬼真的是一个必死的局面也不是说不通,鬼抓到的人成为下一轮的鬼,而这一轮的鬼就会死掉。
  连衣裙女孩已经走到博物馆前面,准备走进去,我从藏身的地方站起身来追了上去。
  因为我突然想到,如果……某一轮游戏中的鬼没有抓到人呢?
  如果游戏一开始没有给出明确的结束要求,那么游戏按照规则已经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就是这场游戏结束的时候,这一点就连我这种只进行过十几场游戏的新人都知道。而死亡游戏的结束条件,可能只有这么简单吗?
  顾名思义,死亡游戏是一个关于死亡的游戏,假设鬼一定会死或者鬼抓不到人就会死,那么最理想的可能性是第一轮的鬼没有抓到人,然后鬼死掉了,游戏结束。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死亡游戏的血腥残暴,所以我可以大致推断出,鬼即使抓不到人也不会死亡。
  这样看来,无论是不是鬼,或者有没有被抓到,暂时都不会有来自规则的生命危险,现在所需要防备的只是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参与者而已。
  或许就有人接到了弄死我的个人任务,不要大意的来搞我吧,我不介意多赚一万软妹币。本来我是想尽量避免杀生的,但杀一个人就可以得到一万软妹币的奖励非常吸引我。
  我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空空如也,这是非常正常的,我在现实世界出任务时用的枪怎么可能出现在死亡游戏中呢,这只是我缓解紧张的习惯动作。
  进入博物馆之后,我看到了沿着走廊小心翼翼行走的连衣裙女孩,还好她选择了直走,不然里面那么多岔路和展厅,她随便进一个我都要找她一阵子,更何况某个想拿她的命换生存点的人还藏在暗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有两名参与者藏在博物馆内。我不喜欢算概率,因为在现实世界干我们这一行的死在概率上的年年都有,认为发生某件事情的概率太低,从而掉以轻心。
  某件事情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发生,它也是可能发生的。
  博物馆里很安静,就算我走路声音很轻,连衣裙女孩还是发现了身后有人尾随,本来还算冷静,转过头后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尖叫一声顺着走廊往博物馆大厅跑去。
  我回头看了看,后面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莫非是我长得太丑把她吓到了?不能吧,刚进入死亡游戏的时候我明明把脸上那道疤给消掉了,现在不说帅得惊天动地,我自认为应该也到不了吓坏小姑娘的地步。
  而且她作为鬼不是要抓别的参与者吗?见了我之后跑得比兔子还快,好像生怕被我抓到似的。
  我再次追了上去,不管怎么说,至少我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被鬼看到不等于被鬼抓到,反正现在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被抓到了。
  经过狭窄的走廊后,眼前豁然开朗,终于到了博物馆一楼大厅。我又听到了一声尖叫,依旧是属于连衣裙女孩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快乐
 
☆、捉迷藏(二)
 
  连衣裙女孩瘫坐在大厅中央,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摆放在她眼前的一座座栩栩如生的蜡像。每一个蜡像都展现了一种死法,就连蜡像脸部的表情都做得异常逼真,乍看之下的确惊悚,却不至于把一个参加过几场死亡游戏的人吓成这样。
  我压下心头的疑惑,向着连衣裙女孩一步步逼近,看着她吓得瑟瑟发抖却又不敢动弹的样子,我心里涌起一阵烦躁。
  要不是守护任务,我才懒得搭理她呢,就算在现实世界中,我的时间也是非常值钱的。
  “嘻嘻,我抓到你啦。”在我距离连衣裙女孩仅剩下两步远的距离时,连衣裙女孩突然跳起来,拽住我的衣袖笑道,哪还有半点惊慌的样子。
  连衣裙女孩的头顶上出现了一颗红色的小球,原本她的头顶上是什么都没有的。
  可以看得出来,连衣裙女孩之前的惊慌并不是假装的,她周身气氛的微小变化向我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她之前确实很害怕,那种害怕在她抓住我的那一刻也没有完全消失。她给我的感觉并不是从容自若,而是有恃无恐。
  “欸,你头上的小球消失了。”连衣裙女孩看着我的头顶,有些惊讶地叫道。
  我没有接上她这句话,也没告诉她我头顶上的小球其实不是消失了,而是转移到了她头上。“你在害怕什么?”我问道,我不会自恋的认为她真的是在害怕我,大家都不是纯新人了,参加了十来场的人谁没点保命的手段。
  “好冷。”听到我说话,连衣裙女孩又是一个哆嗦,睁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个劲儿地瞪我,故作凶恶道,“你跟着我无非就是接到了关于我的杀戮任务,告诉你,被我抓到之后别说弄死我,就算打我一顿,你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其实对于这些鬼额外知道的规则我并不怎么感兴趣,第一是我确实没想加害于她,第二是我下轮就要当鬼了,那些现在还不知道的规则到时候自然会清楚。
  我不想问她接下来要做什么,是去抓另外的参与者还是等这轮游戏结束,反正她去哪我都跟在她旁边好了,就现在看来,我并没有因为被抓到而被限制行动能力。
  “你能不能告诉我,有没有人来这里了啊。”连衣裙女孩问我,我笑了笑,没搭理她,连衣裙女孩撇了撇嘴,“哼,爱说不说,我自己去找,还有啊,你面瘫就不要笑了,真是恐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