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无止境 作者:四夕一木

字体:[ ]

 
文案:
故事由一起杀人案件开始,慢慢揭开一起5年前事件的真相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虐恋情深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夜,程明 ┃ 配角:凌啸,王曜,凌冽 ┃ 其它:断案,情感
 
 
  ☆、暮夜无知1-2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有H,但是由于怕发表会被吞文,所以不敢发,所以若是有什么方法可以发,请教教我,谢谢,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章。
  夜无止境
  By:四夕一木
  (一)开篇
  “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呜呜~~~~~”
  “求求你~~~~~对不起~~~~~求求你~~~~~”
  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了眼睛,阳光从未拉起窗帘的窗户中透了进来,与窗外的天气相反,室内的温度却冰冷的异常,少年皱了皱眉,抬手遮住洒落在眼前的阳光,长嘘了一口气。仿佛是经常出现这个梦一般,梦中的情形只是一掠而过,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习惯的拉响了枕边的铃。
  门被轻敲了两声,就被推门而入了。此时的少年已经从床上下来,懒懒的依靠在窗户边上沐浴着阳光,在睫毛下洒上一片阴影,蓬松而柔软的褐色头发在阳光下晒的发黄,漂亮的几乎中性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被阳光温暖的痕迹,身上的睡袍松垮的搭在身上,睡袍下的身体白皙而纤细。
  随着门被推开,阳光下的少年睫毛不可察觉的轻轻颤动,似乎是对进入门的男人有所知觉,可表情却依旧没有变化。
  “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少年回过头来,看着这个站立于门口不苟言笑的男人。
  “啸,我要你。”琥珀色的眼睛微微抬起看着他,脸上不带有任何表情就如同在说一句很平常的话一般。
  凌啸抬头看着这个沐浴在阳光下的男人,眼底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随后便又低下了头,“是,如您所愿。”
  凌啸走到床边躺下,没有沉重的呼吸,没有热烈的拥吻,是的,他们并不是情侣,而凌啸也不过是他的狗罢了。
  少年微微扯动嘴角,似笑非笑。即使如此,那微笑依然美的让人心悸。 
  他走到床边坐下,洁白如玉的手指轻轻拂过凌啸英挺的脸,从眉到眼,从鼻子到脸颊。 
  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停在嘴唇处轻轻摩挲着,却没有想要吻下去的动作。停顿了一会的手才继续往下,灵巧的握住挑逗着,少年看着凌啸的脸,可是这张脸却依然没有表情,眼睛低垂着,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凌啸的眼睛,看不到他眼里的感情。 
  少年褪去了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件睡衣,然后张开嘴含住了他。 
  他尽自己的能力取悦着他,感受着他的跳动。 
  “嗯~~”少年原本白皙的脸上印上了绯红,琥珀色的眼睛也蒙上了水雾,呼吸越来越沉重,自己小心的给自己做着扩张,等身体适应后才缓缓坐了下去。 
  凌啸闷哼了一身,少年听着他的声音不断收缩着适应后,才开始动起来。 
  少年情难自己的律动着,一只手抓住凌啸的手不断往自己身上触碰。 
  “啸~~~~看着我,看着我,叫我的名字,啊~~~~啸~~~”少年用手不断滑过啸的脸,叫着他,“叫我的名字~~~” 
  凌啸却咬紧了下唇,紧紧的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啸~~”少年的声音颤抖着。 
  随着他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猛然的一阵紧缩,抽搐着整个人便瘫软在了凌啸的身上,胸口还不断起伏着,喘息着。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凌啸起身将还未褪去热度的火热抽出,没有迟疑的塞回裤子中。
  衣服依旧整洁而贴身的修饰着他完美的身材,唯有黑色衣服上的白点提示着刚刚发生过的事情,轻轻横抱起少年走进了浴室,“少爷,请让我为您清洗。”
  少年哼哼的笑出了声,充满了对自己的嘲讽。又是少爷,永远都是这样。
  紧了紧握住凌啸的手,突然出现在眼底的不安一览无遗。他恐惧。
  凌啸充满磁性的嗓音再次响起“我不会离开您的,我是您的狗,永远也不会离开的。”
  少年看着他,眼底的落寞更加深沉,却松开了他的手。他的的表情再次趋于平淡,只是低垂着眼睛,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多久那个人没有叫过他的名字了,宁愿甘心卑微的只当一只狗,对他惟命是从,绝不拒绝他的任何要求,却也不愿表露他的其他。
  (一)暮夜无知
  1.
  “这里,这里,快点过来。”
  一个可爱的女性对着身后阳光而俊美的男人招手大叫着。
  推着购物车和妹妹在超市里面逛着,说是逛着可是看着妹妹不断将大米,土豆,卫生纸等一系列东西往购物车里塞着的架势,这感觉不像是在购物,更像是在搬超市啊。
  程明看着这塞的满满的购物车,苦笑不得的跟妹妹求饶“求妹妹大人放过啊,牛也不能这么使啊,会坏的。”
  “哼”程曦不满的瘪瘪嘴,“好不容易逮到你能好好放个周末,当然得往死里用了,不把这米抗个十袋八袋的,等你忙了,我可怎么拿啊。”
  程明无奈的笑笑,心里想着“还十袋八袋的,典型的周扒皮和长工啊。”
  两人离开父母在这座城市生活着,程明五谷不通,一应起居都由这个刚毕业的妹妹照顾着。
  平时总是忙的不见踪影,难得的休假日可以和妹妹一起逛街,也算是弥补平时总是辛苦她照顾自己。
  “你怎么也不给我找个嫂子,就会让我做这些活,真是浪费了你这张该死的脸。”
  “行了,行了,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跟你哥说话呢,别跟那些个三姑六婆似的,有时间关心我,好好想想你自己吧。”
  “你…..哼”眼睛瞪的圆圆的,生气的别过头去继续往快要溢出的购物车里塞东西。
  程明看着她呵呵的笑着,
  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看着这样在货品架上不断挑选东西的妹妹感觉无比的幸福。
  叮铃,叮铃~~
  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这么土的来电铃声,程曦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似乎早就习惯了她的态度,程明若无其事的看了看来电显示,王曜,扭头看了眼程曦,程明不由的皱了下眉头,还是按下了接听。
  “程明,发现了一具尸体”
  对方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你可能会想过来看看,她是那时候的的一个证人。”
  五年前的那个案子…..
  “位置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抱歉的看了看妹妹,“我这会可能得先走了…..”
  程曦撇撇嘴他,耸了下肩膀,无奈而又宠溺的说“去吧,别太累了,不过这些大米你起码得把我搬上车。”
  2
  看着她愉快的开车离开的样子,程明无奈的揉了揉酸痛的手臂,便打了车飞快的前往了尸体的发现地M山。
  向看守的警察出示了警徽后,便畅通无阻的走了过去。
  “诶,程明,你来了。”王曜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弯了过久的腰,和程明打了声招呼。
  “恩,来了。”说着程明走近尸体。
  这张脸皮肤苍白,双眼凹陷,而且已经开始腐烂了,样子十分可怖,但依然可以看出画了精致的妆,特别是嘴上一抹艳红在惨白的脸上妖异的明显。
  “身份已经确定了吗?”程明回过头问。
  “李雪贞,26岁。”
  再次确认了身份后,程明不禁皱起了眉来,为什么她会死在这里?
  想着便带起手套仔细的查看起来。
  尸体已经开始发臭,尸臭通常从死后2-3昼夜开始产生,而尸体发软,尸僵完全缓解时间为3-7天,尸体成仰卧姿,其背,腰,臀,枕部,颈部,四肢均出现尸斑,可见尸体死后并没有发生过移动,是被很快抛尸的。
  尸体穿戴整齐,没有一丝挣扎后留下的衣服的褶皱或者蹭脏,有没有遭遇过性侵还不知道,但这个尸体却很干净,干净的奇怪,就像是被清洗过了一样。
  凶手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做这些事情。
  她的四肢都有被捆绑过留下的淤痕,但是淤痕的痕迹却很浅,似乎被绑住后这个女人并没有做出很大的挣扎的动作,是被迷晕了吗。
  怪异的是四肢有被捆绑的痕迹,嘴巴四周却没有类似封住过嘴巴的东西的痕迹,如果凶手怕其逃走而绑住她,但是不封上她的嘴是因为她当时昏迷了吗,还是说不怕她叫?
  若是不怕她喊叫,那么她的是熟人的概率就很大了。
  基本检查后发现尸体除了四肢上的淤痕外并没有其他明显的外伤。
  那么死因可能性最大的就是□□。
  “程明,你觉得如何?”完全不理会周围的目光,伸手就去揉程明的头发。
  嫌弃的躲开伸来的魔手,摇了摇头,“看来很多东西都得等解剖之后才能清楚啊”
  “钱包还在吗?”
  “什么都没有找到,手机也没有找到。”王曜耸了耸肩。
  “哦?~~~”程明若有所思的应着。
  “尸体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是怎么被发现的?”
  这座山树林长的十分的茂密,平常来这里的人也很少。虽然没有掩盖尸体,但是这些树叶就是最好的屏障,要发现非常的不容易。
  “几个小孩子打闹着来山上抓虫子来了,结果一个小孩没注意滚了下来,这下虫子没找到,却找到了个尸体”
  王曜摇着头,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个人运气好,否则这尸体放成白骨了可能也找不到,倒是把那几个孩子吓的够呛。”
  程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里确实是个抛尸的好地方。
  看着蹲下身体查看尸体的程明,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是王曜还是问出了口
  “五年前的案子已经结案了,你还这么放不下啊,一听说是那家的佣人,就抛下程曦跑来的了,小心她事后报复啊。”
  其实程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五年前的案子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了那家主人是自杀的,可是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又没有任何证据。
  由于当时的案子死的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事情弄的非常大,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加上所有的证据都说明了一切,尤其是那个孩子的证言,使事情很快就被定为纵火自杀。
  可不知道为什么程明怎么也忘不了那夜漫天的火光,
  那个瘦小的的小孩,抱着另外一个孩子瑟瑟发抖的模样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个孩子是那场火灾的幸存者,那个唯一知道所有那天晚上发生一切的小孩。
  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但这起案子一直梗在我心里,怎么都过不去,说不出哪里不对,可是总觉得…..不对。”
  揉了揉程明的头,王曜无奈的道“别想了,走吧,我们还有别的活要干呢。”
  
 
  ☆、夜无止境3-5
 
  夜无止境之暮夜无知
  By:四夕一木
  3
  尸检的结果出来了
  尸体除了四肢外没有明显外伤,死因是四亚甲基砜二四胺中毒,也就是俗称的老鼠药,而且服下的药量很大,直接死亡。
  这种药吃下去后,就算药量很大,可是也会有呕吐等一些症状反应,可是当时死者的衣物和旁边非常的干净,也很明显的说明事发地点不在那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