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志怪者 作者:西境(上)

字体:[ ]

 
文案:
“我是一种叫做齐谐的怪物,我存在的意义是记录古今天地间的怪事,所谓‘齐谐者,志怪者也’指的就是我了。嗯,确实也有一本题为《齐谐》的集子,是齐谐的同名书籍,就和歌手的同名专辑一个道理。”
大概是主角齐老板开了一个买卖故事的书斋,因为拥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所以经历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主角光环是什么可以吃吗?人设属性是什么可以吃吗?——好吧属性如下。
齐谐:志怪斋老板,背景成谜,懒散√,腹黑偶尔√,邪魅狷狂×。
丁隶:心脏外科医生,无害√,天然黑偶尔√,忠犬×。
谢宇:小说写手,工作狂√,面瘫√,三无×。
卫远扬:警察,热血正义√,又轴又愣√,高智商×。
无强攻无弱受,普通人的普通感情戏,慢热,HE。
志怪,悬疑,脑洞,伪科学。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谐 ┃ 配角:丁隶,谢宇,卫远扬 ┃ 其它:志怪斋,归心堂
 
 
  ☆、失踪
 
  志怪斋的齐老板失踪了。
  谢宇在上午九点推开虚掩的大门,斋子前厅一片狼藉:台灯亮着,圈椅翻倒在地,白釉梅瓶跌个粉碎,樟木箱大敞,里面的瓶瓶罐罐歪七倒八,以往搁满桌柜台面的藏书全没了,连一张纸片也没剩下。
  沿着不太的屋子看过一圈,谢宇大致推猜出当时的情形:前几日某夜,齐老板正坐在前厅看书,一伙人破开门闯了进来,踢翻圈椅,径直绕过书桌将他按住。他有过挣扎,撞到身后的博古架,最不稳当的长颈瓶摔了下来。这伙人绑住他,也可能用什么武器威胁了他,他无法反抗,任凭闯入者带走了自己,还搬空了屋子里所有的书。——书,为什么是书,这里明明有更值钱的古董,莫非这些书有什么特别?
  谢宇努力回忆着,齐老板的藏书他读过不少,无非是些怪力乱神的故事。身为坚定的唯物唯理者,他本该不屑一顾,然而身为小说写手,多方取材也无可厚非。以往这些书一摞一摞搁在红木书架上,从民国往前,至明清唐宋,甚至还有秦竹简和商甲骨,也不知是真货还是赝品。就这些东西,想看还得按时计费,每小时竟要五十元,真够黑的。
  谢宇一边在心中讥讽,一边蹲下去,费力地从书柜与地面的缝隙掏出一个本子。
  牛皮纸封面印着两个红字:“日记”
  这日记怎么会在柜子底下。谢宇想,有两种可能,一是这本子不小心滑进缝隙,齐老板并不知道;二是齐老板被绑时趁乱将本子踢到这儿,为了留下一点线索。
  寄希望于后者,他将日记大略翻了一遍,和志怪斋的藏书一样,里面记录的都是些古怪的故事,似乎没什么特别。
  正想着,门口忽然出现一个黑影。
  随着它“哇”地一声,谢宇放松了警戒:原来是个人,哦,还是个警察。
  “发现他的尸体了?”谢宇有些幸灾乐祸。
  “尸体?什么尸体。”那警察从黑洞洞的门口走进来。
  “齐老板的尸体。”谢宇道。
  “胡说!他又没死哪来的尸体!”警察似乎很激动,看来和齐老板很熟。
  “原来没死,真可惜。”谢宇拍了拍袖子在掏日记时蹭上的灰。
  “其实我也不确定。”警察没底气地低下声来。
  谢宇的目光透过眼镜片盯着他:“你姓卫,是吗。”
  对方的表情写着“你怎么知道”。
  谢宇晃了晃手中的本子:“这本日记应该是齐老板两年前写的,里面多次提到一个叫卫远扬的交警。”
  “日记?你从哪找到的?”卫远扬很意外,抢过来翻了翻,没过三分钟又啪地将那本子扔到桌上,“这小子!除了有一次正经写上我的名字,其他竟然全用‘笨蛋’代替!”
  谢宇不为所动:“你知不知道齐老板的全名。”
  卫远扬摇头。
  “我以为你们很熟。”
  “不熟。”
  “你知道他是被谁带走的吗。” 
  “他能被谁绑去?八成是寻仇的,看这小子平时也没干啥好事,得罪的仇家肯定不少!”卫远扬言之凿凿,又消气地挥了挥手,“不过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的。”
  “你是警察。”谢宇看着他制服上的警号,潜台词是你想找人办法肯定有。
  “这个。”卫远扬挠挠后脑勺,“其实我刚刚从警队回来,这北陵路一带设施太陈旧了,基本调不到监控录像。”
  “那得找找目击者了。”谢宇说着,不自觉靠上身后的书桌,右手随意一撑,又按到那本日记。
  “对了。”卫远扬重新拿起本子翻了翻,“我刚才好像看到里面有一篇叫《点头摇头鬼》?说一个老头儿送给他一个匣子,里面关着一只小鬼,那鬼可以回答任何问题。”
  “然后呢。”谢宇不明所以。
  “我们不是要找老齐吗,问那个鬼就好了啊。”
  谢宇表情僵了一下:“你觉得可能吗。”
  “不试试看咋知道不可能?”卫远扬踩上桌面,按图索骥从博古架顶抽出一只匣子。
  乌木制,六七寸长,一握宽,通体贴满黄底红字的符纸。
  “你确定要打开它?”谢宇说,“你不觉得这造型十分不吉利吗。”
  “那老头儿没说有什么问题啊,而且看日记里的说法老齐不是也打开过,后来也没缺胳膊少腿。”
  谢宇没接话,冷着脸看不出态度,卫远扬说句我开了就像拆快递一样把符纸剥个净光。
  刚启开一道缝,一个残影咻地窜出来!咚咚地满房间上下左右飞快弹跳,眼珠都跟不上!
  “这什么玩意!”卫远扬喊。
  “点头摇头鬼。”谢宇说。
  那东西的速度逐渐慢下来,二人终于看清,是一只巴掌大的猴子似的铜绿色怪物。
  “笨蛋人类嘻嘻嘻,笨蛋人类哈哈哈。”鬼在五斗橱顶蹦跶。
  “居然会说人话!”卫远扬吓得后退半步。
  “我会说人话,人不会说我话,笨蛋人类,连古里机都不知道的笨蛋人类!”鬼高兴地翻跟斗。
  “你才是笨蛋!古里机是啥!”
  “不告诉你嘻嘻嘻。”鬼上蹿下跳。
  “什么都不是吧。”谢宇冷笑,“随口瞎编而已。”
  “激将法也没用哦,我才不会说漏嘴,只有笨蛋人类会上当!”
  卫远扬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玩意,如果拍得着。
  “任何问题你都能回答吗。”谢宇问。
  “对啦对啦,我什么都知道,不过我只用点头摇头回答,而且每人只能一个问题,我才懒得告诉人类那么多嘻嘻嘻。”
  “问问题会有什么代价。”
  “你问完一个问题,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答不出,我就吃掉你。”鬼摇头晃脑,咧开几排小刺尖牙。
  “哪有这样的!”卫远扬不服。
  “笨蛋人类害怕啦,笨蛋人类害怕啦,哈哈哈骗你的啦,笨蛋人类吓死啦。”
  “就是说没有代价吗。”谢宇问。
  “非要说起来,知道本身就是代价吧。”鬼不耐烦地蹦,“好啦好啦,你要问嘛?快点问吧!”
  “如果你答不上来呢。”谢宇又说。
  “如果答不上来随便怎么都行啦,反正是不可能的呀。”
  “那好。”谢宇心中盘算妥当,“如果你输了,问你什么都得说。”
  “好呀好呀,快点开始吧,你们谁要问啦!”
  “等一等!”卫远扬低声拽住谢宇,“我们先商量商量怎么对付。”
  “不用商量。”他自信满满,“开始吧。”
  “开始啦开始啦,你的问题是什么呀?”鬼兴奋地跳上吊扇,抓着三片扇叶来回晃荡。
  细不可查地一声轻笑,谢宇道:“你会对这个问题摇头吗?”
  小鬼一愣,一手抓空,啪嚓一声跌到地上。
  “初阶的悖论。”谢宇上前两步,居高临下望着它。
  卫远扬伸手将它提溜起来:“古里机是什么,说!”
  谢宇看他一眼:“你该问些更有建设性的问题。”
  卫远扬大义凛然:“这个问题处于人类知识的真空区,很有建设性。”
  鬼在空气里乱抓着,已经没了刚才的嚣张:“古里机就是古里机,你们人类的字典里没有它也没有关于它的一切,所以没法解释。”
  “坑人哪你!那下期的彩票号码你知道不?”
  “16、15、05、10、12、20、03。”
  卫远扬瞪大双眼:“真的假的?”
  “真的也是假的。”鬼说,“如果我没说出来就是这串数字,但我说了,所以不是了。”
  “和刚才一样。”谢宇了然,“祖父悖论。而为了维持因果律,在预知未来的时候,预知这件事就已经将未来扰动了。”
  “那问过去的事总可以了吧。”卫远扬站直了,单手掐腰看着鬼,“老齐去哪了?”
  “你是说齐先生。”鬼换了称呼,“他去了一个叫蝴蝶村的地方,在巴蜀一带。”
  “他跑那干嘛?”
  “三天前一群人过来劫走了他,还搬空了所有的书,除了那本日记,当时掉在柜子底下没被发现。”
  “这伙人为什么绑他?”
  “蝴蝶村是个被诅咒的地方,几个村民自小逃出来就在打探解开诅咒的方法,最后找到他来帮忙。”
  卫远扬挠挠下巴:“救人于水深火热这是好事儿啊。”
  “只有笨蛋人类才这么想。”鬼说,“好了我在外面呆得太长,得回匣子里了。”
  “回去?你不是被关在里面吗?”
  “你才被关!那是我家,刚刚撕了我家墙纸还没找你算账呢!”鬼说罢,咻地一条线回了木匣。
  啪一声,盖子合上了。
  “喂!我还没问完呢!喂!”卫远扬抓起匣子,怎么也掰不开那道缝。
  谢宇坐在桌沿不知琢磨些什么,末了问:“你要去吗,蝴蝶村。”
  “去啊,不去怎么行。”卫远扬唉地叹口气,“看来这次得把年假全休了。”
  “什么时候出发。”
  “宜早不宜迟,就中午吧。”
  “到时候给我电话。”谢宇掏出纸笔写了一串号码。
  “你也要去?”
  “是。”他拿起日记走向门口,“机场见。”
  “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卫远扬追上两步,又回头,拍了拍乌木匣的灰揣进兜里,“这即时攻略可得带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