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仵作攻略 作者:凤九幽(四)

字体:[ ]

 
  第236章 住处
  
  卢栎好说歹说才说沈万沙相信,他围毛领只是觉得有点冷,保暖加预防,并不是真的生病。
  沈万沙看看外面雪景,再看看穿的有点多的小伙伴,挠挠头,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冬日没紫貂就是冷,改天我给你送两箱子,你做成衣服穿,就不冷啦!”
  卢栎:……两箱紫貂,少爷真土豪!
  他开始盘算着,自己给送少爷点什么……
  沈万沙来的时间很好,正好卢栎忙碌告一段落,胡薇薇与钱坤告辞出去办事。当然出门前,胡薇薇还是贴心的给卢栎叫了一堆东西,让他与朋友好好说话。
  自打赵杼出现,卢栎帮忙断了老堡主冤死之事,宗主身份又曝光出来,温家堡对卢栎的态度就更加亲切,连温九闲这个大管家都恨不得站到卢栎门口,事必躬亲,生怕没把这尊大佛伺候好。
  所以基本上胡薇薇想要什么,温家就能送什么。
  好久不见,沈万沙早想与卢栎说话了,昨天把小伙伴让给赵杼,今天他决定赖着不走,要霸占卢栎整一天,气死赵杼那个小气鬼!
  两个人喝茶吃小点,一起用午饭,然后脱鞋上榻,继续懒洋洋的品茶,说话……一直腻到天色渐暗。
  沈万沙问卢栎,他与平王和好没有。
  卢栎说和好了,以后会好好的。他还把昨夜与赵杼聊天的部分内容说与沈万沙听。
  沈万沙听到卢栎说小时候的事,扁了嘴,大眼睛里满是雾水:小栎子好可怜,以后一定要好好疼他!
  听到卢栎复述赵杼在宫中的趣事,他叹了口气,“平王小时候……其实可苦了。”
  沈万沙把那些年的八卦转述给卢栎听。平王之所以这么暴烈,行事独断又冷酷,实在是小时候受委屈太多。不但宗室里,宫里的人,朝堂内外,但凡看到赵杼的人,都会面露不喜。
  老平王几乎不管赵杼,继妃来来回回用各种手段招呼赵杼也不管。赵杼后来去军营,估计也是存了一口气,若是不能站到顶峰,就这么死了也行……
  “不过真好,平王订下的未婚妻是你,”沈万沙笑眼弯弯,“要是别人,肯定有的闹。”
  平王那性子,只有小栎子能治,两个人简直太般配!
  “嗯。”卢栎眸光微敛,笑容微涩。
  他其实感觉到了,赵杼以前的日子过的并不好,赵杼不说,是不想他担心。现在知道了,就把这些事放在心底,以后的路上,尽量多关怀那个人一些。
  说完自己的事,卢栎问沈万沙,“你呢,最近过的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沈万沙垮了小脸,垂了头。
  他家情况……很是微妙。
  他父亲沈千山,是个经商奇才,半生经营,家产竟能抵得过大夏三分之一国库收入。他娘柴郡主,身负前朝皇族血脉,当初大夏开国皇帝为表仁德,特赦柴氏女子及不满周岁的孩童,赐其爵位,保一世荣华。到现在,柴家血脉仅剩她娘这一个,再无亲人。
  从政治上看,他们家一个代表无穷财富,一个代表天下曾经最尊贵的血脉,怎么都是危险源,随便折腾出一点风声,就是足以震动朝局的大事。
  沈千山精明通达,基本不会上别人当;柴郡主打小致力于与赵氏皇族交往,凭自己直率大方的性格经营圈子,到现在为止,两个人做的很好。就算有心人找过来,他们也是躲的远远的,明哲保身的态度摆的非常端正,太嘉帝对二人很是信任。
  可这一代皇帝对他们亲切,下一代呢?
  若遇有心人兴风作浪,再坚定的信任又能保持多久?
  沈家的富贵,一定不会是没边的。所以沈千山和柴郡主对沈万沙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他脑子灵透,不做错事,不被人教唆或者当枪使就行,沈万沙的目的,也只是单纯的做个纨绔。
  和亲一事,是柴郡主提出来的。其实柴郡主会这么想,也是为儿子cao碎了心,她希望儿子能不够聪明,不碍上位者的眼,又希望儿子能处在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就算上位者看不顺眼,也不能随意办了。
  沈万沙理解,可他真的不想娶个异族姑娘。他娘又吓唬他,说他要是不配合,以后没准会被皇上配给女王为权的异族,到时候不是别人嫁过来,而是把他送过去……
  “我听说异族姑娘长的可高大,比我还高!她们还和我长的不一样,头发是黄的,眼珠是蓝的!”沈万沙抱住卢栎胳膊,眼睛睁的圆圆的,“你说,这要我俩一块出门,他是我媳妇啊还是我姐姐!半夜起来,她一睁眼,蓝幽幽一片跟狼似的,我没做恶梦也吓死了!”
  “她们还爱吃肉,不吃青菜!”
  “听说身上也有味道!”
  ……
  沈万沙可怜巴巴看着卢栎,“我才不要——”
  卢栎被沈万沙逗乐了,捏了捏沈万沙鼻子,“天下很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少爷不好歧视人家的。”
  “我没有歧视她们,”沈万沙扁扁嘴,“只是不想娶么……你也说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别的水土养出来的人,我不习惯,日子过不到一起,娶来干什么!”
  说到后面,沈万沙握着小拳头,眉头压低,乌溜溜的眼睛睁圆,神色异常坚定,“少爷就是不要和亲!”
  “所以你之前,是因为这事离家出走?”卢栎提起了初遇之时。
  沈万沙闷闷嗯了一声,“是。”
  “那你这次回家——”卢栎尾音拉长。
  “我认错了!”沈万沙点着头,“可是我娘的心思好像没变,像准备慢慢说服我似的……”
  卢栎指尖轻点桌面,眸色思索。
  他生活在信息爆炸的现代,身边出现外国人很正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但他对沈万沙的抵抗情绪也很理解。
  家族形势不稳的确是个难题,但解决方法并非只有一个途径……
  卢栎现在暂时想不出什么办法,但他认为,总会有办法的。
  “来了上京,我想去拜访你的父母,可以么?”最首要的是,先与沈万沙的父母接触。而且做为朋友,卢栎来了这里,也的确应该去问候小伙伴的父母。
  “当然可以!”沈万沙一下又高兴了,“我老与我爹娘说起你,他们早就想有机会能见见你了!”
  “那等此处事了,咱们回上京后,我就去你家。”
  “好啊好啊!”
  看着沈万沙又精神满满,卢栎感叹小伙伴的心真大,刚刚还在发愁呢!
  说到感情问题,他起起一个人,问沈万沙,“你觉得摘星……怎么样?”
  “怎么样?”沈万沙有点愣,像是不明白卢栎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了,“那小偷除了人品烂点,特别喜欢犯贱撩人外,也挺好的,够朋友,讲义气!”
  看着小伙伴纯洁的大眼睛,卢栎默默抚额。他以为自己够迟钝了,没想到小伙伴比他还迟钝。
  某大盗前路漫漫啊……
  说到回京,沈万沙突然正色,提醒卢栎,“你回京住哪?我同你讲啊,你千万不能随平王的意,跟他住王府,他那个继母可坏了!”
  他特别担心小伙伴被欺负,神情非常严肃,“我在城东有个可漂亮的园子,送你好不好?”
  “不好。”卢栎摸着少爷亮滑如绸缎的头发,“这么不喜欢我与赵杼在一起?”
  当然了,那个小气鬼总是想独占小栎子,少爷也很想霸占啊!沈万沙鼓了鼓脸,扭头,“也不是……反正你不能同平王一起住!”
  卢栎笑了。
  他想起来,昨夜赵杼好像提起过这个话题。不过听赵杼的意思,是想两个人一起住在别的私宅,并不住在王府……赵杼好像并没有把继妃当成一家人,完全没说过要与她怎么相处,好像根本不需要。
  卢栎理解赵杼的感情,也理解沈万沙的担心,但他并没有打算与赵杼一起住。
  他们刚刚和好,一起住……有些突然。而且这是古代,他们虽有婚约,却尚未成亲,婚前同居……可是不怎么好听的事。
  他并不反对在合适的时候与赵杼……做那种事,但一起住,现阶段还是不要。
  “你忘了我是宗主?”卢栎提醒沈万沙,“百宝楼可是我的,我会没地方住?”
  沈万沙眼睛立时亮了,“对啊!百宝楼那么有钱!”
  卢栎给沈万沙的茶杯续上水,“上次你在西京百宝楼里看上的东西,我已经让他们送过来了,稍后就能送给你。”
  沈万沙小脸红扑扑,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送你礼物呢,连生辰都错过了……”
  “没事,”卢栎揉了揉沈万沙的头,“以后有的是机会。”
  ……
  至晚饭时间,赵杼终于受不了,带着赫连羽过来,让他把粘人的少爷抱走,别再粘着自己媳妇了!
  可沈万沙走后,赵杼也没得着好。因尴尬吻痕围了一天毛领极不舒服的卢栎,只留赵杼吃了顿饭,就把他踹出了房间。
  卢栎有了宗主身份,房间外有怪力女胡薇薇坐镇,赵杼根本绕不过人偷偷潜入房间抱着媳妇睡觉,这一晚上的感觉……简直了。
  ……
  温家堡的事情很快了结,卢栎一行准备回京。
  温祁带着江湖人送了不少礼物,钱坤胡薇薇负责接待,言道宗主之后暂时会住在上京,诸位若有事,可直接去百宝楼。
  有这两位办事,几人轻松很多,早早坐到马车上,等待出发。
  赵杼已经得到了皇上的御批,路上无聊,他干脆让暗卫们注意四动静,将藏宝图之事仔细说与卢栎与沈万沙。
  比如之前在西京百宝楼里看到的消息:宝藏指的就是南诏遗公主留下的财产。
  ‘仙莲现,盛世始’,这句话是其国师预言。
  遗公主认为天命人一定会出现,复国有望,一直好好保护着传承圣物。她费尽心思,把财产整合,圣物放好,找到一个她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藏了起来。
  她将藏宝之地绘成地图,并把地图割成八份,分给八个忠心下属,让他们到她指定的地方好好生活,守护她的秘密。但一代人的忠心,她敢肯定,两代三代她不敢,所以这八个人,互相并不知情。
  为此她还造了数个假墓,用来迷惑别有用心的人。
  若找集八张地图,拼凑出藏宝地地形地茂,到达藏宝地,通过最后一关验血过程,可开启机关,取走宝藏……
  藏宝一事本来是个秘密,不知道为什么,近年来突然在各处出现,不知是否有心人所为。
  最后,赵杼坦言,“这藏宝图,我有一份,摘星有一份,另外六份,不知道在哪里。”
  沈万沙双手捂着嘴,眼睛噌亮,藏宝图啊,好刺激!
  卢栎却若有所思,“你方才说,异族人总会在微妙的时机出现,怀疑他们手上有。”
  赵杼颌首,“今年是异国使团来访的年头,我正打算深入探查。”
  “温家堡老堡主之死,是因为藏宝图,数年前卓修远想夺没有夺到。此次卓修远挟持我想逼迫温祁,异族人突然放暗箭……他们这样做,好像是在确认藏宝图在哪里。”
  卢栎眉微扬,目有烁光,“紧急时候,人的反应不会说谎,他们确定温祁不知道,立刻杀卓修远灭口,应该是担心他说太多。”联想之前的信息,他声音微沉,“他们肯定认为,温老堡主已经把藏宝图交给了上一代宗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