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奇案探秘 作者:百炼成猫

字体:[ ]

 
文案:
有没有搞错?!
他只不过是一名拍人隐私抓人通女干的小侦探而已,
为什么老天不但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被卷入命案之中,
而且还让他遇到这么一个奇葩?
救命啊!
他只是想平淡平凡的度过这辈子而已,
别搞得这么刺激好不好?!
 
PS:仍然1V1,HE,永久不变的基调。
 
内容标签:恐怖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乐维,楚翔安 ┃ 配角:尚诚,陶飞等 ┃ 其它:侦探,推理,悬疑
 
 
 
 
  ☆、第一章   血之奇案(一)
 
  炎热的夏天,高挂在天空中的太阳毫不留情的烘烤着大地,空气里感受不到一丝凉爽的气息,只有树上的蝉才能在这样的天气下叫得这么欢快。
  林乐维不是蝉,所以他现在一点也不欢快。尽管已经完全隐藏在树荫之下,林乐维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应该快要中暑了。
  该死!早知道就不接这个委托了!
  这样的天气应该坐在空调屋里喝着鲜榨的西瓜汁看喜剧电影才符合他林乐维的人生追求,可现在他却必须为了那个满肚肥肠、油光满面的男人蹲在这里被太阳烤,这是为哪般啊?
  没办法,谁叫自己的侦探社已经快半个月没有接到一单生意了,再这么下去迟早得关门大吉。
  其实,林乐维自己明白,那说得好听叫“侦探社”,说难听点也就是个帮人找东西抓抓女干的小店。生意不算好,委托的数量和得到的报酬数字让林乐维甚至不敢雇佣其他人帮忙,只能自己一个人接下客户的委托。
  而所有委托中,最痛苦的就是这种必须在酷暑之下或三九严寒中还需要进行户外活动并且要呆在一个地方不能动弹蹲守着的“资料搜集”任务了,就比如今天这个在外面偷吃的李先生。李太太“重金”聘请林乐维跟着他丈夫一个星期,搜集所有资料,尤其是能够让李太太在离婚时获得更多利益的证据。
  酒店门口的路旁不允许停车,这条规定也就是造成林乐维目前艰苦环境的罪魁祸首,他只能躲在一旁尽量不让人发现。
  林乐维摸了摸手上的相机,计算着那对gou男女进酒店用了多长时间。
  奇怪!按照他前几天的经验,这时候应该出来了才对。再跟他两天,手上的东西就差不多可以交差了。林乐维一边幻想着赚到钱以后要怎么花,一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盯着酒店门口。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林乐维皱起眉头,已经比“正常时间”过去了差不多一个钟头了,这个时候李先生应该早就退房离开,再不走的话,就赶不上李太太打完麻将回家的时间了,这个爱偷吃的男人应该不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吧?
  这个酒店里十三楼有李先生的“行宫”,这一点也是李太太告诉林乐维的。这个女人真可怕,一边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装得一无所知的天真模样,一边却在背后算计着从这个最亲的人身上能得到多少好处。
  又等了十分钟,林乐维还是决定去看看。
  挂在林乐维身上的相机让他在进酒店大门时接受了很多人的注目礼,几乎都是猜测他是不是来抓拍某个大明星绯闻的眼神,不过这些林乐维都顾不上了,他看了看酒店里的两部电梯,左边这部在三楼,另一部在十七楼。
  等左边这部电梯到达一楼后,林乐维快步钻进电梯,好在人不算多,等到林乐维来到十三楼时,他又看了一眼,另一部电梯现在已经到了二十七楼。很好,这样说明他和目标在电梯里错过的几率小了很多。
  李先生的行宫房间应该是1319号,林乐维这是第一次来这间酒店,花了几分钟才找到了那个房间。
  林乐维小心翼翼的将耳朵贴在门上,企图听一下里面的动静。谁知几分钟过去了,里面完全没有任何声音。林乐维站直身体疑惑的看了房门一眼,难道是这间酒店的隔音效果太好?
  不过只这一眼,林乐维就发现了门边似乎有什么东西,他看到门锁旁有一块很小的深色印迹,林乐维面色一变,他是个蹩脚侦探没错,不过就算他再蹩脚也能看得出这一块应该是血干了之后留下来的痕迹。
  难道出了什么事?
  林乐维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忽略门上那张写着“请勿打扰”的牌子,他轻轻转动门把手,没料到门居然没锁,林乐维很轻易的就打开了1319房的大门。
  房门被慢慢推开,里面真的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林乐维小心的走了进去。房门旁就是卫生间,林乐维看了一眼,里面并没有人,浴缸里的水已经都放掉了,而且里面干净得就像是被人刻意洗过一般,地上还有积水,林乐维皱眉,怎么看这一大片的积水都不像是几个小时前洗澡时造成的。从卫生间收回视线,再往里走就是房间里用来会客的地方,或者说叫做客厅,这里有一张三人沙发,一张玻璃茶几,一个小型冰箱和电视机。茶几上有两杯红酒,看起来似乎只喝了一半。
  林乐维简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卧室的门上,这间房是酒店里为数不多的豪华套房,看起来价格也不便宜。林乐维走向卧室,却意外的发现卧室门并没有上锁,门边留了一条缝隙,林乐维慢慢打开房门,随后整个人征在了原地。
  这间套房的卧室并不大,只摆放着一张双人床,两个床头柜和一个万用柜子,柜子可以用来放衣服,鞋子等等任何你能想到的东西。
  而显然,让林乐维呆在原地的并不是房间里的任何一间家具。而是……双人床上那个赤luo的男人。
  林乐维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男人正是他跟踪了很多天的李先生,他的血几乎已经染红了整张床单,林乐维不敢再多看一眼,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现在该怎么办?林乐维惊慌的心情并没有平复。他无所适从的站在原地,甚至连逃跑都忘记了,他觉得自己两条腿都在发抖,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在地。
  他只是个小小的侦探,而且是只会抓女干抓猫抓狗的那种,这么大阵仗的杀人现场,他这辈子想都没有想过会让他遇上。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报警吧!
  毕竟是一条人命,林乐维不能当做没有看到,不能当做这里没事发生过。
  按下报警电话,颤抖着向接电话的警官说明了情况和地址,林乐维小心退到大门口,打开门出了房间。
  这像是用尽了他的全部力气,在走出房门的一瞬间,林乐维靠墙蹲了下来,努力平复自己狂乱的心跳。
  他苦笑着试图想忘记刚才看到的一切,却发现根本毫无效果。
  林乐维胡乱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本来就不算整齐的发型此时更是显得一团糟。
  老天啊,我只是个普普通通安分守己的小市民,别搞得这么刺激好不好?
  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在勘查了现场之后,一脸怀疑的将林乐维带回了警察局。
  林乐维仍旧浑浑噩噩的跟着警察走了,直到坐上了警局的车才突然想起来,如果是给目击者录口供的话,有必要直接带回警局吗?他们,该不会是在怀疑自己吧?
  显然警察的面色让林乐维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他们果然是在怀疑自己。
  林乐维抓了抓头发,早知道就不要这么多事了,早知道刚才直接回家多好,早知道……
  有钱难买早知道,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好奇心害死猫”?
  警局的人还算和善,至少没有凶神恶煞的先给林乐维一顿暴打,没有一上来就严刑逼供。正好碰上吃晚饭的时间,警局里还帮他买了一盒鸡腿饭和一杯柠檬茶。不过对于现在的林乐维来说,恐怕吃龙肉都没什么味道了。
  “林先生是吗?”
  林乐维抬起头来看了看对面那个穿着制服的小警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回答他的问题。
  想来想去,还是装面瘫比较适合现在的情形吧?
  于是“面瘫林”努力的摆出一副毫无表情的脸,点点头:“我叫林乐维。”
  “年龄?”
  “二十六。”
  “地址?”
  一连串毫无营养的问题结束后,小警察站起来走了出去,林乐维正疑惑着,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穿着便服的人。
  这个人看上去有一米八左右,他嘴角叼着一支烟,乱乱的头发,随意穿在身上的灰色衬衫只扣了三颗纽扣,他倚在门边,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颓废的感觉。
  “你就是今天发现那具尸体的人?”
  林乐维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只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他这是倒了什么品种的大血霉啊!
  男人慢慢走到林乐维面前坐了下来,一只手灭掉了烟头,另一只手缓缓敲击着桌面。
  “为什么你的相机里有那么多死者的照片?”
  林乐维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回答道:“我在跟踪他。”
  对面的男人嘴角勾起一个莫名其妙的诡异笑容,说:“我们在凶杀现场发现了大量属于你的指纹,脚印,在你的相机里发现了很多死者照片,按照我们的调查方向,你是到目前为止嫌疑最大的人。”
  林乐维也冷静了这么久,当然想到了一些可以辩驳的话,他艰难的开口:“可是如果是我杀了他,我就不会报警了,我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再说了,我跟他无冤无仇,我杀他干什么?”
  “报警可能是混淆警方的调查视线,至于你跟死者有什么冤仇,那正是我们要查的。”
  男人的态度激怒了林乐维,本来被这样的事情缠身他就已经很郁闷了,这男人还一副认定他是凶手的摸样,林乐维如他所愿的炸了毛。
  “如果你们有证据的话就抓我好了,没证据就放我走,我没有时间跟你们在这里鬼扯。”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启,这个发表时间,我说我不是存稿箱,大家也不会相信吧……好吧,我就是存稿箱……
主人说让我躺平任调戏,然后发疯的求收藏求评论求留言,各种求……
 
  ☆、第二章    血之奇案(二)
 
  男人笑了起来,对于林乐维的反应似乎非常满意,他指了指椅子示意林乐维先坐下。
  “为什么你的相机里会有那么多死者的照片。”
  “我说过了,我在跟踪他。”
  “为什么跟踪他?你可别告诉我你对这个满脸肥肉的家伙有什么特殊的兴趣。”男人嘲讽的一笑。
  “滚蛋!”林乐维气急败坏的反驳。
  男人没有任何生气的反应,只重复着刚才的问题:“为什么要跟踪死者。”
  林乐维转过头不看他,答道:“这是客户的隐私,保密的。”
  “即使这样做会让你被关进大牢,你也要保密?”
  林乐维冷哼一声:“我就不信了,就这么一点东西就能定我的罪。”
  男人深深看了林乐维一眼,好半晌后才开口说:“我叫楚翔安,是专门负责这起案子的人。”
  林乐维一愣,这个男人也太奇怪了吧,刚才还一副认定他是凶手的样子,现在又变得这么和善干什么?他是变形金刚还是百变星君?
  楚翔安不理会林乐维的眼神,自顾自的说着:“林先生,在凶案现场的房间里,除了套取到你的脚印和指纹之外,我们只发现死者的指纹,而且他死亡的时间,正好是你被监控录像拍到走进酒店进入电梯上了十三楼之前五分钟左右。”
  林乐维想也没想的大叫一声:“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