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的职业素养+番外 作者:宫槐@玉(中)

字体:[ ]

 
    第60章 跟踪者(1)
    
    只是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就是黄家老爷子到底没撑过来,黄家老爷子身体向来不是很好,被黄轩大打一顿之后心中一口气哽在那里下不去,就这么一命呜呼。
    李言成在张轩他们来了之后就被3个人一左一右一后地‘押送’回到g城,之后的事情李言成了解的并不多,只是之前雪人的事情闹得太大,就是李言成不想去了解他也避无可避的那些关于雪人的传言。
    熊早就已经被列入禁止猎杀范围内,这些人猎杀熊并且残忍对待,引起公愤。
    可是现代的人对人向来都冷漠,更何况对这些并非是人的动物,不过是小半个月的时间,事情也就渐渐的消淡了下去。
    但是这一次的出行他们一共损失了两个同学,在他们班级也算是挺大的一件事情。
    不过这也并不算完全是坏事,自从这件事情之后那些同学都是熟络了起来。互相之间也少了几分之前的应酬和虚伪,倒是更加的诚恳。
    只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安翔对这些同学早已经不再如同之前那般完全的信任,更多了几番冷漠与疏离。
    人终究是要长大的,安翔离开李言成他们单独在国外的几年,让他整个人都有了脱变。
    而张轩虽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脱变,但是无论是从气质还是从性格上都变得更为沉稳,或许这就是时间带给他的礼物。
    廖群这么多年兜兜转转下来,虽然性格还是有些阴晴不定,可是也明显有在改变。
    在几人之中,唯一让人觉得恼火的便是李言成,他仿佛根本没有经过时间的洗礼一般。
    张轩和李言成曾经还在暗地里面吐槽过,如果两个人给李言成找一身大学时的服装穿上,再把他塞到大学的课堂上去,说不定别人都会把它当做新生。
    李言成这一次的独自旅行玩得倒算是十分开心,回去之后便开始着手工作,张轩和安翔两人也是如此。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生活并不忙碌,安翔和李言成都格外轻松,唯独张勋一个人一直早出晚归。
    两人都知道之前傅子昂去世的事情对局里来说打击十分的大,但是现在都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张轩居然还是没有停歇下来,这边不由得让两人开始有些好奇起来。
    李言成的好奇只不过是让他对这件事情稍微上了心,但是安翔的好奇却更加直截了当,他直接在下班之后冲到警局去找张轩去了。
    之前和李言成一起回来的廖群并没有马上离开,他母亲的事情结束之后,他整个人变得格外清闲,因此在什么地方待上一段时间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事情。加上他现在也是孤身一人,没有了母亲的牵制,因此在什么地方对他来说都是一样。
    而廖群之所以留下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原因,更为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被李言成耍了!因此这才不眠不休的天天缠在李言成身边烦他。
    李言成最喜欢清静,廖群可是知道得很清楚。
    之前黄雪的事情结束之后,回程的路上李言成就把之前从廖群那里骗来的银行卡资料全部扔到了廖群的面前。
    那些钱李言成是取出来了,但是他却并没有交给郑家锐,而是放在了自己身上。
    廖群这人实在太过好骗。刚刚开始的时候李言成并没有准备耍对方,他仅仅只是因为需要一笔钱周转一下用以引起郑家锐的注意而已,因此便选中了廖群。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廖群居然如此容易就轻信了他的话,并且拿出的数字还这么客观,因此李言成这才有了想要戏弄对方一番的心思。
    不过他也没料到廖群居然对这事情反应这么大,再加上后来又出了人命案子,李言成也早早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直到最近廖群赖在他家不走他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
    李言成把银行卡扔到了廖群面前,廖群当时便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言成,而后他仔细核对了银行卡上面的数据资料之后便瞬间就明白过来,之前不过是李言成在耍着他玩罢了。
    知道自己被耍了,廖群心中十分不是滋味,痒痒的他恨不得扑倒李言成身上去咬上他两口。
    只是李言成跟他开玩笑半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对方十分镇定,一脸漠然的表情,那模样让廖群想要破口大骂都没机会,因此廖群只好把这口恶气咽下肚子。
    当天傍晚的时候,安翔和张轩两人一起回来。
    两个人才进屋,李言成便闻到空气中有一股血腥味。他朝着门口看去,却见张轩和安翔两个人坐在门口的位置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两人进门张轩之后立刻回了房间,安翔从一旁找出医药箱之后也跟着张轩回了房间。
    廖群见状顿时来了兴趣,他收起电脑晃晃悠悠的去了张轩的卧室门口。
    屋内,张轩已经退了衣服。
    他此刻,正坐在床上,一旁安翔拿着消毒的酒精在往他身上擦拭。
    张轩的右手从手臂做到手上全是一片红色,上面有着明显的血泡。
    “你这是怎么回事?出门被人泼硫酸啊!”廖群依靠在门框上面笑着问道。
    “没什么不小心被开水烫到了。”张轩眉头皱都没皱一下的解释道。
    “意外?”李言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3人闻声回头,李言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廖群的身边。
    “是夏晓东,他不小心把水倒在我手上了。”张轩说道,“他不是故意的,只是意外。”
    安翔在一旁安静的坐着没有说话,张轩想了想之后他又说道:“傅子昂去世之后,夏晓东一直有些不对,神情恍惚,好像还没挺过来。最近一段时间我让他出外勤他频频出错,所以我只好让他在局里帮我,但是没想到他在局里做事的时候也是三心二意,倒开水的时候泼了我一身。”
    夏晓东是最近一批毕业的警察,年龄不大,才到20的样子。
    这人十分的单纯,可能因为涉世不深的原因在局里倒是挺受欢迎,特别是张轩和阿曼等人,更加是把他当做弟弟对待,对他诸多保护。
    傅子昂两之前的关系也算是不错,虽然傅子昂曾经威胁过夏晓东如果不告诉他李言成的资料他就扣工资但是,夏晓东这人不记仇,一直对傅子昂都是挺不错的。
    傅子昂在天台出事的时候,夏晓东就站在李言成身边不远处,整件事情带给他的震惊与打击远远超出众人的想象。
    他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一些,这种事情又是第一次见到,因此难免有些被打击。
    张轩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他的手臂大部分被烫伤,皮肤外层起了一层小小的水泡,虽然在警局的时候就已经做过应急处理了,但是伤口还是让他痛的难受。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让他休假一段时间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不在警局里面他说不定会轻松一些。”张轩说道。
    夏晓东现在所经历的事情他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他当时运气好,并没有遇到自己身边的人被杀害的事情,当时他只不过是看到了几具尸体而已,就吐的天昏地暗,现在夏晓东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看到的就是自己身边的人,打击在所难免。
    加上他涉世不深,人又单纯,难免会对警局、对警察的存在都产生怀疑。
    “我看你还是赶紧给他找个文职,让他好好休整一段时间再说吧,如果今天这样的意外再出现个两三次,我看你都可以直接交代了。”安翔道,回来的路上,他一直没有开过口,此刻在开口语气之中却有一点火气。
    “你小子该不是被她惦记上了吧,所以人家故意把水往你身上泼?”廖群难免有些怀疑。
    “这次真的是故意的,不过就像安翔说的,我觉得他可能不适合这份工作。”张轩此刻手上已经上好药他穿好衣服,有些颓废的躺在床上。
    这件事情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心结,现在心结还没解开,再提起这件事情众人心中难免都有些压抑有些难过。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安翔突然说道:“他到底适不适合这份工作我倒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他迟早得把自己交代了。在局里做事情都能三心二意,万一要是遇上坏人人家拿枪指着他了,他可能还没反应过来。”
    如果是以往安翔这些话肯定会引得张轩不高兴,但此刻张轩却选择了沉默,凝神打量了两人一会儿,李言成心理对这件事情也多少有了些评判。
    只是这件事情他并不准备插手,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情张轩肯定可以自己处理好。
    又在屋里呆了一会儿之后,张轩手上实在疼痛难忍,因此众人只好陪她去外面打了一些消炎针,顺便去附近吃了晚饭。
    烫伤的伤口向来都十分难以痊愈,张轩接下去几天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不得不去打一针消炎针。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手上的伤口也拖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逐渐好转起来。
    那件事情之后,张轩当即就让夏晓东回去休息,并且让他自己写了检讨,直到他自己确定自己能够重新开始上班之后再回来。
    安翔工作上的事情进展得也有些不大顺利,他遇上一个难缠的雇主,因此一直在和对方纠缠着。
    而且偏偏这个时候安翔的父亲安逸也开始干涉他的生活,安逸的意思是希望安翔能够回到家里帮忙做事情,他哥哥现在已经正式开始接手公司的事情,而安翔虽然没有学过经济管理,但是他父亲还是希望他能回去帮助他哥哥。
    安翔的父亲本来就是g城这边首屈一指的富商,因此家大业大。
    安翔以前在读书的时候认识李言成他父亲便一直不赞同他们两个相处,但是后来安翔不愿意回家,还因为这个和他父亲闹了一顿,后来他父亲没再明面上反对过李言成和安翔的来往,但是他父亲一直不大喜欢安翔参与这些危险的事情。
    毕业后安翔外出去留学学了几年的律师,再回来时他父亲也没有立刻让他回公司去上班,只是让他自己找了事务所练手,现在时间也过的差不多了他父亲那边他哥接手公司的事情也稳定下来,他父亲便立刻想到了他。
    安翔定不想回去,因为他父亲的意思他也明白,他父亲恐怕根本不大看重他律师的能力,想让他回去只不过就是想要让他在自己能够看到的范围内。
    但是安翔到底年轻气盛,他还是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闯荡一番,安翔也曾和李言成、张轩等人提过,他希望自己未来能有一家工作室,只是事务所开起来容易想要守住却并不容易,因此他这才在其他事务所里面一直忙碌着,攒积经验。
    但是如果他回到他父亲那边成了公司御用的律师,到时候虽然他可能会因为身份的关系成为律师的头,但是,真正能让他施展手脚的地方却极少。
    但是张安翔现在也已经长大了,不会在像以前读书的时候因为自己与父亲的意见不合所以就大吵大闹,现在的他已经极为理智,他只是以理智的方式试图去说服他父亲,可是他父亲并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张轩之前曾经问过他需不需要帮忙,但是安翔断然拒绝,这件事情任何人都帮不了他,只有他自己去说服他父亲或者被他父亲说服。
    过完年之后,天气早已经转热,雪早已经化去。
    走在路上路旁的已然多了几分春意,同时,天气中也多了几分潮湿。
    几个大男人住在家里又是个个都不擅长做饭管家的人,因此家里向来的食物短缺,李言成回到家时才发现家里的冰箱已经空空荡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