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谜案集【第一卷】 作者:沉默的戏剧(上)

字体:[ ]

 
文案:
要打开一把锁,本质上需要的并不是钥匙,而是找到破除障碍的关键。
而我们通常把这种关键称之为......钥匙。
 
攻:表面腹黑实则老实沉稳有担当,富有牺牲精神。
受:敢爱敢恨偶有坏脾气,先天对攻有强烈的依赖感,后天发展成痴汉受。
一个案子约五万字,线索提前在文中给出,在案件揭秘时只以主角视角破案,一部分读者视角的线索不会阐述。
排雷:1、时间跨度五年,在大主线的背景下任何主要角色都有可能死亡。
2、主角死神体质。
3、文章基调轻松,故事节奏较快,人物退场比较频繁。
4、故事不会写的太血腥,会有一个过渡的过程,主要以悬疑解密为主。
最后谢谢每一个点进来看的盆友们,真的谢谢!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天之骄子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琛,顾庭希 ┃ 配角:韩预,白望城,顾思谦,南宫繁伽,陈逸飞 ┃ 其它:侦探,仅供娱乐
 
 
  ☆、木偶山庄(一)
 
  顾庭希走在坑坑洼洼的黄土地上,脸颊被晒得通红,过长的刘海湿漉漉的搭在额头上,这会儿眼睛被太阳光刺得睁不开,只能低着头闷声往前走,手里还拎着刚买的可口可乐。
  他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嘴里尝到了一股怪味,仔细一看瓶身上面印着“可日可乐”四个字。
  顾庭希气的脸色又白又红,他拿起可乐瓶就朝着徐简阳砸了过去。
  徐简阳被砸的一个踉跄,回过头捡起可乐瓶,陪着笑说:“快到了,我都打听好了,前面就是车站了。”他捡起可乐瓶看见那四个字,脸上一乐,笑嘻嘻的说:“你别说,这四个字还挺有意思。”
  顾庭希朝他比了个中指,懒得和他再废话。
  这一路上都荒凉的很,四周都是平房,还有大片大片的田地,顾庭希没来过这种穷乡僻壤,但心里还是有点数的,普通的乡下也没见这么偏僻落后的。
  顾庭希心里面对徐简阳颇有怨言,但看他可怜兮兮的拎着大包小包的走在前面,又不好意思骂他,毕竟徐简阳从小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类型,今天这事纯属意外,他能自己扛着行李不要他帮忙,顾庭希已经感激不尽了。
  顾庭希走快了两步,从徐简阳手里拿回了自己的背包,慢吞吞的背回背上。
  徐简阳多看了他一眼,见顾庭希脸色发白,看上去似乎有些难受,就伸手抢他的背包:“还是我来背吧。”
  顾庭希烦躁的瞪了他一眼,“你走远点,别靠过来,身上全是热气。”
  徐简阳抹了把下巴上的汗水,瞧着天色嘀咕:“这天这么闷热,可能是要下雨了。”
  顾庭希一听,脸色铁青,他的耐心已经到极限了。
  再这么下去,他可能要给他大哥打电话求救了。
  两人是发小,都属于那种不好相处的,顾庭希脾气大,但属于外冷内热型的,又因为家里有点权势,天生脸上就贴了个生人勿近的标签,但骨子里其实是钱多人傻的个性。
  徐简阳恰好跟他相反,表面上笑嘻嘻的,其实是个笑面虎,看谁都是阴谋论,他倒是容易交上朋友,但都是一群狐朋狗友,真正交心就没几个了。
  这两人认识的早,那时候还都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顾庭希的脾气还没这么差劲,徐简阳心思也没这么重,两人一拍即合就这么成了朋友。
  到现在两人也合拍的很,徐简阳喜欢顾庭希单纯,顾庭希喜欢徐简阳的脾气好扛得住骂。
  但现在顾庭希已经懒得骂徐简阳了,他是真的疯了放着空调美食不享受,陪徐简阳来送礼顺带农家乐。
  两人一前一后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在一片树荫底下见到一张简易的木头长椅,一块废旧的长方形铁牌被铁丝绑在树上,上面的铁锈几乎已经将字糊没了,只能勉强看出这是块站牌。
  徐简阳绝望的叹息:“这站台已经废弃了吧,我看今天可能要露宿山林了。”
  顾庭希翻了翻白眼,伸手在椅子上摸了一把,末了掸了掸手说道:“站台没停用,等等吧。”
  “你怎么知道的?”徐简阳狐疑的看着他,眼珠子鼓溜溜的转。
  “椅子上一点灰都没有,说明经常有人坐。”顾庭希说,“这一路荒郊野外的,谁来这里坐着玩儿?当地人出行肯定都有小毛驴。”
  徐简阳笑了:“别说,你还挺机灵。”
  顾庭希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徐简阳把可乐递过去,问:“要不喝点儿?”
  顾庭希推开他递过来的可乐:“不喝,要喝你自己喝。”
  “你这脾气放在古代那就是典型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徐简阳自己喝了口可乐说,“不过这鬼地方真是绝了,小卖部有可乐没有矿泉水。”
  “正常,当地人谁会常买矿泉水?能买矿泉水的只有像你这种来农家乐的游客,但这样的傻逼毕竟也不多了。”
  徐简阳也不生气,顾庭希就这德行,得理不饶人,尤其今天真的是热坏了,那娇生惯养的顾二少能拐着弯骂他两句,他也不用担心把人给热倒下了。
  两人聊了几句,一辆灰色的小巴车慢吞吞的驶过来了,这路不平整车也开的慢,等车在站台停下又是好几分钟的事情了。
  一个有着浓重乡土气息的大妈拉开车门,嘴里叽里咕噜的用家乡话说着什么,随后朝两人招了招手。
  顾庭希和徐简阳有些愣愣的,这时候司机不耐烦的按了按喇叭。
  一个嬉皮笑脸的男人拉开车窗探出了脑袋,朝两人问道:“两位小兄弟,去哪儿?”
  徐简阳说:“木偶山庄。”
  男人笑容怔了怔,随即说道:“上车吧,我们也去那儿。”
  左右只有一班车,两人不再迟疑,一前一后上了车。
  意外的是车里竟然开着空调,虽然冷气打得不足,但两人晒了一整天这会儿上车真是舒服极了,简直透心凉。
  大妈一甩麻花辫将门关上,朝着两人伸出五根手指比划了下。
  顾庭希掏出一张毛爷爷递给她,一人五十,两人正好一百。
  大妈拉开腰包,从里面翻出九十元零钱递给他。
  顾庭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徐简阳已经接过钱揣进了裤袋里,“别愣着了,找位子坐。”
  这辆小巴车连司机在内只能坐十二个人,还有一个座椅已经坏了,但好在除了司机和票务员大妈之外,车上只有两个乘客。顾庭希将背包扔在空位上,自己一个人占了两个座。
  顾庭希注意到刚才和他们交谈的男人一直在打量他,他微微撇过头,抬眼看了过去。
  男人尴尬的笑了笑,问道:“两位小哥年纪不大吧,有没有二十了?”
  顾庭希疲惫的很,只随意的点了点头。
  徐简阳笑着回答:“大哥好眼力,我和他都是正好二十,大哥怎么称呼?”
  男人大概三十多岁,和他一起的是他的兄弟,不过比起他,他的兄弟要沉默的多,从他们上车到现在一次头也没有抬过。
  “我姓毛,这是我弟弟,你叫我毛大哥就行。”他说着用手肘撞了撞他弟弟的胳膊。
  徐简阳从善如流的喊:“毛大哥,毛二哥,你们都是去木偶山庄的?”
  毛老二看着他问:“你们怎么知道木偶山庄这个名字?”
  他的声音很低沉,顾庭希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毛老二是个很阳刚的男人,看上去就像是经常下地干农活的庄稼汉,身体健硕皮肤呈暗沉的古铜色,和他比起来,毛老大就显得十分白净,加上说话的时候油头滑脑表情谄媚,一看就让人觉得很不靠谱。
  徐简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木偶山庄不就是木偶山庄吗?”
  毛老大摸摸鼻子竟然也不再搭话。
  顾庭希擦了擦脖子里的汗,又将手表解下来扔进了背包里,他感觉到毛老大还在看他,就有些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粗声粗气的问:“有事?”
  毛老大笑呵呵的说:“没,我看小哥面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顾庭希没理会他,兀自闭上眼准备小憩一会儿。
  毛老大自讨了没趣,又被毛老二冷冷的瞟了一眼,便噤声也不再说话。
  小巴车颠的很,顾庭希起初还不习惯,后来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从窗户里面看出去,天边晚霞漫天,绿树红花纷乱交错的长在一起,确实有几分乡野农趣的意味。
  小巴车慢慢停了下来,大妈拉开车门,毛家两兄弟先下了车。顾庭希和徐简阳也跟着下去。
  临下车,大妈还朝顾庭希灿烂的笑了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顾庭希虽然一路上冷着脸,但架不住人长得好看,尤其放在这全是黑小子的乡下,那简直就是沙漠里开出了一朵花儿来,太稀奇了。
  顾庭希朝她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摸了半天只摸出了一把棒棒糖和几块有些化了的巧克力,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给了大妈两根棒棒糖。
  这小巴车虽然又破又旧,但幸亏了它,不然后面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冤枉路。
  他下了车回头又见毛老大看着他,便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开口,毛老大先说话了:“我和管家说好在这里等,他一会儿该来了,你们两个别乱走,就跟着我们吧。”
  徐简阳应声说好。
  顾庭希掏出手机看了看,信号不是很强电量也不多了,他给他哥发了条信息,随后剥了根棒棒糖放进嘴里。
  毛老大看了就笑:“你这奶娃子怎么还吃糖。”说着往顾庭希手腕上瞄了一眼。
  顾庭希这会儿反应过来了,脸色沉了下来,他原本就有些晒伤了,这会儿脸上红一团白一团的,阴沉着脸也没半点气势,反而就像发脾气的小孩儿,可笑又可爱。
  毛家两兄弟不提,徐简阳已经胳膊肘往外拐的哈哈大笑起来了,全然不顾顾庭希发青的脸色。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几人面前,驾驶座上下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朝着毛家两兄弟鞠了个躬,“毛大先生,毛二先生,让您二位久等了。”
  这三人似乎是旧识,言谈间没有半点生疏。寒暄了几句之后,司机才看向顾庭希与徐简阳,温和的问:“二位是?”
  徐简阳说:“我母亲让我来给李先生送一份生日礼物,这是我朋友,他姓顾。”
  司机疑惑的皱起了眉,半天才说:“老爷这次过生日除了两位毛先生和周先生之外,并没有邀请其他的客人,不知您母亲高姓大名?”
  顾庭希一阵无奈,感情这送礼还是突击事件,事前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上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蹭吃蹭喝的呢。
  徐简阳挠了挠头:“我母亲叫陈曼华。”
  司机一怔,表情微微有些变化,随后他笑着说:“我是山庄里的管家,我也姓李,你们叫我老李就行了,先上车吧,我带你们去见老爷。”
  徐简阳如今也是一头雾水,他抬头一看,就见顾庭希已经率先拉开前座的车门,第一个占好了座位。
  徐简阳和毛家两兄弟坐在后座,到了这里他的心情却有些忐忑起来了。从来也没听他妈提过木偶山庄的事情,这次怎么会无缘无故让他来送贺礼。
  这些顾庭希都无所谓,今晚送完贺礼明天能离开就行。
  汽车缓缓驶向山顶,这一路过去更加荒僻,半个小时都不见人烟,山庄建在山顶上,但通往庄子的山路仍然是黄土地,加上山势陡峭,一路上比之前更加颠簸。
  几次差点撞到头之后,顾庭希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口问道:“这路怎么也不修一修,要是遇上大雨天,这路还能走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