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谜案集【第一卷】 作者:沉默的戏剧(下)

字体:[ ]

 
  ☆、捕风(二)
 
  顾庭希白得了颗钻石也没开心到哪里去,他实在不知道该拿这颗钻石怎么办,和南宫繁伽分开之后就去了小哑巴的花店。
  他坐在柜台后捏着钻石打量,天花板上的白炽光透过钻石折射出晶莹的光芒,一时间几乎晃了顾庭希的眼。
  小哑巴刷刷刷的在便签纸上下了一排字,“要不要叫外卖?”
  顾庭希刚想点头,手机里突然来了条短信,他拿着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不吃了,你自个儿吃吧。”
  他小跑了两步,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飞速的消失在了花店门口。
  出租车堵了一路,到喜嘉酒店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了,左右已经是迟到了,顾庭希反而不着急了,双手插袋晃晃悠悠的进了包厢。
  一进门顾仲平就皱着眉瞪了他一眼,骂:“能不能好好走路?你这样像什么样子?”
  顾庭希撇了撇嘴,站直了问:“我哥呢?”
  “就我们两个人吃饭。”顾仲平不咸不淡的说完,朝服务员招手,“传菜吧。”
  顾庭希小声嘀咕:“我和你有什么好吃的。”
  菜上齐了顾庭希就开始扒饭,急得跟猴子上树似的。
  “慢点吃,别光吃蔬菜,肉也要吃点。”顾仲平嫌弃的叹了口气,“你瞧瞧你瘦成什么样了?你不是爱喝鸡汤吗?我给你盛一碗。”
  顾仲平一放软态度,顾庭希的火气就蹭蹭蹭的涨了起来,他小时候是爱喝鸡汤,但这都多久前的事情了?难不成他还非得喝一辈子鸡汤?
  “我不爱喝。”顾庭希说完又开始后悔,后怕的瞄了顾仲平一眼。
  顾仲平却是没生气,微微敛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问:“那你现在喜欢吃点什么?我让他们去做。”
  顾庭希气闷的低着头,半晌才回答:“就喝鸡汤吧。”
  “你妈以前就爱喝鸡汤,你小时候和你妈真是一模一样,爱吃什么爱玩什么,看你妈就知道。”
  顾庭希鼻头突然酸了起来,他把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摸了摸那枚钻石,嘴巴干的几乎黏在了起来,好半天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顾仲平凝重的吐了口气,笑了笑说:“行了,不说你妈了。”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顾庭希,接着说道:“你现在长大了,要花钱别总管你哥要,被人知道了该笑话你了。”
  顾庭希打开信封,看了眼支票上的数额,干巴巴地说:“爸,您这金额大的,是想一次性买断我的零花钱?”
  “尽会胡说八道。”顾仲平拍他的脑袋,“快吃饭吧,我去一趟洗手间。”
  顾庭希突然迫切的想要看一眼他妈的照片,他明明知道,方思苦用生命保护着他,可他竟然日日夜夜都活在恐惧之中,害怕那些无休止的血红色梦魇。
  十岁那年,他惊吓过度险些撑不过去,之后顾仲平和顾思谦就把所有关于方思苦的一切都从家中抹去,整个大宅里没有一张她的照片,没有一件她的遗物。
  但顾庭希知道,有一个地方一定有他妈的相片。
  等顾仲平走远了,顾庭希眼明手快的拿起他的公文包,翻出他的皮夹子,一打开就看见皮夹里的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看年龄大概是他□□岁时候的照片,时间太久照片的颜色有些剥落了,但依稀还能看出顾仲平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方思苦笑的一脸灿烂,嘴角的酒窝迷人甜美。
  顾庭希瞳孔猛然收缩,震惊的几乎拿不稳手里的钱夹,这个女人是谁……
  这不是车祸现场的那个女人!
  随着时光飞逝,记忆或许会变得模糊不清,但总会有偶然的相似,可他梦中的那个女人和方思苦没有半点相同。
  一个长发一个短发,一个瓜子脸一个圆脸,一个脸上干干净净的,而他妈嘴角分明有一颗馋痣。
  顾庭希的手开始发抖,他甚至没有办法将皮夹放回原位,直到顾仲平的怒吼声响起,他才恍然回神。
  “你在干什么!”顾仲平大步冲了过来,一把抢走他手里钱包,眼睛里燃烧着火一般的怒气。
  “这是谁?”顾庭希呐呐的问,他表情有些发怔,看着顾仲平怒火中烧的脸竟然没有半点恐慌。
  “你这是什么态度?她能是谁?她是你妈!”顾仲平红着眼,视若珍宝的把皮夹合拢,小心翼翼的放回公文包里。
  顾庭希喉头哽动,半晌才问:“那车祸时救我的人是谁?”
  顾仲平突然愣住,深吸了口气缓了缓情绪,他背过身淡淡的说道:“你那时候太小了,受了惊吓,那些梦都是假的,你好好想想,你妈这么疼你,怎么可能是你梦里那个可怕白衣女人?是你受惊过度,把你妈妖魔化了。”
  顾庭希苦笑,他摇了摇头道:“她身上都是血,想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嘴巴里也开始流血,她的样子真的很可怕,可是我感觉得到她想救我,我总是有种感觉,好像在那之前还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可我怎么想也想不来,头痛的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顾仲平沉默了一会儿,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
  他笑了笑,状似平常的往顾庭希碗里夹菜,清了清嗓子问:“你年纪也不小了,有看得上的对象吗?”
  顾庭希晃了晃神,思绪倏地被扯了回来,他百无聊赖的拨了拨碗里的青菜叶子,嘀咕道:“算有吧,不过年纪有点大。”
  顾仲平没想到他儿子还能搞姐弟恋,一时间讪然不语,生怕是方思苦的早逝影响了他,也不敢深问,想了想笑说:“年纪大点没关系,人品怎么样?”
  顾庭希勉强打起精神,但还有些兴致缺缺的,顾仲平不敢多问,他其实也不敢多说,点了点头回答:“特别好,都能评得上十佳杰出青年。”
  “那就好,咱们顾家什么也不缺,人品好就可以了,来,吃饭吧,吃完我下午还有个会要开。”
  吃完饭顾庭希就回家了,蔫了吧唧的倒头就睡。
  一星期后顾庭希接到南宫繁伽的电话,说是书店开始装修了,让他过去看看,顾庭希去的时候还不乐意,书店还没开起来就惦记着让他去打卡?
  老陈开车送他到书店门口,约好一个小时后再来接他。
  隔壁的便利店门口有一颗大树,感应门开合的时候冷气窜出来,坐在树荫底下恰好能感觉到冷气扑面,几个装修工人围坐在阴凉处,手里捧着盒饭有说有笑的吃饭休息。
  顾庭希刚在书店门口站定,就瞄到了里面正在看图纸的韩琛,他突然就激动了起来,快跑两步冲了过去,嘴里直嚷嚷着喊:“琛哥!琛哥!”
  这几天顾仲平在家,可把他给闷坏了。
  韩琛没想到他会来,表情愣了愣才笑:“慢点跑,小心地上有钉子。”
  顾庭希笑眯眯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不自然的挠了挠脖子。
  “吃饭了吗?”
  “还没,咱们去吃饭吧。”
  顾庭希原本打算带韩琛去吃大餐,没想到一出门韩琛就带着他一溜湾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普通的中餐馆,门面不大,但很干净,今天不是周末,吃饭的人不多,有些冷清。
  顾庭希也算是服了这个老男人了,到哪儿都吃中餐,大多都是这样的小餐馆,门面干净整洁,客流量适中十分清静。
  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顾庭希还没打开菜单就开始叨叨:“鱼香肉丝、宫保鸡丁、蚝油生菜、干锅花菜、糖醋小排、番茄炒蛋、番茄蛋汤,还能有啥呀?”
  “一般还有手撕包菜。”韩琛笑,从他手里抽走菜单,做主点了四菜一汤。
  顾庭希问:“你现在住哪儿?小狼呢?你不会真打算做他爸了吧?我可不想多个便宜儿子。”他说完突然觉得不妥,尴尬的笑了笑,低着头揉鼻子。
  韩琛瞥了他一眼,笑容渐深,“小狼现在和我爷爷一起住,他是个动植物学家,现在在F国的一个小镇定居,那里的环境更适合小狼居住。”
  顿了顿又说:“过一阵子我看看情况再说,如果他不喜欢那里,我再考虑把他接回来,只是他不爱说话,又不太听得懂中文,要适应这里的生活可能不容易。”
  顾庭希抽了双一次性筷子出来,摆整齐了才说:“我帮你一起照顾他。”
  韩琛哭笑不得的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你先把自己照顾好。”
  这家餐馆上菜挺快,十五分钟就都上齐了,顾庭希主动给韩琛盛汤,边盛边说:“琛哥,下个月三号我过生日,我爸打算给我办个生日宴,你来吗?”
  韩琛张了张嘴还没出声,顾庭希又补了一句:“一定得来。”
  “知道了。”
  顾庭希乐了乐,往他碗里夹了块排骨:“多吃点儿。”
  两人吃完饭就分开了,韩琛还有事要忙,顾庭希回到家才想起来给南宫繁伽打电话,邀请南宫来参加他这个书店店长的生日宴。
  
 
  ☆、捕风(三)
 
  大宅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四溢的酒香飘满了整间屋子,顾庭希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无聊的望着远处明亮的窗户,高脚杯里的红酒随着秋千的轻摆微微摇晃。
  穿过秋千旁的灌木丛看去,顾庭希恰好看到顾思谦站在窗口,他微微探出身体,透过玻璃窗看向漆黑的院子。
  顾庭希身在黑暗之中,而顾思谦却在明亮的室内,又有高低起伏的灌木丛遮掩,他理应看不见顾庭希在哪里。
  但顾庭希却似乎看到顾思谦笑了一下,随后就离开了窗口的位置。
  两分钟后顾思谦来到院子里,笑着向顾庭希走去:“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你怎么看到我的?”顾庭希抿了口红酒。
  顾思谦拿起他的红酒杯晃了晃,屈起手指用指节扣了扣玻璃杯,笑着说:“红酒杯反光,怎么,心情不太好?”
  顾庭希心不在焉的摇头,说得好听是他的生日宴,说穿了都是为了他爸来的,包括徐简阳那孙子,进了门也没看他两眼,凑到长辈堆里讨喜去了。
  顾思谦伸出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眼中含着笑说:“等过两天咱们重新过一遍生日,不带咱爸,谁让他净出幺蛾子,搞什么生日宴,一点也不知道咱们家顾二少不喜欢热闹。”
  顾庭希哭笑不得的吧唧了下嘴,“你当我小孩儿呢,你进去吧,一堆人等着你应酬呢,我就是出来透透气,一会儿就回去。”
  顾思谦笑了笑:“好,等会儿进来切蛋糕,你毕竟是今天的主角,高兴点儿。”
  “知道了,你别挡着我看月亮,进去吧。”
  大头站在不远处候着顾思谦,等他往回走才迎上去,气冲冲的说:“我看小少爷肯定是在等韩琛那混蛋。”
  顾思谦冷下脸斜眼瞟他,理了理袖口凉凉的说:“什么韩琛?我和他认识吗?”
  大头眨眼,傻不愣登的问:“就是那个韩琛啊,咱们不是和他势不两立么?”
  顾思谦气的一口气堵在胸口,伸手敲大头的脑门,“你再废话给我滚出去。”
  大头委屈的挠头,自言自语的说:“少说话多做事!”
  顾庭希看着两人进门,拿出手机拨韩琛的电话,这会儿已经快九点半了,韩琛不仅没来,连电话也没接他的,他不死心的又打了过去,这次竟然接通了。
  顾庭希也实在是气的不行,勉强没有出口成脏,按捺着怒气问:“琛哥,你到哪儿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