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蓄谋 作者:覆水倾墨(下)

字体:[ ]

 
☆、chapter4-17
 
  唐齐率先打破沉默:“你到底要不要下车?”
  梁蒙叹气:“走吧。”
  两人一起下车,唐齐将车子锁好,陪他一起向里走。
  这是一条老街,两旁的饭店、花店、服装店、饰品店、冷饮店一应俱全,店里的生意不算好,许多店员都在店里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有热情的老板看到他俩还吆喝着招揽顾客。
  两人向前走了十分钟,才看到甄屿站在一个路灯下抽着烟。
  两人对视一眼,快步走过去。梁蒙拍上甄屿的肩膀:“怎么了?”
  “老大,小唐。”甄屿把烟掐了,踩在地上碾灭,把烟头收起来,扔进旁边的垃圾箱里,才烦躁地揉着头发,说到,“我打听了一整天,根本问不出来哪个改稿的能提供谋杀方式,他们业内好像有什么不成文的规定,反正没一个肯说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梁蒙看了眼后面,正是一家挂着“文字润色”旧招牌的店面。
  “听说这家店的老板很厉害,文笔不错,过稿的几率特别高,也会接一些LMPB申请材料的润色工作,但是没听说过什么提供谋杀方式规划的服务。”甄屿看着店门道,“据说老板人不错,我觉得他就算没掺和,肯定也知道点什么,所以想来碰碰运气。”
  “你问过了?”梁蒙问。
  “还没。”甄屿说到这里,一脸无奈,“他一直在忙,店门都是关着的,敲门也不理,刚才我从窗户上看了一眼,好像睡着了。”
  “这么任性?”梁蒙也凑过去看了眼,果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抱着一只金毛靠在沙发里睡得正香。
  “他叫什么?”
  “桑德。”甄屿把自己查到的资料说出来,“据说之前曾被牵扯到一起谋杀案中,法院判定他是正当防卫所以无罪释放。”
  “我知道他。”唐齐忽然插嘴道,“之前LMPB有个通过的谋杀申请也与他有关,他是被谋杀人,通知是我发的,所以我记得——不过那个申请后来撤销了。”
  “两次都躲过了?”梁蒙疑惑,“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三人正对着窗户看着,一个年轻的男音在身后响起:“你们是谁?在做什么?”
  三人齐齐转身,就见一个年轻男孩站在三步开外警惕地看着他们。
  “我们……”梁蒙上下打量着他,隐隐嗅到这个年轻男孩身上隐藏的危险信息,连忙道,“我们有事找桑德帮忙,但是他好像在睡觉……”
  “你们找他改稿子吗?”男孩问。
  “不是,有点别的事情要问。”
  “什么事?”
  “你是谁?”唐齐盯着他问,“你认识他?”
  “我……”
  “汪汪汪!汪汪!”
  窗户里传来狗的叫声。
  几人齐齐转头,就看到金毛已经从沙发上跳下来,一脸欢快地朝窗外摇尾巴,大声叫着。而原本在沙发上打盹的桑德被这叫声惊醒,迷糊着爬起来,看了眼窗外,显然其他三个人被他直接略过,男孩的脸让他笑了一下,拖拉着走到门口开门。
  “你下班啦?”桑德站在门口对着男孩笑。
  金毛从他旁边挤出去,扑过去围着男孩打转摇尾巴。
  男孩笑起来,蹲下去抱着金毛揉:“哈哈,来来,有没有想我?”
  “喂喂……能不能理一下狗的主人?”桑德抱怨着。
  男孩有些害羞地看了眼旁边的三个点灯泡,小声道:“有人找你。”
  桑德这才注意到他们三人,问:“你们有事找我?”
  梁蒙两步上前,说道:“桑德先生你好,我叫梁蒙,是特殊调查处三处一组的组长,我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如果你方便的话。”
  “我能说不方便吗?”桑德笑了一下,懒洋洋地招呼道,“开玩笑的,进来说。”
  几人跟着他进去。
  桑德朝外招呼着:“岳沣!你少惯着来来,进来帮客人倒茶。”
  岳沣站起来,领着来来钻进店里,乖乖地给客人倒茶。
  唐齐的目光一直盯着岳沣看。
  “怎么了?”梁蒙小声问。
  “岳沣就是那个谋杀申请人。”
  “……”梁蒙的目光在桑德和岳沣身上打转,敏锐地察觉到两人之间暧昧的表现,摸了摸鼻子道,“爱的力量吧。”
  “……”唐齐白他一眼,没搭腔。
  桑德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问:“你们想了解什么?”
  梁蒙单刀直入:“我们知道你会偶尔帮人改一些合法谋杀的申请材料,请问你主要帮人改哪些部分?”
  “语句修饰之类的吧。”桑德没有多说,而是反问道,“你们主要想了解哪方面?”
  甄屿问道:“你会提供某些通过批准几率较高的谋杀方式吗?”
  “这是申请人负责的部分,我最多只能帮他修改申请理由和申请材料的某些部分,通常来说,修稿的人并不会涉及具体的谋杀方式部分——那有协助谋杀的嫌疑,我相信各位明白的。”
  岳沣给大家倒了茶,也坐到桑德身边,招呼着来来坐下,逗弄着。
  “通常来说?”梁蒙抓到他话里的漏洞,“那不通常的情况呢?”
  桑德懒洋洋地笑着:“钱多的时候,道德就开始摇摆,情况自然就不通常了。”
  梁蒙向他确认:“所以,的确有人提供类似的服务?只是收费更高?”
  桑德摊手:“我只是个过安稳小日子的普通公民,我哪里知道?”
  岳沣闻言,轻笑一声,没说话。
  桑德暗暗瞪他一眼,干咳一声,继续道:“几位都是特殊调查处的人,应该能查到吧?”
  这话真是戳人痛脚,就因为查不到才来找他啊!
  梁蒙虽然早猜到搞文字工作的人难搞,但是这个桑德还真是老狐狸一个,看着漫不经心的样子,说话却滴水不漏。他正在思考怎么让他多说点,唐齐却对着岳沣说:“岳沣……岳先生,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你。”
  岳沣抬起头看他,睁大双眼,疑惑地看着他:“是吗?”
  “你……”唐齐犹豫片刻,道,“你是不是也像特三处的人一样,在调查某些特殊的案件?”
  桑德和岳沣同时变了脸色,那变化很轻微,但是足以让其他人提高警惕。
  桑德想说什么,岳沣按住他的手,点头道:“是的,但恕我不能告诉你更多细节。”
  “哦,没关系,我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唐齐微笑道,“希望你不要介意。”
  桑德一改方才的懒散,表情紧张,看着他们道:“你们到底在调查什么?”
  “一些……很不寻常的事。”梁蒙换了个说法,问道,“桑德先生,你对LMPB的合法谋杀制度怎么看?”
  “漏洞百出的制度,一群道貌岸然的人拿别人的生死来获取利益。”桑德说完,又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人说话可能比较直接。”
  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个说话直接的人,梁蒙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唐齐的话引起了他的抵触。
  “真巧,我也不喜欢这个制度。”梁蒙微笑道,“你介意聊一聊其中的漏洞吗?”
  “很多,从申请开始就到处是漏洞,材料可以造假、理由可以润色、谋杀方式还可以找人帮忙规划——哦,你们应该不知道这些,其实帮人规划谋杀已经成为一种职业,有种人专门提供此类服务,为那些没头脑没胆色还非要占免罪便宜的人。”桑德顿了顿,继续道,“审核过程是LMPB的事儿,虽然据说过程很严格,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出现漏洞,就有可乘之机,你们该不会以为LMPB内部就没有腐败了吧?”
  梁蒙和甄屿齐齐看向唐齐。
  “我……还真没怎么听说过。”唐齐实话实说。
  桑德呵呵一笑:“你们见得太少了。”
  “还有什么?”梁蒙追问。
  “通知啊,发通知的人和接收通知的人都可以从中作梗,有些人会私下联络谋杀人和被谋杀人,进行威逼利诱敲诈勒索什么的,杀人的想让谋杀顺利进行,而被杀的当然希望自己能逃过一劫,所以其中可活动的空间非常大,出个小差错,来个小意外,非常容易。”桑德看他们均是一副深感震惊的模样,不由得失笑,“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想到。”
  梁蒙心情复杂:“想到过一些,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
  “严重?呵呵,还有更严重的呢。”桑德摸了摸来来的脑袋,若无其事地逗弄着金毛,缓缓道,“还有人专门替那些申请者杀人呢。”
  “……你说什么?!”梁蒙和甄屿惊地从沙发上跳起来。
  “这么吃惊?”桑德有些莫名,“这不是很正常吗?哪有人说杀人就能杀人的?意外情况那么多,怯场了怎么办?害怕了怎么办?突然来大姨妈了怎么办?LMPB对谋杀失误的判定十分严格,一旦谋杀没有按计划进行,他们可就面临着坐牢被降级的危险,当然要想办法让谋杀万无一失。”
  “你是说……他们雇凶杀人?可是……可是LMPB要求谋杀必须是本人进行的。”梁蒙无法相信这一点,反驳道,“他们如果雇凶杀人,我们现场调查的时候怎么会看不出来?就算现场判断失误,还有尸检!法医对凶手作案手法和心理画像大体上不会出错的!”
  桑德嘁了一声:“这世上能人多了去,他们又见过几个?真正训练有素的杀手,你们还没见过呢。”
  岳沣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警告他:“说得太多了。”
  桑德看他一脸忧虑,终于还是选择了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  从这一章开始,之前的三对也会陆续进入剧情线~
 
☆、chapter4-18
 
  “桑德……”
  “好了,我要下班了!”桑德打断梁蒙,“几位请吧?我就不送了。”
  他下了逐客令,其他人也不好继续死皮赖脸地待着,只能暂时离开店面。
  甄屿面露愁容:“老大,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太对啊。”
  “废话,要是没情况我们还查什么?”梁蒙站在路边,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唐齐,你没听说过这些事吗?”甄屿问。
  唐齐摇摇头:“我没听说过,如果真的有这些情况发生,LMPB不会坐视不理的。”
  “LMPB现在应该也发现情况不对了。”梁蒙叹气,“不然总处不会屏蔽三处的信号。”
  “什么情况?”甄屿对特三处楼里发生的事还不知道。
  唐齐简单向他解释了一会儿,甄屿也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刻联系组里其他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