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仵作攻略 作者:凤九幽(二)

字体:[ ]

 
  第91章 脚印
  
  来报告柏家情况的仍然是洪右。卢栎心下暗赞,这是个工作起来废寝忘食的汉子啊!
  他目中浓浓的赞赏之意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远处扒墙头的邢左咬着拳头伤心,明明是自己干的活,最后出风头的却是小右,真是好不甘心……
  王妃你好歹看我一眼……不不,你快点忘了我,我好出来……我比小右勤奋多了!
  洪右说,管家关山的确曾外出送人。因为一路走的官道,来往行人很多,摊点也不少,府尹家的马车和别家不一样,很多人都记得关山。
  柏明海夫妇这两日没什么异常,只是催着柏许将柏明涛下葬,现已经定下时辰,明早出殡。他们的女儿柏芳这两天有些不对,除了在灵堂烧纸,就是偷偷洗衣服。
  负责跟踪的人悄悄检查过,那是一套女子衣裙,妃色萱草纹镶尺宽的襕边,样式年轻活泼,应该是她自己的衣服。另外,柏芳昨晚还背着人打点了门房,说是三日后要出门。
  方姨娘说话行事皆未有可疑之处,只是有一次走出内院灵堂,在拐角处偶遇了柏明海,两个人说了几句话。他们说话的位置偏僻,又离的太远,未能探听到。
  柏夫人用过药病情稳定很多,醒来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可是仍然不能说话。她在程妈妈手心写了会儿字后,程妈妈脸色大变,神情惊讶,说了句:夫人竟看到有人夜里私会!
  因柏夫人房间开着窗,程妈妈怎么提问,柏夫人如何反应他们全看到了。
  柏夫人曾在夜里模糊看到男女私会,却并没有看清楚是谁,以为只是家里小厮丫鬟厮混,便让管家关山加强奴仆管理。那天她守丧乏累上床,鼻间闻到一抹暗香,之后睡的很沉,并不知道谁进来屋子害了她,也不知道卢栎怎么救的她,就是浑浑噩噩中突然喉咙剧痛,醒来后就吃药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好些天,若不是程妈妈经卢栎提醒请她努力往回想,她还记不起这一糟。而程妈妈之所以没有按照约定来告诉卢栎,估计一是觉得家丑不好往外传扬,二就是柏夫人并没有看清私通之人的脸,不知道是谁。消息不走露,别人知道柏夫人没想起来,就会放心不再下手。
  “下手的人能忍这么多天,不是早有预谋怕引人怀疑才迟些下手,就是身上衣服或者带的东西被柏夫人偶然看到了。那衣服或东西私会那天曾穿戴,下手之人担心柏夫人想起来,这才狗急跳墙。”卢栎下结论。
  沈万沙摸着下巴,“有道理……可是仍然没有更多线索,柏大人又被逼着下葬,怎么办?”
  不说沈万沙着急,柏许也着急,昨天就悄悄递了信过来,熊烈看的太紧,常出言恐吓,他现在都不大敢与卢栎正面接触,可他父死因未明,他又实在不甘心。
  卢栎却非常稳,“虽说尸体新鲜时检验能得到最多线索,日子久了也未必不行,柏许不是说,给柏大人用着冰呢?熊烈看的严,我们没有官凭不能私自立案大肆追查,可这人葬了,他还管的了?”
  “你的意思是——”沈万沙眼睛亮起来,“开棺验尸?”
  “看有没有这个必要了。”卢栎双手合十支着下巴,“我们能在解剖时机之前把凶手揪出来也不一定。”
  “怎么揪?”
  卢栎想了想,“柏芳不是要外出?我们进不了柏府,就在外面偶遇她。”再看向洪右,“再把这个与人私通的人找出来。”
  多么复杂的案情都是人做出来的,但凡做过,必有痕迹。柏明涛身上秘密很多,赵杼说的盐运,贪银都好像太遥远,一时无从下手,就从他身边的人开始查起好了。
  “嗯嗯不管怎么样,这个与人私通的人都有最大嫌疑,柏夫人的事肯定是这人干的!”沈万沙连连点头,“没准两人的事曾被柏大人知晓,所以这二人先下手害了柏大人!”
  “也有可能。”卢栎轻轻搓着手,“我更记挂的是柏大人腹中银针。这三根银针是在什么情况下刺入,柏大人知不知道?用银针控制人的生死,还算计着时间,一般人可做不到。”
  沈万沙拳砸掌心,“对,这人必得懂医!不然就得会武功,知道穴脉走向!”
  卢栎赞赏地看向沈万沙,好像在夸少爷越来越聪明了。
  沈万沙眨着眼睛提议,趁热打铁提议,“我们要不要再去一趟青楼?那个群芳阁……柏大人出事前不是去过?”
  “是得去一趟……”卢栎一边说着话,一边看向窗外。
  赵杼又在晨练。还和以前一样,天刚刚亮就起床,一套拳法加一套棍法,仍然不穿上衣。
  他的身影极其矫健,每个动作都充分说明了什么叫力与美,晶莹的汗水洒了满身,阳光下肌理闪闪发亮,宽肩劲腰大长腿,让人眼红流口水的好身材……
  卢栎羡慕嫉妒恨了一阵,问洪右,“这些消息赵大哥知道了么?”
  洪右顿了顿,才点头。
  卢栎轻笑,“你们是赵大哥的手下,虽然事情是我拜托的,回来也要先与赵大哥汇报,我理解的,你不必紧张。”
  洪右微微点头,像个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原地不动。
  远处的邢左忍不住拳砸墙头,这个呆子!这时候正是拍马屁让王妃记住的好时机,你倒是说话啊!
  ……
  入夜,一行人去了群芳阁。沈万沙一马当先,拿银子砸出了老鸨的话:柏大人出事前一天的确来过群芳阁,可连一盏茶的时候都没有,他就走了,一个姑娘都没叫!
  沈万沙好奇,“到青楼不叫姑娘……做什么?难道路过憋不住进来上个茅房?”
  老鸨乐了,“这位少爷好巧思,不过柏大人来也未上茅房,就是例行问了问楼里生意情况。”
  卢栎这时已经围着青楼转了一圈,“柏大人从哪里走的?可是从那道边门?”
  “公子怎么知道?”老鸨一脸惊讶,“柏大人说从边门出去路近一些。”
  因为这道门最隐蔽,若想做点别的事最方便。
  卢栎歪头问赵杼,“这道门出去路真的近些么?”
  “看目的地是哪里,”赵杼沉吟,“若是回家,路程差不多,若去府衙,的确近一点。”
  “可柏大人来时是晚上,早就下了衙。”
  二人静静对视,同时头齐齐看向边门,目光闪烁。
  “我们过去!”
  “去看看!”
  几乎异口同声。
  卢栎看着他们如此默契很有些吃醋,他也想和小栎子心心相印惺惺相惜想一样的事!
  边门往外是一条细暗小巷子,走出巷子是个岔道口,一边通往朝府衙方向走的青石宽道,一边是泥土窄路,看方向……像是城郊?
  卢栎提议,“我们走走看!”
  沈万沙是个爱闹腾的,什么也比不过好奇心重要,挥着拳头欢快应声,“好!”
  赵杼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远处坠着的暗卫队伍,“好。”
  周边无树,夜里的小路空旷又安静,只听得到远处些许虫鸣之声。起初还好,走了大半天还是这样的景致,沈万沙就觉得无聊了,“这里有什么好来的?”
  “有水声。”卢栎耳朵动了动,问赵杼,“是不是有水声?”
  赵杼点头,指着左前方,“那边有河。”
  可那边不是路的方向,小路蜿蜒往前,并不经过那里。
  沿河水汽重,草木渐渐多了起来。待走近些,卢栎弯下腰看地面。
  沈万沙跟着蹲下来,“你找什么呀?”
  “有没有人来过。”虽是几天前的事,可最近没有下雨,如果有人行过,该会有痕迹……
  赵杼先他一步看出端倪,拉开一片草藤,“这里!”
  卢栎赶紧走过去,草藤下面是松软浮土,浮土上有个略清晰的脚印,脚印长七寸五分,宽三寸八分,无花纹,是个男人的脚印。
  沈万沙也看到了,“这能看出来是谁的?”
  “谁的不一定,”卢栎回想当时看柏明涛的尸身,“不过柏大人的脚若是穿上鞋,倒与这大小相符。”
  “那柏大人岂不是来过这里!”沈万沙惊讶捂嘴。
  赵杼声音沉稳,“去前面看看。”
  卢栎应声,几人缓缓往前走。
  路上又看到一些大小特点相同的脚印,只是不如方才那个那么清晰。脚印一直往左前方,穿过一片树林,来到河边。
  河面很宽,水流湍急,前后不见主河道。这里是一处险滩,河水到此方向急转,流向自南转向西。河滩上多是细小鹅卵石,没有脚印,什么都没有。
  可脚印追到这里就消失,前面就是深河,水急放不得船,柏明涛不能去河里,那么这里,就该是他的目的地。
  柏明涛出事前一晚,借口去群芳阁转移有心人视线,实则悄悄来了这里……见了什么人。
  抑或是……办了什么事。
  卢栎沉吟片刻,“我们分开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
  话虽如此,他却没抱太大希望,柏明涛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想做什么,一定会小心谨慎。
  可这次真的有收获。
  沈万沙找到一只刻了岁岁平安的小金镯。
  小金镯赤金打造,挂着一颗莲子米大小的金铃,直径仅有两寸,却相当精致,除了岁岁平安四个字,上面还刻了一朵莲花,很上档次。
  可这样的小金镯,只有幼童才能戴。
  
  第92章 大会
  
  难道柏明涛大晚上隐藏形迹出来,就为见一个三岁都不到的孩子?
  “柏大人不是有个幼子?”沈万沙举手,“那个方姨娘的儿子,不是还没满周岁么,会不会柏大人抱孩子玩,孩子的东西落在自己身上,不小心带出来,却丢在了这里?”
  赵杼声音冷淡,提出另一种可能,“或者他来见之人,用这个东西与他谈判。”
  “于是关键点就是,这小东西……到底是不是柏家的。”卢栎摇了摇小金镯,“我们回去问一问柏许。”
  柏许正在为柏明涛出殡的事忙碌,听到下人来报赶紧左右看了看,趁无人注意悄悄溜了出来,见到卢栎后立刻长揖请罪,“我欲查亡父死因,请托于先生,无奈熊参军着实看的紧,连累先生不能光明正大过来,实在对不住!”
  “柏大人去的蹊跷,我亦不忍,你不必如此。”卢栎将柏许扶起,“如今时机不对,我便长话短说,熊参军只想让府尹交接不出问题,管得这一时,却不会管后面许多,我问你,若你父下葬,你可愿继续追查?”
  柏许神色坚定,“父亲被人残忍害死,身为人子岂能无视!只要有可能,我便要查下去!”
  “知你坚定,我便放心了。”卢栎将从河边寻到的小金镯拿出来,“旁的事以后再说,你先看一看这小金镯,可是你府中之物?”
  柏许接过小金镯,仔细端详过后,很笃定地说,“不是。”
  “你可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不是。”柏许目光微暖,“我弟弟一年前还戴着这种小东西,我对它的款式材质再熟悉不过。”
  看他样子,卢栎便知他提起的是他的同母弟弟柏语,可柏家还有一个孩子,“方姨娘那里……”
  柏许轻呼一口气,“我父亲行事极有章法,家里用度,尤其金银铸镶的贵重东西,都会于隐蔽处印上家徽。无论嫡庶,只要戴在身上的小东西必有标识,只是庶出的样式用料不能超过嫡出。你拿来的这小金镯,虽样式用料都很不错,可花纹普通,雕字的也不是大师,但凡有钱都可以买得到,绝非我府中之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