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吉安事务所+番外 作者:闵娈

字体:[ ]

 
文案
吉安事务所,一家专门接手灵异案件的事务所。
林彦吉,身世不明,年龄不详,饲养一只有着千年道行的八尾白狐——小白,主仆二人联手灭灵,侦破多起鬼怪引发的离奇命案。
夏许唯,市重案一组队长,无神论者,却总是遇上离奇命案,不小心恋上乔装后的林彦吉,誓要非君不取,反被压在身上,此恨不报何以为人……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恐怖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彦吉,夏许唯 ┃ 配角:小白,马利克 ┃ 其它:
 
 
  ☆、黑色典藏1
 
  “啊……不要!”一栋公寓内的某个房间,突然传出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黑夜的静寂,“救命……救命啊……”
  天还未亮,公寓楼下停放着几辆警车,公寓管理员在接到住客的通知后第一时间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发出惨叫的房间,里面的场景震惊了到场的每一个人……
  满屋狼籍,地上、墙上满是鲜血,一名女子惨死在血泊中。
  警察接到报案后火速赶往现场,发生凶案的房间位于16楼。
  夏许唯警官沉默在站在死者旁边看法医对死者进行初步的检验。
  “死于失血过多,推测死亡时间在一小时前。”马利克一边站起来脱下手套,一边说。
  “什么造成的失血过多?”夏许唯沉声问道。
  马利克抬头看了夏许唯一眼,说:“她身上有多处刺伤和撞伤,致命伤需要等详细尸检后才能告诉你,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环视了屋内一周,“这似乎和之前的几宗案子相似。”
  “嗯,我会等你的报告的。”夏许唯淡然说完,转身开始仔细打量屋内的情景。
  “报告,”一名年轻的警员气喘吁吁地来到夏许唯身边,手里拿着记事薄,“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明,死者叫陶丽,今年22岁,是A时尚集团旗下模特,现和另一名名叫莫伶俐的模特同租这个单位,莫伶俐今天参加一场慈善秀未归,现在已经联系到她,让她尽快回来。”
  听完警员的报告,夏许唯点了点头,独自走向前方的窗户旁查看。
  警局重案一组会议室内,夏许唯拍了拍面前的一叠报告,严肃道:“这一个月来,本市已经连续发生六起年轻女模特被死案件,大家对此都有什么看法?”
  座上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先发表意见。
  夏许唯扫了部下们一眼,道:“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
  右首带一副无框眼镜,长相斯文的年轻警员张闫轻声道:“报告,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线索分析,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他所针对的目标都是年约18-24岁的青年女性模特,作案时间均为凌晨三点左右,是个手段极为残忍凶悍的罪犯。”
  “这些都是报告里有的,还需要你说吗?”夏许唯恼怒地将手边的报告一摔,大声道。
  张闫被唬地一愣,低下头不敢再哼声,周围的同事都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会议室内一片静默,夏许唯环视部下们一周后,深吸口气,道:“今早这起案子,谁来说说有什么发现?”
  左边第二张椅子上的资深警员陈雄清了清嗓子,道:“报告,今天凌晨这起命案的受害者身份已经确认,死者叫陶丽,今年22岁,是A时尚集团旗下模特,今年七月曾接过一场名为黑色典藏的工作,而前五名死者中两人和她同属A时尚集团,另三名死者是另两家公司旗下模特,她们的共同之处除刚才张闫所说的情况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六人均参加了七月那场黑色典藏的时装表演秀。目前我们已经着手调查申请黑色典藏秀的单位,因为其申请者为外籍人士,除确定黑色典藏秀的设计师名为珍尼·本·希尔外,其余资料还在调查中。”
  坐在他旁边,重案一组唯一的女性成员蒲晓敏接道:“据现场报告显示,此起命案现场无入窃痕迹,门窗完好,大厦监视也未拍到可疑人进出,经与被害人同租者点算屋内财物确定未有财物损失,现场只有被害人一个人的血迹,所采集的指纹脚纹也未发现可疑。尸检报告显示,被害者系失血过多而死,身有上多达38处刀伤及利器扎伤,还有13处重物撞击伤痕,均非致命伤。证物检查报告还未送到。”
  夏许唯一边听一边皱起了眉头,手指轻轻地敲击桌面,待蒲晓敏讲完,又深吸了口气,说道:“好好查一查那个黑色典藏是什么来头,这几起命案到底和他们有没有关联!”
  “是!”
  一周后,凶案发生的公寓楼前。
  “林师傅,我真的不太想再上去那个屋子里……”一名年轻女子低头看着脚面,小声地对身旁的林彦吉说。
  身着灰色长风衣,肩上背着个天蓝色宠物包,相貌清朗的年轻男人安抚地笑笑,柔声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对于朋友的惨死,你一定很难接受。”
  女子眼中泛起泪光,轻轻抽泣了两声,才道:“是的,我和丽丽从小就认识的,我们一起参加模特培训,一起考入A时尚集团,还一起合作过很多场秀,现在眼看就要熬出头了,没想到……”说到后面,已经是哭腔。
  林彦吉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递给莫伶俐,安慰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莫伶俐又小声发哭了一会儿,用纸巾擦干泪水抬起头来,坚定地望着眼前的林彦吉道:“无论怎样,我都想为她再做些什么,所以才找您,希望她在那个世界也能好好的。”
  “嗯,一定会的。”林彦吉拍拍莫伶俐的肩,示意她坚强起来。
  莫伶俐领头进入公寓大门,门卫看到她,满脸笑意地点头招呼道:“莫小姐,您回来了。”
  “是啊,前几天麻烦您了,陈伯。”莫伶俐含笑道谢。
  “唉,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陶小姐走得太突然,您自己也别太伤心了,节哀。”陈伯体贴地说。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我先上去了,再见。”莫伶俐和陈伯告别,领着林彦吉往电梯去了。
  凶案现场的警戒线已经被拆除,房门打开,屋内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莫伶俐解释道:“三天前警方拆除了禁令,我也不敢再在这里住下去了,我就找人将屋内的东西都清理掉了,这毕竟是租来的房子……”
  “没关系,如果她现在的话,我会替她超度的。”林彦吉说着,将肩上的宠物包放了下来,打开笼门,一只白色的狐狸样的小动物跑了出来。
  莫伶俐被吓了一跳,惊讶地望着那只一出笼子便四处乱嗅的小狗,林彦吉安抚她说:“别怕,它是有灵性的白狐,叫小白,有它在,就能找到你朋友的残留意念。”
  “残留意念?”莫伶俐不解地望着林彦吉。
  林彦吉看了眼还在四处嗅找的白狐,说:“所谓残留意念,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魂魄,人死后,特别是惨死的人,在死后魂魄会被禁锢在死亡现场,不断重复死前的行为,例如跳楼死的人,他的魂魄会不断重复跳楼死亡这一行为。”
  莫伶俐紧张地环顾空荡荡的四周,追问道:“那丽丽现在还在这里吗?”
  与此同时,那只四处乱嗅的白狐突然停在房间中间,一边低声吠叫一边用前爪猛刨地面。
  林彦吉立刻跑了过去,将小白从地上抱了起来,小声在它耳边说:“发现什么了吗?”
  “呜呜——嗷——”小白冲他叫了几声。
  林彦吉了解地拍拍小白的头,将它抱回笼子里,自己走回到刚才小白有所反应的位置站定,微微闭上眼睛,凝神感应起来。
  莫伶俐惊吓地退到房门边,紧张地望着林彦吉。
  林彦吉的表情由平静慢慢转为紧张、惊恐,好一会儿,他才重新睁开眼来,脸上已有汗珠滚落。
  林彦吉蹲下身子,以手抵地,低声说了些什么,莫伶俐远远地没有听清,一会儿,就看他站了起来朝自己走来。
  “怎……怎么了?”莫伶俐紧张地问道。
  林彦吉笑了笑,说:“没事了,我已经知道你朋友是怎么死的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莫伶俐有些不信任地朝空荡荡的屋子里又看了一眼,又看看温和笑看着自己的林彦吉,点点头,开门离开。
  在送莫伶俐回她现在住的公寓的路上,莫伶俐忍不住问林彦吉:“林师傅,您能告诉我丽丽到底是被谁杀害的吗?”
  开车的林彦吉转头看了莫伶俐一眼,问:“你知道骚乱现象吗?”
  莫伶俐茫然地摇头。
  林彦吉解释道:“所谓骚乱现象,就是不为人力和科学所能解释的一种灵异现象,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意外死亡者所留下的强烈意念造成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含怨而死的人留下的怨念,这种怨念能转化成物理能量,控制一些物体攻击人类;还有一种则是由活着的人产生的强烈嫉妒或恨意转换而成的力量。”
  “您的意思是说,丽丽是遇到……”
  “不,在那个房间里并没有恶灵的存在。”
  “那……”莫伶俐有些接受不了,喃喃道,“我们身处的模特圈内,虽然确实存在嫉妒,但还不至于要人死啊……”
  “说起来,这三个月里你们模特圈似乎有好几个年轻模特死于非命,你有知道些什么吗?”林彦吉问道。
  莫伶俐想了想,说:“确实有这回事,听说丽丽是第六个遇害者,还有两名遇害者也是我们同一个公司的,不过平时没什么交集……”
  林彦吉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黑色典藏2
 
  “小白,今天这事你怎么看?”林彦吉坐在安乐椅上问一旁啃鸡腿的白衣少年。
  少年动了动头顶上毛绒绒的白色耳朵,边嚼着鸡腿边说:“魔力很强,是被人下咒咒死的,还将魂魄摄了去,能干这种事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说什么人和这些年轻模特有这么深的仇恨,要下咒咒她们呢?”
  “我怎么知道?”小白翻个白眼,继续啃他的鸡腿。
  林彦吉轻摇着安乐椅,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击,喃喃自语道:“魂魄没在原地,只留下一段死前意识,魂魄去了哪儿呢?是被凶手夺走了吗?还是去了阴曹……”
  电话突然响起,林彦吉支使小白道:“去,接下电话。”
  “没空。”小白嘟囔道。
  林彦吉懒洋洋地从安乐椅上站起来,随手拍了小白脑门一下,说:“真是白养你了!”又换来小白的一记白眼。
  “您好,这里是吉安事务所,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林彦吉接起电话,机械式地说话。
  “林师傅,是我,莫伶俐。”那头传来白天才见过的女孩的声音。
  “哦,莫小姐,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今天清理我的物品时发现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丽丽参加今年一次秀时拍了的,照片里的人其中有两个正是我们公司遇害的另两名模特,我出于好奇,在网络上查了一下,发现另外三名遇害者也在照片里,她们六人应该都是参加了今年七月的黑色典藏秀的。”莫伶俐一口气说完。
  “黑色典藏秀?”林彦吉不明所以,拿眼示意一旁的小白去查资料,很快,关于黑色典藏的内容出现在平板上,小白赶紧将平板递到林彦吉面前。
  “就是国际名设计师珍尼·本·希尔举办的个人时装展,下周还会在本市举办一场,这次的表演我也有幸被选上了。”莫伶俐解释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